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8集:皇者禁区! - 史上最牛轮回

第1528集:皇者禁区!

『33→』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洪荒天界,无垠大地上,青草枯萎了又繁荣,小湖干涸了又蓄满,岁月无声,转眼只见,百年时间,匆匆而过。 小石皇陵墓所在的古地,彻底成为了一片禁区,没有人靠近,在这里,纵然连最凶悍的各种蛮兽也要绕道而走。 磅礴的气息,伴随着时间流逝,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愈加恐怖,像是一个巨人在飞快成长,所有人可以感觉到这里的神威日渐强盛。 百年匆匆,萧晨一动不动,躯体上已经沾满了灰尘,自始至终从未睁开过眼睛。 天地妙音,百年不衰,始终在耳畔回响,大道至理,排列在前,若是不能抓到这样的机会,那就实在对不起小石皇留给他的机缘了。 擎空、萧云飞、狠人大帝,三大王者护关,几乎可以杜绝任何外来力量的袭击,逆龙王、英熊以及众多来者,俱都在聆听天地妙理,寻求突破。 日月如梭,斗转星移,九颗太阳因为无法承受天界灵气浓度,已经陨落了四颗。 人世浮沉,转眼之间,一万年匆匆而过。 大湖干涸,成为了谷地。高山崩塌,成了乱石林地。大河改道,远去了千里。平原地裂,成为了深渊峡谷。 沧海桑田,匆匆一万年,这个数字读起来不算什么,但是足以发生很多的事情。 凡人一生不过百年,细细想来,在年老时慨叹时光,却也足够漫长。 而万载岁月消逝而过,可以想见那沧桑巨变,可以明了那今古悠悠日西坠的荒凉。 时光的远逝,岁月的变迁,萧晨的躯体上,尘埃密布,蓬头垢面。 一座王者神城,不过五尺见方,将他围在中央,他的身体上,除却那厚厚的一层灰尘外,体表上更是结了一层石质硬壳,犹如石甲,坚不可摧,密布在身,流光点点,若隐若现。 这是一副罕见的景象,说是在魔城中涅巢走出石人路,又不太像,神城并没有完全覆盖萧晨,更没有绝灭他的血肉生气。 被他熔炼很多太古魔城,才形成的这座王者神城,此刻古朴无华,昔日的神光全部内敛,像是古老的建筑物被陈列在此。它所蕴含着惊天伟力也在蛰伏,仅仅像是一座古老的祭台,承载着萧晨。 萧晨体表石化,看上去像是在走石人路,但这绝对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石人大道。因为,在那层石壳下,是晶莹的血表,流转着神秘的光华,充满了强大的力量波动,不过却被这重石甲隔绝在了里面。 这也不是无上祖神路,或者说不是纯粹的无上祖神路,他聆听王者大道一万载,各种天地之至理,始终回响在耳畔,让他有了无法想象的收获。 触摸大道神韵,把握永恒,踏出自己独特的道路。虽然在王者大道面前,或许还不够开阔,但毕竟是自己摸索前行出的一条路。 萧晨一万年来,始终在发生着微妙的蜕变,他开始真正摸索出独属于自己的无上大道之路了。 英熊、逆龙王、乃至诸多来者,都在道音回荡间,修为增进,有了非同寻常的突破,甚至,有些人甚至将要踏出那最后的一步。 “轰!” 就在这个时候,但闻一声巨响,七座大墓突然同时崩碎了,七大王者冲出。 与此同时,那正中央处的小石皇也蓦地睁开了双眼,浩瀚如海的气息铺天盖地,两道犀利的眸光慑人心魄,纵然是七大王者也不敢与之正视。 天空中七颗魔星落入小石皇的左掌心,那面石镜更是在他头顶上空缓缓旋转。 他缓缓站起身来,冷漠的扫过七人的面容,周围七大王者,除却无始大帝尚能勉强支撑外,其他六人竟然都无法与之对峙,纷纷低下了头。