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9集:画中仙(中) - 史上最牛轮回

第789集:画中仙(中)

?【早起更新,默默地求个订阅、月票支持啦!】 “什么?!” 闻得江晨言语,王小娅不由得惊疑出声,随之而来,便是一阵难以忍受的恶心:“呕,不行,我要吐了!” “嘿嘿。” 江晨却自一声怪笑:“从此以后,杨玉环便栖身在这幅画中,画就是她,她就是画,之后,玄宗偶尔会在画中和杨玉环相见,所以才有了‘七月七日长生殿,夜半无人私语时’的传说。” 微微一顿,他方才接着道:“再之后,大批的遣唐使返回东瀛,我想,一定是有人从玄宗的手上偷走了这幅画,自此之后,东瀛闭关锁国,玄宗和杨玉环再也没能见上一面,海的那边,皇帝终究会死去,但杨玉环和她的爱情,却永远禁锢在了这幅画里,经过这么多年的时间,这幅画现在已经算得上是一个妖怪了。” “啊?!” 闻言,王小娅不由得往后倒退一步,现在的她终究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孩,面对传说之中的妖魔,自然会下意识地生出莫名的恐惧之意。 “别害怕。” 江晨笑着道:“这幅画虽然邪异,但是,对于你们女人来说,不会有任何的伤害,不过,若是换做男人,可就有趣了。” “有趣?怎么个有趣法?” 王小娅顿时来了兴趣,连忙追问道:“难不成,这幅画它还会吃人不成?” “这一次倒是让你说对了。” 江晨笑道:“这幅画吃的是人的精气神,让人陷入画中幻境,不可自拔,开始的时候,还能勉强维持人的生机,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人的精气神不断流逝,会变得越来越虚弱,最终虚弱而死。” 王小娅问道:“那之前这幅画的主人呢?” “你是说那个被我扔到路边垃圾桶的那个人啊?” 江晨笑应道:“算算时间,他也该醒了,嘿嘿......丢了这么重要的东西,相信他一定很快就会找回来的,唔,他来了。” “画呢?我的画呢?” 就在江晨话音落下瞬间,一个邋里邋遢的青年男子已然推门而入,他的模样就和非洲的难民一样,一双眼,死死的盯着江晨,或者说,盯着江晨手中的那幅古画,嘴里更是在不住的念叨着:“抢回来,把画抢回来.........”念叨间,只见他脸上已然透露出几分凶光,眼见着就要动手。 “吴明?!” 正当此时,王小娅有些不敢置信的开口,她看向眼前这和非洲难民似的邋遢青年,满脸都是不可思议:“怎么会是你?你不是留学去日本了吗?我是你的同学王小娅啊!你这是怎么了?怎么搞成这样?” “抢回来,把画抢回来.........” 然而,吴明此时此刻,显然对自己的老同学的关心并不在意,他只是死死的盯着江晨,然后猛地向前扑出,目标直指江晨手中的那幅古画。 “鬼迷心窍!” 见状,江晨口中当即回之一声冷哼,随即,也不见他如何动作,飞扑过来的吴明,已然在他身前三尺开外,被一股无形无质的力量生生禁锢。 “把画还给我!” 丝毫不顾及自己的现状,吴明保持着向前飞扑的动作,口中狰狞一声大喝:“该死的妖人,快点把画还给我?” “妖人?!” 闻言,江晨不由得脸色一沉,他是何等人物?堂堂混元大罗境的超级高手,不管放在哪个大千世界,都是足以位列巅峰的强大存在,何时被人这么骂过?不过,眼前的人,只是一个平凡的普通人而已,在他的面前,弱小的比蝼蚁都不如,他自然不至于跟对方斤斤计较,只是,难免口中一声轻嗤:“被欲望遮住双眼的普通人,真是可怜又可恨。” 