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7集:天界起风云 - 史上最牛轮回

第1507集:天界起风云

天界,萧晨、逆龙王、英熊三人跟随者萧云飞、擎空两大轮回强者来到了一座名为寒月的古城之中。 他们此行天界,是为探寻天碑的下落,却没有想到,刚入天界,就听到了小石皇陵墓现世的消息。 这无疑是一个大消息,引得各方风云为动。 小石皇,这个传说中的太古强者,君临天下的一代雄主,生前光辉战绩无数,很多人都对他的陵墓很感兴趣,都想探索他究竟留下了那些战宝,尤其是在先前,他在时间长河中,显化出那一道盖世无敌的战影后。 能够将异界圣祖的投影,那样明显超越了王者境界的无上存在击杀,可见小石皇一身修为,冠绝古今,而最为关键的是,他..........真的死了吗? 因此,他的陵墓被发现的消息一经被传出,就引动四方风云惊变,诸天王者,不管是九州还是异派,亦或者其他的天界巨头、逆天战者,都非常感兴趣。 萧晨等人自然也不例外。 甚至,就连擎空、萧云飞二人亦跟随而来。 韩月城状若弯月,与人间那种四四方方的古城相比大相径庭,布局奇特,且没有任何城墙,因为对于修者来说,那等于虚设。 不得不说,这错古城很热闹,街道上人来人往,各种奇形怪状的种族都有,如十几丈长的蜈蚣王,浑身兽毛遍布的雪人,如地狱魔王的蝙蝠妖神,相对来说,人形修士的数量只占少数。 “万年玉髓,便宜处理了,只需要冥火神竹一株便可换去。” “神圣幽兰结出果实,九千年的极品圣果,有意者可拿金精神花来换。 “生命神树的一段主枝,富有强大的活力,插入泥土中变会成为一株新的生命神树,如此神圣之物,需要龙珠一颗来换。” “凤凰卵,真正的凤凰卵,九死一生从太阳金星盗取而来,可孵化出强大的凤凰神鸟,需完满的妖神战技三种来交换。” 寒月城内非常热闹,让萧晨、萧云飞等人疑似进入了人间的集市,这些修士竟全都在叫卖,以此吸引人的注意,来换取自己所需之物。 “长生肉,长生不朽肉……” 萧晨、萧云飞他们刚十进城,就碰到一只山羊精化成的妖神,顶着羊头,直立着人躯,提着一块烂肉在那里叫卖,让人不自禁想到那句话,挂着羊头卖狗肉。 “我说山羊大兄弟,你也太不讲究了,你这狗肉都快臭了,也好意思顶着大好头颅在这叫卖?”英熊非常不地道的这样说道。 “说什么呢?!”山羊精当时眼睛就立了起来,头上两只长角更是两把弯刀一般寒光闪烁,一绫山羊胡连翘三次,他才用充满不屑的声音,道:“土包子没见识,这是正宗的长生不老肉,生长了近万年,非稀世珍宝不换。” 被人如此鄙视,英熊非常不忿,他道:“你忽悠谁啊,你瞧瞧都烂的不成样子了。说正经的,你这里卖狗肉不?” “欠打吧?!”山羊精恼怒,道:“听说过太岁这种东西没?我这可是真正的万年太岁,闻一口多活十年,吃一口寿无增千岁,同时修为也要精进。” “别给我说没用的,我管他太岁还是太监呢,不需要,哥哥早已长生不朽。火元果还号称增加修为呢,结果让我变成了一个人形火炬。我说兄弟,说正经的,有正宗的狗肉吗,最好是黑狗成精的真正香肉,我的口说都快流出来了........” 结果而知,英熊被人暴打了出来。 “小子你想买黑狗肉?” 就在这时,英熊的衣领被人从后面揪住了。 “对啊,我说兄台,卖我个百八十斤吧,今晚准备黑锅闷黑狗肉……”一边说话一边擦口水的英熊转过头来,当看到一个人躯顶着一个黑狗头时,他顿时有点傻眼,紧接着是眼花,因为硕大的老拳擂在了他的眼眶上,当场变成了乌眼青。 “叫你吃黑狗肉,去死吧……”又是两记硕大的来拳,狠狠的砸在了英熊的黑眼眶上。 挨了一顿胖揍,英熊感觉冤枉透顶,但也不好在这里闹事,因为这是规则,小打小闹出气可以,但胆敢在这里生死相向扰乱秩序,待会遭受城中所有人追杀。 “我就曰了,有没有搞错啊,想买点黑狗肉都挨揍,还有没有天理了……”英熊揉着自己那双乌黑发紫的金鱼肿眼,喷愤不已。 萧晨、萧云飞等人无视他,继续向前走去。 古城中,人族非常稀少,毕竟这是在妖族所统治的地域,出没最多的自然是妖神。而那些人形的生物,也不见得是人类,极有可能是强大的非人种族化形而成。 “通天彻地,算尽古今,万古隐秘,惊天消息,有价出售……” 在向前走时,萧晨、萧云飞等人忽然听到了这样的声音,与交换天材地宝的修士不同,这里有人出手信息。 在路旁立着杆旗幡,上面书写有四个龙飞凤舞的大字: “算尽天下人与事。” 而在旗幡的下方则盘坐着一个老道士,看起来仙风道骨,颇有几分出尘的仙韵,周围围了不少修士。 “你这老骗子又来行骗了!” “愿打愿挨,谁叫你板信他。” 很显然,周围的人根本不信这个老道士,似乎有劣迹在前。 不久众人便散去了,萧晨、萧云飞几人走上前去,并不是多么在意,只是随口问了一下:“都出售何种消息?” “你想知道什么,我便出售什么。” 老道士很淡定,对于方才众人的评价并不在意。 “哦?” 萧云飞似是来了兴趣,当即笑着问道:“既然如此,那我问你,可知道小石皇的陵墓在哪里?” 老道士倒吸冷气,惊道:“你们是什么人?” “你到底是卖消息的,还是查我们来历的?” 萧晨皱眉,似对此很不满意。 “这则消息,价值昂贵,你们恐怕买不起。” 老道士又恢复了古井无波的样子。 “我看你招摇撞骗的死骗子……” 英熊揉着肿胀的眼泡走了过来。 “话不能乱说,只要你们付得起代价,我自然可以提供相关消息。” “这则消息需要用什么来换?” 擎空随即出声问道,他并不是当真,只是随口问问而已。 “我觉得你们身上没有什么东西具有这个价值。”老道士平平淡淡,一副超任务外的样子,但在刹那间他望向萧晨时,却是一惊,道:“你袖子中揣着一块石砖……” “放心,不是拘你用的。”萧晨这样说道,与其他几人本就要离去了,但是就在这时老道士突然开口,道:“将那快石砖给我,可交换你们想知道的信息……” 萧晨心中一紧,难道这个老道士看出了天碑的虚实?这块黄河古碑,可是他前不久才从黄河中起出来的第一天碑。 “小友慢走,你尽管开口,无论多么大的代价,我都想交换这块石砖。”老道士在后开口。 萧晨驻足,问道:“你知道它的来历?” “我自然知晓,因为我与这石砖有着莫大的因果。”老道士显得很认真。 “你与它有什么因果。” “因为它本是我家祖传下来的一块圣砖。” 萧晨很想将板砖印在他的脸上,这说的也太离谱了,堂堂天碑是你家板砖,你以为你是谁? “我知小友肯定不信,来来来我与你们细说,不若我等找个酒家,边吃边谈。” 寒月城的酒家,自然不是寻常的酒楼,所出售的吃食完全是由天地灵粹炼成,可增进修为,价格自然高的离谱,需要天材地宝交换,金钱是无用的。 “好啊,有人请客,我等自然乐意。”英熊先答应了下来。逆龙王瞪了他一眼,不过萧晨并不没有阻止,这个老道士虽然达到了祖神境界,但是并不足惧,更何况,他们这一行,还有擎空和萧云飞两个狠人跟着,就算是石人王,他们也能拍死! “好,老道我今天请客,与你们结个善缘。” 一行人来到了酒楼,完全是以紫晶神玉雕刻而成,通体紫光闪闪,灵气氤氲,这样的手笔也唯有洪荒天界才能拥有。 