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4集:五龙驮碑定战约! - 史上最牛轮回

第954集:五龙驮碑定战约!

?是夜,玉京城,武温候府。 琅嬛书屋,洪玄机静静的坐在书桌之前,也没有点灯,窗户之中星光射进来,满室斑驳的影子,造成了一种玄妙的气氛,这位大乾朝的太师,武道圣者,就这样静静的坐着,一动不动,似乎没有任何的呼吸,但是,又似乎全身都在随着星光呼吸。 蓦然,他睁开了双眼,眉宇之间,竟不由自主的浮现出几分忧虑:“为什么,近来修炼之时,总有一种大劫将至的预感?难道,有人想要对付我?是梦神机,还是那位突袭皇上的神秘高手..........” 习武修道,修为越是高深,六觉灵感越是敏锐,纵然无法洞察天机,但也能够自冥冥中觉察出有关自身的祸福。 起身,洪玄机看着墙壁上被自己烧毁大半的冰梅傲雪图,不自觉的便就想到了那位因自己而死的梦冰云,想到了自己得那个庶子洪易。 前几日的科考争端仍旧在目,她每每想到前几日的事,就感觉心中不悦:“梦冰云生下的那个孽子果然好胆,不来参悟自己的理学学说,反而去捧李氏学说的臭脚,真是大逆不道!还被李神光捧为解元案首,那李神光偏要与自己作对,给那孽子丰满羽翼,作为人子,不思笑道,合该当诛!” 然而,就在此时,忽闻一声惊雷,轰然炸响在武温候府的上空,随即,漫天星河闪烁,万里云层飞卷,五条庞大真龙,横贯虚空而来。 “怎么回事?!” 诧然惊变,洪玄机连忙夺门而出,来到院中,但见五条庞大真龙盘桓在侯府上空,一道黑影携雷霆之势,赫然从天而降。 “轰!” 黑影巨大,乃是一方巨大石碑,足有九丈高下,宛若天上坠落的星辰,沉沉砸落侯府大院之中,掀起无边烟尘漫天。 如此声势,整个武温候府都被惊动了,侯府中人纷纷聚拢过来,却见大院之中,洪玄机正立在一块九丈巨碑之前。 “五月初五,昊阳当空,玉京城东,一决雌雄。” 巨碑之上,刻有文字,铁画银钩,战意高昂,这赫然乃是一封战书,战书之下,提有邀战之人的姓名,写的是: “江晨拜上。” 作为大乾武道第一高手,洪玄机一生遭遇过无数挑战,但没有一次,像这一次声势浩大,前来挑战的江晨,他虽是闻所未闻,但五龙驮碑,一看便知其手段通天,绝对足以算得上是他生平仅遇的棘手强敌。 “江晨........江........莫非,他就是那个袭击皇上的神秘高手?!” 洪玄机忍不住的眉头大皱,心中不好的念头越来越盛:“连日预感的大劫,莫非就应在这一场挑战之上,看来,我得好好准备一番才行.........” 就在洪玄机决意好好备战的同时,这则消息迅速传递开来! 玉京观中,方仙道宗主萧黯然此时正在与画圣乾道子对弈,忽闻道童来报,有神秘高手以五龙驮碑向洪玄机下了战书! “哈!” 得闻此讯,萧黯然不禁放声大笑道:“洪玄机啊,洪玄机,你不是很狂么,左一个旁门左道,右一个狂妄之徒,今日终于碰到对手了吧!”驱使五龙驮碑,明显是道术神通,那么,那个名为江晨的挑战者不出意外,当是一位精修道术的鬼仙高手无疑。 洪玄机以武道称雄天下,向来瞧不起修道之人,更斥修道之人为旁门左道,是天下皆知的事情,不知惹了多少修道之人的仇视,如今又道修高手愿意站出来挑战洪玄机,于天下修道者而言,无疑是一件大快人心的事情。 却不曾想,就在此时,坐在他对面的画圣乾道子悠然接道:“那倒未必。” “哦?” 萧黯然笑着道:“不知道友对此事有何看法?” “众所周知,洪玄机处于武圣巅峰已有二十年之久,当年若非梦冰云破了他的道心,使得他武道停滞了二十年,恐怕现在早已成就人仙!” 