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7集:小生洪易 - 史上最牛轮回

第947集:小生洪易

?眼见元妃去的着急,白子岳连忙对江晨歉然道:“元妃乃是乾帝杨盘的妃子,不能久离宫中,倒是让江兄见笑了!” “无妨。” 江晨笑着道:“本是江某冒昧而来,幸得诸位不曾见怪,与诸位秉烛夜谈半宿,是江某险些耽搁了元妃姑娘的大事,说起来,该江某致歉才是。” “哪里。” 白子岳连忙道:“我等虽是初识,但一夜相谈,已如故友,朋友之间,相互拜访,何来冒昧一说?” 涂老亦道:“先生与我族有大恩,还请先生多留几日,好让我们一进地主之谊。” “好说,好说。” 江晨对此并未推辞,因为他很清楚,要不了多久,他要等的人就会到来,届时,便是他复仇计划开启的时刻。 眼见江晨做客幽谷,白子岳也不曾离去,连着几日,或是与江晨谈风说月,或是论道斗法,倒是令他对江晨起了几分钦佩之意。 这一日,两人正在谷内一块大石上对弈,江晨忽地念头一动,笑道:“元妃来了!” 话音方落,只见一名红衣女子带着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来到山谷之中,那红衣女子貌美非凡,不是元妃,又是谁来? 白子岳却看着元妃带来的那个少年,满脸惊诧的出声问道:“元妃,你怎的还有闲情逸致找这么一个少年书生过来?” 元妃笑着应声道:“我那些族人需要一个教书先生来教它们读书认字,明白道理,这少年郎看着就是胆大的,所以我路过秋月寺的时候,顺手就把他带过来了!” 白子岳恍然。 江晨则饶有趣味的看着元妃身后那故作神色镇定的少年,他知道,这就是他要等待的那个人,数日光阴,终究没有虚耗。 只见那少年书生微一拱手,自我介绍道:“小生洪易,见过二位,这位姑娘带我来此教人读书,莫非便是二位兄台的儿女么?” 江晨闻言,面上古怪一笑:“倒不是我与白老弟的儿女,而是元妃姑娘的族人!” 洪易闻言,转头讶然朝元妃看去,他知道元妃是宫中的女子,因为来时就给了他酬金,一月十两赤金。 七成金是青色,八成金是黄色,九成金是紫色,而十成金才是赤颜色。这种赤金只有炼丹的道士们才能烧出来,这种赤颜色的金子,又叫做“药金”,是道士练铅烧汞,练金丹的一味药材。而这种赤金若是造成钱币,也只有皇宫才有。一般是皇帝、皇后赏给文武大臣,或者是后宫嫔妃的。 是以,当时洪易就知道,元妃必是从宫中出来的,身份想必也是金尊玉贵,但怎的元妃的族人竟然蜗居在这么简陋的一个山谷里,而且,这里看起来也没有什么房屋,总不回是住在山洞里吧? 似是猜到了洪易的想法,元妃轻声一笑,朝山谷深处呼唤几声,顿时一群白狐窜了出来,围着元妃吱吱喳喳乱叫。 洪易见状,不禁诧然:“这元妃姑娘请我来此,不会是为了教这些狐狸读书吧?这也未免有些太过天方夜谭。” 然而,这事看着虽然离谱,事实偏偏就是如此,元妃笑道:“看来,你已猜出来了,没错,我请你来,就是为了教这些狐狸读书,怎么,先生莫非害怕了?” “这.........” 眼见洪易迟疑,元妃当即笑道:“怎么,你害怕了吗?” “人与兽,皆是万物生灵,有什么好怕的。” 虽然心里是有些害怕,但洪易可不会轻易露底,而且,转过念来细细一想,反而觉得给一群狐狸教书认字学道理颇为有趣,何况一个月足足有十两赤金的薪酬,只需花费几个月的时间,自己读书考试的费用就出来了,当下便自镇定心神:“让禽兽明白道理是圣贤才做的事情。