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3集:恐怖神王 - 史上最牛轮回

第963集:恐怖神王

?“不朽丰碑!” 地底之下,赫然一座四方石碑屹立在地乳层中,随着江晨目光看去,顿时绽放奇光,碑上符文闪烁,一个个的文字宛若恒河流沙,汇聚成一股文字洪流,呼啸奔腾,似是要将他彻底吞没进去。 “嗯?” 见此情形,江晨口中一声沉吟,缓缓抬手一瞬,一股难以计量的强大神力顿时衍生而出,伴随着他的目光所向,蓄势待发,要把文字洪流破开。但就在他即将动手一瞬,却忽然察觉,这股文字洪流的背后,蕴藏着一股极为奇特的力量,他自心思一动,当即按捺不动,任由洪流把他裹住。 漫天符文闪烁,洪流涛涛,瞬息之间,便就将江晨彻底淹没,裹挟着他落到一片巨大的广场之上,放眼看去,整个广场全部都是以白玉铺成,上面布满了各种奇古图文,字里行间,尽显苍凉古意。 广场正中,同样耸立着一座四方丰碑,碑上雕刻着一个上身是俊美男子、下身是蜈蚣蝎子的太古魔神。 这尊魔神又高又大,虽然全身禁锢在碑文之中,但却没有丁点儿的颓废神情,脸上神色,很是悠闲。 在江晨的目光望向他的时候,他的一双眼神也同时看向了江晨,目光有神,似是要突破江晨的心灵防守。 “你就是传闻之中的恐怖神王?” 江晨目光流转,上下打量着被封印的恐怖神王。 “嗯?” 不朽丰碑上的恐怖神王目光一动,吃惊地发现,面前这人竟然心灵空虚,仿佛这人是个空荡荡的人,整个人都似乎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一般。 “没有用的!”江晨知道恐怖神王为何如此吃惊,“我心无物,不着一念,任凭你的心灵风暴再怎么厉害,又如何能够影响得了江某?劝你还是早点歇了那点小心思,乖乖合作,否则.........” 历经数十轮回,他的道心早已达到不可撼动的地步,恐怖神王虽然厉害,但想要撼动他这具源自鸿蒙道胎孕育而出的无上道身,仍旧力有不逮。 “你莫非还要降伏本神王?收取不朽丰碑?” 恐怖神王嘿嘿一笑:“心灵风暴不过是本神王的一个小神通而已。你若是放弃这个想法,帮我一个忙,我可以把太古魔道神通逐一传授给你,而且我的手上有无数的魔种!一颗魔种,可以把人提升人仙巅峰,可以让你得到整个天下!” 心知来人非同寻常,恐怖神王再开口时,满含利诱之意,不得不说,他诱惑人心还是很有一套的,换做一般的修行者,还真不一定能够招架得住,但江晨何等人物?岂会为些许蝇头小利引诱。 “天下?” 江晨不屑为之一笑:“连天都在我脚下,何况天下?至于你的允诺,于我而言,更是可笑,待我降服你,你的一切自然全都尽归我有。” “好小子,狂妄!” 闻得江晨言语,饶是恐怖神王亦不禁为之大怒,当下,魔神之躯猛一动弹,双眸之中射出一股如梦似幻的魔光,同时他隔空一拳怒轰而出,正是: “噩梦之洋!” 顿时,四周气氛乍变,宛若一片死亡海域,乍然浮现而出,万千浪涛,层层叠叠,衍化成无边死亡异境,森然可怖。 “狂妄吗?江某可不这么觉得。” 一声轻笑,不见江晨如何动作,身后突地腾起五道仙光,白青黑红黄,五色斑斓,绚丽夺目,腾至半空中,忽地泄落下来,霎时,仙光如海,宛若千尺飞流,浪涛铺天盖地,霍然迎击而上。 “哗啦!” 五色仙光,翻涌如海,澎湃如潮,怒啸着席卷四周,不朽丰碑所在的广场上,到处充斥着一片仙光,耀眼非常。而不朽丰碑上,则倾泻下一片邪恶之气,化为噩梦之洋,占据半壁江山,与如海仙光碰撞在一起,但五色仙光之中,好似蕴含着一股庞然吞吸之力,仅仅只是一个照面,噩梦之洋就被吞噬大半。 “这.......怎有可能?!” 这一刻,恐怖神王只感觉仙光如潮,无边恢弘浩压,渐渐朝着自己这边侵吞而来,恐怖真气所化的噩梦之洋不断收缩,已然抵挡不住澎湃如潮的五色仙光。 “这天地之间,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只是,你被镇压太久,与世隔绝,说句打击人的话,你......已经落伍了。” 江晨单掌一竖,朝前横推,五行真元翻涌间,五色仙光随手势愈发汹涌澎湃,一浪高过一浪,铺天盖地朝着不朽丰碑怒涌而去。 随着仙光涌动,整个广场上的奇妙文字似乎被他激发出来,整个广场之上所有的符文大阵被仙光激发,顿时四面八方腾起一股股烟雾,整个广场好似来到了鸿蒙未辟之前。 “该死!你竟敢激发整个大阵的运转!” 恐怖神王大声咆哮,愤怒的声音从丰碑上传了出来,当下,他奋起全力,发动了前所未见的绝杀大术: “噩梦星魂!咒杀!” 话音落下一瞬,只见恐怖神王的头顶上显现出一片星空,星空当中不停有星球爆炸、消亡........一些星球好像有灵性似的,在爆炸之时,诞生了无数的不甘与怨恨,随后这股怨念凝结成了一个个的幽灵,猛地向着江晨扑杀过来。 “有意思。” 见状,江晨却自一声轻笑,抬手之间,天地一片浑然未开,无穷无尽的力量,在他睁开双眼的同时,猛然释放而出。 “魔式:陨灭!” 陨灭祭出,天地陨灭,浩世神力怒涌所向,宛如天地洪流,重毁世界,顷刻之间,一切虚空、元气、物质、道则俱都在这股力量下轰然崩灭,连同噩梦星魂咒诞生的咒灵也被吞灭怨念,回归空白,消逝一空。 天地洪流去势不停,轰然击中束缚恐怖神王的丰碑,刹那间,偌大石碑剧烈的颤抖起来,碑身之上竟然浮现许许多多的裂痕,“喀嚓、喀嚓”的声响络绎不绝,入目所及,碑身之上竟是炸开道道裂缝。 就在此时,四周广场的符文阵法蓦然一亮,四周地乳精华大量消耗,不朽丰碑上的裂缝被符文阵法弥合。江晨甚至能明显的感觉到不朽丰碑之中,那属于不朽神王的庞大气息正在被急速消磨! “啊!” 恐怖神王厉声狂啸:“可恶,若我还在全盛时期,岂能容你如此放肆?!” “笑话。” 江晨冷然回应:“千万年前,长生大帝能够将你们镇压,千万年后,江某自然也可以,纵然你恢复全盛状态,依旧不值一哂。” “可恶!” 一声暗骂,恐怖神王随即满含讥讽道:“狂妄的小子,居然妄图与长生老儿相比,你还差得远呢?”说话间,只见他真身一颤,一股澎湃魔气随即自不朽丰碑之中怒涌而出,如汪洋大海,席卷八方。 “是吗?” 江晨不可置否道:“差得再远,对付你还是足够的。”话音落,他自轻轻抬手,一掌轻推,崩裂山河,五行真元浩荡,卷成庞大漩涡,竟尔将无边魔气尽数侵吞,随即,庞大力量,轰然击在不朽丰碑之上。 “砰!” 乍然遭遇重创,饶是不朽丰碑也难以支撑,竟在这一瞬间,生生崩碎了些许。 恐怖神王亦遭重创,但与此同时,破损的丰碑封印之力大损,竟然令得他的一半身躯突破封印,显露了出来。 “哈哈哈哈.........” 恐怖神王仰天狂笑,魔神之躯猛烈挣动,整个身躯有大半挣脱出来:“小子,多谢你打破丰碑,放我出来!”话音落下一瞬,他的身躯剧烈震动,挣扎的比先前更加剧烈了,而已经破损的不朽丰碑似乎再也无法束缚他,只见他身体轻轻一抖,长达百丈的下身蜈蚣蝎子之身便就从碑文之中脱身了出来。 只剩下一点尾巴尖还在不朽丰碑当中,恐怖神王整个人几乎都要挣脱出来。 广场上的符文大阵明灭不定,四周的地乳精华大量消耗,石碑炸碎的碎块飞了回去。与此同时,不朽丰碑发出一股巨大的吸力,碑身之上射出一道道符文锁链,要把恐怖神王重新束缚回去。 