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8集:三界大混战! - 史上最牛轮回

第898集:三界大混战!

?踏破虚空,势如惊虹,片刻之间,江晨已然再度登临第三界,始一出现,他便赫然发现,自己似乎进入了众多天阶高手的战场,放眼看去,只见前方一片荒芜大地之上,众多天阶高手正在混乱大战! 其中,最耀眼的莫过于一个巨大的神魔太极图,此时此刻,就笼罩在这片战场上空,像是极其绚烂的云朵一般,遮拢了大片的天空! 见状,江晨口中便是一声暗骂,这玩意儿,除了独孤败天借着命运之子辰南的身体孕养了一个,就只有魔主才有了! “苍茫大地,谁住沉浮,唯我魔主!” 想到魔主便自然会想到这则古老地话语,曾经震慑太古时代的第一魔。功力可谓震古烁今,苍茫大地上,难逢抗手。 再次见到这巨大的太极神魔图,饶是江晨也不由得为之一声感叹:“可怕的疯子,这家伙果然有着彻地通天的本领啊!” 此刻,辽阔大地上,一道道可怕地能量光束在激射,光是外围战场,就足足有上百股强大地气息充斥在这片空间,一场分外混乱的大战在继续着。 暗红色地土地,浓重的铅云,以及巨大地太极图,在这样一种环境下,绚烂光芒不断爆闪,能量风暴不断肆虐,天阶高手大战正酣。 江晨方甫现身,就引起了其他人地注意,七八道人影快速冲来,在这样地大战场地,当然不是友好接待,七八道可怕地光束,直直轰击而下。 “为何向本座出手,本座与你有何恩怨?!” 江晨漠然开口,伴随着的他的话音,可怕的气势在浩荡,让人觉得他仿佛能够捅破天一般。 “少要废话。既然来到这里,显然是为轮回门而来,想要进入轮回门,就先决一生死吧!” 高空之上一个巨汉大喝,结实的肌肉像是一条条虬龙一般缠绕在身,样子看起来分外地刚猛。 “轰!” 远处刺眼地光芒爆闪,山峦崩塌,土石飞溅,光芒冲天,近处,同样光束一道接着一道地在空中肆虐,一切都是那样的混乱。 “哼!就凭你们这些废材,也敢觊觎六道轮回,找死!” 江晨口中一声冷哼,目光所向,虚空生电,化作两道神光破空,径直迎上了来袭的几个天阶高手,逆天王级的至尊强者出手,这些普通的天阶高手,根本抵挡不住,顷刻之间,便给他杀了个七零八落,死了一大片。 似是感应到了江晨的可怕,后方那些天阶高手顿时退避了开来,一时之间,倒是不敢再招惹江晨这个可怕的煞星。 远处,混乱大战依然在继续,隆隆巨响不绝于耳,能量光束不断激射,场面只能用一个字来形容,那就是:乱! 江晨暂时没有出手地意思,他非常奇怪,巨大他太极图悬挂在空中,但是魔主在哪里呢?为何没有在这片大战地场地见到他地身影?这种大场面,不应该少掉他啊! 除此之外,那些来自人间界、天界的顶尖高手,诸如西土图腾、太古六邪等,此时此刻,全都不见身影。 不过,他不想卷入战场也不行,这是上百位天阶高手地大战,场内没有一人能够超然事外,很快就有人盯上了他,向他冲来。 江晨不得不战,索性放开了自己的力量,目光所向,化作最凌厉的神剑锋芒,呼啸着划破天地长空,直接将来人轰杀当场。 “既然你们这么想打,那么,本座就和你们好好玩玩!” 口中一声狞笑,随之,江晨目光所向,衍化出两道神虹,一时间绚光交错怒舞,彩芒霓光流泻奔腾,绚光扫处,与那一道道逼将过来的可怕力量对撞推挤,旋转撕扯,发出震耳欲聋的巨大声响。 绚光飞扬流舞,两道神虹光艳万道,所过处光浪层叠炸涌。巨响连天,无边浩瀚伟力,激荡奔走,运气翻波,如天崩地裂一般。 当先冲来的一位天阶高手,还来不及反应过来,就已经被可怕的气浪生生吞没,绞杀当场,顺手收取了他的本源,却将功力送向太极神魔图。江晨目光所向,两道神虹贯天,向前横扫开来。眼前这些人都是大凶大恶之辈,想要收服他们实在是太过困难,与其费尽心力不讨好,还不如直接斩杀他们,为开启六道轮回提供能量,反正,魔主邀请他来,为的就是这件事情。 