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6集:西山奇遇 - 史上最牛轮回

第946集:西山奇遇

?西山,位于玉京城外,方圆近乎百里,虽然算不上雄伟,但也丛林茂密,地形复杂,山头极多,有流泉飞瀑,也有乱石山林,山中多狐灌豺狼野兽,每年冬天,都会有一些王公贵族进山猎游。 江晨踏着晨光而来,他非凡人,自不是为了狩猎而来,他来此,是为了等待一个人,一个能够成为他复仇利刃的人! 秋冬时节,山中景色别有风趣,江晨一路游玩,直至黄昏时候,方才来到一座名为秋月寺的破庙借宿。 自大禅寺破灭之后,佛门颓败,这秋月寺自然也跟着败落下来,时至今日,已没有什么人前来上香了,再加上寺中的田产都已被乾帝罚没,没有了收入,那些个和尚走的走散的散,庙中只剩下一个老和尚还守在此处。 黄昏日落,夜间的西山,凄冷幽深,远远看去,树影婆娑,仿佛一幢幢鬼影般,令人感觉毛骨悚然,山中时不时传来的夜枭凄鸣,狐狼怪笑,更是令人感觉心中不安。 “嗯?” 客房内,正自闭目静修的江晨突兀睁开了双眼,凛凛目光,透过寺院阻隔,只见一道白影飞驰,在森森夜幕中,宛若鬼魅妖魔。 那当然不是什么鬼魅,而是一个人,一个身穿白衣的人,因其御风而行,速度快疾,所以看上去仿若鬼影一般。 “有意思,跟上一观。” 心念既动,身形随之而动,江晨飘然出了客院,往那白影消失的地方追去,他早已是武道人仙,速度之外,远超常人想象之外,不过短短几个呼吸,便就追到了那白影,但他却并未靠近,只是远远地缀在白影的身后。 如此一前一后,行了约莫盏茶时间,江晨追着那白影来到西山深处,一处漆黑的山谷之前,山谷之中,隐隐有火光透出。极目看去,只见山谷中间点有大堆的篝火,篝火旁,围坐着几十只雪白皮毛的狐狸。这些狐狸,半蹲半坐,像是人一般,一个个捧着书本,发出稀奇古怪的声音,像是在诵读,宛若私塾里的学童一般。 那群狐狸身边站在一个身着红衣的女子,虽然距离遥远,又是黑夜,但江晨依然能够看得清楚,那女子十分貌美,甚至,美的有些不像凡人! 此刻,那道白影就停驻在红衣女子的身边,却是一个俊逸非凡的年轻男子。 山谷、篝火、狐狸读书.......此情此景,江晨要是还看不出什么来的话,那他这位转世大能,也未免太过无能了一些。 就在此时,忽闻那白衣男子朗声开口:“兄台跟了许久,何不现身一叙?” 红衣女子显然未曾发现江晨的踪迹,听得白衣男子的话语,脸上不免浮现出几分诧异之色,但她毕竟非是凡人,虽惊不慌,只默默地静立一旁,并不插言。 “有意思。” 江晨虽是一路暗中跟随,但却并未遮掩自身气息,一般人倒也罢了,若是鬼仙级别的高手,稍加留心,还是能够发现他的踪迹的,是以,他对此并不感觉诧异。面上微微一笑,便自飘身而出,身形幻灭之间,已然进入山谷。 “嘶!” 乍见江晨身影,白衣男子与红衣女子不禁齐齐为之瞳孔一缩,相互对视一眼,均是看到了彼此眼中的惊诧于忌惮。 那绝对不是一般的身法,而是对天地规则的运用,只有修为登峰造极的无上存在,方能做到这一步,旁的不说,至少他们二人就没把握。 “不知兄台高姓大名,跟随在下到此,有何贵干?” 白衣男子拱手一礼,开口询问的同时,心中不免暗自思量:“怪了,天下有数的高手我都知晓,便是没见过也都知晓大略容貌,可是我竟然没有见过这人,却不知从哪里凭空冒出来这么一个绝世高手?” 正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自己跟踪再现,对方还如此礼遇,江晨自然也不好失礼,当下连忙拱手回应:“在下江晨,冒昧来访,还请诸位莫要见怪。” “兄台说笑了。” 