乾道子说话间,拈起一枚棋子轻轻落下,方才带着几分感叹继续说道,“我听闻前些时日,洪玄机把梦冰云赠予他的一幅冰梅傲雪图给烧了,显然是已经打破心障,如今的他,必然已经突破到了人仙境界,而且,二十年的积累,非同小可,足以让他在人仙境界走出很远一段距离!” 闻得此言,萧黯然不由得为之一怔,心中猛地一沉,方才的喜色顿时消散无踪,人仙的恐怖他是知道的,当年大禅寺的印月和尚不知杀了多少的鬼仙,人仙一吼之下,寻常的鬼仙根本就不是对手,只有度过雷劫之后,才有面对人仙的一丝底气。 而若想正面应对人仙,除非修成五六次雷劫,达到传说的境才行。若是洪玄机真的突破到人仙,哪怕只是拳意突破人仙,寻常的鬼仙也根本不是对手。 萧黯然不知道那个名为江晨的鬼仙,修为究竟达到了何等程度,若是没有七次以上的雷劫修为,恐怕很难与已经突破人仙境界的洪玄机匹敌? 抱有这样想法的人并不止他一个,比如皇宫深处,乾元宫中,正在批阅奏折的乾帝杨盘,在听到随侍太监吴忠义的奏报之后,手中的玉笔顿时一停: “江晨........江........莫非,他就是年关前那个袭击朕的神秘高手?!” 在这一点上,他与洪玄机倒是君臣心意相通,微微皱起的眉头,直到半响之后方才松开,随即口中淡然出声道:“这件事情朕已经知道了,你下去吧。” “是。” 随侍太监吴忠义不敢打扰,当即应声而退。 大殿之中,便知剩下杨盘一人静坐,许久之后,他方才向着一处虚空淡然出声问道:“你对这事怎么看?” 大殿中空空荡荡的,没有一个身影,但是却传来一个声音应道:“洪兄武道更进一步,已是武道人仙,那江晨虽是修为神通,却也未必能够取胜,更何况,五月初五,昊阳当空,道术会受到很大的压制,就怕那江晨有什么持仗,所以才敢在这样的情况下挑战洪兄,倒是不得不防.........” 不得不说,这场邀战,当真是牵动了八方风云,引来了玉京城中各方势力的关注,渐渐地,消息不断传递开来,向着玉京城外弥漫,甚至很多普通人都有所听闻。 绿柳村,远在玉京城郊外,其所在位置非常之好,村外就是一条大江,名为白浪江,由南方蜿蜒数千里,通过玉京,再入东海。 这条白浪江几乎贯通了大乾境内一半的水运交通,使得南方所有的物资,商品,都能源源不断的运到玉京,以致各个周边城镇。 所以绿柳村所在的镇上,也极为繁荣,要购买一些东西,也不用远行到玉京去。 在绿柳村的深处,有一处庄园,这里处处都是合抱的杨柳,小桥流水,港汊交错,泉眼密布,田地肥沃,鱼塘鱼虾肥大,简直像是南方的鱼米之乡。 数日之前,这所庄园还是当朝皇子玉亲王的产业,但如今,却已归洪易所有,因为,玉亲王将这座庄园转赠给了洪易。 庄园里,足足有三十多间房舍,一色的上好雪杉木,厚大青砖建造,连外面也全部都是砖砌的厚实围墙,足足有三人高,墙上是铁蒺藜,防止人攀爬。 更为重要的是,庄园的各个角落,都有石塔搭建的瞭望台,可以远远望见外面的情况,更可以居高临下用弓弩射击围墙外的人,要是出现意外,只需派精擅射义的弓箭手,蹬上瞭望台,就算外面有数百人,也难以攻打进来。 一般大户人家的院子,大都有修建这些东西,以防止天灾荒年,佃户暴乱,土匪抢劫。 庄子的另外一头,是磨房,酿酒坊,榨油房,还有养猪,鸡鸭的场子,一半是自己吃,一半是拿出去卖,增加收入。 除此之外,外面还有桑树,养蚕织丝的房屋。 除了水田,菜地,桑林之外,还有茶山,鱼塘。 这是典型的农庄,除了盐之外,柴米粮油菜茶肉食,全部能自给自足。 这样的庄园,在京城郊外有很多,玉京城中的那些王侯公卿,主要的收入来源,就是靠这些庄园的每年进项,除此之外,国库的俸禄,不过仅仅只是毛毛雨而已。 