他放手一阵大杀,顷刻之间,便是已经有不下三十个天阶高手被他击杀当场,顿时,外围战场上的这些天阶高手都清醒了过来,远远地躲开,没一个人敢来招惹他,他们能够修炼到天阶,一个个的,自然都不是笨蛋,哪里还不明白,对方乃是一位修为强横的逆天强者,威压磅礴,不容侵犯。 江晨也没有丝毫的废话,直接出声招揽,别说,还真有动心的,足足四十余人站了出来,愿意归服于他,被他纳入寰宇世界,随即,他自破空向前,深入中间战场。 上方,太极神魔图笼罩虚空,江晨才飞出去不过数千里路,便发现居然已经到了尽头,前方是笼罩朦胧地光辉,一片结界像苍穹般,覆盖着一片暗红色地大地,他吃惊地发现,这片结界似乎只是笼罩着这片战场,方圆数千里左右。 微微一怔,江晨抬手之间,一道剑光破空,顿时便是破开了结界壁障,当即他便是一步踏出,直接闪身而出,随之,结界轰然闭合。 “我就知道会如此!” 后方,顿时便是有人遗憾而后恼怒地道:“堂堂禁忌强者怎么可能破不开这结界呢!早知道,我也投靠他就好了,此时,不就能够离开了吗!” 破出这片结界后,江晨眺望着这片大地,感觉到了更为恐怖的能量波动,远方在进行着惨烈的大战,而且感觉到了熟人地气息,那是人间界顶尖高手的气息。 破碎虚空,快速向前飞去,没走多远,江晨忽然面色诡异的停了下来,前方的虚空之中,一个无比美丽的女子慵懒的躺靠在一张藤椅之上,静静地漂浮着,藤椅.......虚空......这一幕,怎么看都是显得如此的怪异! 女子倾城倾国之色,那是毋庸置疑地,当然让人最深刻地是她地气质与表情,灵动中带着一丝恶作剧般地调皮。 眉头微微一皱,脑海中灵光闪现,江晨当即漠然出声问道:“独孤败天的女儿?你怎么在这儿?” 眼前的女子,正是独孤小萱,她似乎认得江晨,知道江晨与魔主之间的交易,当即便是应声道:“嘿嘿........前方正在进行生死大战呢,有人想杀魔主,我在这里看看能不能帮魔主一些忙。” “是时间之神与空间之神吗?” 独孤小萱蹙着眉头说道:“光凭他们,是杀不死魔主的,我方才得到一个不好地消息,他们似乎在第三界放出了一个太古巨凶,那是他们地依仗!” 江晨笑道:“太古巨凶,有意思,本座过去看看。” 独孤小萱当即便是挥手出声道:“去吧,我在这里关注,那巨凶何时来,会及时通知过去的,到时候可能会有一场毁灭性地大战啊。” 江晨破碎虚空前行,远处战场之中的大战实在太激烈了,恐怖地波动,肆虐八方,虽然相隔着很远,但是却已经感觉到那滔天地气势与不灭地战意! 血光冲天,无数地喊杀声,让大地都在战栗,一片片魔云,在不断浩荡,惨烈地大战。比之刚才的战场也不知道要强烈多少倍! 伟岸的身影浑身是血,矗立在战场中央,在混乱的大战中,在他的脚下躺匐着十几具尸体。鲜血在滚滚而流,冲天地血光就是死者地血液透发而出地。 那人的脚下竟然有十几具尸体,这是什么概念?那可都是天阶强者啊!如今。却全都一个个的陨落在了当场。 那是一个高大魁伟的青年,一头白发被血色染红了一半,双眸似冷冽地刀锋一般迫人,就那样站在场中,一时间没有一个人敢靠近。 正是威震千古的魔主! 修罗场般的战场,到处都是喊杀声,众多的天阶高手在大战! 魔主睥睨八方,傲然立于场中,他大喝道:“时间之神、空间之神出来吧!不要让人送死了,今日我和你们彻底地了结,为你们地师傅讨一个公道!” 除了魔主之外,剩下的人江晨几乎都不认识,不过,那两道与魔主大战的身影他倒是有所猜测,如无意外,应该是时间之神与空间之神! “时间逆流斩!” “空间碎裂斩!” 此刻,时间之神与空间之神合在一起,无情地疯狂出手,他们很清楚,对方的实力太过强横,单打独斗,他们远远不是对手,唯有联手,或许还有决胜的希望。 