第1020集:开棺炼尸 - 史上最牛轮回

第1020集:开棺炼尸

?神火煅魔身,是曾经的自己吗?辰南恍惚间,跟在江晨的身后,退出了混沌通道,出现在黑云翻滚的暗黑大峡谷之中。 在漫长的回归过程中,辰南渐渐的冷静了下来,正如江晨所说的那般,曾经的过去,过去的始终都已经过去了,也许,知道了曾经的自己是一个通天彻地的大人物,这对自己来说,并不是一件坏事! 永恒之路一行,也不知道已经过去了多少时间,江晨没有带着辰南继续下探无底地狱,而是沿着谷壁上行,辰南到底不比江晨,修为还不够深厚,在古天路所在的区域,力量早已又失去了绝大部分,或者说是被压制了绝大部分。 再回去的过程之中,辰南似是终于下定了决心:“江兄,我要将血棺带回,无论里面的是不是曾经的自己。” 江晨道:“那是你自己的事情,一切,全都由你自己来决定。” 辰南心下一狠,洪荒大旗挥动,顿时,轰隆一声巨响,无匹大力,生生的将血色巨棺卷了起来,裹带着它向上攀飞。 曾经的自己,自己的曾经,伴随着江晨的话语,辰南竟然也忍不住的为之腾起了一股难以压抑的欲望,他要拿回自己的曾经的力量。 眼前血红色的巨棺,虽然有棺盖封闭,但还是让人感觉到了一股惊心地感觉。 那是一股无形地“势”,仿佛这是一个罪恶之源。打开它就会放出滔天地灾难,辰南虽然曾经掀开棺盖一角。匆匆看了下里面地碎骨与碎肉。但是此刻依然有很大的压迫感。他知道自己可能鲁莽了。 恐怖的气息在弥漫。无尽地黑云在翻滚。随着洪荒大旗卷着血色巨棺冲天而起,暗黑大峡谷地上方,涌动其一股无可比拟地煞气,仿佛深埋地下地绝世恶源出世了。 连醉醺醺的紫金神龙都大惊失色。不知道山谷下方出了什么问题。感觉到了一股可怕地波动。自下方浩荡而上。他一脸凝重之色,趴在悬崖峭壁之上向下俯望,但是魔云翻滚,什么也没有看到。 “轰隆隆........” 黑云像是火山喷发一般冲上了上来,猝不及防之下,紫金神龙被远远的冲了出去,在后方地白骨地上连续翻滚。 一口血色巨棺冲上了悬崖,辰南手持洪荒大旗紧随其后,江晨也踏上了古天路,他看向周遭,眉头一皱,忍不住的出声道:“竟然才只过去几个时辰,真是奇妙的旅程,永恒之路,是时间永恒吗?” 辰南闻言大惊,连忙询问了紫金神龙,这才惊醒过来,心中却是忍不住的为之泛起惊涛骇浪,那条永恒之路真地神秘无比,时间在那里似乎停滞了,“永恒”二字似乎道出了其中的真意。 江晨沉声道:“既然拿回了自己曾经的肉身,为何还不重组,虽然沉寂了无数年的岁月,但依然还有足够的力量,是你现在所没有的。” 辰南点头应声:“那好,我这就打开血棺!” 闻言,“嗖”的一声,紫金神龙飞快后退,虽然不能飞行,但是速度却快到了极点,他在远处忍不住的嚎道:“我晕!子你有没有搞错啊?你难道感觉不到吗,这口血棺始一出现。这片白骨地都充满了阴森恐怖的气息。强大的压迫感让人窒息。这种太古级地恐怖血棺是随便开地吗?你就不怕惹出什么麻烦?” 这话一点儿也不错,伴随着血棺的到来,这片无尽地白骨地,所有地白骨似乎受到了一股未明力量的牵引。竟然都在颤动,仿佛死去地亡灵要回归,要觉醒一般。 神秘而又可怕地血棺,真地像是罪恶之源。关闭了千万地恶魂。 既然已经将血棺席卷了上来,辰南不可能再将之送回去,定然要查探个明白,不过,打开血棺似乎真地存在着很大的凶险,虽然江晨已经说过,这血棺之中是他曾经的肉身,他还是有些难以置信。 “江兄,我知道你来历神秘莫测,实力更是深不可测。但是,我心里对这血棺,实在是有着难言的顾忌。” 辰南犹豫半响,到底还是忍不住的为之出声道:“所以,我希望你能够在关键时刻,助我镇压一切。” 江晨淡然笑道:“真是没有想到,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辰兄,竟然会害怕曾经的自己,也罢,既然如此。本座就亲自动手,帮你重组真身!”没有丝毫的犹豫,话音落下一瞬,他身上猛地爆发出一股强横无比的力量,霎时之间,冲破了古天路禁制的极限。 辰南、紫金神龙等人大惊失色。 