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集:救人,赎人 - 史上最牛轮回

第6集:救人,赎人

?“我们咏春拳,是攻守兼备的,一攻一守!出拳要快,是以最短时间去击倒对方的。天籁.『⒉”第二天上午,天台之上,叶问站在众弟子中间,左手为掌,护在心窝,右手握拳,迅出击,为大家演练咏春拳的打法。 “看,这就是摊打!”说话的瞬间,叶问已然连续打了好几拳,出拳的度不仅快,而且凌厉凶猛,空气都被打得呼呼作响,隐约之间,可见他手上的肌肉不断抖动,血气流转,将力量聚集于一点,形成快又密的进攻。 开启了学习天赋,江晨的眼中似有神光隐现,黄粱等人看到的不过是打法,而他看到的则是最根本的凝聚血气、运气劲等诸多法门,不过,这一看,倒是叫他意外现,叶问的身上,似乎有着不小的暗伤。 是了,他仿佛记得,叶问在佛山的时候,曾经跟小鬼子干过,虽然,他打败了对手,但是,却被小鬼子打了一枪,虽未中要害,但以这个时代的医疗水平,纵然治好了,留下暗伤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 “连消带打,日字冲拳!”江晨心神思量间,叶问已经演练完毕,缓缓地收回了手,笑道:“大家好好练习。”说着,便就背着双手,优哉游哉的进屋喝茶去了。 江晨现,师父今天的心情师父不错,看来,昨天收了学费之后,师母张永成应该给了他几分好颜色,毕竟,且不说其他弟子给了多少,光是他一人,就给了一千块钱,在这个时代,算得上是一笔不小的钱财了。 到了中午时候,黄粱请命带了几个师弟出去传单了,但到了下午练功的时候,却只几个师弟回来了,不见了黄粱,作为大师兄,江晨正要问上一句,忽然,楼梯口,一群人冲了上来。 “谁是叶问?”来人的口气很冲,丝毫没有客气礼貌的意思,找茬的意思已经表现的十分明显。 江晨等人都被惊动,叶问连忙放下杯子立身而起,看这些人来者不善,心中虽然疑惑非常,但口中还是温声应道:“我就是,什么事情?” “你徒弟黄粱打伤我们的兄弟,现在在我们手上,记得拿钱到李洪记鱼档来赎人。走!”来人一声冷哼,丢下这么一句话,也不等众人回应,当即便是带着人转身离去。 江晨这才恍然想起,黄粱应该是在张贴广告的时候,和洪拳门下的弟子郑伟基起了冲突,结果寡不敌众,被抓了起来,眼见着叶问的脸色不大好,他连忙进步上前,口中道:“师傅,要不我去把他救回来?” “还是我去吧。”叶问虽然知道江晨天赋异禀,短短三个月,咏春拳已经练到极为高深的境界,甚至触摸到了化劲的边缘,但这事,终归还是得由自己这个师傅出面,当下他拍了拍江晨肩膀,又向众弟子道:“你们继续练拳。”说罢,径直下了楼梯,众人哪里还不明白,师傅这是救人去了。 “大师兄,师傅一个人去,会不会有危险啊?”眼见着叶问独自一人出门,徐世昌不禁有些担心,连忙向江晨问道:“不如,我们一起去帮帮师傅吧?” “不用了。”江晨淡然笑道:“师傅的功夫你们又不是不知道,如果连师傅都搞不定,你们去了,也只会是累赘,好好练功吧。” 不是他胆子小,不想去救人,只因他知道,叶问此去,虽然救人成功,但却会因为打架斗殴被警察扣留,到时候,还得有人拿钱去赎人,自己去了,面对警察,他也不好正面跟警察冲突,倒不如先忍一忍。 “是,大师兄。”徐世昌虽然不知道江晨的想法,终究还是被说服了,当下,只得招呼着一众师兄弟们继续操练起来。 江晨也自转动气血,有了国术的运劲力之道,他这一身庞大气血被调动起来,爆出来的力量强悍,简直乎常人想象,只是,气血太强,有的时候也不是好事,因为,这是他彻底领悟化劲的一个阻碍。 所谓化劲,不比明劲、暗劲,只是对劲力的运用,化劲,是要将所有的劲力化入修炼者的一身气血当中,以气炼劲,以劲炼力,以力炼血,复又以血练气,从而强化自身,壮大体魄,追寻更高层次的境界。 江晨得轮回之助,开启了这具身体内潜藏的属性,这一身的气血实在太过庞大,当真是气壮如龙、体坚胜铁、力可拔山、血似长河,想要将如此劲力化入如此庞大的气血之中,实在不大容易。 “嗯,看来,得想办法寻找突破的门路了。”历经过生死磨砺,江晨远比一般人更加渴望得到强大的力量,他想要掌控自己的命运,但这显然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时间很快就到了晚间,叶问并未带着黄粱回来,徐世昌等人见状,都有些担心,想要出去寻找,但江晨知道,他们怕是已经被警察局扣押了,当下,只得先以言语安抚了众人,随后,自己一人往警局来寻。 果然,来到警局后,江晨只稍加打听,便就确信,叶问等人真的被抓了,随即,他就跟负责接待的警员道:“我来保释人。” “想保释人?”那几员不咸不淡的出声问道:“什么名字?” “叶问,黄粱……”江晨想了想,方才接着道:“还有金山找。”对于金山找这个人,江晨也有很深刻的影像,这人以前做过不少错事,不过后来改邪归正,叶问救黄粱的时候,他还出手相助过,江晨如今来了,自然不好不管不顾。 交钱领人,这个时候的港岛,本就比较混乱,打架斗殴的事情,除非出了人命,否则警察一般都不管,就算抓住了,只要交够钱,随时随地都能放人。 “阿晨,你来了。”保释的手续办好不久,叶问三人就被放了出来,眼见着江晨,当即便是一声惊喜呼喊。 “师父。”见到叶问,江晨连忙迎了上去,他虽然没事,不过,旁边黄粱的脸上,却是一片鼻青脸肿的模样,朝着江晨眨了眨眼睛,目光中透着几分感激。 叶问道:“阿晨,是你保释我们的?” 江晨点了点头,应声道:“我也是听到消息,说有人在李洪记鱼档打人被抓了,这才急急忙忙赶了过来,一打听,果然是师父,您没事吧。” “我没事。”叶问笑着道:“阿晨,这一次真是多亏你了。” 江晨忙道:“这是应该的。” “叶师傅,这是你徒弟啊?”叶问正要开口,就在这时,一个豹头环眼的中年汉子走了过来,他看了看江晨,随即哈哈笑道:“年轻人,知道来救师父,真是够义气!” “阿晨,这位是金山找金师傅。”叶问连忙介绍道:“金师傅,这是我大徒弟,江晨,你叫他阿晨就好了。” 江晨连忙执礼道:“金师傅,你好。” “小伙子不错。”金山找拍了拍江晨的肩膀,正要夸赞两句,忽然,目光越过江晨到他的背后,口中已是忍不住大声的叫了起来:“老婆,这边!” 众人看去,只见一个抱着孩子的妇人走了进来。紧随其后,又有一个孕妇和一个带眼镜的瘦高男人,也跟着走了进来。 “永成!”看到这个孕妇,叶问连忙迎了过去,这个孕妇不是别人,正是他的妻子张永成........

上一篇   第5集:见众生

下一篇   第7集:公开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