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1集:五行大岳,造化之舟 - 史上最牛轮回

第951集:五行大岳,造化之舟

?“臣服于你?” 面对乾帝杨盘强势威逼,江晨当即回之一声轻笑:“就凭你?莫要拿梦神机来说事,当年,你与洪玄机若非趁着他与大禅寺交兵背后偷袭,焉能伤的了他!” “你.........” 昔年隐秘,被人一口道破,乾帝杨盘不由得心头怒起。虽然,二十年前,重创梦神机,是他与洪玄机两人毕生的荣耀! 梦神机何须人也?太上道主,号称天下第一高手,早已经渡过了七次雷劫的强大鬼仙,是具备虚空造物能力的造物主,他自诩执掌天命,一言废立天子,不允许大乾皇帝修行神魂之道,更不允许出现皇帝修成鬼仙,躯体死亡,换个身体又继续做皇帝的事情出现,于是,他先后干掉了两任大乾皇帝。 这样的事情,无疑令得大乾皇族痛恨忌惮万分。 时值大乾境内,有大禅寺与太上道同属于天下六大圣地之一,无论在民间还是朝堂,大禅寺的影响力几乎都不弱于太上道。 自诩执掌天命的太上道之主,梦神机自然不允许大乾境内还存在大禅寺这种能够与太上道抗衡的宗门。于是,他联合了大乾朝廷以及其他教门,趁着大禅寺正好处于历史上最弱的时期,发动了灭门之战。 梦神机想要覆灭大禅寺,乾帝十分配合,要人给人,要钱给钱,言听计从,唯梦神机马首是瞻,十分老实听话。 一场大战,大禅寺彻底覆灭,梦神机成就了太上道的巅峰,然而,就在他正意气风发的时候.......他的背后挨了一刀,被洪玄玑和乾帝联手偷袭,干掉了他的肉身。 也正是这一刀,成就了洪玄机和杨盘,梦神机转世重生,起码需要二十来年的时间恢复元气,而这段时间,凭借着偌大一个帝国,洪玄机和杨盘二人迅速成长起来,成为了当世一等一的顶尖高手,虽然单打独斗,不一定能够敌得过梦神机,但两人联手,对上梦神机,却已无半点畏惧。 “怎么,被江某说中痛脚了吗?” 眼见杨盘脸色瞬变,江晨又是一声轻笑,带着几分挪揄道:“可惜,这些年你虽然修为精进,可惜终究未能成就造物主的境界,又怎么能知到造物主的厉害?虽然当初你与洪玄机合力斩杀了梦神机的肉身,可是仍旧被他尸解转世,这次他卷土重来,连永恒国度都快修好了,你们又拿什么来抵挡他呢?” “什么?!” 闻得江晨言语,杨盘顿时神色大变,心中更是震惊万分! 永恒国度快被修好了? 作为一件神器之王的拥有者,杨盘知道修复一件神器之王的难度与艰辛,自己身处帝位数十年,不知道灭了多少正邪教派,甚至连千年古刹,六大圣地之一的大禅寺也灭在他的手中,大禅寺大部分的藏珍都落在他的手中。 但即便如此,他现在也不过堪堪把造化舟修复了一半多而已,耗费了无数心力,而且,是汇聚大乾一国之力才能做到,可梦神机有什么,太上道不过只有他一个人、外加一个圣女、几个长老,何德何能,竟然能把损坏严重的永恒国度几乎修好? 这个消息实在是太重要了! 杨盘几乎要放下眼前的对手转身离去,好去寻找洪玄机商议此事。不过,他到底不愧是当过几十年的帝王,心性深不可测,深吸一口气,便就将心中震动强行按捺住,面上神色丝毫不变,看上去似乎对江晨的话语早已了然于心。 “就算是梦神机修好了永恒国度又能如何,朕自有手段对付他。阁下与其跟朕说这些废话,不妨想想自己现在该怎么选择。” 冷然开口,语气沉稳,杨盘尽显一国帝皇的霸道威仪:“臣服,亦或,死!”话音方落,只见他缓缓抬手,顿时,九道神灵化身冲天而起,聚成一只庞然大手,风云翻卷之间,捏出一个法印,令得四周虚空好似被灌了铁水,凝成一片。 