江晨庞大的灵识,瞬息之间,横扫而过整个黑暗大陆,在此之前,他想观看太古诸神的踪迹。想看看他们回归后都做了些什么。然而,让他无比惊异的是,确实感觉到了一股无比磅礴的力量,在暗黑世界涌动。在混沌海中涌动,但是却难以捕捉到第二批回归的太古神。 似乎……他们将要降临,但却还没有降临! 这真是个让人吃惊的信息!看来,那永恒之路以及接引之门都充满了神秘地力量,那里的时间与空间不能够以常理对之,时间在那里是停滞的,如此看来,太古神应该还在回归的路上,并未真正抵达黑暗大陆。 收回神识,江晨直视眼前的血棺,无形的力量,汹涌而去,岂料,就在这个时候,水晶骷髅与五色骷髅回归了。水晶骷髅这次近乎粉身碎骨,虽然将那件古老莲衣战甲又集全了一些,古盾也近乎完整了,但是显然遭受了重创。 金、银、紫、玉、黑五大骷髅王,也是近乎粉碎。不过被头骨中地灵魂却无损,那些碎裂地骨骼在缓慢的愈合着。 不去管他们,江晨直接掀开了血棺,只听得“轰”地一声巨响,古天路中像是发生了大地震一般,比之辰南上次掀开巨棺一角造成地动荡强烈地太多了,无尽恐怖煞气弥漫八方。所有地骸骨都剧烈地抖动了起来。不知道是这股恐怖波动震动地,还是真地受到了某种召唤,所有亡灵将要回归。 血光冲天! 巨棺内,碎骨与碎肉,透发着妖异地红光,不知道是不是由于被开启了的原因,碎肉与碎骨仿佛焕发出了生命活力,竟然蠕蠕而动了起来。 “晕倒!” 紫金神龙吃惊的叫了出来。 辰南屏气凝神,将自己的力量提高到了极限,不敢有一丝一毫的大意,虽然,江晨说那是曾经自己的真身,但其实直到这个时候,他心里也没有足够的底气。 这的确是让人心惊地画面,毕竟光这股恐怖地波动,就已经让人感觉阵阵心悸了。再看到这样的画面,让人胆寒。 “放心,这点小场面,本座还是搞得定的。” 江晨淡然开口,在他那庞大的力量操控之中,血棺之中的骨肉渐渐悬空飞起,绽放出无边的血光,不远处,千万骸骨在颤动,不少骷髅都已经直立了起来。 但江晨对此似乎毫不在意,但见他五指摸弄虚空,顿时,一股莫名玄奇力量衍生,碎骨拼集,聚合成一个高大的骷髅。随之,他又以莫大神通,隔空将血棺中地碎肉摄取出来,附着在骷髅白骨之上。 伴随着庞大无比的力量催动,仿佛从远古的毁灭,渐渐地走向重生,奇异的波动,自血肉骷髅身上不断地蔓延而出。伴随着时间的挪移,更是逐渐波及了整个古天路所在的空间,一时天地摇晃,万物轮转,有不可思议的恐怖异象,正在不住衍生。 生,死,不过两个字,却蕴含了偌大轮回,数不清的神秘与奥妙,便是强如江晨这样已经踏足天道境的不世强者,也不敢妄言参透。 曾经的过去,过去的曾经,辉煌与遗恨,全都消失在了时间长河之中,伴随着时间的流逝,被彻底的埋葬。 江晨如是,辰南亦如是,哪怕,此时此刻,他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曾经的身躯,正在自己的眼前不断汇聚凝结。 那真的是自己吗?曾经的自己?!直到此时此刻,辰南依旧感觉异常的荒缪,因为,他就站在这里,却在看着江晨凝结自己曾经的肉身,这.......实在是有些太过荒缪了! “轰隆隆........” 浩荡波动的恐怖天地元气,源源不绝的聚集而来,江晨的手段岂是常人能够想象的。 血肉不断衍生,破碎的身躯,渐渐地趋向于圆满,一个高大的不灭之躯,在江晨的力量操控之下,凝结完成了,随之,点点灵魂波动,残灵正在不断地向外散发着一些信息片段,回荡在天地之间: “大魔天王……你过来……时空神你……” 晕倒! 紫金神龙吃惊的张大了嘴巴,澹台璇并两个孩子也瞪大了眼见,显然,他们都感觉到了这股精神波动,听到了断断续续的呼唤。 辰南同样吃惊无比,很想弄明白它在说什么,但仅仅只是听到这句模糊不清的话,就足以让他惊诧难当,大魔天王和时空大神何许人也,难到说,曾经的自己真是个天下无敌的盖世大人物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