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4集:大结局,天帝金母,道胎鸿蒙! - 史上最牛轮回

第944集:大结局,天帝金母,道胎鸿蒙!

?紫霄宫中,诸神林立,为择天庭之主,六圣议事。 如今洪荒天地,随着轮回建成,巫妖二族败落,人族兴盛在即,三界格局乍现分明,天庭所在,可谓至关重要,是以,每个人都想在天庭之上分得一杯羹。 六圣心里面都有自己的算盘,俱是不开口,江晨眼见如此,哪里不知他们心中想法,只是漠然冷笑,毕竟,人族未来,不在天庭。 沉默半响,终于,还是身为大师兄的太清圣人率先开口:“道祖既然有言,让我自行商议,不如我等分开来议,天庭事关重大,需慎重考虑,我等可先把如何约束洪荒碎片中的生灵之事定下来,再议天庭之事,不知各位以为可行否?” “不何大师兄可有好的建议?”闻得太上所言,众人不由得为之一阵沉默,半响之后,终于通天教主开口出声,循言问道。 “那些碎片,本是洪荒本源,如今破碎脱离,日后将会演化成无数小千世界,我等相约不加干涉,任其发展如何?”太上说着,又自转而向江晨、女娲,口中问道:“未知二位道友以为如何?” 女娲道:“我对此没有意见,只盼诸位能给妖族留下一丝香火。” 江晨亦道:“这是考验,亦是机缘,本座相信,人族必然能克服一切困难,繁衍壮大,成为天地主角。”说话间,他看向太上:“太清圣人以为如何?” 太上当即淡然回应道:“道友所言极是,令者,巫族亦尚有余存,后土化身六道轮回,有大功德,福泽巫族,却不该灭绝,不如便将那些残存的巫妖二族尽数发配至北俱芦洲,任其生存如何?” 众圣一想,那些碎片与巫妖二族的残部都是些小事,且女娲娘娘与太上道尊主动提出,也不好反对,谁反对了,岂不是就得罪于他们,且不说女娲乃是天道圣人,巫族之中,尚有烛九阴、玄冥、刑天、巫咸三祖巫存世,再加上后土化六道轮回,平心娘娘地位尊崇,不在鸿钧道祖之下,显然并不是那么好招惹的,当下,便都觉得没什么大问题,俱称可行。 元始天尊接着道:“六道轮回是生灵循环不息的保证,天庭乃带天职司,可将地府也交与天庭监督,保证天地万物阴阳循环,周而复始,而不出混乱。” 闻言,众人俱都一阵默然,既不赞成,亦不反对,毕竟,六道轮回有平心娘娘坐镇,纵然各大势力进驻,也只能小打小闹,根本搅不乱六道轮回的大秩序,当然了,也没有人敢在轮回重地乱来。 转眼过后,问题复又回到天庭的归属上,这才是真正的大难题。 太上出言道:“如今妖族二皇尽殁,妖后羲和也转劫而去,不知诸位以为,这天庭日后该由谁来执掌?” 女娲道:“帝俊、羲和虽死,但他们的血脉尚有遗存。” “金乌九子,还没死绝吗?” 青丘帝君奇异道。 “是第十子。” 紫薇大帝言语之间,颇带着几分无奈:“因出生的晚了些,先天不足,所以一直寄养在娲皇宫中,由女娲照看。” “难怪。” 果然,只听女娲道:“三族金乌,天生火道,至刚至阳,正是先天而生的天庭帝主。” “师妹此言差矣!” 闻得女娲娘娘口中言语,元始天尊当即反驳道:“先前妖族执掌天庭,掀起巫妖大战,肆意屠戮人族,更酿成十日大劫,给洪荒众生带来如莫大伤害,如今,妖族式微,这天帝之位却是不该再由妖族执掌,我门下广成子有大才,可为天帝之位!” “你!” 女娲娘娘虽是天道圣人,但被元始天尊这么一番言语挤兑,难免也会动怒,只是,还不等她出言反驳,已有旁的人先行开口了。 “师兄所言,虽有道理,却也未必全对。” 