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5集:先声夺人 - 史上最牛轮回

第1625集:先声夺人

诸强并立,极道争锋,江晨以一对四,独挑妃雪、九尾、龙枭、天葬十三四大宇王境高手,他没有畏惧,反而更涌现出一股高昂战意,脸上浮现出一抹狰狞,随即,他整个人猛然向前一扑,瞬间跨越天地界限,那冰冷的脸庞,冷酷的双眸,以及那无形之中所散发而出的冷酷杀意,顿时便是犹如实质一般,直奔着对面的四大高手逼迫而去。 “嗯?” 见状,对面的妃雪、九尾、龙枭、天葬十三四人不由得齐齐一愣,却是怎么也没有想到,在这样的局面下,江晨不思退路,反而逆流而上,妄图以一人之力,独对他们四人,这简直是在自寻死路! “铮!” 剑鸣之声已然响彻周遭,三恒曌世,剑锋震颤间,无穷无尽的天地精气被一股无形无质的力量牵引着,疯狂的汇聚而来,刹那之间,竟然在他的身体周围,形成了一个偌大的灵气漩涡,缓缓地转动起来。 仿佛是来自远古天际的古老吟唱,那介乎于生死之间的冥冥韵律,在这一瞬之间,响彻了整个天际苍穹。 一人,一剑,在这一刻,绽放出了无与伦比的璀璨光芒,那无限的耀眼光芒之中,似有一道擎天般的身影,屹立于天地苍穹之中,在那无尽的星辰寰宇之间,仰天长啸! 在这一瞬,天地之间那原有的波动,无穷无尽的规则,都似在这里被生生冻结了一般,但与此同时,天地之间,却又隐隐约约的传出了一阵轻微的破碎声响,紧接着,被江晨持在手中的三恒曌世之上,暴起了一道璀璨无匹的剑光,伴随着他前扑的身影,一股恍如来自心灵深处的无形无质的威压,铺天盖地一般席卷开来。 “道武,劈分阴阳!” 局势严峻,不容迟疑,没有丝毫的保留,江晨一出手,就是至极杀招,三恒曌世锋芒所向,刹那间,整个天空之中,陡然暴起一道恢弘,恍若太古洪荒,开天辟地之极,所爆发出来的惊天巨响! 万物根本,阴阳之分,视线之内,天地万物,全都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却是一道劈开天地阴阳的恐怖剑光,妃雪、九尾、龙枭、天葬十三四人身影,都被这道剑光笼罩在内,凌厉剑光,化作亿万道的璀璨光华迸射开来,虚空破碎,无边气浪,如一道璀璨长虹,推进而至。 “不好,众人速退!” 龙枭虽然自负实力强悍,但面对着恐怖一剑,也不由得为之脸色一变,他没有挡下这一剑的把握,同样的,妃雪等人也是一样,当下,四人各自向后爆体,想要避开这一剑的绝世锋芒。 “轰!” 劈天剑光,来势迅猛,凌厉之极,虽然四大高手已经后退了很远一段距离,再加上各自的实力强横,各施绝招,但是削弱后的威能依旧不可小觑,瞬息间爆发出来的力量之强横,宛若惊涛骇浪疯狂席卷,四人根本吃不住这股大力,直接被掀飞了出去。 “就是现在!” 都是宇王境的高手,以一敌四,不是容易的事情,江晨不惜大耗功力,一上来就全力施为,为的就是要在对方四大高手没有形成真正的联合之前,将之分离开来,这样一来,他就有机可乘了。 似是他们这样的宇王境强者,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几乎已经达到了不死不灭的程度,想要将之重伤到短时间内无法出手的程度,几乎不可能,因为,他们只要还有一点生息,就能够爆发出相当可观的强大战力。除非,是一举将之斩杀,抹灭其真灵,这样一来,就算还留着复活的后手,也不是一时片刻能够做到的。 