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6集:五月初五,旷世对决! - 史上最牛轮回

第956集:五月初五,旷世对决!

?五月初五,昊阳当空! 玉京城东,江晨缓缓踏步而来,每一步,都像是经过丈量一般,无论是轻重,还是距离,都一般无二,这是一种超乎常人想象之外的绝对掌控。 沿途的路上,有不少行人往来,然而,却似没有一个人看得见江晨,任凭江晨悠然走过,来到了越战地点。 越战之处,乃在玉京城东郊的一处荒原上,江晨来时,洪玄机早已来到,此时此刻,正背对着他,抬头看着东方日渐高升的昊阳。 这个人站立着,身形缥缈,似乎若有若无,仿佛融入虚空与天地融为一体,让人感觉不到他的存在。但用肉眼看他,却又能发现他的真实存在,这个人似乎是整个宇宙的中心,一举一动,都能拥有天地自然,鬼斧神工的造化之力。 “很好!” 以江晨的眼力,怎会看不出来,洪玄机这一身气息翻涌,明显已经达到了人仙境界,而且,在人仙境界也已走出很远一段距离。 不过,越是这样,他越是欣喜,随着他的修为日渐高深,放眼此方天地,在如今的时代,能够与他交锋的存在已经不多了,而眼前的洪玄机,勉强能算得上是一个对手。 四周,有不少的人在围观,他们都是闻讯而来的观战者,毕竟,江晨以五龙驮碑约战洪玄机的事情闹得惊天动地,玉京城中,无论明暗,各方势力几乎全都到齐了。 这些观战者,除了少数一些自持修为高深的存在,其余大部分人都在十里之外,毕竟,这样的高手对决虽然难得一见,但即便观战,也有不小的风险,离得近了,哪怕只是观战,也有送命的危险。 闻得背后的脚步声,知道自己的对手已经来到,洪玄机当即缓缓转过身来,他穿一身紫色蟒袍,头戴紫金冠,身形匀称,脸白无须,好像白玉一般,看样子只有三四十岁的模样,口中淡然出声道:“你来了。” 江晨着一身黑衣,赤足散发,不再遮掩气息,一派狂放姿态,面对转过身来的洪玄机,也自淡然回应出声:“我来了。” 洪玄机看着江晨模样,眼中精光烁烁:“你就是江晨?日前窥视皇城,暗中袭击皇上的那个神秘高手,应该便是你吧?” “你说是就是吧。” 江晨笑着应声道:“你我都很清楚,在江某这样的人眼中,所谓的皇朝帝王,不过过眼云烟,即便你已修成人仙,在江某面前,也不过沧海一粟而已。” “哈!” 洪玄机冷然一笑:“阁下好大的口气,不过就是渡过了几次雷劫的鬼仙,连上古圣皇、阳神强者都不能永世长存,何况是你?这样的时间挑战本侯,是你今生最大的失误,就让本侯亲自送你上路!” 话音落下一瞬,赫见一股磅礴拳意显现,随即,一个巨大的轮子,仿佛转动诸天造化,伴随着洪玄机强势催动,诸天生死轮浩荡所向,直击江晨心神而来。 若是寻常鬼仙被这拳意轰击到,哪怕神魂念头藏在肉身当中,也要被洪玄机的拳意给生生轰杀,可惜,江晨从来都不是寻常的鬼仙。 心神丝毫不为所动,但见江晨脸上浮现出一抹冷笑的同时,身上亦同时浮现出一股浩大拳意,随即,一尊庞大古神法相显现而出,周身一片混沌之色,仿佛诞生于混沌之中的无上神魔,显形而出一瞬,遥遥一指点出,点落在诸天生死轮上。 “砰!” 诸天生死轮虽然强悍,但遭遇古神一击,依旧难以抵挡,一声震爆过后,竟然被生生击飞了出去,撞在数百米外的一座土丘上,轰隆巨响中,偌大土丘爆裂开来,一时草木土石,飞散漫空! 出乎意料之外的强悍一击,猝不及防之下,竟然在照面一瞬就被击飞了诸天生死轮,洪玄机脸上神色不由得为之大变:“人仙?!” “你以为,这天下间就只有你一位人仙吗?” 