白衣男子笑着道:“在下白子岳,我身边这位名唤元妃。山野荒地,能得兄台这样的高人莅临,乃是我等的荣幸。” “白子岳?元妃?” 江晨略作沉默,当即亦是笑道:“原来二位竟是闻名天下的八大妖仙中的白猿王与香狐王,失敬,失敬了。” 白子岳惊讶说道:“原来兄台知道我二人的身份?” 江晨笑道:“八大妖仙,闻名天下,江某虽孤陋寡闻,却也听人说过二位的来历。不过,江某倒是没有想到,二位居然有如此雅兴,来这教一群狐狸读书!” 白子岳尚未回应,一旁的元妃已然应道:“江兄说笑了,非是我们闲情逸致,而是我们异类修炼,完全是模仿人类而来,人乃是天之骄子,智慧无穷无尽。狐要通人性,明道理,而后才能修炼,要经过种种机缘巧合,而后积累智慧,才能如同人类一般修炼!” 此时,篝火旁的那些狐狸,已经停下了读书,纷纷向着江晨看来,目光之中,有戒备,但更多的却是好奇。 “能在此相见,也是机缘。” 江晨说话间,凭空取出一枚玉简,置于掌上,真力一催,顿时光芒大作,光芒中,浮现出诸多文字,构成一篇心法。 这心法倒也算不上多么高深,但却能够凝心定神,抱元守一,对于神魂修炼颇有用处,最适合拿来给根基还浅薄的狐狸们使用。 元妃与白子岳身为鬼仙,自然能够品味出这一段心法的妙处,虽然对他们作用已经不大,可是对于这些灵智浅薄的狐类而言,可是最是至关重要的玄功妙法。 原本,按照正常的修行方法,这一群狐狸当中能够开启灵智、真正踏上修炼神魂道路的不过寥寥五六个人而已,可若是有这一门心法在的话,不出意外,这一群狐狸都能开启灵智,顺利踏上修行之路。 难掩心中惊喜,元妃连忙对着江晨盈盈拜道:“多谢先生传此妙法,大恩大德,妾身不知该如何感谢!” “不过一篇粗浅的心法而已,何须道谢。” 江晨笑着应道:“元姑娘不必如此多礼,否则,倒是显得江某此举,有施恩求报的嫌疑了。” 元妃连忙应声而起,却闻白子岳道:“先生这篇心法,看似粗浅,实则精深奥妙,而且不是全篇,正所谓,知一角而窥全貌,可想而知,完整的功法何等高深莫测,难道不怕我等因此而起歹心吗?” “呵!” 江晨笑应道:“江某相信二位不是见财起意之辈,何况,江某自问还算有些手段,纵然白先生与元姑娘位列天下八大妖仙,却也未必能留得下江某。” 此言一出,周遭气氛顿时一凝,隐约之间,仿佛有一股气息自江晨身上透发而出,白子岳、元妃二人亦是神色一肃,各自暗运法力,三人角力,虚空生出莫名感应,竟尔掀起层层涟漪。 “这位先生,请勿动怒。” 就在此时,一只老狐狸像人一样立身而起,他后肢着地,前肢做出拱手的模样,歪歪斜斜的行走过来,对江晨行礼道:“先生传法之恩,我狐族上下舍身难报,元妃娘娘与白先生皆是有道之辈,绝不会觊觎先生功法,还请先生放心。”他说话声音生硬,腔调古怪,但是吐词还算有板有眼,能听得懂。 江晨收敛气息,笑道:“江某无意动手,只是舒展一下筋骨而已。” “先生大驾光临,我等未曾远迎,已是失礼。”老狐先是与江晨一番客套,而后又对白子岳与元妃二人说道,“夜深露重,这里毕竟不是待客的地方,元妃娘娘与白先生可往谷中石室招待客人!” 元妃顿时恍然,忙道:“多亏涂老提醒。”随即转向江晨,带着几分歉意道:“招待不周,怠慢了贵客,是我等无理,还请先生随我入内。”说罢,她自转身在前引路,江晨与白子岳跟在后头,不多时,来到山谷南边,南边石壁上开凿有一个石洞,三人进入其中,那些狐狸跟在三人身后也进入石洞。 江晨环首四顾,只见石洞又大又宽,足足有五六百步方圆,高也有五六人高,走进去之后,好像一个殿堂,一点都不觉得拘束。 