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8集:石门后的废墟! - 史上最牛轮回

第1498集:石门后的废墟!

『33→』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道武,浑天四象!” 为彻底杀灭魔影,江晨决意强闯石门,伴随着口中一声沉喝,抬手之间,虚空一抓,顿时,地水风火,四力齐现,浑成天地四象,瞬间凝聚的庞大涡云,随即,一股庞大力量波动,震动空气,掀起无边惊涛骇浪,四散开来。 “吼!” 魔影强吞诸天怨力,欲要挡下这可怕的一击,奈何,终究未能成功,一瞬间的败退,注定了他的失败,江晨雄势踏步向前,展现出了无可匹敌的强悍力量,竟强推着魔影,生生闯入了石门之内。 “轰!” 可怕到了极点的一击,将魔影轰飞了出去,不知多少万里。 心知魔影难以灭杀,在没有找到正确的杀除方法之前,他没有急着动手,这只会浪费他的力量,来自万恶之源的力量,他可是要留着对付唯一真界的道主皇者的,不可能浪费在这个地方。 他自环顾周遭,开始打量石门后的世界。 这里,是一片废墟,能见度很低,不知道是何种迷雾,就连江晨都忍不住的为之眉头轻蹙,显然,是受到一定的先天限制了。 踏步向前,一路上,目光所向,迷迷蒙蒙,无尽黑雾,地面上到处都是断壁残垣,所见地域大致相同。 “不对!” 很快,江晨就感觉到了不对劲的地方,这才惊觉,这片废墟,竟暗藏着一个庞然阵法,就连皇者都要受到干扰。 魔影已经飞回来了,就在不远处,但它似乎对江晨有着很大的忌惮,并不感上前,甚至连靠近都不敢,因为,它从江晨的身上,感到了浓重的死亡威胁。它知道,这是一个它无法力敌的强者,一味纠缠,激起了对方的杀意,它性命难保。 江晨踏步向前,周身自有一股庞大力量,想要冲破阵法限制,但是,他失败了,无论走出多远,都会在啊瞬间回到原点。 “这鬼地方.........” 江晨紧皱眉头,他扯下几根发丝,控制它们化成一道道流光冲向不同方位,足足过去两个时辰后,也不知道飞遁了多少万里,他才停止控制。 结果,如他所料那般,所有发丝全部突兀的浮现在他的掌指间,但紧接着,令他讶异的一幕出现了,那些飞回他掌指间的发丝,最终竟重生在他的头上,彻底的还原。 “等等!” 他立刻想到了某种可能,难道说,魔影之所以能够百战不死,不可磨灭,是与此有关吗?除却限制自由外,难道这里有神秘力量,可让一切“复归原点”?若真的如此,那一切太不可思议了。 这里到底是怎样的一个所在?江晨带着惊疑不定之色,割裂手腕,让点点神血洒落而下。不过,很快所有血液又都倒流而回,他的伤口自动愈合,复归原样。 果真被证明了,这里充满了邪异的力量,让人很难理解。只是不知道,妖邪的力量是属于废墟的,还是源于魔影透发。 若是废墟发出的,那么源头应该就在方圆数百丈内,因为江晨发现,在方圆数百丈内,他可以停在任何一个地方,超过这个范围后他才会被强行拉回。 他在仔细搜索,想要有所发现。 “璧劈啪啪..........” 就在前方,一片残破的石屋中,有火焰在燃烧,江晨循着火光,大步来到这里,向里望去,顿时变了脸色。 青色的火焰闪烁着幽森的光芒,没有一点热量散出,反而有阵阵森寒的气息在流淌,石屋内的火堆中燃烧物不是木材等,而是几条手臂! 江晨顿时眉头大皱,残破的石屋中几条石人手臂堆在一起,竟被当场寻常木柴点燃,这种场面让人感觉毛骨悚然。 好在,他不是弱者,对此并无畏惧,略作犹豫,便就踏步而入,屋子里极其阴寒,几条手臂也不知道燃烧多少万年了,似乎可以永远的燃烧下去。 