这一刹,江晨好似冻在琥珀中的虫子,连稍为动弹一下也不能。 “这是.......真空大手印?” 江晨饶有趣味的看着来袭的大手,脸上满是笑意:“只是,不知道,比起江某的先天五行真气孰强孰弱。” 同是话语音落,他缓缓抬手,五指竖起擎天,赫见白青黑红黄五色光华大作,精纯无比的五行真元一瞬倾吐而出,于半空之中盘成偌大巨手,径直迎向了铺天盖地一般遮拢而来的真空大手印。 “嗡.........” 大禅寺的未来无上经典,真空大手印一出,四周就响起阵阵梵音,朝着江晨遮拢而来,这一瞬间,四周虚空都有一种凝固、缩小、粉碎成空的意味。 五行大手擎天而起之时,并无什么特别的异象,只是,那大手宛若实质一般,看似普通,内中却蕴含着足以改天换地的不世神威。 “轰!” 强势一击交锋,伴随着一声巨响迸爆,刹那之间,天崩地裂,四周虚空都被生生绞成了一团浆煳,掀起无边虚空乱流,当中更有一团可怕的力量震荡,迫使四周虚空空出一片空荡荡的地方。 五行大手,擎天动地,真空大手印在照面一瞬,就被生生击破! “可恶!” 见得此况,杨盘面色一沉,急忙把手一招,从那狂暴的元气当中招出真空大手印结成的九大神灵化身,只是,这一刻,九大神灵化身被打得元气虚浮,显然受创颇多。 江晨并未乘胜追击,五行大山顷刻分解开来,化作五道神虹,盘绕江晨周身飞旋,牵引五行变化,自有无穷奥妙氤氲其中。 杨盘见状,心下暗自吃惊:“朕的真空大手印施展开来,即便渡过六次雷劫的鬼仙都不能抵挡,这人竟然能凭一道道术抵挡真空大手印,看来至少有着渡过七次雷劫以上的修为无疑了!” 他很清楚,面前的人绝不是梦神机,梦神机自傲无比,怎么会做这种藏头露尾的事?如果梦神机要出手,只会明目张胆的来。 不过这倒是次要的,最重要的是,天下间竟然又冒出一位渡过七次雷劫的强大存在,而且,这位七劫真人似乎与自己不对付,这无疑对大乾皇朝有着无与伦比的巨大威胁。 “此人,绝不能留!” 想到此处,杨盘脸上杀机尽显,把手一挥,周遭空间猛然震颤起来,虚空之中传来了轰隆隆,轰隆隆,好像雷劫一般的宏大声响。 随后,天地震动,一股宛如太古魔神、上古阳神般的可怕气息弥散而来,浩瀚无穷,威能无边,一下子就震碎了重重空间。 “喀嚓!” 足足数百里方圆的虚空,好似破碎的镜面一般飞散四周,在这寸寸破碎的空间之中,赫然一艘庞然巨船浮现而出。 这艘巨船长有数十上百里,高有十八层,仿佛是主宰天地的神王坐舰,只有众神之王,主宰生灵命运的神王,至高神皇才配拥有这样的坐舰。 “造化之舟!” 见得这艘庞然巨船,江晨顿时眼睛一亮,这样的巨船他不是没有见过,但在这个世界,却还是头一遭。在这艘庞然巨船面前,寻常的法器法宝瞬间就会失去自己的光彩。人的力量也变得渺小不堪起来,就算是修行到了顶点,法力高强的七雷劫巅峰高手,也不例外! 只是,造化之舟虽然大势巍然,但江晨脸上的神色却丝毫不变,不见半点惊慌失措,反而饶有趣味的看着造化之舟。他可以想到,洪玄机,杨盘当初是如何意气风发。从他们得到了这艘神舟,从而控制天下,把握社稷神器,梦神机都一直奈何不得。看到这艘神舟,似乎就能看到当年洪玄机和杨盘剿灭大禅寺,暗算梦神机的威风。 不过,对于江晨而言,这也算不上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事,过往的轮回之中,他干过的惊天动地的大事多了去了,无论是参与天地量劫,还是主宰万灵生死。 “嗡.........” 