我虽然没有资格,但是勉强充当一次圣贤也并无不可。” 就这样,幽谷之中又多了一个客人。 江晨虽然会读书写字,可没那耐心教导一群狐狸读书认字,所以这些时日都是白子岳偶尔兼顾,此时洪易来到此处,白子岳就当了甩手掌柜,把教书认字,给小狐狸上课的事务都甩给了洪易。 当然,作为报酬,山洞中的藏书可以任他阅览,甚至白子岳让洪易来整理书籍,将其分门别类排放整齐,他也开了十两赤金的报酬给洪易。 白子岳虽然学识丰厚,但是他要忙着与江晨修行论道,哪有那个闲工夫去整理书籍,所以这些书籍被堆放在一间洞室当中。 既能读书,又能得到报酬,这等好事洪易自然不会推辞。 这一日,洪易正在整理书籍,忽然在众多书籍中发现了两部大书,一部《武经》,一部《道经》,每部都有厚厚的几十册,令他如获至宝般直接扑了上去,对于这两部大书,他可是想看已久了。 这两部书都是大乾王朝开国之时编著的:《武经》收罗天下武学编著的一部书,《道经》则是收集天下道书编著的一部修炼之书。 洪易读过许多读书人的笔记,曾经详细的描叙过这两本编著时候的情况:当时的大乾王朝收集天下图书,把整个国家的文库都堆满了,同时编书的人成千上万,其中更有各大武学名家,道教太上道,正一道,方仙道,佛教的一些首脑人物参与其中。 可惜,这两本在编著之后,还没有过几年,大乾王朝就立刻禁止刻印,同时把已经刊印的书从民间再收集起来,一举焚烧,凡是藏书的,被发现之后,有重罪。 尔后,大乾王朝又打着“正人心,弃邪说”的口号,多次征集民间庙宇的图书,大修典籍。但是再也没有修《武经》、《道经》之类的书了,而全部都是仁义礼法,大义忠诚之类的经义。而民间那些收集起来的道教书,武术拳法书籍,都焚烧一空。 之后大乾王朝再下令,严禁民间私练拳棒,严格控制天下庙宇道观。自到二十年前,大军剿灭大禅寺之后,大乾王朝对民间武力的控制到达了一个鼎盛的时期。 以前,洪易虽然有心寻找这两部书籍,可是无从得到。此时,他看着面前的两部《武经》与《道经》,心中不禁感慨万千,“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读书人可不能手无缚鸡之力。既然这里有武经,我得好好的读一读,找一两门修身的拳法来。” 心念既动,他当即翻看起两部经典,也是直到此时,他才知道,无论是武道还是仙道,修行的最终目的都是为了超脱生死,正如两部经书的开头所说一样: 世间是一片汪洋大海。人活在世间,肉身就好像是渡海的船只,而神魂念头就是船只里面的人。武术是讲究修炼肉身,肉身坚固,可以载人安全渡过苦海。而仙术则讲究是苦海无边,船只肉身终将腐朽,不如直接修炼神魂,就好像是让人精通水性一样,这样就算是船只毁灭了,人也不会淹死。 两种修行方法对比,其实各有优劣,只是,于洪易这样的读书人而言,仙术比较玄虚,远不如武功实在,所以,他几经思量,决定习武强身,因为,唯有文武并重,他才能够更好地达成自己的目标。 心中既有了学武的念头,洪易当即细心研读武经,读着读着,突然发现武经正文的夹行之中还有注解,显然是读书的人自己加上去的。 “练武不明窍,终究不能肉身成圣,也不能洞悉肉身之奥妙,人之一身穴窍,如上天繁星,天地众神居住其中,若有人能明窍修炼至于上天星辰呼应,则举手投足,威力无穷,擒龙掷象,如道家阳神之融神超脱,达致人仙之境。印月禅师于大乾朝立国三十年中秋注。” 