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8集:画中仙(上) - 史上最牛轮回

第788集:画中仙(上)

?【默默地求个订阅、月票支持..........】 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 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 是夜,444号便利店中,江晨正坐在柜台后面观赏一副古画,画中是一座美轮美奂的宫阁,背靠雄山而立,前有樱花成林,阁中画有美女,虽然身材略显丰满,但却一点也不显胖,反而更添一股美艳,倾城容颜,直可颠倒众生。 此图,便是大名鼎鼎的杨妃夜妆图。 画中的女人,自然便是传说之中的祸国红颜:杨玉环杨贵妃! 正所谓,国色天香,可见,一个人如果美到了极点,美艳中,甚至能够诞生出一种异香,就像是现在,香味,越来越浓,画卷上,宫殿前,那美艳不可方物的女人好似活过来一样,她的身上,透发出一股浓烈的香味,让人如同置身于一片盛开的花海之中,片片花瓣,飞散满天,在半空之中飘舞,叫人心神沉醉。 “冬青,冬青!” 就在这个时候,蓦然一阵呼喊声传来,随之,一个年轻女孩推门而入,环视便利店一遭,不见夏冬青的身影,当下不禁好奇问道:“江先生,今天怎么你在这里,冬青和赵吏呢?他们两个哪去了?” “呵!” 不用转眼去看,江晨便已知道来人是谁?这大半夜的,除了王小娅,谁还会来这444便利店找夏冬青?他自回之一声轻笑:“他们啊........他们遇到了一点小麻烦,所以,现在出去解决麻烦去了。” “麻烦?该不会又是什么厉害的凶魂恶鬼吧!” 似是想到了什么不好的过往,王小娅不禁下意识地打了个冷颤,显然,直到现在,她的心里,还对宿舍凶灵、红衣学姐的事情保有不小的后怕。 “放心啦,不是什么凶魂恶鬼,只是.......一点点的小麻烦而已..........” 说到这小麻烦,江晨的嘴角不够的勾勒出一抹满含戏虐的邪笑,这事情,还要从几天前的鬼节说起。 那一天,他与夏冬青遭遇了偷偷溜出冥界的冥王阿茶,几番风波过后,也算是一场相识,临别之时,冥王阿茶说要送给夏冬青一个礼物,那是一个精灵古怪的笑! 一天六天,夏冬青并未感觉到什么不同,但是,直到第七天来临,他竟意外发现,自己跟赵吏两人相互交换了身体。 原来,早在当初分别的时候,冥王阿茶就在他们的体内埋下了法咒,只是,冥王阿茶的修为高深莫测,那股法咒力量,潜伏在他们的身体里,足足七天,方才开始生发威能,而且,一发不可收拾。 好吧,江晨承认,赵吏和夏冬青最先求助的是他,不过,他给拒绝了,不是因为他没有破解冥王法咒的能为,而是因为他很清楚,在远方,有着一段属于赵吏和夏冬青两人的缘,他不想破坏这段缘。 无可奈何,赵吏和夏冬青一番商量之后,准备前往一处深山老林,寻找赵吏的一位旧相识、老朋友:山鬼! 山鬼,或者说,山神,守护大山的神灵,他们守护着大山里的生灵和人类,再从生灵和人类的信仰之中得到养分。 虽然,山神与冥王的级别有些差,但毕竟都是神仙,如今,行走在人间的神灵已经不多,若说有人能够破开冥王的法咒,除了江晨之外,山神的可能最大。 于是,他们就去了,临走之前,将444号便利店托付给了江晨,江晨炼化了心魔,不仅恢复了身上所有的旧伤,修为更是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如今闲着没事,便就没有拒绝这件事情,正好,让他碰见一件有趣的事情,就是现在被他拿在手中的这幅画。 “这什么味儿?” 很快,王小娅就察觉到了不对,她忍不住的皱起眉头,只觉得今天的444号便利店中,到处都充盈着一股怪味,十分难闻,让她忍不住的为之皱起了眉头,循着这股味道的来源,她看到了江晨手中拿着的古画,不禁走上前来问道:“江先生,你有没有闻到,这屋子里好像有一股怪味?” “不是好像,是根本就有。” 江晨笑着回声应道:“这味道,来源于我手中的古画,是这幅画散发出来的味道。” “画的味道?” 王小娅下意识的凑近了那幅古画,轻吸一口气,只觉得那味道说不出来的怪异,不能说是臭,但是闻着就是感觉心里难受,她好奇难耐,忍不住接着问道:“画怎么会有味道?你哪里搞来这么一副邪门的鬼画?” “是一个疯疯癫癫的客人留下来的,就在不久之前,他来买东西,没带钱还想捣乱,让我扔到了路边的垃圾桶里,这幅画,就是那时落在店里的。” 江晨笑着道:“至于画上散发出来的味道,与其说,那是画散发出来的味道,不如说,是画上那女人散发出来的味道,这种味道,对于男人来说,销魂摄魄,是难以抵御的魅惑,但是对于你们女人来说,却不算什么。” “画上女人散发出来的味道?” 这么一说,王小娅不禁更好奇了:“江先生,这画上的女人到底是谁?她怎么会散发出这样的怪异味道?” “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这画上的女人,就是大名鼎鼎的杨玉环杨贵妃!” 江晨指着画上的女人道:“白居易在长恨歌中描写,安禄山起兵造反,兵锋直指长安,唐玄宗带着大臣出逃,途经马嵬驿,随军将士哗变,指贵妃乱国,是红颜祸水,一致要求处死杨贵妃,玄宗无奈,为了安抚军心,赐白绫一条,杨贵妃被缢身亡,这便是‘六军不发无奈何,宛转蛾眉马前死’的由来。” “太不公平了!” 王小娅嘟起嘴巴,满口不忿道:“为什么这种罪名都是女人来承担?一有事就推到我们女人头上,我们女人长的漂亮怎么了?长的漂亮就该死吗?” “额.......漂亮女人该不该死我不知道,不过,至少我知道,你不是一个漂亮女人,因为,你现在还是一个纯洁天真的小女孩!” 江晨口中打了一声哈哈,并未在这个问题上争论,毕竟,这种问题实际上根本没有必要争论,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有些是皇帝自己作死,有些确实是后宫乱政,上下五千年,遥远的历史长河中,到底发生了什么,其实后人一点也不知道,毕竟,很多时候,历史,只是胜利者彰显功绩的记载而已。 事实上,真正的历史,谁见过?人们对历史的印象与认知,大都是来源于史书,可是,史书上记载的,就一定是正确的吗? 这一点,即便是江晨也不知道,虽然,他已经在这个世界呆了几千年,但大部分时间,他都在闭关养伤,对于外界的事情,所知并不算太多,所以,现在的他,只想跟王小娅谈眼前这幅画: “这幅画应该是出自一个东瀛人之手,房子画的是唐式的,但背后的山却是富士山,再看前景的花,花的是樱花。所以,有种传说就是杨贵妃没有死,在东瀛山口县登陆。” 王小娅听得有些头晕,忍不住问道:“你说了这么多,到底怎么回事啊?” “额,我个人觉得杨贵妃当时已经死了,毕竟,在当时的东瀛,像杨贵妃这样的绝世美女,一定是女神级别的人物,历史上,肯定会有相关的记载,可是,偏偏没有!” 江晨沉声道:“所以我推测,在东瀛派往大唐的遣唐使中,肯定有人精通方术,将杨贵妃的尸体带回了东瀛,用秘法,耗尽其血肉,再将骨头碾磨成粉,加入颜料,画成了这幅画,所以,你刚才闻到的味道,是女人骨头的味道..........” “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