而魔主则涌动着滔天地魔气,狂啸震天,这种霸气,当真有气吞山河之概!在翻滚的无尽的魔云中,一条条巨大的黑影汇聚而来。慢慢化形而出,那是太古以来飘荡在天地间地残破战魂! “轰隆隆.........” 在一阵惊天动地的巨响声中,随着魔主挥掌,无数战魂凝聚而成的巨大黑影,也跟着挥动恐怖地魔爪,仅仅这样一击,就在刹那间崩碎了空间,彻底瓦解了时间之神与空间之神的毁灭性攻击! “吼!” 一声魔啸,偌大的古大陆都彻底的为之颤动了,魔主带动着滚滚魔气,向着时间之神与空间之神杀去。 “杀!” 两神大叫,到了现在,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他们早已没有回头路。 三道人影激烈大战在一起,千古魔主同掌控时间与空间的至神之战,威荡十方,众多观战地天阶高手看地心潮澎湃! 江晨默然观战,体内玄功运转,元屠杀剑缓缓浮现身前,被他拿在掌中,凌厉的剑气,隐隐吞吐,他在等待着出手的时机,魔主虽然只是残魂,但对付时间祖神和空间祖神,却搓搓有余,他要防备的,是独孤小萱口中的那个太古巨凶。 “吼!” 无数战魂凝聚而成地巨大魔影,吞天噬地,张开巨口向着时间之神与空间之神扑去,眼见就将他们吞入口中,而就在这个时候,第三界一阵剧烈颤动,仿佛有庞然巨凶出世了一般,无尽恐怖波动在刹那间笼罩了整片暗红色的大地。 随后,一切又都平静了下来千古未来,第一魔主,这个人的可怕,不在于他那可怕逆天王级实力,而是在于他这个人,他本身就是一个疯狂而又可怕的人! 江晨与魔主之间也算是熟识了,虽然他并不弱于魔主,但说句实话,一个人如果能够做到魔主这个份上,那么这辈子都值了! 当年,打遍天上地下无敌手,于六道中称雄!即便死去后,一座墓碑也是震慑万古!复活之后虽然是一缕残魂,但照样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天阶高手再强,也照样拘禁到第三界来,时间之神与空间之神,统驭西方诸神,称尊太古之后,一样被魔主脚踩在地! 我行我素,谁能奈我?千古为尊!万古魔主! 数百位天阶高手在观战,所有人都心生敬畏,那些心怀叵测,以为魔主不复当年强势的人,在这一刻都已经生出了恐惧之意。 时间之神与空间之神,被魔主打的吼啸不断,眼见着竟然就要不敌! 魔主万古不灭之躯,在那时间与空间禁忌力量笼罩的虚空中,虽然步履维艰,但是,却并未受到丝毫的损伤,恐怖的力量,直将两神压制的越来越被动,两神败相早已露出,落败不过是早晚的事情。 江晨默默的静立在一旁的虚空之中,此时此刻,并没有插手战局,这是一个至尊强者的傲气,他不愿意,魔主更不愿意! “魔主你........你竟然恢复了如此之多地实力?” 时间之神露出焦急之色,有些荒乱的大声叫着。 “哼!” 魔主兀自一声冷哼,抬手之间,魔威浩荡,遮掩九天光芒,滚滚魔云翻涌,无穷无尽的力量,搅动天地乾坤为之震动。 空间之神也是惊道:“太极图不在你的身边,你居然还能够有这样力量,看来我们被欺骗了,这么多年来,你不光是修复轮回门,你的残灵也凝聚了不少。” 魔主冷笑出声:“我说过,我从未将你们放在我心间,诛杀你们也从来都不是我的忧事!”说到这里,魔主一声大吼,幻化出的一头巨魔,高有万丈,一只巨爪生生将时间之神与空间之神镇落大地,盖世魔威,展露无遗。 “哈哈.......” 到了现在,即便不敌,两神也不可能退缩了。他们利用时空的力量逃出地下,而后疯狂大笑道:“魔主你以为今天能够顺利杀死我们吗?我们实话告诉你,今天你死定了,并非仅仅我们两人。想必方才你已经感应到了第三界大地的颤动,应该知道一个太古时期被封印的禁忌高手出世了!以你现在这种状态,我看你如何应对!” “那就来我试试看吧!