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7集:故地重回 - 史上最牛轮回

第897集:故地重回

?玄天亘古,深如渊墨,神秘的禁域,流淌着一股荒芜的气息,介乎与先天与后天之间,酝酿着一股无穷无尽的毁灭之意。 踏过时空长河,循着自己曾经残留下来的一点气息,江晨降落在这片大地之上,极目四望,入眼所见,到处都是苍茫一片。 “久违的熟悉气息,终于又回来了,第三界!” 江晨心中感叹,虽然,没能直接回到天元大陆,但是,来到这第三界,以他的能为,穿越境界极限,抵达天元大陆,已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至少,比起他从完美世界回来要容易得多。 就在此时,他忽地察觉到了一股异样的气息波动。身形一闪,出现在数百里开外,放眼看去,只见一个身躯佝偻,白发稀疏的老人,一动不动的躺在的石林间,皮肤褶皱的像是干瘪的桔子皮一般,整个人苍老的不成样子了。 “嗯?” 见到这个老家伙,江晨不禁眉头一皱:“居然是这个老家伙?!”虽然没有打过交道,但他在天元大陆纵横的时候,曾经见过对方,就是那个看守神魔陵园的老人,真是没有想到,这个无所不能、自称想死都不成的守墓老人,如今气息混乱,昏迷不醒,衣衫更是破碎邋遢,真如个老要饭一般,狼狈到极点。 到底发了什么?想来,这必定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江晨走上前去,笑着出声问道:“喂,老不死的,你怎么了?”他很明白,这守墓老人定然遇到了一些列不可想象的事情,不然以号称“老不死”的身份,何至于这样狼狈呢! 心念一动,江晨当即为守墓老人输送元气,这老家伙全盛时期,绝对是逆天级别的顶级高手,太古之时,受创严重,以至于跌落逆天境界,不过,掌控着生死盘的他,依旧有着匹敌初阶逆天强者的强大实力。 好半天,守墓老人才总算是醒转过来,随后疯狂的大笑出声:“哈哈哈........我终于逃出来了,我终于逃出来了.........” 江晨看到守墓老人如此,真是有一股哭笑不得感觉,当年赫赫有名的天阶高手啊,号称老不死,诸多太古强者都殒落,唯有他好好的活了下来,而且没有受到半点伤害,现在却是这幅样子。 “小辈,你是哪一个,好像认识我老人家啊!” 守墓老人回过神来,见到江晨,沉吟了半响之后,忽然惊呼出声道:“哎呀,真是想不到,差点走了眼了,小辈,你的修为可真是不简单啊!” 江晨微微笑道:“你也不简单啊,本座记得你是神魔陵园的守墓人,后来被魔主请到第三界,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而且,还搞得这么狼狈?” “怎么了?我老人家容易吗!” 说到这里,守墓老人真是恨不得一把鼻涕一把泪:“为了逃离该死地第三界,我什么办法都试过了,以仗以前有过从里面逃离的经验,这次我为了缩短时间,他青天二大爷的,我老人家差点死掉,以前我嫌命长,这次真是差点挂掉,差一点形神俱灭,好不容易出来了,哈哈........总算逃离了第三界!” 闻言,江晨不由得为之微微一愣,少顷,他方才挪揄的出声道:“这个.......貌似......这里还是第三界啊。” “笑话,我记得你,你以前跟辰家那个叫辰南的混一起的,我都遇到你了,这里还能是第三界?不要戏弄我老人家了!” 守墓老人瞪眼,眼中满是气急败坏的意味儿。 江晨无奈道:“本座之前前往太古时代击杀黑手广元,返回的时候,惊动了天道,后来一不小心被第六界的楚湘玉坑了一把,被天道追杀,结果打着打着,就顺着时空乱流打到第三界来了。” “胡说,胡说!再说这是第三界我跟你急!” 守墓老人不堪刺激,言语之间,满是捉急,如果不是他现在的状态不佳,他恐怕真的会跳起来跟江晨玩命。 “..........” 见状,江晨顿时一阵无语,他心里清楚,这老头怕是在第三界吃尽了苦头,被刺激的不行了。 守墓老人四下打量了一番,而后哀嚎:“呜呜........这里似乎真的不是人间界啊!”