只是,虽然不朽丰碑正在竭力修复,但恐怖神王此刻已经把九成九的身子挣脱出来,如何肯甘心又被重新封回去?但这一面不朽丰碑专门克制于他,数万年来,恐怖神王不知被不朽丰碑消磨了多少元气,此时他的修为被不朽丰碑磨去,只剩下十之三四,面对江晨,根本占不上半点便宜。 “啊!” 恐怖神王狂吼一声,身躯猛地膨胀起来,抬手向后一挥拳,正在修复的不朽丰碑又是咔嚓震裂开来,恐怖神王身上封锁的符文锁链寸寸断裂开来。同时恐怖神王断尾求生,直接断开了那一截尾巴,整个身躯彻底从不朽丰碑上脱离出来。 “哈哈哈哈……” 被封印了数万年之久,如今一朝得回自由,虽然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可恐怖神王还是忍不住的一阵哈哈大笑:“我终于自由了!” “自由?” 江晨冷然笑道:“想要自由,问过江某人了吗?”话音落下一瞬,只见他轻轻抬手,五行真元盘成偌大涡云,当中飞射出道道凌厉剑气,初始时候,不过丝丝缕缕,转眼之间,便就化成剑雨洪流,怒啸而出。 “嗤嗤.......” 密集无比的破风声响,一道道的凌厉剑气,直接把恐怖神王的身上切开了道道血痕,一滴滴魔血冲天而起,洒落广场。 恐怖神王的魔血,虽然是一滴滴,但是每一滴一落到地面,立刻就散开,化为了池塘一般的血液,可见这尊魔神的精血有多么凝练! “该死!” 方甫脱困,便就遭遇重创,恐怖神王当下运起无量魔气,在身前演化成一片黑色光幕,强势一挡,顿时,气浪翻腾,四散而出。 “地乳精华!” 借势急退,恐怖神王丝毫不停留,当即发动吞噬之术。一股股的地乳精华,从四面疯狂涌来,顿时化为了精纯的血肉,把他身上条条剑痕都修补好。 “终于恢复了!” 恐怖神王狞声大笑:“接下来,就是该赐予你死亡恐怖的时候了!”说话间,他一边吸收地乳精华恢复实力,一边提运魔力,猛然一拳,至向江晨打出: “阎魔七转,灭绝生灵!” 霎时间,整个广场摇颤不止,地面上崩裂出一道道裂纹。仿佛无限恐怖的气息降临,整个世界化为噩梦,化为恐怖,要将江晨彻底灭杀。 这一刻的恐怖神王,已然展现出了最为强大的力量,因为,他很清楚,对方能够打破不朽丰碑,代表着实力强悍,至少已经不逊于九劫真人,甚至,距离阳神的境界也不远了,面对如此强敌,他自然不敢怠慢,一出手就是最凌厉的绝招,把太古魔道演绎到了极致。 恐怖魔气翻涌,隐约之间可以看见,苍穹宇宙间,无数星球纷纷爆裂,自毁灭中诞生出一个个的幽魂,同时,这些幽魂中出现了一个掌握生死的阎魔之皇,统御诸天死灵,操控恐怖地狱,欲要彻底吞灭江晨。 “很好!” 眼见恐怖神王强势来袭,江晨丝毫不为所动,脸上浮现出一抹冷笑的同时,身上亦同时浮现出一股浩大拳意,随即,一尊庞大古神法相显现而出,周身一片混沌之色,仿佛诞生于混沌之中的无上神魔。 “道武,一元初始!” 无上道武,旷世再现,只见江晨足下一步踏出,身上气势陡然拔升,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顶峰,背后古神法相同时踏步,携漫天风云为变,聚拢天地大势,一片混沌朦胧之间,重拳破碎虚空,轰然击出。 “轰隆隆.........” 惊天动地,山河震爆,巍然古神法相,庞然一击神威,劈开浑浑虚空,开造天地之初,偌大恐怖地狱,竟尔生生破裂开来,数不清的死灵瞬间消散,大片大片的恐怖魔气如银河倒倾,倾泻而出。更有一股可怕力量,摧毁天地,崩灭万物,直奔恐怖神王轰然而至。 “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