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4集:皇者无敌,死神挡关! - 史上最牛轮回

第1574集:皇者无敌,死神挡关!

?异界大地,诸强汇聚,来自唯一真界的九大圣皇,来自九州的江晨、石昊、小石皇以及三皇五帝、女娲盘古,以及,隐藏在天地至深处的四大皇者! 三足鼎立,局面很是微妙。 九州一方虽然人多势众,但真正能够完全发挥战力的只有江晨、石昊和小石皇三人。 来自唯一真界的九大先天圣皇,人数与实力并具,但他们毕竟只是分身降临,能够发挥出来的实力有限,面对虚皇四位拥有着肉身可以爆发出全部圣皇实力的存在,其实并没有什么优势。 没有了数量上的优势,九大圣皇分身,其实灭杀起来并不困难。 接下来,再将三皇五帝的不灭元神祭炼掉,还真有可能一举解决掉江晨、石昊、小石皇三人,之后通往初始源地的道路,将再无任何阻碍! “哈!” 一声轻笑,满含轻蔑之意,来自唯一真界的九大先天圣皇,一如先前藐视江晨、石昊、小石皇三人那般,对于这新出现的四尊皇者,打心眼里瞧不起:“太古前的小角色,如今也抖起来了,真是让人慨叹............” “自我感觉良好的垃圾,九人联手居然都奈何不了区区一个江晨,还有什么优越感可以显摆?还先天圣皇,神经病吧!” 虚皇冷笑一声,随后四尊古皇同时向前迈步,他们很清楚,一旦爆发全力启战,那他们在这个世界停留的时间就会急剧缩短,所以,必须要在有限的时间之内,将这九尊圣皇分身迅速解决掉。 “真实的早已腐朽,虚幻的注定长存,无量无尽,亘古亘今,永恒虚幻!” 起源之地的诱惑在前,没有任何的犹豫,虚皇第一个出手,无尽虚幻笼罩世间,以人心种种与贪念为诱因,进行最为可怕的神识攻击。 虚幻无上大道,铸就永恒瞬间! 蛰伏亿万年岁月,如今一朝爆发,虚皇的强大在这一刻体现的淋漓尽致,他独自一人撕裂开了九尊先天圣皇的元神。 九尊圣皇分身,他们的额骨在全部被洞穿了,各自出现一个可怕的血洞。不过,身为皇者很难绝灭,九人当即展开最凌厉的反击。 刹那间,九道光芒化成九种大道本源,向着虚皇压落而下,无边无际,诸天万界都在颤栗,众生惊惧,就连石人王者都要骇然。 “分身如虫,随风而朽。 后面的三尊古皇在这一刻也出手了,他们是皇者真身,化成三种大道本源,携着无与伦比的恐怖威势,一下子就冲了过去。 “轰!” 三位无上皇者,早已是屹立修炼道路的绝舀,此刻凌驾万古,俯视诸天,大道本源浩瀚莫测,伴随着他们的全力进攻,破碎的声响不断传出,三位古皇几乎瞬间就撕裂了九位先天圣皇的分身。 鲜血在流淌,九尊皇者全部被立劈为两半,他们的大道本源在暗淡、在朽灭。九位先天圣皇分身滴落下的血液,足可以洞穿大世界屏障,给予诸天万界,带来难以想象的大灾难,甚至,轻而易举的缔造出一个黑暗时代。 “想杀死我们,那是不可能的” 九尊圣皇分身大吼,鲜血倒流,血肉重组,他们摆脱了虚幻,同时燃烧皇者神力,同时点燃了无数世界,顷刻间,很多腐朽的大世界都彻底的崩溃了,永远的消失。还有许多大世界,神力被抽的干干净净,在火光中走向终结。 “不好!” 三皇五帝等人连忙出手,配合江晨、石昊释放本源神力,稳固诸天万界,但仍然迟了一步,有不少的世界瞬间破灭,无尽生灵化成飞灰,燃烧成神力,被九大圣皇抽取,他们想要借此对抗对面的四位古皇。 “你们若是本尊降临,我们自然是望风而逃,但缺少了肉身之力的你们,如何是我等四人的对手?!” 占得上风,更无任何保留,四大皇者强行冲破万界灵力,随即,只见虚皇残忍一笑,一掌劈出,直接将眼前的一位先天圣皇分身劈成了两半! 虽然对方在刹那间再次重组了身躯,但身上所散发出的气息明显减弱了一分,按照这个趋势,或许用不了,这九大圣皇分身,就能被虚皇四人彻底的灭杀掉。 “师尊,我们要不要出手?!” 身后,石昊传音询问,女娲脸上神色亦是忧虑非常,与三皇五帝等人对视了一眼,似乎想要施展底盘,准备拼命了。 “不急,不急!” 眼见着场中大战连天而起,江晨却依然镇定如往常时候,他自摇了摇头,口中淡淡然应道:“先让他们分出胜负,然后再收拾他们也不迟,你们只管护持好诸天万界,尽可能的保住这一域诸天的安稳,剩下的交给我与小徒石昊还有小石皇道友即可。” “江晨,那虚皇等人,隐忍了这么多年,实力彻底爆发开来,有多强大你也看到了!” 女娲轻叹一声,口中道:“我知道你们三人在逆境称皇,实力强悍非常,但对方几人若是不与你们硬拼,一心冲入初始源地中,你们三人又能拦住几个?” “足够了。” 江晨淡然道:“别忘了唯一真界的诸皇,他们可不会眼睁睁的看着虚皇四人进入起源之地,这一战,现在不过才刚刚开始而已。” 