以前他无论做什么,都一副乐呵呵,万事都不着急地样子,但此时此刻,却大不相同了。 “等等!” 他突然挣扎着站了起来,惊道:“我感觉到了另类的气息,似乎是........开天前........大破灭前的遗迹!” “老不死的,你在说什么?” 江晨疑惑的看着他,不由得为之询问出声。 “天啊!不会真的中大运了吧,这里可能是大破前遗留下来的空间,我敢肯定,这里决不是第三界!” 守墓老人似乎很吃惊,紧接着信誓旦旦的出声道:“绝没有错!早就听说过,有这样奇异的残碎空间,夹在六界之间,只能偶然入之。” 听他这样说,江晨也不能确信这里就是第三界了,毕竟,他也只是到过第三界一次而已,而这老家伙却已经进去过两次了,不可能认错,而且,他从别的世界而来,行走在时空乱流之中,降临的地点有误差,这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情,倒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嘿嘿..........” 守墓老人笑了起来,样子有些奸诈,道:“这也是机会呀,我们去砰砰运气,说不定会弄出几件大破灭前的禁忌宝物呢!” 江晨无语了,这老头子也太粗线条了吧,刚才还一副刺激过度地样子呢,转眼就打算寻宝了。 “等我老人家几天,第三界真不是人呆的地方,我需要恢复元气!” 守墓老人说到这里,盘腿坐在了地上,随即,无尽的天地元气,如万流归海一般,向这里汇聚而来,在空中汇聚成一道道有形的河流,远远望去分外壮观,真如一条条奔腾咆哮地大河一般。 江晨见状,当即也盘坐在一旁,他从另外一个世界跨越时空而来,消耗自然也不小,在这个极度危险的世界,确实也需要恢复一下。 如此过了足足一个月,守墓老人才醒转过来,江晨随之也从入静中睁眼。 补充了元气,守墓老人看起来精神奕奕了,这个老头实在有些本领,先前不过是耗尽了体内的力量而已,而人本身并未受到半点伤害,果真是深不可测! “哈哈.......终于恢复了,我老人家太高兴了!” 守墓老人看着江晨深吸了一口气,道:“臭小子,刚刚看差了,现在我才注意,你的修为之高,竟然已经不在独孤败天那臭小子之下了,真是大大出乎我的意料。” “修为高又能如何,天道的强大,超乎本座的想象之外,虽然时空乱流之中,但光凭那一道化身的威力,本座不难推测,除非聚齐十个逆天王级以上的至尊强者,否则,根本不足以与之抗衡。” 苦笑着摇了摇头,江晨随之出声问道:“对了,老家伙你刚从第三界出来,说说里面地情况吧,还有,本座怎样才能进去,本来本座还以为已经进入了第三界,但现在看来,似乎进入了误区。” “情况?嘿,估计打了个天翻地覆了吧,刚一进入第三界魔主残魂似乎就和那时间祖神与空间祖神干起来了,似乎不死不休地局面,其他进入的人也在混战。” 守墓老人嘿嘿笑道:“对了,你对老人家也太不尊重了,起码叫一声前辈吧!” “那好吧,” 江晨无所谓的应了一声,随之便就带着几分挪揄出声问道:“既然魔主跟人家都开战了,那么前辈你?” “我?我当然开溜啊,别看魔主那副状态,最终谁死他也死不了,我敢肯定有人要当花肥了!我老人家才不去凑热闹呢,他们爱修什么轮回就修什么轮回,我不掺和。我直接寻找隐秘地空间大裂缝,想办法逃回人间界!” 这个老头子果然是神墓大千世界里面最滑溜地人:“小子你想进入第三界?你有毛病啊,去那里纯粹是虐自己,那不是人呆的地方啊!”守墓老人一副恨不得永远都不想提起第三界的样子。 江晨没在这个问题上多做纠缠,转而皱眉问道:“魔主他们修复六道轮回的进度怎么样?” “不怎么样?” 守墓老人没好气的应声道:“他们一进入第三界,就带着我老人家去寻找某些禁忌之物修复六道轮回,结果差点没把我坑死。” 闻言,江晨不由得为之微微一笑,忽然之间,他似是感应到了什么,旋即脸上流露出了一丝狰狞笑容:“好啊,竟然遇到了一个大熟人!”他话音一落,整个人当即便是踏空而出,消失在了虚空之中。 “喂喂,等等我老人家!”守墓老人见状,连忙大叫着跟了过去。 极速前行,江晨很快便发现,遥远的东方天际尽头,一只兽爪咆哮,它的对手是一名身材高挑,肤色白皙的书生样人物,赫然是第五界君王德猛! 