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1集:针锋相对 - 史上最牛轮回

第1591集:针锋相对

?“可恶!” 闻得乱古五雄话语,九州一方,三皇五帝等统领的上古先民部众,纷纷为之大怒,有人毫不畏惧,昊英氏、有染氏、朱襄氏、葛天氏、阴康氏、无怀氏等部相继有人站出来,上前怒斥。. “你们纵然战力盖世,也不过是无德凶狂之辈,怎能懂得三皇五帝的博伟胸怀,怎么能与他们相提并论,你们又怎能如此辱蔑我祖?” “太古前,诸皇征战,只有破坏,没有建设,生灵涂炭,血染诸天,怨魂横虐三万界。” “你们过所之处,万族俱灭,草木皆凋,天地同朽,凶威浩荡下,无乐土,无安康,无祥和,无宁静,无生灵。只有你们的爪牙与屠刀可活。你们所做的是要毁灭万界,有的只是嗜血的杀戮与破坏。而我们的祖先悲天悯人,他们具有大气魄、大慈悲、大毅力,要改变这一切,重定天地秩序,结束黑暗与战乱,扫平杀戮与凶狂,让万界重归安宁。” “你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自己,屠戮万界生灵,破灭万界,祭炼永恒真界,大肆破坏。而我们的祖先,他们不是为自己,为了你们眼中的蝼蚁蚊虫,他们以大气魄,决定重定乾坤秩序,创建理想中的祥和、安宁的乐土。” “他们大慈无疆,大爱无界,大勇无双,岂是你们可驵左辱与对比?无论他们成也好,败也好,他们都会令我们敬仰。纵死,也永生在我们的心间。而你们,纵然活着,也不过活在自己一个人的世界” 九州一方,诸多修士毫不畏惧,慷慨激昂无比。 秦羽、林蒙、擎空、叶凡等人,则一旁静观,他们虽然是外界之人,但对九州诸修士的言语倒也有几分认同。 “够了!” 他们认同,却并不代表被指责的人也认同,只见乱古五雄当中的一人,猛然踏步上前,随即口中怒喝:“一群蝼蚁也敢向天鸣,你们是想找死吗?” “哈!” 闻言,江晨亦随之踏步上前,针锋相对道:“怎么,你们几个还没炼化起源之地,掌握诸天万界,就以为自己是高高在上的永恒真神,可以主宰众生命运了吗?” “你” 遭遇反驳,怒意更甚,那出列的乱古之皇愤然出手,乍见背后两只翅膀张开,黑漆漆的羽翼,遮蔽了天日,抬手间,一根硕大战矛,好似凭空化现,崩然一击,贯破长空,直逼江晨怒射而至: “死!” 古皇杀意冲霄,战矛捅破天宇,锋芒未至,便已让人心胆俱裂。 “死?谁要死,那也难说得很。” 直面乱古之皇,江晨毫无畏惧,脸上神色不变,轻轻一抬手,岁月轮身前一横,漆黑剑光,嗜血的锋芒,照映着流淌的岁月。 “一斩风月不留痕!” 绝式祭出,剑锋横断苍穹,铿锵一击,强行挡下古皇战矛,火光乍迸间,虚空寸寸破碎,一条条的法则锁链,争相断裂,双方交锋之所在,旋流翻转,好似有一个无敌的黑洞,恐怖的吸力透发,戮力吞噬周遭一切。 “挡得住吗?” 背后双翼扇动,加持力量爆发,曾经纵横乱古的无敌皇者,此时此刻,尽展自身无敌战力,在座下蛮兽的增幅下,前扑的身形,疾刺的战矛破空,凶猛之处,更胜先前,欲要一击击杀眼前的对手。 “笑话!” 回应他的,是江晨的一声轻笑,“我需要挡吗?”话音响起同时,只见他握剑的手猛然松开,虚空一摄,岁月轮剑锋极速旋转,凭空卷起一个硕大漩涡,徐徐转动间,生出一股磅礴巨力,强行挡下战矛强击,于此瞬间,剑光映照之处,剑气自生,连着岁月长河,咆哮奔腾,直向那古皇反扑。 “嗯?” 再击无果,遭遇反扑,乱古之皇背后双翼震动,一手持定战矛,另一手猛然探出,张开的五指,好似掌握着一个寰宇世界,雄浑之力,赫势迎击。 “轰!” 一声惊爆,天地摇颤,囊括寰宇的霸道一击,强行挡下岁月长河,乱古之皇正自狞笑,却见流水潺潺,光阴之河中,突兀弹射出一道剑气破空。 “不好!” 意外惊变,乱古五雄之中,那位背负大弓的皇者口中一声惊呼,随即,也不见他如何动作,身上便自腾起一道高大虚影,持他背上大弓,弓弦一张,一支羽箭呼啸破空,眨眼间便就射至双翼古皇身前,与千钧一发之间,挡下了致命一剑。 “锵!” 锐响震动天地,气浪翻覆风云,江晨兀自不动不摇,对面,那双翼古皇却身子一颤,止不住的往后倒退,握着战矛的手,虎口已经被震裂,鲜血止不住的流淌而出,沾染在战矛之上,使得矛身不断震颤,好似一条可怕的怒龙,正在觉醒。 “强者!” 背负大弓的皇者,驱使着坐骑向前:“不过,凭你一个人,哪怕再加上你身后的两人,依旧不足以抵挡我们乱古五雄!” “要试试吗?” 石昊猛然踏步上前,手中提着一口染血的战剑,气势汹汹,摄人心神,那血格外的鲜红,正是凌驾于诸天之上的皇者鲜血。 另一边,小石皇亦踏步上前,双手一摊,轻声笑道:“久闻乱古五雄曾经纵横诸天万界,莫可匹敌,在下也想领教一番,诸位的无敌风采。” “找死吗?” 方才在江晨的手下吃了暗亏,那双翼古皇闻言,脸上怒容难抑,当即紧握手中战矛,狰狞以应:“我可以成全你!” “吼” 话音落下的瞬间,战矛震颤之间,好似一条怒龙咆哮,苏醒的圣器,初露爪牙,自久远之前的那一场大战后,首现嗜血渴望。 “哈!” 闻言,见状,小石皇昂然挺立的身影,拔尘脱俗的气息蔓延,隐隐然间,更有一股激昂的战意爆发,他毫不示弱的踏步上前,欲要一战乱古之皇。 石昊同时进步向前,伴随着他的脚步,手中的战剑滴血,一步一踏间,战意随之不断高涨,达至前所未有的巅峰。 “狂妄之徒,我来战你!” 乱古五雄之中,亦有一尊皇者迎上前来,只见他虚空一握,掌中赫然长刀在握,凌厉的刀锋,嗜血的锋芒,彰显霸道威凌。 眼见着双方极势相对,大战一触即发。 “且慢!” 就在这个时候,忽闻一声大喝,却见江晨一剑破空,凌厉剑光划出一道天堑,横断了整个战场。 “你什么意思?” 闻得背负大弓的古皇询问,江晨当即笑着回道:“没什么意思,我只是突然想通了,以我们三人之力,难以阻挡你们五个人,所以,我决定放弃抵抗,你们想要什么,自己去起源之地拿吧!” “什么?!” 乱古五雄中的一人,满脸的惊诧不相信:“你当真不阻拦我们?”不是他们多疑,而是江晨的表现太令人生疑,起源之地的诱惑,他们相信,是任何一个生灵都难以抗拒的,没理由江晨会在尚有一战之力的情况下放弃,这也未免太不合理。 “我为何要阻止你们?” 面对乱古五雄的惊疑,江晨当即回之一声嗤笑:“起源之地虽然就在眼前,但是想要将之炼化,可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就算是我们这样的皇者,也根本做不到,你们妄图通过炼化起源之地从而掌握诸天万界的想法,根本不可能实现,既然如此,你们说,我又何必费尽心力阻止你们?” “哼,你做不到,不代表我们乱古五雄做不到!” 乱古五雄冷然以对:“待我们掌控了起源之地,看在你如此识趣的份上,倒是可以考虑放你一条生路”说话间,他们转头就向着起源之门冲去,相比于跟江晨等人豁命厮杀,掌控起源之地,才是他们现在最重要的事情—— 上拉加载下一章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