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9集:谈尸论道 - 史上最牛轮回

第1519集:谈尸论道

“道是什么?” 天界石皇陵,诸天王者汇聚,欲要一论大道,小石皇最先出言发问,看似平常的话语,却似有无穷的神威,勾动天地大道运转。 “道为法,道为则。有形可循,有迹和捉,掌法控则……” 有人出言回应,但是,另有人持完全不同道意,言道:“道无形,不可桅摸,把握不住,渐行渐远,远而生反。反而归一,一化无形,远遁而去,周而复始,这便是道。” “道为本源,演化万物天地。源之尽头,可为一粒沙,一根草,一片花,万物皆为道,你我皆为道。” “道无形,道无根。道无本,无源无根无本,道韵自然,何需叹道,何需谈道,你我他不是道而是道……” 萧晨正在证道的紧要关头,此刻,听到大道阐述,他顿时心中一动,凝神聆听,种种玄奥之音,犹如天籁,在苍穹下回荡,各种妙理,醍醐灌顶,顿时让他沉醉其中,而后又渐渐迷失。 这简直是一场无法想象的机遇,在这一刻,无论是萧晨,还是老道士,亦或者逆龙王、英熊,都陷入到了一种空灵状态,沉浸在无法言喻的大道妙理中。 一时间,天空上彩色千万条,华光流转,祥瑞弥漫,连动瑶池,圣莲朵朵绽放,神虹绕长空,霞彩无尽,一派祥和宁静。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谈尸论道才告一段落。 “道无形,渐行渐远,极尽生反,而归而去,是为遁去的一。” 小石皇重解陆战的道,点了点头,而后蓦地挥甩袍袖,砰的一声,一座大墓顿时裂开,月影魔刃飞出,被他拘禁而来,递给陆战,道:“很好的阐述,这把石兵送你。” 远处,英熊已经苏醒过来,一双眼顿时瞪的老大:小石皇就这样轻易的将一把石兵交给了异界始祖? 其余人等也都一惊,露出羡慕之色,没有想到小石皇竟然如此的大气,将自己生前的兵刃说送人便送人了。 而陆战自己则无喜无忧,方才他似也深有体悟,平静的接过那月影魔刃,就连看向那七道尸影中的江晨的灵识化影的嘶吼,也变得平淡无比。 “源之尽头,可为一粒沙,一根草,一片花,万物皆为道,你我皆为道。” 小石皇转眼望向无始大帝,口中不禁赞叹出声道:“万界之中,果有大智慧者,你的道,有见地。”说到这里,第二座大墓突然裂开,里面飞出一把皇者石剑,被他单手握在手中,而后递向了无始大帝。 “多谢!” 没有丝毫的犹豫,无始大帝当即接过皇者石剑在手,言语之间,并无任何的欢喜波动,情绪平缓淡然,稳如太古神山! 众人全都露出一丝异色,这小石皇还真不是一般的大方,随手便将这把皇者圣剑送人了,在场几位石人王自认不能如此从容,自问舍不得。 远处,萧晨亦是一惊,这小石皇真的达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境界,难道说这些石兵都对他无用了吗?还是说他真的彻底陨落,无需再要这些至宝。 “道韵自然,何需叹道,何需谈道,你我他不是道而是道……” 小石皇口中不断重复这几句话,而后长叹一声,道:“真是让人意犹未尽,我心共鸣,可还有后续?” 这一次,他看向的是乱地五王中的一道尸影,然而,那道尸影静静盘坐在那里,一动不动,没有任何回应。 小石皇的脸上写满了失望与遗憾,道:“可惜了,你陨落过早,这条道虽然神妙,有无限可能,终究未能完善下去。” “砰!” 第三座大墓裂开,从里面飞出一方大印,小石皇毫不犹豫的将之交给了乱地五王中的那个尸影。 众人无比大惊,这是小石皇亲自炼制的石印,乃是一宗至宝,在石兵中赫赫有名,不想也被他毫不在意的送了出来,真是大手笔。 “小石皇,难道我等的大道要义就不能入你法眼吗?” 砺石兽眼见着小石皇不再分发石兵,忍不住发出如此低沉的声音,神色非常不善。 “你们的道,中规中矩,不能给我启发,而他们的道,虽不见得远远超越你等,但却能带给给我意想不到的启迪……” 小石皇从容不迫,静静盘坐在青石上,流露出无尽威压。 “给你启迪,你到底要做什么?” 砺石兽非常警惕,随后他又喝问道:“我的无上大道你怎能洞悉,岂可妄下结论,说它中规中矩。” 小石皇没有回应,扫视在场诸强。 三眼石王当即一声冷笑,口中道:“原来,你不是以我等大道高低上下来分石兵,而只是选择对你有用的大道来分,你到底想做什么?” “谈尸论道,你我他共同升华。” 小石皇淡然以应,神色泰然,丝毫不为所动。 闻得此言,那手持黄金圣剑的王者当即冷笑道:“好大的的口气,你一个死人,还如何升华,跨越千万年的对话,难道只是想满足你的虚荣心吗?” 陆战沉吟很长时间,突然开口道:“他没死!” “什么?” 砺石兽顿时露出惊容,喝道:“他没死?!” 这个时候,同是诞生于太古前,死后逆天归来的战者单骏也突然开口,道:“你未死,一直沉寂在墓中!” 在这一瞬只见,无论是陆战这位异界始祖,还是单骏这个逆天战者,都想起了某些太古旧事,做出了这样的判断。 不远处,萧晨等人闻言,虽然早有预料,却还是忍不住的为之大吃一惊。 手持黄金圣剑的王者、砺石兽、三眼石人王在这一刻,全都杀气冲天,明白真相后,没有人不忌惮,毕竟,那可是传说中的小石皇啊! 太古时代,曾经打遍天下无敌手,如果想对他们不利的话,借助那天下第三石镜来杀敌,将是一件非常可怕与危险的事情。 “你们错了,我确实已经陨落了,这是跨越千古的对话,我贯通通今,早已算定一切,特留下一缕灵识在此等待你们的到来。” 小石皇平静的近乎可怕。 “你究竟是谁杀了你?” 砺石兽等人防备着,如此问道,他们很想知道真相,同时,也需要防备小石皇对他们突然下杀手。 不远处,萧晨等人也在认真倾听,显然,他们也想知道这个答案。 却见小石皇脸上神色淡然依旧,口中的话语也如之前一样平静,却道出了一件令人不敢置信的话语:“是我自己杀死了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