冷冷一笑,江晨足下一步踏出,背后擎天而立的古神法相微微抬手,庞然一掌,已然笼罩天地,雄势镇压而出。 就只简简单单的一按,朴实无华,根本没有什么玄奥变化,但古神法相擎天而立,稍稍一动,便可掀动风云,简单一掌,亦可摧山断岳。 见状,洪玄机脸上神色再度变化,他也是人仙高手,又怎会看不出这一击的可怕,正所谓大巧若拙,大智若愚,大道至简,江晨这一击正合大道至简的要义,看似简单,实则威力无穷! 洪玄机再运诸天生死轮,浩荡拳意,凝练成一道光束,呼啸着拔地而起,逆冲九天云霄,强势一挡镇压天地而落的古神巨手。 “轰!” 惊天动地,一声震爆,到底洪玄机失了先机,诸天生死轮虽然威力无穷,但对上古神巨手强势镇压,仍旧难以全然抵挡,恐怖的劲力,好似汪洋大海之中掀起的惊涛骇浪,层层叠叠,怒涌而来。纵然武道人仙,洪玄机亦是难以承受,身形一颤,足下竟是止不住的往后连退十数步,踩得地面深陷。 “你是怎么修成人仙的?” 短短两招交锋,虽然他吃了大意之亏,但却也明确肯定,江晨不但神魂修成了鬼仙,而且还将肉身修炼成了人仙,这可是梦神机都不曾做到的事情。 “莫非是天元神丹?” 洪玄机暗暗猜测,也只有这么一个猜测了,江晨既然是鬼仙,而且是渡过了雷劫的鬼仙,根本不可能会放弃道术修为,灵肉合一修炼武道,所以,只有施以外力,才有可能在神魂修成鬼仙的同时,让肉身修成人仙。 人仙难成,更何况是利用外力造就人仙,在洪玄机的认知之中,也只有天元神丹能够做到。不过,这天元神丹极为难炼,只有太上道才有炼制的方法,传闻梦神机就在尝试炼制,但即便以他天下第一高手的能为,想炼天元神丹,也不知道要花费多少功夫,因此,梦神机根本不可能做这个好人。 没有天元神丹,那眼前的江晨,究竟是如何修成武道人仙的呢? 这一刻,震惊的远远不止洪玄机一个人,远处观望二人战斗的人都看得出来,江晨能够以武道匹敌洪玄机,这绝对是武道人仙才有的能为。 这一刻,所有的人都震惊了。 除了一个人例外,那就是洪易,洪玄机之子,也是江晨的入室弟子,日前他在江晨的帮助下,不仅修成了鬼仙,武道也突破到了武圣境界,成为天下一等一的高手,眼界大增的同时,自然早已知晓江晨这位师尊的底细。 不过,他虽然知道其中奥秘,别人可不知道,尤其是正在和江晨对决的洪玄机,身在局中,更是止不住的心绪翻腾,心神大乱。 江晨见状,却自一声冷笑,足下一步踏出,身上气势陡然拔升,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顶峰,混沌之初,武道源头,惊现骇世极招: “道武,一元初始!” 飒然,天地一震,只见古神法相一步踏出,携漫天风云为变,聚拢天地大势,一片混沌朦胧之间,重拳破碎虚空,轰然击出。 “不好!” 惊觉对手出招,洪玄机心中警兆泛生同时,不敢有半点大意,当下一声惊喝,体内窍穴齐齐震动,血气流转之间,人仙之力宛若决堤洪水怒涌而出,尽都被他注入诸天生死轮中,全力一挡古神重拳。 道武乃江晨感鸿蒙之初、天地大道演化研创出来的一门无上武学,古神法相,便是这门无上道武的真意显化,武道最初,每一招一式,都简朴至极,仿佛大道的根本,武道的源流,蕴含着天地最强之力。 洪玄机的诸天生死轮也是他自创,但与简单直接的道武真意相比,看起来要繁复华丽许多,时时刻刻要保持高高在上的神皇的威仪与姿态。 两者若论高低,自是江晨的无上道武立意更高,因为,这代表了天地大道的初始,而洪玄机的武道,是要做高高在上、转动诸天众生生死的法论,主宰众生命运。 