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0集:红云死劫! - 史上最牛轮回

第930集:红云死劫!

?洪荒大地之上,虽然到处都是烽火弥漫,但远在五庄观内,却是一片宁静祥和,红云悠悠然从闭关的静室中走出,自从紫霄宫回返,他一直呆在五庄观内炼化大道之机,奈何,久年苦修,鸿蒙紫气却还是一点也没有炼化,这让他不禁为之气馁,但他只道是大道难成,倒也不以为意。 “自紫霄宫回返已经万年之久,这鸿蒙紫气却还是一点也没有炼化,想来还是机缘未到,唉,不想这些了,多年未曾回转,也不知我的火云洞如今变成了什么模样?” 红云本就是天性散漫的人,一次闭关这么久,特别还是在没有一点进展的情况下,心中早就耐不住了,当即便就想要出去走走。 眼见着离开五庄观千里之远,也没有什么意外发生,红云不禁暗叹自己却是变得胆小了,毕竟这鸿蒙紫气是道祖所赐,有谁敢动歪心思?再者,如今巫、妖、人三族正在交兵,洪荒大地早已经乱成了一锅粥,谁还会将心思关注在他的身上。当下,他再无半点顾忌,肆意游玩起来。 然而,他终究还是低估了天道圣位的诱惑力。 不过短短片刻之后,就在他刚刚飞出万寿山地界的瞬间,异变陡起!只见周遭空间扭曲,随之,一片漆黑天幕笼罩而下,闪烁着浮现出了一颗颗硕大星辰,更是有一阵噪耳的笑声:“红云,你终究还是出来了,也不枉本妖师这些年来的苦苦等待!” 诧然遭逢意外惊变,红云顿时心中一紧,洪荒之中,自称“妖师”的就只鲲鹏一人,看来今天的事情难了了,但他也不是吃素的,当下口中便是一声沉喝:“鲲鹏,你我无怨无仇,为何算计我?” “为什么算计你?” 妖师鲲鹏声音尖利无比,长啸出声:“要不是你,我怎么会失去紫霄宫中的座位,不然的话,今天我也是鸿钧的弟子,又怎么会来夺你的鸿蒙紫气,知趣的交出紫气,不然就让你尝尝这周天星斗大阵的厉害。” “妖师,你欺人太甚,今天就让你见识见识贫道的手段。” 说着,红云舀出九九散魄葫芦,放出一片红砂,这红砂是红云化形的时候用本体炼化的,专伤人元神,端的是歹毒非常,威力无比。 妖师鲲鹏赶忙闪身,组织一众妖神发动大阵,顿时,一道道的星辰之力迸发出来,如暴雨一般,向着红云轰击而来,自然,红云也是不甘受死之辈,当下也自奋起抵抗,法力连摧,红砂幻化,大如星辰,强冲混元河洛大阵。 只是,混元河洛大阵岂是等闲?一阵强攻下来,红云就有些抵挡不住了,周身的红砂也震散了不少,心中暗自后悔没有听镇元子的劝告,万幸,正值危急一刻,他的援兵来到了! 却说镇元子方才修炼之时,突兀感到一阵心惊,从修炼中惊醒,赶紧出了静室,找来门人弟子一问,才知红云出观了,当下急忙追了出来,好在,红云遇袭的地方离五庄观不远,短短数千里距离,不过转瞬便到,眼见前方一片星光灿烂,二话不说,直接祭起法宝地书就轰向大阵。 妖师鲲鹏躲在大阵中准备偷袭红云,却是没有发现阵外的情形,只听得“轰隆”一声巨响,足足五个妖神直接被地书砸死,大阵的远转顿时有了一丝晦涩,红云抓住机会奋起余勇,奋力击向大阵晦涩之处,鲲鹏还没有来的及阻止,大阵就破了。 原本,混元河洛大阵即便不如周天星辰大阵,也不该如此不堪的,可惜,一来,先前江晨强迫周天星辰大阵之时,损了洛书河图几分元气,二来,身为主阵之人的妖师鲲鹏,一心扑在红云身上,结果才被镇元子抓住了可乘之机,一举破阵。 阵外,镇元子头上现了一株参天大树,碧叶流翠,树梢上更是有一本古朴的书籍,正是这大地胎膜:地书。浑浑厚土之力从书上垂下,与人参果树的乙木之力结合在一起,土木相生,将他与红云牢牢守护在内。 “镇元子,快快交出红云,不然,今日就是你陨落之时。” 鲲鹏有些恼羞成怒,差一点就得手了,偏偏让镇元子破坏了。只是,他口中的话音刚落,远远的就听见一声钟响,钟声未停,就看见两个身着皇袍的人物领着大批妖神来到鲲鹏跟前,正是帝俊、东皇太一二人。 “鲲鹏,红云既出,为何不报!” 帝俊却是恼怒鲲鹏不曾向自己报告。 “怕是妖师想自己成圣吧?” 东皇太一则更加的直接。 “两位天帝,如今还是快快了解了这红云吧,不然夜长梦多。” 鲲鹏心下暗恨,但脸上神色却是不变,连忙不动声色的转移话题。 “哼!” 