挥手之间,一道剑气激射破空,呼啸着将那庞大的兽爪生生斩裂,江晨眼中,迸射处两道无与伦比的凌厉目光,直接落在了德猛身上,口中一声大喝:“德猛你死定了!” 乍见江晨身现,德猛目瞪口呆,本以为被天之化身的兽爪追杀就够倒霉的了,没有想到会碰到这个煞星,真是没有最倒霉,只有更倒霉! “咕噜!” 下意识的吞咽了一口口水,德猛连忙皮笑肉不笑的出声道:“没想到,阁下竟然从时空乱流之中幸存下来,真是可喜可贺啊!” “是可喜可贺,不过,有些人就要倒霉了。” 江晨口中一声冷哼,言语之间,满含森冷杀意,回想之前,他被楚相玉坑,险些殒命在时空乱流之中,生死交争的画面还历历在目,浮现眼前,让他恨的咬牙切齿。 “其实,其实,我本人也是极不赞成楚老大跟阁下作对的,毕竟,在这大劫将至的时代,活着也并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不应该多结仇怨,比方说先前,我也是费尽千辛万苦,才逃离了那动乱的第六界,想回到人间界,没曾想,竟然遭遇到了兽爪追杀,进入了这片莫名地空间........” 德猛发现自己解释不下去了,对面江晨身上的煞气越来越浓烈,显然,他再怎么解释也不可能改变对方的杀意。 当下,他掉头就跑,想要逃离这里!江晨的强大,他早已经见识过了,纵然他自己也是天阶顶峰的高手,但是,面对江晨这样逆天王级的至尊强者,也是毫无反抗之力的,不走的话,难道还留下来等死吗? “逃,你逃得了吗?” 一声冷哼,剑气破空,凌厉无比的锋芒,带着不可阻挡的威势,仿佛凭空乍现,径直划破长空,斩在了德猛的身上,带起一道猩红的血光。 “啊——” 德猛惊慌的大叫,快速改变方向朝着守墓老人冲去。 守墓老人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随着德猛临近地气流而摇摆了起来,但是最后竟然突兀的踢出一脚,直接踹在了德猛的臀部之上,让他翻滚着飞回了场中央。 德猛龇牙咧嘴,感觉身体仿佛要碎裂了一般,他暗暗叫苦,江晨乃是足以战败楚湘玉的至尊强者,实力如此的强横也就罢了,可死老头子是从哪里来的,怎么也如此可怕呢? “江晨阁下,我们和解如何?这一次我代表我们太古七君王向你郑重道歉,我保证也再不会有类似的事情发生!” 德猛知道,凭真正实力,他绝对无法抗衡眼前这二位,想要活命只能放下身段求饶。 “和解?” 这一次,江晨是真的动怒了,天道那是怎样的存在,纵然是逆天王者,也难以与之抗衡,更何况是在那时空长河之中,楚湘玉竟然在这种时候,狠狠地坑了他一把,几乎差点要了他的性命,既然对方如此,那他还有什么顾忌。 “比起和解,本座更希望你们去死!” 冷然话语,无限杀机,江晨与守墓老人同时出手,任德猛如何了得,也不可能抵挡的住! “啊!” 凄厉的惨叫,回荡在天空之上。 这已经称不上是大战,完全就是单方面的屠杀! 德猛先是被江晨愤怒一剑给生生劈成了两半,然后遭遇剑气余波层层绞杀,刚刚重组完身体,想要逃走,却又被守墓老人一顿猛踹屁股,踢回了场中间。 “江晨........你真的要杀我?” 德猛被打急了,惶恐的大叫道:“你如果杀了我,你也死定了,你不知道黑起还好好的活在第六界吗?你不知道楚相玉不过是暂时放过你吗?以后我们还需要合作呢!” “合作?和你个大头鬼!” 江晨一声冷喝,挥手之间,剑气破空,德猛又被劈成了两半,而且,这一次江晨直接重创了他的灵魂。 “江晨你........你真要杀我?!” 德猛恐慌了,纵横天下的存在,他感应到了死亡的危机。 “废话!你认本座在杀狗也可以!这一次新账旧账我们一起算,再让你活下去,本座不如直接死了算了!” 无穷剑意冲霄而起,江晨透发着冲天杀意,眼眉都已经立了起来,楚湘玉的出手,已经彻底的惹怒了江晨,杀身大仇,不死不休。 怒火焚天之间,只见他一指横划,凌厉剑气破空,直接斩灭了德猛的一小部分灵魂,随即,脚下一步踏出,就要运起自己的禁忌神力,彻底毁灭德猛。 