这一段文字显然是大禅寺的一个叫印月禅师的和尚注解的,也并不深奥,意思是说:人的肉身,除了肉,筋,膜,骨,内脏,髓,血之外,还有许许多多的穴窍,如天上之繁星,众神居住在其中,修炼这些穴窍之后,就能在举手投足之间,拥有无穷的威力,肉身真仙,是为人仙! 可偏偏洪易是个聪明人,人身之中有穴窍他是知道的,可他却不明白,穴窍之中为何会有众神居住?心思一动,不免钻了牛角尖,一时疑惑万分。好在,就在此时,他忽地想起,同在幽谷做客的江晨和白子岳都是修行之人,便持了一卷武经,上门求教。 出得洞室,洪易远远便就瞧见,江晨与白子岳二人正在一座石台上对弈,他整了整自己的衣衫,来到近前,却见二人在棋盘上厮杀正酣,也不好意思打扰,便就静立一旁,默默等待棋局结束,谁知他方刚刚站定,江晨就转过头来,向他问道:“小兄弟不在洞中读书,怎么到这儿来了?” 洪易连忙拱手致歉:“打扰二位了,小生方才整理典籍的时候,偶然发现了两部经书,正是小生遍寻不着的武经道经,小生见猎心喜,略略翻看一二,真是当中许多事物不太明白,可否请二位为我指点一二?” 白子岳放下手中白色棋子,对洪易笑道:“但说无妨!” 洪易翻开武经,翻到有印月禅师注解的那一段,指着印月禅师的注解向二人问道:“这段话我也能看得明白,只是当中说穴窍中居住着天地众神,却不知这究竟是什么意思?” 白子岳目光一扫,便知道洪易看得是哪一段,其实这武经他也看过,印月禅师的注释他也知道,只是不曾在意而已。 此时洪易问来,他当即应声回道:“本来你未练武,不应知道这些的,只是这些也不是什么要紧的事物,我便与你分说一番!” 说到这里,他微微一顿,方才详细解说道:“所谓身中穴窍,乃是人身之大秘,包含无穷玄妙,对应天上繁星,所谓天地一大宇宙,人身一小宇宙,人身中的穴窍就如宇宙中的繁星一般。大凡武道修行之人,到达武圣境界,便开始参悟拳意,将拳意融汇气血凝练入微,感应身中穴窍,将之打开,就能修成不可思议的神通,成就人中之仙!” 闻得白子岳的解说,洪易心中许多疑惑得以解开,他慢慢咀嚼白子岳的话语,要把白子岳说得每一个字都印入心间。 江晨见洪易神色间若有所思,似乎在记忆白子岳的话语,不由得笑道:“问得这般清楚,莫非小兄弟是想要学武么?” 洪易闻言,回过神来,想到自己的目的,不但要考上一甲进士,还要在武功上出人头地,才能有望为母亲争光,所以他当即铿锵应声:“小生要为母亲挣得一份荣光,不但要考中进士,还要在武功上有所建树,所以小生对于武学极为渴望!” “好!” 江晨闻言,不禁拍手赞道:“能将功利之心坦然道出,小兄弟果然不愧是真正的读书人,够坦荡!” “先生缪赞,愧不敢当。”洪易连忙谦逊以应。 江晨却道:“能在这幽谷相遇,你我二人也算有缘,从今日起,每天天明之前,你可来此寻我,江某虽然不才,但自问在修行一路上还算有所建树,或能指点你一二。” 洪易闻言,不禁大喜:“如今,今后便请先生多多指教。” “无妨。” 江晨笑着应声道:“你且先去,今晚吃饱喝足,好好静心养神,明天早上,江某再正式教你修炼。” “是,先生!” 洪易虽是大喜,但应对言语,依旧不是镇定,毕竟,只是一个晚上的时间而已,他又不是等不起。 待得洪易离开,白子岳方才带着几分诧然出声问道:“江兄莫非是起了收徒之心?” “良才美玉,可遇而不可求。” 江晨笑着道:“更难能可贵的是,这小子以前从未接触过修炼之道,正可传承江某一身所学,白兄不妨拭目以待,这小子今后必能鱼跃龙门,化龙飞天!”

上一篇   第946集:西山奇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