越过这间屋子,继续向前,前方,是一片无声的寂静。走到这里后,黑雾更加的浓烈了,滚滚汹涌,江晨没有犹豫,大步向着黑雾最浓烈的地方走了进去。 尽管周围瓦砾遍地,但这里有一座完好的大殿,黑雾缭绕,阴气森森,与别的地方格外的不同。 并无任何畏惧,江晨直接走了进来,一步一步前进,深入到了里面。大殿中非常的幽森,除却他自己的脚步声在回荡外,再也没有任何声响。 这里仿佛非常的空旷,感应不到任何存在,虽然仅仅是一座大殿,但让江晨感觉却像是一个无边无垠的大世界。 这并不是什么大神通,到了王者之境,开辟大千世界,已经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而到了江晨现在的境界,一念之间,甚至开辟出寰宇世界。 “轰!” 突然间,刺目的碧火燃烧了起来,在刹那之间,点亮了黑暗的大殿。 江晨循着火光看去,不同于先前的屋子里的手笔,这一次,火堆中的燃料,竟是五颗头骨! “九州五王吗?” 曾经,九州五位王者,打入过异界,却陨落在永恒未知处九十九重台阶上,看来,这应该就是他们的头骨。 “可惜了。” 能够打入异界,他们都是最顶尖的王者,是真正的强者,可惜,因为不清楚魔影从外界难以杀灭,所以才会陨落在此。 一下子陨灭了五位王者,九州自此落败,被异界圈养。 这是一段沉重的历史,是九州悲剧的开始,但,时间一切事情,无论欢喜还是悲哀,我们始终都要去接受。 只叹昔日五王,如今却成了燃料! 不过,此刻真正吸引江晨的目光的,不是五颗头骨,而是熊熊燃烧的火堆后方,竟有..........一个身影正在静静盘坐。冰冷刺骨的气息,正是自那里发出,黑雾缭绕,火焰闪耀,几缕纤细的长发在飘舞。 不是石发,是正常的乌发,在雾气与火光中舞动,一片迷蒙,毫无疑问,这是一具活生生的血肉之躯! “不对!” 很快,江晨就察觉到了不对劲的地方。“道武,浑天四象!” 为彻底杀灭魔影,江晨决意强闯石门,伴随着口中一声沉喝,抬手之间,虚空一抓,顿时,地水风火,四力齐现,浑成天地四象,瞬间凝聚的庞大涡云,随即,一股庞大力量波动,震动空气,掀起无边惊涛骇浪,四散开来。 “吼!” 魔影强吞诸天怨力,欲要挡下这可怕的一击,奈何,终究未能成功,一瞬间的败退,注定了他的失败,江晨雄势踏步向前,展现出了无可匹敌的强悍力量,竟强推着魔影,生生闯入了石门之内。 “轰!” 可怕到了极点的一击,将魔影轰飞了出去,不知多少万里。 心知魔影难以灭杀,在没有找到正确的杀除方法之前,他没有急着动手,这只会浪费他的力量,来自万恶之源的力量,他可是要留着对付唯一真界的道主皇者的,不可能浪费在这个地方。 他自环顾周遭,开始打量石门后的世界。 这里,是一片废墟,能见度很低,不知道是何种迷雾,就连江晨都忍不住的为之眉头轻蹙,显然,是受到一定的先天限制了。 踏步向前,一路上,目光所向,迷迷蒙蒙,无尽黑雾,地面上到处都是断壁残垣,所见地域大致相同。 “不对!” 很快,江晨就感觉到了不对劲的地方,这才惊觉,这片废墟,竟暗藏着一个庞然阵法,就连皇者都要受到干扰。 魔影已经飞回来了,就在不远处,但它似乎对江晨有着很大的忌惮,并不感上前,甚至连靠近都不敢,因为,它从江晨的身上,感到了浓重的死亡威胁。它知道,这是一个它无法力敌的强者,一味纠缠,激起了对方的杀意,它性命难保。 江晨踏步向前,周身自有一股庞大力量,想要冲破阵法限制,但是,他失败了,无论走出多远,都会在啊瞬间回到原点。 “这鬼地方.........” 