帝俊狠狠的看了鲲鹏一眼,随之,目光一转,落在了镇元子的身上:“镇元子,识相的,还是快把红云交出来吧。” 镇元子闻言,却不由的为之一笑,口中朗声道:“帝俊,太一,你们看我镇元子岂是贪生背友之徒!” “兄长,动手吧,夜长梦多。” 生怕多做耽搁,引动了巫族或者人族,东皇太一说着,抬手之间,东皇钟惊起漫天大声,轰然一声,径直在了地书之上。 镇元子拼力抵挡,却还是忍不住的为之脸色一白,这地书虽能调集洪荒地气,却也得靠法力支撑,虽然有些现实,但不得不说,他的实力,比不上东皇太一。 帝俊当下也随之出手,掌中王剑破空,顿时,分劈天地乾坤! “众妖神听令,布周天星斗阵,快!” 妖师鲲鹏这个时侯却是没有加入战团,反而静立一旁,暗暗窥伺,伴随着他的话语,诸多妖神顿时动作起来。 然而,就在此时,鲲鹏猛地有了动作,也不指挥还在布阵的一众妖神,直接祭起一尾黑羽,刺向镇元子,只听得“噗”的一声,没有防备的镇元子正在全力抵抗东皇太一的东皇钟,哪里注意到鲲鹏的动作,瞬息之间,防御告破。 “受死吧!” 妖师鲲鹏一声厉喝,正要向着红云出手,谁曾料想,就在此时,异变再起! 天空之中,赫见一道血光乍现,连着一片血海,卷起红云就走,鲲鹏愕然,帝俊也呆住了,东皇太一和镇元子同时也停了下来! 片刻,仅仅是片刻的时间,红云就在血海中消融了,只剩下一点真灵,依附在一个朱红葫芦之上,强行冲了出来。 “冥河!我饶不了你!” 眼见着至交好友陨落在冥河手中,镇元子不由得为之一声仰天大吼,怒到极处,他顿时便就舍弃了东皇太一,操起手中拂尘奋力抽打而出,只听得“噗”的一声,漫天血海却是被这一击生生劈成两半! 镇元子的含恨出手终于惊醒了其他的一干人等,帝俊、东皇太一来不及吩咐其他妖神就催动法宝杀了上去,妖师鲲鹏紧随其后! 此时此刻,镇元子可是两眼冒火,自己相交亿万年的好友就这么在自己的跟前身陨了,心里的仇恨可想而知,场面顿时混乱起来。 被镇元子愤怒一击生生劈开的两片血海迅速的再次聚合在一起,化成一个道人,一身血色长袍,面目狰狞,脸色有些苍白,却是刚刚的轻敌,加之过于兴奋而被镇元子击伤的冥河老祖。 这冥河老祖虽然创造出了修罗族,一举达到了混元太乙金仙的顶峰境界,论及法力强横,不在东皇太一之下,但是,眼见着众人合力攻来,却也不敢轻视,急忙祭起一面黑色宝旗,手中更是操着一柄修罗杀刃,杀伐之气,怒冲九天。 百年之前,他成圣失败,便就打上了红云手中鸿蒙紫气的主意,奈何红云一直与镇元子在一起,找不到机会,无奈之下,他只得留下一个血神子,监视五庄观,寻求出手的最佳时机,谁曾想,机会还没来,却是让他发现了另外一件事情,那便是妖族的妖师鲲鹏领着一干妖神在五庄观外布置大阵,同样没有打好心思的冥河怎么想不到鲲鹏要干什么呢,于是他就一直隐藏暗处。 红云刚刚出了五庄观,冥河留在那里的血神子就传来了消息,故而这冥河早早的就躲在旁边,等待机会,最后瞅到一个机会,瞬间就灭杀了红云,夺了鸿蒙紫气,收在衣袖之中,只是,他没有想到的是,他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四大强者合力围攻。 全力祭起自己的四件灵宝,冥河却是左支右绌,抵不住帝俊四人的进攻。不是这里挨一下,就是那里疼一下。主要还是暴怒的镇元子和东皇太一的东皇钟给他的压力太大,尤其是东皇钟,原是传自盘古大神的开天至宝混沌钟,威力强大自然不用说,镇压混沌的至宝,每一声钟响,冥河的气血都是忍不住的为之一阵翻滚。 还好东皇太一有所顾及,没有实打实的攻击,不然冥河老祖估计早就完败了,但是镇元子却是没有那么多的顾及,鸿蒙紫气他不稀罕,他想要的就是给朋友报仇,一心就想要灭了冥河。虽然心神还保持着清醒,但是行为早已经狂暴不堪,双目赤红,脸上充满了灭绝一切的杀气。 就在此时,忽然之间,远处虚空浩荡,蓦然风云剧变,赫见一片耀眼金光,铺天盖地一般席卷而来,化作无边苦海,遮蔽了顶上天空,朵朵金莲泛生,耀眼金光闪烁,偌大战场,尽都被笼罩在内。 众人诧异之间,只见苦海生波,浪涛千重,掀天而起,骇浪翻涌间,一道伟岸身影,足踏金莲,雄势进逼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