王侯公卿,并不行商,偶尔有贪利益的,也只是为商人提供方便,入股分红。但就是这个,也容易为人诟病,不是士大夫所为。 因此,在玉京城外,这样的庄园还是十分走俏的,若非洪易在开春的科考中得了第一名的解元,若非他投效了玉亲王,玉亲王也不可能将这样的庄园赠送于他。 这一日,洪易正在习武,科考过后,他因得了解元,实现了一部分的目标,令得心绪大开,不仅神魂修为突破,达到了驱物之境,武道修为更是达到了大宗师顶峰,只差半步,便可一举突破武圣境界。 但是,突破武圣境界,需要肉灵合一,这意味着,他必须得放弃神魂修为,这又不是他说愿意的,艰难的选择,令他很是苦恼,想要一寻师尊江晨指点,却又不可得。正叹息间,忽然一个大汉疾奔而来,口中大声嚷嚷道:“洪先生,大事不好了!” “铁柱,你瞎嚷嚷什么?没看见先生正在练武吗!” 旁边一个小女孩见状,连忙喝斥道:“你也是练武的人,如何不知,修行练武,最忌被人打扰,若是出事了该怎么办?” “这........” 铁柱闻言,顿时满脸自责羞愧:“我.........我不是故意的,我.........” “好了,小穆,别说了,铁柱也不是故意的,看他模样,应是真有大事发生,才会如此。” 洪易停下身形,制止了小穆对铁柱的责骂,接过小穆递上的汗巾擦了擦汗水,口中道:“且让铁柱说说,究竟发生什么大事了!” 得到洪易允许,铁柱连忙应声道:“先生,就在三天前,有一位名为‘江晨’的神秘高手,以五龙驮碑,向武温候府下了战书,约洪玄机于五月初五,在玉京城东决战,你说这事大不大?” “什么?师尊约战我父亲洪玄机?!” 洪易闻言,猛地吃了一惊,但旋即他便忍不住的皱起眉头,带着几分疑惑问道:“这么大的事情,是怎么流传出来的?” “动静太大了呗!” 铁柱大大咧咧的道:“先生你想想,那可是足足五条聚龙,还驮着一块巨碑,据说有九丈高下呢,很多人都看见了,根本瞒不住,现在整个玉京城都传遍了!” “也是。” 洪易一想,五龙驮碑,动静何其之大,就算是想要隐瞒,恐怕也瞒不住,但这消息传递如此之快,其中必有猫腻,只怕少不了那些有心人的背后推动,但这并不是他想要关注的,令他关注的是这场约战的主题:“师尊修为虽高,但五月初五,昊阳当空,不利于道术神通,我担心他会有危险。” “不可能吧?” 铁柱摸了摸后脑勺道:“先生你不是说你的师尊不仅是鬼仙,更是武道高手吗?两样加起来,应该比洪玄机厉害才对。” “啪!” 话音方落,只听啪的一声响,痛得沈铁柱哎呦一声,他捂着后脑勺,委屈地看着身后突然出现的老爹沈天扬:“爹你干吗打我?” “打的就是你。” 沈天扬握着烟枪,恨铁不成钢地对他说道:“决战双方,一方是恩主的师尊,一方是恩主的父亲,我等身为下人,怎可妄议主人家的事务?” “无妨!” 洪易神色淡然,摆摆手说道:“关键是师尊要与我父亲对决,不知道胜负如何,我想要前去观战,不知道你们有什么想法?” 沈天扬面上神色一变,沉声说道:“恩主,此事你需再三思量,那等人物对决,哪怕交手的余波都有莫大威能,恩主虽然修为不弱,但一旁观战,任有被误伤的危险。”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洪易沉声道:“此事虽有风险,但是,能够得见如此高手对决,必能令我大有收获,所以此番我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哈!说的不错,好一个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