江晨紧皱眉头,他扯下几根发丝,控制它们化成一道道流光冲向不同方位,足足过去两个时辰后,也不知道飞遁了多少万里,他才停止控制。 结果,如他所料那般,所有发丝全部突兀的浮现在他的掌指间,但紧接着,令他讶异的一幕出现了,那些飞回他掌指间的发丝,最终竟重生在他的头上,彻底的还原。 “等等!” 他立刻想到了某种可能,难道说,魔影之所以能够百战不死,不可磨灭,是与此有关吗?除却限制自由外,难道这里有神秘力量,可让一切“复归原点”?若真的如此,那一切太不可思议了。 这里到底是怎样的一个所在?江晨带着惊疑不定之色,割裂手腕,让点点神血洒落而下。不过,很快所有血液又都倒流而回,他的伤口自动愈合,复归原样。 果真被证明了,这里充满了邪异的力量,让人很难理解。只是不知道,妖邪的力量是属于废墟的,还是源于魔影透发。 若是废墟发出的,那么源头应该就在方圆数百丈内,因为江晨发现,在方圆数百丈内,他可以停在任何一个地方,超过这个范围后他才会被强行拉回。 他在仔细搜索,想要有所发现。 “璧劈啪啪..........” 就在前方,一片残破的石屋中,有火焰在燃烧,江晨循着火光,大步来到这里,向里望去,顿时变了脸色。 青色的火焰闪烁着幽森的光芒,没有一点热量散出,反而有阵阵森寒的气息在流淌,石屋内的火堆中燃烧物不是木材等,而是几条手臂! 江晨顿时眉头大皱,残破的石屋中几条石人手臂堆在一起,竟被当场寻常木柴点燃,这种场面让人感觉毛骨悚然。 好在,他不是弱者,对此并无畏惧,略作犹豫,便就踏步而入,屋子里极其阴寒,几条手臂也不知道燃烧多少万年了,似乎可以永远的燃烧下去。 越过这间屋子,继续向前,前方,是一片无声的寂静。走到这里后,黑雾更加的浓烈了,滚滚汹涌,江晨没有犹豫,大步向着黑雾最浓烈的地方走了进去。 尽管周围瓦砾遍地,但这里有一座完好的大殿,黑雾缭绕,阴气森森,与别的地方格外的不同。 并无任何畏惧,江晨直接走了进来,一步一步前进,深入到了里面。大殿中非常的幽森,除却他自己的脚步声在回荡外,再也没有任何声响。 这里仿佛非常的空旷,感应不到任何存在,虽然仅仅是一座大殿,但让江晨感觉却像是一个无边无垠的大世界。 这并不是什么大神通,到了王者之境,开辟大千世界,已经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而到了江晨现在的境界,一念之间,甚至开辟出寰宇世界。 “轰!” 突然间,刺目的碧火燃烧了起来,在刹那之间,点亮了黑暗的大殿。 江晨循着火光看去,不同于先前的屋子里的手笔,这一次,火堆中的燃料,竟是五颗头骨! “九州五王吗?” 曾经,九州五位王者,打入过异界,却陨落在永恒未知处九十九重台阶上,看来,这应该就是他们的头骨。 “可惜了。” 能够打入异界,他们都是最顶尖的王者,是真正的强者,可惜,因为不清楚魔影从外界难以杀灭,所以才会陨落在此。 一下子陨灭了五位王者,九州自此落败,被异界圈养。 这是一段沉重的历史,是九州悲剧的开始,但,时间一切事情,无论欢喜还是悲哀,我们始终都要去接受。 只叹昔日五王,如今却成了燃料! 不过,此刻真正吸引江晨的目光的,不是五颗头骨,而是熊熊燃烧的火堆后方,竟有..........一个身影正在静静盘坐。冰冷刺骨的气息,正是自那里发出,黑雾缭绕,火焰闪耀,几缕纤细的长发在飘舞。 不是石发,是正常的乌发,在雾气与火光中舞动,一片迷蒙,毫无疑问,这是一具活生生的血肉之躯! “不对!” 很快,江晨就察觉到了不对劲的地方。 (=一秒記住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