此刻开口的却是西方教的准提道人,其实,他对元始天尊前半句话十分认同,觉得妖族不该再掌天帝之位,但后半句话他却是不认可,于是当即出言道:“既然是要重立天帝,但却也不能由元始师兄一人说了算,吾门下弟子弥勒,也有大才,绝对有能力执掌天庭!” 准提此言一出,立即便就遭到通天教主的反对,只听通天教主说道:“天庭乃是东方之主,与西方无关!” 上清圣人如此说话,却是绝了准提的念想,让准提心中怒意横生,当下,他心念一转,却道:“既然我等皆有不同意见,不如便请老师做主,如何?” 女娲娘娘眼见三清与西方二圣如此举动,哪里还不明白,这天帝之位今后恐难再为妖族所有,索性便道:“此言甚善,天帝之位关系三界安危,此事还是由老师做主为好!” 事实上,对于天帝的人选,鸿钧道祖心中早有计较,他之所以让诸圣说出自己的想法,不过是想要看看诸圣的表现,在太古诸神不问世事的当下,为平衡天道,不可能让三清一家独大,免得日后偌大洪荒,尽皆沦为三清的一言堂。 平衡之道方才是天道的根本,合身天道之后鸿钧道祖对平衡的把握更是十分看重,也正是如此,在眼见人族坐大之后,他才没有放任诸圣对巫妖二族残部赶尽杀绝,而是暗中操作,将巫妖二族的残部放在了北俱芦州,让西方二圣得了西牛贺州,三清分得东胜神州与南瞻部州,这一切都是他的平衡之道。只有这样,才能够保证大家的利益毫不沾边,延迟大劫来临的时间。 虽然三清对西方二圣与女娲娘娘的提意有所不甘心,但是他们却是不敢在鸿钧道祖面前放肆,所以也只能将决定权再次交回鸿钧道祖的手中。 见得诸圣如此,鸿钧道祖心中暗笑,面上却自大皱眉头,摇了摇头,口中道:“昊天,瑶池,你们且入紫霄宫来。” 闻言,两个站在殿门口的童子,连忙进入内殿,双双拜倒,口中齐声高呼道:“见过老师。” 鸿钧点了点头,伸手一指点二人,昊天与瑶池随即身形一阵闪动,仙光缭绕之间,瞬间化作一对妙龄男女。 “此次重立天庭,尔等两人却是有了一番机缘。昊天当为天帝,瑶池当为昊天之妻,是为金母。我这有几件灵宝,此番便赐予尔等以作镇压天庭之用。” 鸿钧道祖说罢,随即拿出三物,给了自己金口御赐的天帝金母。 江晨看去,只见那三宝分别为昊天镜、落凤钗以及聚仙旗:聚仙旗功能召集并管辖日后天界所封之仙人,防御也是极为强悍;昊天镜却是可以上观九天,下照九幽,而且尚有一隐秘作用不为人知;落凤钗却是主攻击法宝,却也是洪荒星空破碎后,新生的与天界最近的周天星斗操控之物,极是不凡。 当下,昊天与瑶池连忙上前接过宝物,道谢之后,却又忍不住问道:“老师,天庭神职众多,却不知该如何掌管?” 鸿钧道祖道:“此事你与你诸天神圣自行商量便是,为师不再过问,这洪荒日后便为地界、天庭为天界、后土所化身的地府为幽冥界,自此洪荒化为三界,尔等日后好自为之,莫要再让其损坏,毁了盘古大神一番心血。” 诸天神圣,眼见着未来的天帝与天后都有了,除开女娲娘娘脸上神色有些不好外,其余人都上前道贺。 “恭喜天帝,荣登大宝!” 接引准提连忙齐声道贺,在他们想来,只要他们能与昊天、瑶池连上线,未来,便可借着天庭正统的名义,光明正大的传道四方。 “多谢二位圣人。” 昊天和瑶池二人也不是自大之辈,虽然被封为天帝至尊,但他们却也不敢小看了任何一位天道圣人,更遑论在场的还有诸多太古大神,辈分之高,神通之大,有些甚至足可以与鸿钧道祖比肩,实属禁忌存在。 “日后我玉虚符诏,还请师弟师妹多多照顾啊!” 元始天尊见到西方教两人跟昊天瑶池走的这么近,便立马坏透了心情,言语之间,自然也没有多少好意兴。 “人教大兴,我自是支持师弟。” 太上无为,却也立即表了态度。 