石洞的石壁上凿有许多小孔,小孔上点燃着一盏盏油灯,这油不知道是什么油,带这一股清香,却没有烟。照得满洞通明如昼,火光更是丝毫不晃。 而石洞四面全部都是木质的书架,书架上都放着一册册的书籍,各种各样,有大本的,有小本的,有手抄本,有石印本,有木刻本,纸质也各种各样,有竹纸,檀纸,绸书,羊皮卷,甚至还有丹书铁券! 四面墙壁,数十个大书架之外,四面的墙角下,还堆放着无数纸质已经发黄的书。有残缺的古籍,有经文。 这一满石室的书,即便保守估计,也足足有十万册之多。 眼见江晨似对这满屋书籍有兴趣,那老狐赧然说道:“先生见笑,这书自从到此之后,就未曾整理过,我们狐类没有双手,元妃与白先生都是忙人,也没时间整理。自从把书带来后,只是胡乱堆放。倒是让先生见笑了!” “无妨。” 江晨摆手道:“天下间,不爱书之人多不胜数,你们身为狐类,能够把这些书籍保存得如此之好,已算得上极为有心了!” “大藏经,华严经,往生经........” 江晨走到一个大书架面前,随手抽出几本书,翻开来看,都是佛教经文,他拈起书页略略翻看一二,心中便自暗暗思忖:“这些典籍内容与其他世界的佛经内容大致相同,但也有颇有些差异,若加以参悟,或能有所得。” “这是大禅寺的书。” 元妃见江晨在看书,脸上似有疑惑之色,于是在一旁插言道:“其实这些书,是当年中州大禅寺被剿灭时,我们从寺庙里面带出来的。” “大禅寺么?”江晨对此自不陌生,当年,他所在的江家之所以会被洪玄机带兵剿灭,便是因为受了大禅寺的牵连:“难怪,书上记载的都是一些佛教经文,只可惜,昔日的天下第一圣地,早已烟消云散。” “是啊!” 闻得江晨言语,涂老亦忍不住感叹道:“当初偌大一座大禅寺,僧侣数万,每年秋天到乡下去催租子的和尚就有上千人。一层一层的大殿,跑马点香,长明灯日夜不息,整日整夜都是灯火通明。可惜被大军攻破,辉煌的庙宇,付之一炬,财宝被收刮一空。哎,成败兴亡,实在是梦幻一般。如今只能看着这一屋子的典籍才能遥想当年大禅寺的辉煌了!” 白子岳道:“大禅寺地处在大乾王朝的中部,是一座千年古刹,鼎盛到了极点。据说这座寺庙占地千顷那一层一层的大殿伟岸广大,每天早上给佛祖菩萨上香的小和尚,要骑马才能跑得过来。同时,这座寺庙也是武学圣地,修行圣地,更是财富的圣地。佛寺不用缴税,田产又多,香火更是鼎盛,千年积累,富可敌国。” 元妃接道:“只可惜,在二十年前,因为大禅寺联络前朝遗老谋反,被大军清缴,千年古刹都为之付于一炬。而且这座寺庙千年的积累,几乎所有财富被乾帝杨盘掠夺之后,使得大乾王朝的财政空前稳固,方才造就了这个盛世王朝!” 江晨听元妃与白子岳你一言我一语,将昔日大禅寺的劫难娓娓道来。原来,这二人在二十年前,还是妖身,只能凭念头幻化人形,当日大军剿灭大禅寺时,二人就躲在一旁旁观,亲眼目睹了大禅寺的覆灭,对于当日情景自然清楚无比。 “一方寺庙,僧人不事生产,却有越国之富,大禅寺也是该灭了。” 闻得二人叙说,江晨顿生感叹,虽说他与乾帝之间,有灭族之仇,却也不得不为对方此举拍手大赞。 白子岳与元妃二人就此事与江晨一番探讨,直至五更天,天色即将放亮,元妃方才如梦初醒,急忙起身对三人说道:“时间不早了,妾身还要回到宫中去,不然被人发现可就不好了!”说话间,她已纵身跃出洞室,几个起落,便就消失不见.........

下一篇   第947集:小生洪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