他们来到最上层的五楼,来到一间密闭的椎间,防止外人偷听,这里可以隔绝一切,老道士认真讲述板砖来历。 “实不相瞒,我乃小石皇的后代,这板砖与我们这一族有莫大因果。 “你是小石皇的后代?”英熊斜着眼看他,要知道外界诸多大势力都在打探小石皇陵墓的下落呢,这个家伙也真敢说的出口,就不怕别人听到找他麻烦吗。 “几位不用这样看着我,不信的话你们可以去问寒月城其他人,都知道我乃是小石皇一脉所出。不过,说实话,我们虽然是他的后代,但却并不知晓陵墓的真正位置。” “不知道,方才你还忽悠我们。” 擎空当即冷眼逼视他:“难道,你是想死吗?” “这..........” 老道士被擎空的气息吓了一大跳,口中连忙支吾道:“我几时说过知道陵墓位置,我只是说知道相关的消息,比如我知道究竟是谁发现了陵墓……” 众人哑然无语,这个老道士果然有行骗的潜质。 “好吧,这件事情且先不提。” 萧云飞看着他,似笑非笑的道:“那你倒是好好说说,这块板砖与你们的家族究竟有着什么因果?” “相传,太古前我的祖先打遮天下无敌手……” “打住,不要给我们吹他的光辉战绩,早就听说过一百遍了。 “好吧,那我直奔主题说明因果。”老道士夹了一筷子千年太岁肉,就是英熊之前碰到的那种烂肉,不过远不是万年的不朽肉,看着如同腐肉般,但此刻却飘散着一股清香,老道士咽下太岁肉,接着道:“昔年,天降板砖,砸晕了我的祖上。” “等等,你说什么?”英熊拦住了他,道:“你是说,天上掉下一块板砖,砸翻了小石皇,让他差点死翘翘,瘫软在地?” 虽然他话很粗,让人鄙视,但是年问到了点子上,这是其他几人也想确认的。 “你的话很难听,不过确实是这么回事。”老道士并不动怒,依然显得很平淡。 “后来呢?知道是谁砸的黑砖吗?” “……”老道士很郁闷,觉得无从开口,怎么听都像是在说,堂堂的小石皇是市井中的人物,被人打了闷棍,砸了黑砖,与那真实光辉形象相差十万八千里。 “后来,我的祖上把板砖收起,精心研究,留作了家传圣砖。”他叹息道:“只可惜,后来我的始祖小石皇莫名陨落了,而那块圣转便也随着一起消失了。” “你编的故事不怎么动听……”萧晨喝了一杯由朱果酿成美酒,淡然道:“很荒谬。” “老道我绝没有妄言,所说都是真的!”老道士略微犹豫了一下,道:“我的始祖小石皇曾经自圣砖上领悟出无上玄法,可惜我等子孙不过学到了皮毛而已,我可以展现出来部分精义,以作证明。”说到这里,他单手结印,顿时展现出一种为所未闻见所未见的至高玄学法印。 萧晨心中顿时一惊,他没有见过这种神印,但是却感觉无比熟愿,这……似乎真的属于天碑一脉的玄法! 他已经掌握了六面天碑的玄法,至于第七面虽然没有全部获得,但却也看了个大概,而老道士所展现出的神印绝不在这个范畴内。第八面天碑萧晨亦曾见过,不过却是无字天碑,锁压在死亡世界最深处。 难道说,太古前的小石皇真的被天降的石碑馈压过,且得到了上面的部分心法不成?若是真的,极有可能一直未曾现世的第九面天碑! “可惜,纵然你说的都是真的,但是,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天碑我是不会卖的。” “唉,那可否先让我看一眼,我会付出合理价格的……” “看一眼没问题。”萧晨控制天碑,真如板砖一般浮现在他的手里。 “咦,不对,与记载的那个圣砖不一样。”老道士露出惊奇的神色,看着天碑上的古老花纹一阵疑惑:“难道说,那块圣砖真是随葬奋了我的始祖小石皇的陵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