通天见其他几人都表态了,也急急说道:“我截教门下,多有大神通者,日后天庭有事,自是能照拂一二。” 天帝、金母眼见诸位天道圣人似是在抢香馍馍一般,心里苦闷,却也无奈,只能强撑笑脸,每个人都感谢一下。 鸿钧道祖见状,忍不住微微的摇了摇头,与诸位太古大神别后,道了一声:“尔等好自为之吧。”说罢,身形渐渐淡化,消散不见。 “我等也该走了!” 青丘帝君、西王母等人当即也随着鸿钧道祖消失不见,诚如他们自己所言,此番聚集,不过是为天地变更而坐的见证者,这些大尊强者,从头到尾,也未曾参与过半点与会。 “人族正值多事之秋,本座也告辞了。” 相熟的太古大神都已经离去,江晨可没兴趣留下来看诸圣如何刮分天庭权柄,毕竟,这事情与他并无多大关系,与此在这里听人废话,还不如返回太晨宫,自得了鸿蒙道胎,与盘古真身一战过后,他已经知道了自己该如何跨过最后一步。 飞虹似电,穿云破月,转眼便就跨越无穷遥远的距离,回到太晨宫中,江晨挥手退却了宫内诸人,抬手之间,便将虚空拉开,赫见万道昊光之中,阴阳并始,五行流转,隐约浮现出一道熟悉身影,正是他自己的模样。 “等待了这么久,终于到了瓜熟蒂落的时候!” 江晨蓦然抬头,目光穿透寰宇世界,看向了远在另外一个世界的本尊:“时机到了,该行动了。” “好!” 遥远时空之外,在另外的一个世界,有声音传递而回,随即,一股超越天地极限的禁忌神魔之力,化作滔天长河,源源不绝浩荡而来。 江晨见状,亦同运古神之力,化作江河奔流,远远不绝的注入寰宇世界。如此,一内一外,两股力量合流,尽数注入鸿蒙道胎之内。 “嗡........” 莫名的震颤声响发出,鸿蒙道胎之中,浮现出无数神秘符文,绚烂夺目,若璀璨的赤霞凝聚而成,令人难以想象。 先天浑成,万物之初,流转的符文,带动两股不世神力来回转动,隐约之间,竟是形成了一方太极循环,带动虚空扭曲,渐渐迷蒙起来,如梦似幻,给人以不真实的感觉,天地枯寂,而后又繁盛,在衍化,在生灭。大道清虚,空灵而又变化莫测,永不寂灭。 “夫混沌者,浑然如鸡子,其内孕一物,曰:‘道’!道之为物,玄之又玄,可得而不可见,吾不明其意,不知其形,其莫可名状,强字记之曰:‘大’!” “无名,天地之始。无形无状,出于虚无,绵绵不绝,犹如一缕游丝,不见形迹,永不衰枯,天地本始,道之根本。” “上虚若玄,虚以实之,谷神不死,是为玄牝.............” 恍惚间,似有一种迷蒙的声音在寰宇世界之内回荡起来,氤氲天地之根,开启众妙之门,仿若黄钟大吕,令人沉醉,更让人彻悟,道之真意,尽在其中。 一时之间,悬在寰宇世界无尽虚空之中的鸿蒙天地,地涌仙泉,天降金莲,鸾凤飞舞,瑞彩千道,神虹万条,五色纷呈,七彩照耀,各种祥华不断流转。 “喀嚓!” 一声突如其来的轻响,看似轻微,却在瞬间,响彻了整个寰宇世界,霎时,浩荡仙音,无边圣境,尽都消散无踪,取而代之的是一条裂缝,一条乍现在鸿蒙道胎之上的裂缝。 “我........这是在哪里?” 好似沉睡了千万年,好似天地未开前,有人发出了一声呢喃,随之,伴随着一阵阵喀嚓声响,鸿蒙道胎之上,布满了裂缝,有一缕缕的光,不住的飞射而出,看似微弱,却照亮了整个寰宇世界。 “掌握在自己手上的命运,你会成功踏出那最后的一步吗..........” 洪荒、地球,两个世界,两道身影,同为江晨,齐齐抬起了自己的头,目送着鸿蒙道胎轰然炸裂,一道流光破空,进入无尽时空...........

下一篇   序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