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9集:权杖,不死 - 史上最牛轮回

第519集:权杖,不死

?【多谢香蕉长得帅再次万赏,多谢大家支持,顺便再求个订阅、月票支持........】 圣体传承,千古不朽,神元归位,玄黄为用! 缓缓睁开的眼眸,透发出最凌厉的光芒,半响之后,江晨方才平复了自己的气息,随即,他将目光投向了曾经安置圣体的古棺之中。 古棺之中,最下方有半池血水,鲜艳刺目,仿佛刚从人体中流淌出来,其中有一个老人横尸里面,漂浮在血水上方。他肉身不朽,手持一杆金色的权杖,有绝世杀机溢出,简直可以洞穿人的灵魂。 “虽然只是一件圣兵,但胜在有不俗的象征意义,值得收藏。”一声轻笑,江晨抬手之间,便就将那杆金色的权杖抓起来封印了。 因为大成圣体的主动成全,致使江晨炼化那具不朽圣体并未花费什么气力,如今不过封印一件圣兵,对于他来说,根本没有半点难度。 南宫正等人看在眼中,不免又是一阵崇拜,甚至,在他们的眼中,自家掌门早已经成为了无所不能的代言词。 “天啊,我似乎认出来了,这跟权杖,好像是天庭的传承权杖!”太玄门人中有见识广博的,看着江晨抓拿在手中的黄色权杖,不由得惊呼出声。 这是远古杀手神朝天庭的象征。此外,这也是一件武器,是一种极其可怕的秘宝,据说,身在什么境界,就能发挥出什么样的力量来。 “这是远古圣人炼制的兵器,为了强化天庭传承,有自我封印的功效,不达到圣人境界,永远不能发挥出全部威力来。”诸多太玄门人尽皆十分眼热,毕竟,作为一个修行之人,谁不渴望得到一件威力巨大的至宝呢? 翻手收起黄金权杖,江晨随即环顾周遭一众太玄门人,眼见他们身上气息蜕变,大胜以往,脸上不由得浮现出了一抹微笑。 此行,一众太玄门人虽然未有立地突破者,但是,他们已经得了机缘,过后一段时间,只要加以潜修,必然能够修为大进,但这还不够。 缓缓抬手,五指微拢,顿生一股力量,将周遭散落的大成圣体血液牵引而来,汇流成一个足有拳头大小的血团。 随即,江晨心念一动,将血液之中蕴藏的杀伐战意抹去,只剩下纯粹的力量,分成一滴滴,按人头分给了所有太玄门人。 “此乃大成圣体之血,经过本座重新洗练之后,拥有强大作用,能够强化肉身,你们可拿去修炼使用。” 南宫正等人闻言,当下连忙齐齐应声:“多谢掌门赏赐!” 毕竟都是圣主级别以上的高手,见识也算得非凡,自然都知道大成圣体之血的珍贵。别说往昔他们没有机会得到这样的至宝,就算有,也无法剔除圣血之中蕴藏的无上威压,强行熔炼,等于找死。 好在,现如今有江晨在,为他们洗练圣血,解决了所有后患,这让他们怎能不为之感到惊喜。 纵然只有一滴圣血,但是,只要他们将之炼化了,不单单能够修为大进不说,身体也能得到强化,如果天赋足够,甚至有肉身成圣的可能。 江晨眼见一众门人兴高采烈的收起圣血,当即笑着道:“此间事情已了,咱们也该离开了,下面,还有一个人在等着我们呢。”说话间,他自转身向着山下走去,南宫正等人虽然不解江晨话中含义,但一个个的,也都亦趋亦步的紧跟下山。 此番跟随江晨一行圣崖山域,虽然江晨拿了大头,但南宫正等人也是大有收获,下山的路上,几乎各个都喜笑颜开。 自从加入太玄门,抱上江晨这根金大腿,他们是腰不酸了,腿不痛了,以往的风湿骨病也都痊愈了。 时至今时今日,这一行人中,不管是原先的太玄门人,还是后来加入进来的,再无一人不服江晨! 片刻之后,一行人再次来到了半山腰处,突然,走在最前方的江晨停下了脚步,眼中神光透射,直视前方。 “阁下暗中窥视了这么久,难道到现在还不打算现身吗?”江晨开口,淡然语气之中,却透着一股不容置疑的霸道。 “有人在一直窥视我们?!”闻言,南宫正等人顿时一惊,顺着江晨的目光看去,前方一片空旷,别说是个人,就是鬼影也没有。 但是,不等众人心中涌起一丝一缕,只见前方数百丈处,虚空波动,掀起片片涟漪,随即,一个老者的身影缓缓显现而出。 他的身上,道袍相当古老,与当世所见大不一样,根本不知道是什么年代的,充满了岁月的痕迹。 “真有人........”南宫正等人不由得齐齐吞咽了一口口水,一个个的,全都安安静静的躲在江晨的身后。 不是他们胆子小,而是敌人太凶残,眼前这老家伙,一看就是不知活了几万年的老古董,这样的存在,根本不是连圣人境界都没有达到的他们可以抗衡的。 “你终于舍得现身了。”江晨淡然开口,言语之间,带着一丝丝的叹息,不知是在叹息他自己,还是在叹息对方。 眼前的老道就像是一个活化石一样,无一处不古旧,己身也非常老迈。 他头上的紫金冠暗淡无光,都快烂掉了,身上道袍也随时会成为飞灰,听闻江晨的话语,他的眼中,一丝诧异一闪而逝,嘴里口诵道号,一副慈悲相。 “几位施主,可否助贫道一臂之力,我愿以九秘中的两种盖世圣术相赠。” 这个老道上来就这样开口,惊的南宫正等人不由得纷纷为之一阵瞠目结舌,忍不住探出头来观望。 九秘一下子就拿出来两种,这家伙到底什么来头? “贫道忘记了过去,因为真正的我早已朽灭了,没有人可以抗衡岁月。”老道话语很平和,古老的气息在弥漫。 “他……一定是山腹中的无上存在,是被封神榜镇压的那个人!”有人反应了过来,顿时浑身打冷颤,露出极度惶恐之色,若真是如此,将有弥天大难。 昔日,无始大帝亲手对付的人,最终以封神榜镇压,如果还没有死,光是想想就足以让人为之头皮发麻。 “我的肉身早已归于黄土,只记得别人称呼我不死道人。”那个老道继续开口,言语间很是萧索。 “不死道人,本座对你倒是一点都不陌生。”江晨脸上一派淡然神色,任何人都看不穿他的底限:“如果本座没有记错,之前进山路上,本座曾经毁灭过你几个分身吧?” “不错!”不死道人眼中闪过一缕异芒,对此倒没有搪塞,大大方方的承认了。毕竟,修为到了他们这个境地,自没有在这等小事上有说谎的必要,谁也瞒不过谁,黑鸦、冷眸,那些就是他的分身,也确实是被江晨毁灭。 “如果道友连先前的路都没有通过,那么道友又如何能站在这里与我说话?”再次开口,不死道人的话语中自有一番不凡的气势。 “有道理!”江晨点了点头,对于这一点,他倒是十分赞同,这本就是一个以实力为尊的世界,若是没有相应的实力,只怕连当炮灰的资格都没有,更别说高居在上,成为一个至尊强者的对手。 有的时候,弱小就是一种原罪! 若非如此,荒古之前的人族,也不会沦为古族的奴隶,仍凭宰割,连自己的生死都无法掌握。 而如今,江晨拥有绝对的实力,他决定要镇压眼前的不死道人,尤其是在对方说出自己掌握有两种九字秘的时候,那就更不能放过了。 不知江晨打算不死道人还一副风轻云淡的模样,笑道:“道友请放心,贫道只留下一道元神,葬于仙源中,想出去了却一桩心愿,并无恶意。”说话间,他神色平静,浑然一副无害的样子。 江晨身后,南宫正等人却已忍不住的为之脸色大变。 这都过去多少年了,纵然肉身已经成为飞灰,但眼前这老道还是留下了元神,光是想想就让人发自内心的感到恐怖!(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