天地衍化,众生主宰,双方再度交锋,只见天地之间,霎时风云骤变,远处围观的道术高手与武道高手,都看到了两道磅礴的阳刚气血,充斥虚空,那是两个人仙对决,半空之中,两道高耸的拳意也在互相碰撞。 此时此刻,根本没有修道者敢神魂出窍,哪怕是鬼仙也不敢,不说磅礴的人仙气血所蕴含的阳刚之气,就是两道拳意交锋,都能在瞬间就把出窍的鬼仙神魂生生撕成碎片。除非是度过了四次以上的雷劫高手,才能在这四溢的气血阳刚与拳意交锋中毫发无伤,而若想插手战斗,则至少要渡过六次雷劫才能。 远处,方仙道宗主萧黯然与画圣乾道子也在旁观,看到半空中互相碰撞的阳刚气血与拳意,萧黯然面色既喜且忧:“人仙啊!想不到真被你说中了,洪玄机真的已经修成人仙了,不过,令人意外的是,那位江晨居然也也已修成武道人仙,是从一开始我们就判断错误了,他根本就是一位人仙,还是他掌握有什么无上秘法,能够完美解决修炼道术灵肉两分的缺陷?” “他的神魂很强!” 画圣乾道子答非所问,口中不住的呢喃道:“更沾染有雷霆天劫的气息,按理来说,他应该是渡过雷劫的鬼仙,怎么可能修成武道人仙,难道是天元神丹,不对啊,他身上没有任何丹药残留的气息..........” 与他们同样抱有疑惑的,还有不少人,这些人大都是修道者,而相比于他们,前来观战的武者就大不相同了,生平能够见到两位武道人仙对决,对于他们这些练武的人来说,无疑是莫大的幸运,别的不说,光是捕捉到的一点人仙武道的影迹,就足以让他们获得令人惊喜的收获了。 所有的人,尽皆焦聚目光,凝视场中,洪玄机与江晨二人激战正酣,转眼之间,便是数十上百次的交锋,只是,虽然江晨一直占据着上风,但洪玄机的诸天生死轮具有不凡的转卸化劲之能,竟能勉力支撑,保持不败。 如此双方胶着,虽然激战许久,仍然不见胜负分明,而且,看样子似乎这场对决还要持续更长时间,但看半空之中的拳意交锋,众人还是能看得出来,江晨已然将洪玄机逐渐压制下去了。 虽然,洪玄机的诸天生死轮霸绝诸天,一股霸道蛮横无边的味道,可以主宰诸天生死转轮。但是,不巧的是,偏偏遇到了江晨道武真意,诸天万物,生死荣辱,俱都可以被囊括在内,诸天生死轮自然也不例外。 只见那擎天而立的古神法相,与诸天生死轮一番交锋之后,原本空着的手上,竟然衍化出一方巨轮,与洪玄机的诸天生死轮极为相似,此轮一处,洪玄机的诸天生死轮顿时一阵颤动,竟然有被吞噬的迹象。 惊诧之变,洪玄机心中暗呼不妙,当下连忙奋起全力,强行稳住诸天生死轮,这是他一身武道根基所在,万万不能有失。 “玩了这么久,也该是认真的时候了。” 江晨脸上冷笑,口中轻嗤出声:“洪玄机,你可要坚持住了,千万不要让江某人失望才好啊!”话音落,手轻抬,威势一掌,猛击而出,卷动漫天风云,汇成一条洪流,轰然击在洪玄机身上。 “砰!” 出乎意料的是,虽然沉闷声响中,洪玄机身形爆退,但却并未有任何重创迹象,只是,破损之色蟒袍内部,赫然可见一件甲胄露出。 “嗯?这是.........皇天始龙甲?!” “意外吗?” 洪玄机得意笑道:“没想到我身上竟然会穿着一件上古神甲吧,对不住,真是太让你失望了!” “瘪三,难道不穿护甲,你就不敢来跟江某人决斗了吗?” 江晨将竖起的一根大拇指转头朝下,口中冷然道:“本来还想留你狗命,等江某的弟子来跟你了结恩怨的,但恭喜你,终于成功惹动了江某的杀心,今日,某誓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