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2集:拔剑就杀人 - 史上最牛轮回

第1512集:拔剑就杀人

“轰隆隆..........” 伴随着惊天动地一阵巨响,整个净土世界都在摇晃,前方的空间屏障被打碎了,外面一片茫茫无际的白骨大军汹涌而来,想要侵占这片世外净土。 白骨大军浩浩荡荡,好似洪水一般,当中有几头白骨生物冲在最前方,大步迈来,挥动着骨刀,睥睨四方。 “他们是谁?” 眼见着外敌入侵,江晨不由得把头转向了清清。 “他们是某一个强大存在所召唤来的火种生物,经常前来攻打这里,想要夺取梦想之花。” 清清的虚影化身走上前去,拦住了那些人的道路,同时为江晨解释道。 “哦?” 江晨皱眉道:“难道不能永久的消灭他们吗?” “梦想之花扎根在这里,限制了我的行动,让我无法发现背后的主使者,火种生物千千万万,他可随意召唤,灭之不尽。” 轻轻娇眉轻蹙:“不过,经过数次交手,我猜测那个人可能是来自太古战场的某一个强大的怨灵,甚至,极有可能是我得到梦想之花的种子附近的残魂。” “这种老古董非常奸狡,在没有绝对把握前,他是不会真正露面的,总是不断的派人袭扰,打扰我的修炼。” 清清一边说一边出手,似乎对这样的事情早已习以为常了。 “这样不好,万一被他们得手,悔之晚矣。” 江晨沉声道:“梦想之花,事关重大,绝不可以失落。” “前辈请放心,这些火种生物,还不是我的对手。” 清清说话间,轻轻一挥手,顿时,一道耀眼的神光释放出来,迎风见涨,须臾之间,已经化作一片璀璨光幕,铺天盖地一般,直将无数白骨生物笼罩在内。 那神光璀璨,如太阳之火一般璀璨、炽烈,白骨生物之中虽然不乏强者,但在这璀璨耀眼的神光笼罩之下,顿时,犹如阳春白雪一般,纷纷消融。 “我来助你一臂之力。” 江晨见状,一声轻笑,只见他轻轻一抬手,虚空一握,顿时,整个净土世界猛然为之一震,紧接着,无穷无尽的黑云遮笼了偌大一片天空,卷成了一个恐怖的漩涡,一道狰狞黑光,吞吐天地之威,自黑色云漩中心乍现,诡异霸道,宛若天地至尊,毁灭一切的魔神,撼动乾坤八方。 无尽黑云漩涡之中,赫然可见,一柄岁月轮转、主宰生死的奇古战剑巍然降世,未曾动,便已有一股磅礴到了极致的可怕气息,波散周遭天地之间,冲击混沌八荒。 岁月轮,岁月轮! 轮回无限,岁月无情,江晨执剑在手瞬间,但听得一声高昂剑鸣,如同弑天凶兽仰天咆哮,滚滚声浪迸爆汹涌,如走雷霆,恐怖剑压,震慑寰宇! “嗡............” 神兵现世,不见江晨如何催动,但只剑身悬在空中,轻轻一颤,一缕剑压逸散而出,看似微不足道,但是却如排山倒海一般,让周围的空间都塌陷了。 “诸天万灵,尽入轮回!” 执剑在手,江晨挥转剑锋,镂刻着生死轮回的无上神锋,在这一刻光芒大盛,将整个净土空间所有的火种生物全都笼罩在内。 岁月入轮回,这柄剑就是轮回,一个可怕的轮回,在光华铺天盖地笼罩开来的瞬间,一股庞大的吞吸之力释放而出。 “啊~~~~” 伴随着一声声的惨叫,肉眼可以明显看到,有一道道黑色的光华从各个角落冲天而起,向着岁月轮剑锋之上汇聚而来。 “这是........” 清清见状,不禁满脸惊诧:“火种生物的本源魂力?还有.........诅咒之力?” 她没有想到,江晨拿出来的这柄岁月轮剑居然有如此威力,要知道,本源魂力,是火种生物生存的根本,一旦被吸收,再无任何复活的可能。 至于诅咒之力,则更加神秘,这种东西,在诸天万界之中,都算得上是一种禁忌,很少有人愿意沾惹。 岁月轮依然在震动,不断吸收周围的乌光,不过四尺长一把剑,却像是一个永远都填不满的黑洞,肆意倾吞着无数火种生物的本源魂力和附着其上的诅咒之力。 “很好。” 江晨脸上满是笑容:“看你还能支撑到什么时候?”那笑似魔鬼一般森冷可怕,岁月轮剑锋震颤间,吞吸之力却是越发庞大了。 “不!” 就在这个时候,一声愤怒不甘的凄厉尖叫声传来,随之,最强大的一股乌光冲天而起,想要破开空间,逃遁而去。 “逃得了吗?” 江晨淡淡然开口,只见他心念一动,整个净土世界都被他的天地意志笼罩,那道乌光自然也不例外。 “嗡...........” 同时,岁月轮剑锋颤动之间,一股庞大吞吸之力径直覆盖在那道乌光之上,须臾瞬间,便就将之生生吞没。 “我明白了,他屡次前来袭扰我不过是掩饰而已,每次都趁乱留下部分诅咒之力以及微弱的神念,想要造将来某一天突然反制于我。” 推测出这样一个结论,令得清清不由得为之变了脸色,她道:“这家伙肯定是死界当年最后一战所陨落格强者的怨念所化,传说,那个时期的诅咒力量发展到了极致境界,很多强大的人物都精通,不过经过亿万年前的那场大战后,诅咒这种传承渐渐没落了。” 就在这时,一片太古战场遗迹中猛然传来一声惊天动地的咆哮,很显然,被岁月轮吞噬的本源魂力和诅咒之力,应该来源于他。 “果然是来自太古的怨灵!” 江晨眼中射出两道神光,隔着无尽虚空,凝视着那片古战场,口中淡然道:“可惜,这一次他偷鸡不成反而蚀了把米。” 清清亦笑着道:“看来,至少数百年内,他不会来找我的麻烦了。” “留着始终是一个麻烦,还是杀了的好。” 江晨摇了摇头,挥手之间,轮转剑锋,岁月轮锋芒所向,一道剑光,顿时破碎虚空,呼啸劈斩而出,没入虚空尽头。 “啊~~” 一瞬间后,那片太古战场遗迹之中再次传来一声短促惊叫,但这一次,明显多了几分痛苦,而且,很快就没了声息。 “你杀了他?” 清清瞪大了眼睛。 江晨却丝毫不以为意:“他早已经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