究竟是我被杀。还是你们一起成为支撑轮回门的力量,现在很难说!”魔主双目中透发出的光芒冷冽无比,口中漠然出声道:“别以为只你们有后手,我复活归来,既然敢如此行事,我就没有后手吗?” “嘿,魔主你也太小看我们了,不要以为我们真的怕你了!” 闻言,时间之神和空间之神不由得为之一阵大惊,但旋即便又再度回过神来,而后他们分别大喝起来。 “时间之匙!” “空间之锥!” 刹那间,两人手中都光芒大盛,一股古老沧桑且可怕的气息浩荡开来,两人手中出现两件可怕的瑰宝。 远处,不少天阶高手都倒吸了一口凉气,那是当年时空大神地时间之心与空间之心凝结而成的宝物啊,当真有鬼神莫测之威! 当年,时空大神之所以能够为太古诸神打开一条逃向未来的时空隧道,全部仰仗于这两件瑰宝中的瑰宝! 魔主第一次露出了无比愤怒地神色,感慨地叹道:“时空........你教的好徒弟啊!今天我为你雪耻,清理门户!”说到这里,他大喝道:“两个弑师的无耻小人,可叹时空英雄一生,最后毁在你们手中,我真为他不值,去死吧!” “嘿,可惜你的太极图不在身边,受死的人将会是你!” 两神冷笑,他们持时间之钥与空间之锥,相互交砰了一下,时空交融,毁灭性的气息,浩荡而出,直取魔主! 天崩地裂! 第三界大震动,仿佛要崩碎了一般! 魔主气吞山河,背后的魔相,狂吼着扑向了时间之神与空间之神。 与此同时,中央古大陆遥远的天际,更是传来一股铺天盖地般的可怕气息,正在以极速向着这里冲来! 两神大笑,他们明白,等待多时地太古巨凶终于赶来了,现在他们没有什么可惧怕地了,魔主败局已定。 光芒闪烁,神女独孤小萱出现在这片战场,大叫道:“魔主叔叔小心,一位太古凶人来了!” 太古巨凶来的实在太快了,仅仅数个喘息间,就从遥远的天际来到了战场! 蒙蒙黄云,笼罩天空,带动着无尽地煞气弥漫而来,那种黄让人有一股恶心呕吐之感,仿佛黄色的尸水染遍了天际一般。 远处,众多天阶高手,在看到黄色煞气的刹那,竟然都已经猜到是何人了,可想而知这名巨凶的威名。 “哈哈哈哈............” 震天的狂笑传来,如尸气般的滚滚黄云中,一个全身都都为土黄色地巨人冲了出来,能有十丈高,庞然气息,震慑天地:“魔主你还记得我吗?想不到你我们还有见面的一天啊!哈哈.........” “玄黄!原来是你,记得,当然记得!”魔主与两神停止决战,悬浮于高空中道:“你生于天地玄黄二气中,怎么如今只剩黄煞,不见玄气呢?” “玄黄演变,尊一而行。如今我自舍玄气,专修黄气!嘿,魔主,我永远记得你们几个的恩情啊,将我险些封死在第三界,小六道中本应有我一道,但你们却联手排斥我,今日说不得要清算总账!” 远处,所有天阶高手都非常的吃惊。想不到玄黄与魔主竟然还有着这等的恩怨,由此更可以看出其可怕的实力,当年竟然有实力问鼎小六道一道之主,那岂不是与时空大神、魔主、独孤败天、鬼主等相差无几的人物?! 魔主冷笑:“让你入主小六道?嘿!我们推演天地棋局,模拟大六道,而你去要做什么呢?你包藏祸心,算计别人,岂能容你!” 玄黄乃是古董中地古董。一身修为深不可测,险些被魔主等人封死在第三界,心中怨恨之深可想而知。当下冷喝道:“多说无益,今日便是你的死期。” “想要我死,你还差得远呢!” 魔主哈哈大笑道:“修复轮回门,真以为我没有准备后手吗,江晨,看了这么久的大戏,还不准备出来吗?” “铮——” 回应魔主的,是一声高昂的剑鸣之声,霎时之间响彻了整个虚空天宇,凌厉的剑意,呼啸着拔空而起,直冲九天,庞然的剑压,连绵不绝,宛若滔天洪流,层层叠叠,天塌地陷一般的向着周遭扩散开来。 江晨脚踏虚空,来到魔主的身侧,淡然一笑道:“就知道跟你交易,不是那么简单的,看你的样子,也没有称手的家伙,玄黄这老家伙,就交给本座了!” “能与魔主论交,又是一个不在魔主之下的禁忌存在,看来,今天势必要爆发一场前所未有的禁忌大战!” 