守墓老人大叫道:“对付他这种人,还有一种更好的办法,粉碎灵识就可以了,而后打入第三界,让他去做些贡献,当花肥吧!” “好主意!” 江晨对此深表赞同。 “该死的,你们敢如此对我,你们不会好死的........江晨,你会后悔的,我大哥他们会让你十倍代价偿还的!” 德猛近乎崩溃了,疯狂的大叫着,身为一个天阶高手理论上是不死的,但是现在面对两个深不可测的存在,他想活也不行了。 “啊——” 德猛惨叫出声,身体被粉碎后,再也难以重组了,魂魄中的灵识被江晨和守墓老人两人同时进攻,在刹那间烟消云散了,最后守墓老人撕开一片空间,将那破碎的魂魄打入了第三界! 两人目光扫视,很快,便是在不远处的一座乱石岗间,发现了一个巨大的空间之门,静静的矗立着,透发着无尽的幽光。 毫无疑问,这是一扇空间之门,还是一扇通往第六界的空间之门。 “哈哈.........有意思呀!” 守墓老人大笑了起来,道:“臭小子来帮我,今天我们想办法,让第六界与第三界贯通相连起来,建立一个单方向的空间通道,相传第六界有不少的大人物啊,我想他们实在太寂寞了,也许换个环境或许更舒坦一些!” 江晨无论怎么看,都觉得守墓老人笑的甚是狡诈,守墓老人很疯狂,居然想在第六界与第三界一个单向的空间通道,这样的话第六界高手无意间闯入,那真是等若进入了牢笼! 当然,这件事情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其实并不简单,首先要将附近化为混沌,隔绝这片遗地,让这里独立出来,让混沌之门的背后就是第三界。 如果天阶高手从第六界顺着那空间通道一路走到尽头,最后想以天阶修为破碎虚空,那么等待他的将是有牢狱之称的可怕第三界! 守墓老人从某方面来说,不可谓不老辣,第三界混乱不堪,很需要“养料”。里面的一些大凶大恶之人,才不会管你有着何种身份呢,在那元气稀薄的牢笼内,任何进入的人都可能被打爆吸干。 “开始吧,小子,我需要你的帮助,以你至尊强者的无上神通将这里化成混沌。我来拘禁第三界的空间屏蔽,使之无限贴近空间通道!” 守墓老人风风火火的就准备动手,这老家伙,从来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不过,江晨也不是什么好人,当下,他直接抬手一掌,打破虚空,将空间通道所在的地域化为混沌,守墓老人则以无上大神通强行拘禁第三界的空间屏蔽。使之无限贴近这片混沌,这是需要无以伦比的深厚功力的,饶是江晨见到了,也不由得对守墓老人另眼相看,不好揣测他全盛时期到底有么强大。 转眼之间,便是数月的时间,在江晨这位逆天王者的帮助下,守墓老人终于建成一条空间陷阱,一条单向通往第三界的空间通道就这样形成了! 老头子看着自己创建的这条通道,满脸得意的笑了起来:“嘿嘿.......第三界这次该足够热闹了吧,嘿嘿........”他得意洋洋的笑着,不过在刹那间就醒悟了过来:“第六界的天阶高手怎么可能那么碰巧闯入这条空间通道呢?唔,看来还是我老人家亲自走上一趟比较好,给他们带带路,嘿嘿........” 江晨闻言,不禁摇了摇头,他道:“前辈,既然这里的事情已经结束,那本座要往第三界去了。”虽然第三界穷凶极恶,但是,去那里怎么也比跟眼前这个满肚子坏水的老家伙呆在一起强。 闻得江晨,守墓老人不由得吓了一大跳,连忙出声道:“臭小子,你疯了,那种地方实在是一个炼狱,进那里等若为自己判刑,将自己关进了牢笼!” 江晨却道:“其实,本座早就计划着进入第三界了,一是因为本座与魔主之间有交易,不得不去,同时,既然那里有着无数的隐秘,说不定会在里面发现什么,所以,更是不得不去。”说罢,他直接破碎虚空,往第三界而去。 见状,守墓老人一阵搔头,自言自语道:“光凭那一身惊天动地的修为,就不像是什么短命的相,这臭小子有什么可担心的,只是,他为什么要去第三界呢,难道第三界真的很好玩吗?”说到这里,他不自禁的打了个冷颤,而后,不再多做哪怕一分一秒的停留,转头就往第六界而去.........

上一篇   番外:别柳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