就在此时,造化之舟庞大船身陡然一颤,随即,船身之上陡然爆发出一道如龙似蛇、如鸟似凤、如龟似鳌、如象似犀的符文图箓,辉芒绽放,凝化一道宛若实质一般的耀眼神虹,直奔江晨当头射落。 “此乃小道尔!” 一声轻笑,只见江晨微微抬手,御动五行真元,当空凝化一道剑光破空,无匹威能爆发,撕天裂地,劈破神虹。 “哼!” 见状,杨盘满脸阴沉之色,口中一声冷喝,再催造化之舟威力,顿时,无穷碧绿波涛出现在船身周围,掀起千重骇浪。造化之舟就行驶在无穷浪涛之中,无比巨大的楼船之上,昊光绽放,足有上亿道符纹在船身上闪动,携着无穷无尽的浩瀚威能,径直向着江晨碾压而来。 “来得好快啊!” “造化之舟”虽然巨大,但速度却异常之快,看似微微的一个颤动,但实际上却是已经扭曲时空,穿梭无穷虚空,刹那之间就来到江晨眼前,似乎要把他碾压成齑粉。 “五行聚,山河起!” 面对造化之舟强势来袭,江晨口中一声轻喝,五行真元伴随着他缓缓推动,呼啸奔腾,好似千军万马,声势浩大之极,顷刻之间,便就凝聚成一座巍峨大山。 “轰隆!” 横空飞起的五行大山,威势浩大,竟是还在造化之舟之上,庞大山体横空所向,周遭虚空顿时寸寸碎裂开来,显化出无边混沌景象。 造化之舟正面迎头撞上五行大山,顿时感觉仿佛有千百座大山挤压而来,同时有一股粉碎大力,似乎要把整个造化之舟彻底撞破。 “这.......怎么可能?!” 杨盘大惊失色,狠命催动造化之舟,一股空空蒙蒙的黄气环绕造化之舟,牢牢将外界粉碎大力阻挡住,四周一片混沌,根本看不清外面情形,连虚空法理都被粉碎,仿佛真正到了混沌当中,不分上下左右,不分过去未来。 “造化之舟,不愧是传说之中的造化道至宝,确实非同凡响,可惜,你这件只是一个半成品而已,虽然强大,但还远远够不上神器之王的级别,连天地都不能横渡,更别说是跨越纪元,抵达彼岸了。” 无边混沌之中,传来江晨的轻叹话语:“今日之会,看在造化之舟的面上,江某放你一马,希望,下次再会,你能够多给江某一点惊喜,否则,你可就没有今天的好运气了。”话音未落,无边混沌之中,惊见一座大山古岳,巍峨磅礴,气势一震,顿时,偌大混沌虚空,如同沸水蒸腾,掀起气浪滔天。 “不好!” 惊觉周遭虚空生变,造化之舟再遇巨力冲击,杨盘失声惊呼一刻,连催神能,激发造化之舟的全部威能,强势一阻无边气浪。但饶是如此,依旧难以抵挡,造化之舟如同沧海之中的一叶扁舟,随波逐流,不知飘向何方。 时间流逝,也不知究竟过去了多久,外面的混沌气浪方才渐渐散去,杨盘催动神念环顾四周,同时又催动造化之舟的能力扫视虚空,发现自己竟然已身处在遥远的虚空深处,距离皇宫所在那片虚空层面不知道有多远,而与自己敌对的那个强大存在,更是早已消失不见。 这一刻,杨盘的面色极度阴沉,一遍遍扫视四周虚空,仍旧未能看到那人的身形,显然是早已离去。 想起方才的凶险,哪怕身处造化之舟当中,杨盘也感觉到一种船身有解体粉碎的危险,虽然也有造化之舟还未修复完全的原因,可是那人的手段更是令他忌惮。 “嗯?” 杨盘催动造化之舟震破虚空夹层,从虚空夹层当中遁了出来,抬头看了一眼,四周繁星点点,浩渺无穷,显然是在域外星空当中。想到方才那一击交锋,对方显化出来的庞然山岳,竟然能把造化之舟击到域外星空,可见威力之大,超乎想象。 “该死!” 一声咒骂,杨盘阴沉着一张脸,再度催动造化之舟,破开匆匆虚空,直奔大乾帝都玉京城正中的皇城回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