众多围观的天阶高手,一个个的,都是绝对识货的存在,江晨一出场,那可怕的剑意,威慑天下,顿时便是让他们感受到了不下于魔主、玄黄的恐怖威胁,这是至尊强者的无上威严,不容丝毫侵犯。 “可恶!该死的魔主,你竟然早就邀请了高手在侧,心怀不轨!”玄黄口中忍不住的为之怒骂出声,翻手之间,悬浮于天际的无尽黄色煞气,突然在刹那间凝聚成一杆大旗,飞到了他的手中,“哗啦啦”不断摇展,竟然崩碎了附近的高天! “玄黄旗?!” 远处众多天阶高手,一阵大乱,似乎所有人都知道这杆凶旗,生怕被这可怕的至尊魔器的威能波及,这恐怖凶器的威名,在太古之时,太过出名,几乎没有几个人不认识的,自然也没有哪个想去试试他的威力。 独孤小萱见状,不由得向着江晨担忧的问道:“这老家伙厉害的很,玄黄旗更是威力无匹,你可别害了魔主叔叔,要不,还是把太极图收回来吧!” “不行,轮回门将成,不能功亏一篑!”魔主断然拒绝了。 “哈哈........”时间之神与空间之神全都大笑起来,在他们看来。魔主炼成的可怕天宝不能动用,而他们有时空大神的圣器,玄黄这个太古巨凶更是有恶名远播的绝世凶旗,魔主死定了! 独孤小萱忍不住的叫道:“这不公平,你们都有瑰宝级的圣器,魔主一方却没有!哼,有本事抛开外力,公平一战!” 玄黄冷笑:“嘿嘿,这不是独孤家的丫头吗?听说你父亲已经殒落,现在魔主再逝,便真的没有人能够护佑你了!” 时间之神也森然道:“当年地独孤家已经烟消云散了,没有人会再顾忌你们了!” 空间之神也冷冷地跟着笑了起来,远处众多天阶高手中也传出阵阵私语。 “是吗?我独孤家真的没落到如此境地了吗?真的连啊猫啊狗都敢来咬一口了吗?”这个时候,遥远的天际,一大片乌云,疯狂卷动而来,可怕的魔气浩荡四野!冷酷无比的声音传来:“天魔来也,我看看哪只啊猫啊狗在犬吠!” 独孤败天的长子,传说之中的天魔,如一把绝世刀锋一般,出现在战场中间,他与魔主有些怨隙,但他的父亲却与魔主是至交,这关键时刻他毫不犹豫的站在了魔主这一方。 “嘿,现在三对三的局面,正好可以公平一战。” 江晨一声冷笑,屈指轻弹剑锋:“来,废话少言,咱们这就开始吧。”说话间,元屠剑身轻轻一颤,顿时便是发出一声嗡鸣,凌厉无比的剑意,将周遭的虚空都被划出了一道道的狰狞裂缝,这不是简单的空间裂缝,而是斩断时空的可怕裂缝。 “嘶——” 见状,绝大多数人都是忍不住的为之倒吸了一口凉气,作为天阶高手,他们哪里看不出来,这柄赤虹神剑,绝对是不下于玄黄旗的可怕瑰宝。 “阁下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帮助魔主?” 时间之神与空间之神冷森森的盯着江晨,他们在江晨的身上,感觉到了可怕的威压,那是不下于魔主、独孤败天、玄黄之流的可怕威压,不知道为何,两人面对这个未知青年时,心中涌动起一股非常不好的预感。 “哼!本座是什么人,你们还不够资格知道,”江晨瞧都不瞧二神,直接将目光落在了玄黄的身上。 魔主哈哈大笑出声:“很好,玄黄这老家伙就交给你了,小心他的玄黄旗,这是一件诞生于天地初开的可怕至宝。” 天魔深深凝视着江晨,没有多说什么向后退去,独孤小萱也狐疑地看了看他,无声地退走了。 远处,众多天阶高手,一阵议论纷纷,向后退去,现在,已经没有什么可说的,实力才是硬道理! 无二话,江晨当即踏步上前,对上了太古巨凶玄黄,目光所向,剑锋所指,一点惊雷,乍现烽火征途:“来来来,玄黄老怪,咱们.........该开战了!”

上一篇   第897集:故地重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