开启的战局,在落幕的一瞬,不远处,起源通道之前,一片大道海洋显化出来,片刻之后,天地间才渐渐复归清明。 虚皇四人屹立在大道海洋上空,在他们对面,九大圣皇的分身已经彻底消失不见,被几人完全灭杀炼化掉。 “现在,没有人可以阻挡我们进入唯一真界!” 四位古皇步履坚定,沿着古路大步向前走去,他们时间有限,既然江晨等人自始至终没有出手,他们也乐的轻松,只要进入了起源之地,掌控了唯一真界,到时想要谁死,那还不就是一个念头的事? “九州诸皇,可笑的蠢货,看在你们这么识趣的份上,等我们掌控了唯一真界,只要你们愿意臣服,我们倒也不介意大发慈悲,饶你们一命!” 即将踏入起源通道之前,其中一位古皇按耐不住心中的激动,转头对着江晨等人哈哈一笑,神色间,满是得意之色:三皇五帝又如何?盘古女娲又如何?到头来,还不是为他们四人做了嫁衣? 然而,就在此时,前方原本虚空一片的起源通道之中,突兀传来了一阵悠扬笛声,不见任何的曲调,却吹入人心,敲开心灵之窗,淡淡的,回荡在心里深处。 笛声婉转,不觉间,诱人内心深处的离别之情,让人如在梦幻现实的交错之间,看不清过去与未来,惦念着思索曾经,勾起人心底最深处沉淀着的情绪,让人忍不住的为之心神沉迷,迭迭幽幽,风雨离愁,霎时之间,虚皇四人急进向前的身影骤然止住脚步,仿佛陷入了一个奇幻的境地之中。 笛音沉沉,幽幽,半响之后,方才渐渐终止,流风起处,赫然可见,片片竹叶自无尽混沌虚空之中飘落,纷飞舞动半空,织成优雅景幕,紧接着,一道修长身影,踏着纷纷飘落的竹叶,缓缓而来。 “一入鬼门生死间,谁诉奈何道黄泉?无尽前缘皆过往,莫许来世再缱绻。” 来人一身气度非凡,虽是介乎与生死之间,却又透着更胜神灵的光辉名耀,他自起源通道中走出,似过了千万年岁月,但又似在须臾一瞬间,便就到了近前。 生与死的交集,轮转着幽幽华光,是一种自根基底处的矛盾之感。 “轮回掌座,冥界死神林跃,见过诸位道主。” 淡淡然的话语,却透着一股莫名的奇异神性,却又带着死亡的气息,浓浓的笼罩四面八方:“此路不通,还请诸位道主止步。” “死神?!” 骤然止住的脚步,虚皇四人相互对视,瞬息之间,各自心中的警惕之意已经提升到了极限状态,齐齐看向来人,一双双眼,神光烁烁,明明圣洁无比,却又透着令人难以想象的凌厉与锋锐,划开空气风云,撕裂无尽苍穹。 “不错,正是死神。” 林跃淡淡然笑道:“我乃是来自轮回六道的审判者,行走于诸天万界,专门判定人的生死,所以,被称之为死神。” “哦?” 虚皇闻言,顿时心神颤动,皱眉问道:“那么,阁下出现在这里,莫非是想要判定我们四人的生死不成?” “你非要这么说的话,倒也不错。” 林跃点了点头,理所当然的应声道:“我奉命镇守起源通道,你们若是就此退去,自然无事,但若是你们执意向前,那我就要行驶死神的权柄,剥夺你们的性命,将你们尽数击杀在此。” “哈!剥夺我们的生命?!” 闻言,一位古皇不由得为之神色一怔,随之哈哈大笑出声:“笑话!你可知我们乃是万古之皇,永恒不朽,就凭你?也想剥夺我们的生命,真是狂妄!”隆隆话音,震荡天地,自有一股可怕的力量蕴含其中,激的风云浩荡。 “唉..........” 口中忍不住的为之一声叹息,林跃叹息道:“为什么,为什么每一个被审判者都会说这句话,若然你们真的懂得珍惜生命,也不至于会到死神临头的一天,苦苦挣扎,又有何用。” 虚皇口中当即便是一声冷哼:“什么死神临头,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本事!” “没有人,能够逃得过死神的审判。” 林跃口中淡然出声,伴随着他的话语,身周立时生出一股隐晦波动,连着神魂深处,一点灵光缓缓激荡,赫然可见,随着他的意念之眼,那是一片十分广袤的恢弘天地,正是,死神天国! 庞大的死神天国,古老的城池雄伟壮阔,苍茫古老的一个巨大祭坛,幽幽悬浮着一件黑色斗篷,一柄黑色死神之镰。 突然,似是感应到了主人的召唤,死神之镰不住的震颤着,出一阵阵兴奋地嗡鸣之声,一股可怕的力量顿时散出来,涌入他的意念,达至他的身体各处。 诡异的黑色光芒,像是置身在无尽的黑夜之中,笼罩着他的周身,随着生死转换,从他的额头,一点血光乍现,如活物一般,形成一条血线蔓延,在他的左边脸颊上勾勒出了一副狰狞的图腾,透着无穷的诡异,他的双眼,也在此时此刻,透出了诡异的紫色光芒。 黑色的死神斗篷覆盖全身,掌中横握着死神之镰,可怕的力量,转换生死,越极限,瞬间迸爆开来,如山洪海啸,倾泻天宇,撞得虚空崩裂,混沌翻腾,仿佛来到了末日世纪,天地欲要为之毁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