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9集:三族争,修罗出! - 史上最牛轮回

第929集:三族争,修罗出!

?种族之争,向来残酷,为生存,为利益,巫、妖、人,三族血腥厮杀,一时之间,偌大洪荒世界,到处都是烽烟弥漫! 三族之中,本来人族最弱,但随着太晨宫诸强入世,反倒一跃居于最上,迫使巫妖二族不得不暂时放弃互斗,千古宿敌,竟同心协力的抵抗起人族的反扑。 这场杀斗,足足持续了千年之久,期间,人族充分展现出了可怕的潜力,修行者中,天才高手倍出,虽然在巅峰战力上还有缺,但大致已不弱于巫妖二族,令人惊骇。 只是,这般的成长虽是惊人,付出的代价,也让人闻之心惊。 三族烽火所至,生灵死伤无数,那些修为够强的修士,到可以强行转世,元神不足的,亦或是弱小魂灵却都无所归依,说到这里,就不得不说,在洪荒大陆之下,九幽之界,有一海,无波无浪,一海之水皆为污秽血气,浑浊不堪,实为天地间极阴极暗极毒之地。 此海名血海,现于混沌开辟之时。盘古大神开辟洪荒,清气上升为天,浊气沉降为地。然而,大道机缘之下,不意间却有天地间最后一丝污浊精气。既不归天,亦不沉地,最后却是坠入九幽之界,化为一团。 这一团天地浊气之精却是日夜流转,吸纳天地间最为浑浊,最为阴毒之物。星辰斗转,日夜交替。也不知亿万年,终于形成了这茫茫然不知亿万里的血海。血海无波亦无浪,朦朦然一片滔天血腥臭气,专污灵识之类。 然天道之数,死中有生,血海成后不知多少年岁,有一生灵应世而出,为血海之主,自称冥河老祖,后有紫霄宫鸿钧讲道,冥河老祖虽然去得晚了些,却也拜到鸿钧门下,听了鸿钧所讲之造化大道。 紫霄宫讲道,冥河老祖修为不够,去得晚了些。眼见紫霄宫满院子的大神。冥河老祖自感修为没有其余众人高强,是以行事一直很低调。每每听道,他总是在血海与紫霄宫间来去匆匆,不攀谈扯亲,不嘴角斗狠,也不走访其余大神,一心只想习得鸿钧造化大道,成就一番。 冥河老祖行事之低调,在洪荒众大神中,真个第一人也,除却早前崆峒印现世的时候,他曾出手抢夺法宝外,却是再也没有出现过。此人为人极为阴险狡猾,深擅明哲保身之道,除去紫霄宫听道外,一直苦修不出。待得众圣临世,威势冠绝洪荒,他却是藏得更深了,一直藏在血海深处。 耐得寂寞之人,必有所得! 这话却是冥河老祖的最好写照,若说巫妖人三族大斗千年,尽皆损失不轻,没有得什么天大好处,可这隐身不出的冥河老祖却是得了好处,天大的好处,一个让冥河老祖看到了成道希望的好处。 话说三族大战,死伤最为惨重者,莫过于人族,毕竟是突然之间就遭遇了巫妖二族的大举杀戮,虽是后来成功反扑,但死伤惨重,已成定局,事实上,除了江晨之外,洪荒之中再没有其他人知道,在原有的轨迹之上,此番巫妖大劫,人族差点就被杀绝了,而不是像现在,虽有死伤,但还未伤及根本。 且说人族死后,天道有瑕,众多冤魂厉鬼除掉被巫族炼制聚魂幡收掉一部分外,倒有四成之数,漂泊于天地间,寻不得归处,多有冤魂滋扰生灵,弄得普通人不胜其扰。有法力神通者却也见到这些冤魂厉鬼,但怜其人族悲惨,又怕如巫族般收取魂魄,惹了哪位大神通无边怒火。居然也没有一个人管,任由它们流荡,自生自灭。 忽然有一天,天地间的冤魂厉鬼,似被一种气息所引,居然渐渐地沉入地下,飘飘荡荡的,最后却是来到了这天地间最为阴暗污秽之地—血海。 冤魂厉鬼们见了血海不由大喜,血海无形中散发出来的气息使他们很亲切,激发了他们内心的渴望,那是一种潜意识中对于母亲怀抱的渴望。这些漂泊的太久,前世意识已经渐渐消散,行事懵懂的冤魂厉鬼们见到如亲人一般感觉的血海,也不犹豫便争先恐后地投入血海中去了。 冤魂一入血海,便惊恐地发现包裹自己的血海传来一阵巨大的吸力,随即一阵剧痛,然后自己残存的一丝意识便渐渐地被抽离,消散不见,最后连无形鬼体也被血海吞噬。