王小娅连忙凑了过来,带着几分担忧出声问道:“江先生,他这是怎么了?” “他被这幅画迷住了。” 江晨笑道:“或者说,是被这幅画上的杨贵妃给迷住了,而且,看来时间已经不短,不仅失了一魂,连心智都开始迷失了。” “那他会怎么样?” “还记得我先前跟你说过的吗?” 江晨淡然应道:“他的精气会被这幅画一点一点的吸干,一开始还可以维持他正常的生理需求,但是要不了多久,他就会永远沉溺在这幅画的世界里,永远都出不来,而他的肉身,则会死........” “会死?!” 王小娅连忙求情道:“江先生,我求求你,救救他吧,我知道你不是一般人,以你的神通广大,一定可以救回他的是不是?” “这个嘛?” 江晨笑着道:“要救他也不是太困难,只要进入画中,把他丢失的那一魂找回来便可以了,不过,想要根治,还得处理了这幅画。” “除了这幅画,怎么处理?” “烧了。” 江晨笑道:“这幅画有着难以言说的魔力,任何男人恐怕都舍不得将之烧掉,但你们女人则不同,待会儿,我会进入画境世界,你则在一刻钟后将画点燃,记住了,是一刻钟,也就是十五分钟,别把时间搞岔了。” “哦。” 王小娅有些忐忑的拿出了一个打火机,却见眼前一阵宛若涟漪般的空气波动,随之,江晨已然消失在了原地。 亭台楼阁,华贵无双,山珍海味,玉露琼浆,赫然琳琅满目,再见江晨,已然身处在美轮美奂的画境世界之中。 对于旁人来说,想要进入这样的画境世界,受画境世界的规则所限,必须得神魂出窍,肉身却无法进入,但江晨不同,像是他这样的存在,虚实转换,尽在一念之间,所以,他完全可以不受这画中世界规则的影响。 “三郎,是你吗?” 立身在富贵殿堂之中,很快,就有一位绝美无双的宫装女子莲步轻挪而来:“你终于回来了,你可知道,臣妾已经等你好久了。” “是吗?” 不咸不淡的一声回应,江晨侧身坐倒在了一张盛满珍馐美酒的桌前,看着桌上,金盏玉杯,上面的美酒佳肴,于他人来说,或许是不可抗拒的诱惑,但是,在他看来,不过是一堆纸灰而已,让他怎能提的起兴趣? “三郎,你怎么了?不开心吗?不如喝一杯吧,正所谓,一醉解千愁,醉了,就可以把所有的烦恼全都忘了。” 眼见江晨对自己待理不理的淡然模样,杨贵妃当即伸出玉手,提起玉壶,将壶中美酒倒入一盏玉杯之中,递到江晨面前:“三郎,请满饮此杯。” “我最近肠胃不好,在戒酒。” 杯中看似美酒,实则是销魂迷药,加入了杨贵妃骨粉的迷药,江晨以前虽然喝过奶粉,但骨粉这种高档次的饮品,他显然不怎么敢兴趣,当下随口找了一个十分蹩脚的原因就回绝了杨贵妃的敬酒。 “肠胃不好,咯咯,三郎你真会开玩笑!” 显然,杨贵妃对于江晨随口道出的这个蹩脚的原因并不相信,轻轻一晃手中玉杯,酒水涟漪波动,散发出迷离光芒,满满的都是诱惑。 “嘿嘿......” 一声干笑,江晨接过酒杯在手,在鼻尖轻轻一嗅,顿感无穷魅惑,换做一般人,无论如何也难以抵御,但他毕竟不是一般人,道心坚稳,丝毫不见摇动,一转手,他便已将手中的酒杯放下,口中转而道:“相比于喝酒,我更想看你跳舞。” 闻言,杨贵妃不由得为之一愣,这男人,似乎和她之前遇到的有些不一样,那些男人一见到她,就迫不及待的扑上来,绝不会像眼前这位一样,直到现在,眼神之中还保持着足够的清明,当下,她连忙伏下身子,又复端起桌上盛满美酒的玉杯,送到江晨嘴边:“三郎,这杯酒是臣妾专门为你而倒,你不喝,是在嫌弃臣妾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