正所谓,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这就是江晨临阵对敌的智慧! 果然,一如他的料想,妃雪、龙枭四人虽然暂时联手,但毕竟也是竞争对手,彼此间不能完全信任,一旦遇到危险,必然会各自分头退避。 抓住机会,江晨猛然飞扑上前,他这一次出手,并没有施展什么特别厉害、精妙的绝招,直接就是一记最为简单的劈斩,现在他要做的,不是比武较技,而是斩杀对手,越是简单、直接,就越有效果。 刹那间,凌厉剑芒,划破长天,跨越成千上万里的遥远距离,瞬间斩到了天葬十三的身前,令得天葬十三脸色大变,他完全没有想到,江晨竟然这么疯狂,竟然在四大高手围攻的情况之下,抢先出手,妄图将他斩杀。 这一剑来势凶猛,气势磅礴,浩瀚如山,就犹如开天辟地一般,竟生生的将生死关内层层叠叠的位面虚空撕裂大半,狂风忽悠静止下来,天地间的能量也似被完全禁锢,只剩下那一道破空的剑光。 天葬十三望着那暴掠而来的凌厉剑芒,原本大变的脸色瞬间再次为之惊惧,这一次,他真正的感受到了一种毁灭般的气息,在这种气息之下,即便以他的身份,心中也不免泛起许些惊涛骇浪! 瞳孔深处,眼神在不断地变换,死死的盯着那划破长空而来的凌厉剑光,惊惧的脸色也变得无比凝重,天葬十三下意识的咽了一口口水,抬手间,一道纯粹到了极致的锋锐剑气,顿时便即从他的身上升腾而起,刹那之间,他周边的天地虚空,都变得朦胧起来,一道剑气凝聚,转瞬之间,便是已经化作了一道通天彻底的巨大剑柱,呼啸着撕破长空。 曾与江晨在青莲古路上交手过,而且大败亏输,他知道江晨的实力何等可怕,因此,面对江晨的杀招来袭,他不敢有丝毫的侥幸心理,一出手,就是暴起了自己的最强战力,不求有功但求无过! “铮!” 双剑交锋的瞬间,金铁交戈之声,一道犹如惊雷般的巨响猛然响彻天际,庞大的音波,裹在无边的反震之力之中,犹如实质一般,疯狂的从那交锋之处扩散而出,狂猛的波动,四周的空气云雾,都是被搅动得翻腾起来,整个天空之中的无边云雾,在这一刻,都像是翻起了惊涛骇浪,怒卷而起! “轰!” 金铁交戈声才刚刚响过,一道低沉声音,紧跟而起,在同一瞬间,天葬十三惊骇无比的看见,自己的剑光,竟被江晨的剑光如摧枯拉朽一般生生撕裂开来,即便他已爆发了自己的最强力量,但却仍难抵挡,这一刹,天地寰宇,无边虚空,云雾翻滚,剑气翻腾,全都被江晨一剑生生劈成了两半。 “噗——” 只听得一声利刃切入肉体的闷沉声响,那一道凌厉无比的剑光,在撕裂天葬十三的剑光后,径直切入了天葬十三的身体中,紧接着,从他的后背之中涟漪浮现,将虚空都斩破,在天际之中,留下一道狰狞无比的空间裂缝。 “这.........怎有可能?!” 不敢置信,难以置信,天葬十三怎么也没有想到,再次交锋,一心想要一雪前耻的他,在江晨的面前,竟然连一招都未能挡下。 “轰!” 须臾晃神,一瞬生死,纵然有着满腔抱负,也终究不敌命运残酷,一句哀嚎未及出口,整个人便在高空之上爆裂开来,漫天鲜血如雨洒爆洒而落。 鲜血淋漓中,江晨擎剑踏空而立,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令人窒息的可怕气势,只见他伸出舌头,舔着迸射到自己脸色的鲜血,脸上随之浮现出一抹狰狞狠辣:“接下来,谁想上来领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