或有强大的冤魂厉鬼,一入血海便发现不对,尽皆发出一片鬼哭嚎叫之声,鬼体也在血海中死命地挣扎,意图甩掉身上那跗骨之蛆般的疼痛,好个凄惨景像。 就在此时,血海深处,隐隐露出一宫殿,宫殿上五个奇古大篆:血海镇魂殿!大殿射出一圈青光,散射向上方血海,却是稳稳托住血海污秽的海水,下面却是空出一块亿万里广袤的血红大地,也无甚植物与生灵,倒是隐隐露出阵阵腥臭之气。 “哈哈哈哈.........” 镇魂殿内,忽然传出一阵震天大笑,连那上空的无边血海都被震得涟漪阵阵,威势可见一般。 “恭喜老祖,神功无敌,此番成就如此大事,当功德无量,以后我血海却是不用再复荒芜了。” 一个黑衣男子带着三个同样黑衣的人跪地叩头说道,殿中一个血池正自不断地喷出一个个人形黑衣生物,神色有些木然地排队出殿外去了。 “此番行事,倒是得了一场机缘。” 冥河老祖双手轻拍,一张如树皮般的老脸抽动个不停,笑道:“未曾想到,巫妖二族出手屠戮人族,却让我占了这莫大便宜。” “老祖圣明!老祖造化我等之恩,我族不敢忘却。” 原来这些黑衣人全是这冥河老祖所造,一个不同于现今洪荒世界亿万种族的全新生命! 冥河老祖自鸿蒙开辟便听道紫霄宫,虽然圣位与鸿钧分家时的那些个至宝都不曾与他有了缘分,但却是让他领悟了不少大道法则,结合血海之长,创出三千六百卷血海神经。其中尤以血海分身术为最,此法习得大成者能须臾间化出亿万血神子,血神子无形无色却又阴毒无比,真个乃杀人越货,安身保命的不二法门。在血海分身术的基础上,冥河老祖有感女娲以九天息壤捏土造人,便日日思索,意欲仿照女娲,以分身术为辅造出生灵,得那无上造物功德。 只是,创造生灵并非易事,多番尝试,冥河老祖却始终都没有成功,血神子终究化不出意识,后来他又以血海中精纯的浊气精华为引,施以血海秘法在镇魂殿中设一血池,化血神子于其中滋养,意图孕育出真正的新生灵,此番行事倒也不全是空想,血海毕竟孕育出了他冥河,在他想来,行事得当的话,必能再次造化出新生灵。 许是皇天不负有心人,一日,冥河老祖正在行功,不意间见远处飘来一物,他倒也识得,正是一个无意中被血海吸引来的魂魄。只见这魂魄懵懂懂地,直奔殿中那散发出精纯污秽之气的血池而去,不料一下便被血池中秘法孕育许久的血神子吞噬,惨叫一下连那鬼体也没了。血神子吞噬了魂魄后,却是一声厉吼,随即跳出血池,一阵探望后,便就径直面向冥河老祖跪地谢恩: “多谢老祖造化之恩。” “哈哈哈哈..........终于成了,造物功德我也有了,哈哈哈.........鸿钧不公,我冥河靠自己同样能成就天道圣人。” 冥河老祖稍稍愣神之后,旋即拊掌大笑,仿佛已经看到了天降功德金光,果然,不多时,一道光芒果然划破血海,径直射入冥河老祖体内,然而此光却是青光,非女娲那金光。 “老祖,老祖..........” 血神子刚化出意识,见得如此一番事儿,却是有些不解。 冥河老祖有感青光入体,修为一阵暴涨,不时便到了混元太乙金仙顶峰,似乎突破极限也就在一线,不由大笑良久,只待成圣的那一刻。旁边血神子反复喊了他几次方才停了下来,回复平静,冥河老祖却发现自己哪里成了什么圣人,只不过修为涨了不少而已,当下他不由神色暴怒地指天大骂:“贼老天,为何不降下更多造物功德,莫非连你也不公吗?!” “老祖息怒,小子必定日夜侍奉老祖。”血神子只知道自己乃是是眼前这老祖所造化,其他事却不甚清楚。 “唉,天意如此…天意如此…” 冥河老祖掐指一算,却是忍不住的为之一阵感叹,“修罗族此番当出,赐尔名波旬,待我演化生灵,再造修罗。” 原来天道衍化,修罗族此时正是当出,为日后一番大事之机,冥河老祖修为大进后,却是算了个通彻,虽然自感圣位功德无望,却也渐渐平静了下来,但他却也并未放弃圣道,因为,在平静下来的一瞬之间,他已经感觉到了自己缺少的是什么。 圣位!想要成就天道圣人,他缺少的,乃是圣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