他们本不想这样做,但是却无法忍受那种威压,不得不低头。这是相当可怕的一件事情,让石人王都低下了高傲的头颅。 “这就是完全凌驾于王者之上的境界吗?” 无始大帝的眼中充满了热切之意,这一刻,他似乎窥视到了更上一层的奥秘,身上的气息,随之开始出现异样的蜕变。 陵墓中央,小石皇的石体已经彻底蜕去,血肉重生成功,在这一刻,他便是天地大道的化身,臻至到了完满的境界。 一眼千万年,眸光流转,世界成空! 似千万年流转而过,似大世界在破灭,可怕的眸子让人恐惧! 没有什么动作,他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便压迫的诸王不敢妄动,浩瀚如海的气息,铺天盖地,突破空间极限,传递到了天界大地上。 以这里为中心,洪荒大地上,所有生灵却不鸦雀无声,纵然是各方巨头以及活化石,也都失音了,心中充满了震撼。 在这一刻,小石皇就是天地中的唯一! 太阳星光,天地灵气,在在他面前全都变得苍白了起来,他似成为了诸天万界、古往今来唯一的存在。 “喀嚓.........” 然而,就在这会当凌绝顶、俯视诸天万界的时刻,小石皇的额头突然出现一道裂纹,一缕触目惊心的鲜血缓缓流淌而下。 接着是全身各处,出现一道道血痕,点点血迹像是密集的蛛网,遍布他的全身。 惊人的变故发生了。 完美无缺的小石皇,他像是精致的瓷器遭受了猛烈的撞击一般,通体纵横交叉出一道道裂纹,他那盖世无双的的躯体在龟裂。 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冲上绝巅境界的小石皇竟然在流血,形体在崩溃。 但是诸王依旧不敢妄动,纵然感知到了小石皇在走向毁灭,但是他们依然不敢轻举妄动。因为,此时此刻的小石皇,无疑是最可怕的,死亡前的搏命一击,毫无保留的皇者一击,他绝对可以轻易的毁灭任何人,哪怕是巅峰王者亦不例外。 “江晨,这就是口中所言的大劫吗?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啊!” 小石皇乱发飞扬,仰望苍穹,眸子深邃无比,他似乎在与冥冥中的某个人对话。 虽然他的躯体在龟裂,蛛网般的裂痕越来越多,但是他的气势越发的强盛了,如瀚海在起伏,铺天盖地的气息席卷了整片洪荒大地。 诸天王者,俱都为之震撼。 小石皇傲视千古,震慑诸天,实乃盖世皇主,真正做到了无敌天下,但是却难以长久的存在下去了。 这是一种前所未有的大遗憾! “砰!” 他的胸膛崩出一个恐怖的血洞,一股精血喷涌而出,一下子就将墓中世界洞穿了。 小石皇沉默无语,伟岸身躯寂静不动,犹如山岳,过了很久才缓缓伸出一只手,将那迸溅出的精血收起,一道道血光充满了梦幻的色彩,在他的掌指间缓缓流转,妖异的鲜血,凄艳的红,充满了无以伦比的强大力量。 “一滴精血,可毁灭一个世界,但是.........这又有何用?” 闻言,诸王皆为之骇然,一滴精血就可以毁灭一个世界,那么,若是此刻的小石皇发狂,岂不是可以将诸天万界拆掉? “日中则移,月满则亏,只叹天地有缺.........” 小石皇话语平静,他立身在中央大地上,无视七大石人王,眸子中是无尽的枯寂,墓中世界在灰飞烟灭,浩瀚洪荒天界,出现在众人的视野间。 古地一片荒凉,十万里地域生机皆无,小石皇陵中的万界节点消失了,只有七座大墓与那墓碑保留了下来。 小石皇眺望洪荒大地,眸子中充满了留恋,而后在这一刻,他的话语震动诸天,传遍万界,让所有人强者都心生惧意: “诸天万界,可还有人想与我一战吗?” (=一秒記住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