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4集:石罐,石罐! - 史上最牛轮回

第1484集:石罐,石罐!

深埋地下,死亡古堡,中天第一重大殿内,一尊石人王者,虽然已经陨落,被练成傀儡,如化石般一动不动,但是强大的石体内所蕴集的力量,依旧让人感觉恐怖,荡漾出的气息,盖压四方。 江晨、杨逍,托身于功德金轮,隐匿行迹,光华一闪,便就悄无声息的穿过第一重宫殿,进入第二重宫殿,竟是直接避开了守护大殿的石人王傀儡。 不过,在他们进入的刹那,第一重宫殿的巨门无声无息的关闭了,而那石人空洞的眸子中更是变得越发的深邃了,他堵在了门口。 第二重宫殿内,非常的空旷,在那唯一的书案上,江晨与杨逍二人发现了一张龙皮图卷,他们都不是一般人,自然看得出来,这不是一张普通的龙皮,而是极为强大的祖龙皮! “这.........” 当看到这张疑似地图的龙皮时,江晨不由得为之一声惊疑,他在上面看到了通天死桥,更是看到了黄泥台,不过上面标注的却是祖龙台三字,不过很显然,通天死桥与祖龙台都是小标记,远远无法跟那些醒目的大标记相比。 “战剑神图,乱地巨宫,九十九重台阶,九州古灯,九面天碑.........” 毫无疑问,这些都是重宝,比如那九面天碑,不说威力宏大,光是上面记载的诸多玄法,若是能够修习完整,便可进窥王者之境。 “这些东西,看似杂乱,但隐约间,好像有着莫大关联!” 祖龙皮地图绘制的很粗糙,但是却将这么多器物罗列在上,肯定不简单。 江晨只一眼,便就已经注意到,天碑、古灯、乱地巨宫、九十九重石台阶等,似真的有某种联系,他们标注的位置很有规律,但是短时间却无法明了其中的究竟,很难找出其中的规律与本质所在。 想到这里,他下意识的看向杨逍。 “别看我。” 杨逍苦笑道:“我只是一个过客,借着赤煌凶剑来到这个世界,有着极大的限制,就算是我想回答你,也无法说出口。” “我明白了。” 江晨点了点头,翻手收起祖龙皮地图,在这第二重宫殿中寻找了一番,再没有其他发现,便向着最后的第三重宫殿中走去。 最后一座宫殿虫,非常的安静,地面上有一层厚厚的灰尘,也不知道多少年未曾有人走入过了,巨大的宫殿很空旷,除了最前方有一座石台,上面盛放着一个破烂石罐之外,其他别无一物。 “这是..........” 江晨踏步上前,拿起石罐在手,眼中神光乍现,无边禁忌神能,顿时笼罩在手中那不过巴掌高、破破烂烂的石罐上。 “嗡.........” 忽然间,那破烂不堪的罐体发生了惊人的变化,上面的裂纹全都不见了,且残缺处也都补齐,灰色的罐体也变成了令人心悸的黑红色,像是以血水混合黑土浇铸而成。而且,在罐口上出现一张密密麻麻、画满了图纹的符纸,将罐口严密的封死了。 “封印!”深埋地下,死亡古堡,中天第一重大殿内,一尊石人王者,虽然已经陨落,被练成傀儡,如化石般一动不动,但是强大的石体内所蕴集的力量,依旧让人感觉恐怖,荡漾出的气息,盖压四方。 江晨、杨逍,托身于功德金轮,隐匿行迹,光华一闪,便就悄无声息的穿过第一重宫殿,进入第二重宫殿,竟是直接避开了守护大殿的石人王傀儡。 不过,在他们进入的刹那,第一重宫殿的巨门无声无息的关闭了,而那石人空洞的眸子中更是变得越发的深邃了,他堵在了门口。 第二重宫殿内,非常的空旷,在那唯一的书案上,江晨与杨逍二人发现了一张龙皮图卷,他们都不是一般人,自然看得出来,这不是一张普通的龙皮,而是极为强大的祖龙皮! “这.........” 当看到这张疑似地图的龙皮时,江晨不由得为之一声惊疑,他在上面看到了通天死桥,更是看到了黄泥台,不过上面标注的却是祖龙台三字,不过很显然,通天死桥与祖龙台都是小标记,远远无法跟那些醒目的大标记相比。 “战剑神图,乱地巨宫,九十九重台阶,九州古灯,九面天碑.........” 毫无疑问,这些都是重宝,比如那九面天碑,不说威力宏大,光是上面记载的诸多玄法,若是能够修习完整,便可进窥王者之境。 “这些东西,看似杂乱,但隐约间,好像有着莫大关联!” 祖龙皮地图绘制的很粗糙,但是却将这么多器物罗列在上,肯定不简单。 江晨只一眼,便就已经注意到,天碑、古灯、乱地巨宫、九十九重石台阶等,似真的有某种联系,他们标注的位置很有规律,但是短时间却无法明了其中的究竟,很难找出其中的规律与本质所在。 想到这里,他下意识的看向杨逍。 “别看我。” 杨逍苦笑道:“我只是一个过客,借着赤煌凶剑来到这个世界,有着极大的限制,就算是我想回答你,也无法说出口。” “我明白了。” 江晨点了点头,翻手收起祖龙皮地图,在这第二重宫殿中寻找了一番,再没有其他发现,便向着最后的第三重宫殿中走去。 最后一座宫殿虫,非常的安静,地面上有一层厚厚的灰尘,也不知道多少年未曾有人走入过了,巨大的宫殿很空旷,除了最前方有一座石台,上面盛放着一个破烂石罐之外,其他别无一物。 “这是..........” 江晨踏步上前,拿起石罐在手,眼中神光乍现,无边禁忌神能,顿时笼罩在手中那不过巴掌高、破破烂烂的石罐上。 “嗡.........” 忽然间,那破烂不堪的罐体发生了惊人的变化,上面的裂纹全都不见了,且残缺处也都补齐,灰色的罐体也变成了令人心悸的黑红色,像是以血水混合黑土浇铸而成。而且,在罐口上出现一张密密麻麻、画满了图纹的符纸,将罐口严密的封死了。 “封印!”深埋地下,死亡古堡,中天第一重大殿内,一尊石人王者,虽然已经陨落,被练成傀儡,如化石般一动不动,但是强大的石体内所蕴集的力量,依旧让人感觉恐怖,荡漾出的气息,盖压四方。 江晨、杨逍,托身于功德金轮,隐匿行迹,光华一闪,便就悄无声息的穿过第一重宫殿,进入第二重宫殿,竟是直接避开了守护大殿的石人王傀儡。 不过,在他们进入的刹那,第一重宫殿的巨门无声无息的关闭了,而那石人空洞的眸子中更是变得越发的深邃了,他堵在了门口。 第二重宫殿内,非常的空旷,在那唯一的书案上,江晨与杨逍二人发现了一张龙皮图卷,他们都不是一般人,自然看得出来,这不是一张普通的龙皮,而是极为强大的祖龙皮! “这.........” 当看到这张疑似地图的龙皮时,江晨不由得为之一声惊疑,他在上面看到了通天死桥,更是看到了黄泥台,不过上面标注的却是祖龙台三字,不过很显然,通天死桥与祖龙台都是小标记,远远无法跟那些醒目的大标记相比。 “战剑神图,乱地巨宫,九十九重台阶,九州古灯,九面天碑.........” 毫无疑问,这些都是重宝,比如那九面天碑,不说威力宏大,光是上面记载的诸多玄法,若是能够修习完整,便可进窥王者之境。 “这些东西,看似杂乱,但隐约间,好像有着莫大关联!” 祖龙皮地图绘制的很粗糙,但是却将这么多器物罗列在上,肯定不简单。 江晨只一眼,便就已经注意到,天碑、古灯、乱地巨宫、九十九重石台阶等,似真的有某种联系,他们标注的位置很有规律,但是短时间却无法明了其中的究竟,很难找出其中的规律与本质所在。 想到这里,他下意识的看向杨逍。 “别看我。” 杨逍苦笑道:“我只是一个过客,借着赤煌凶剑来到这个世界,有着极大的限制,就算是我想回答你,也无法说出口。” “我明白了。” 江晨点了点头,翻手收起祖龙皮地图,在这第二重宫殿中寻找了一番,再没有其他发现,便向着最后的第三重宫殿中走去。 最后一座宫殿虫,非常的安静,地面上有一层厚厚的灰尘,也不知道多少年未曾有人走入过了,巨大的宫殿很空旷,除了最前方有一座石台,上面盛放着一个破烂石罐之外,其他别无一物。 “这是..........” 江晨踏步上前,拿起石罐在手,眼中神光乍现,无边禁忌神能,顿时笼罩在手中那不过巴掌高、破破烂烂的石罐上。 “嗡.........” 忽然间,那破烂不堪的罐体发生了惊人的变化,上面的裂纹全都不见了,且残缺处也都补齐,灰色的罐体也变成了令人心悸的黑红色,像是以血水混合黑土浇铸而成。而且,在罐口上出现一张密密麻麻、画满了图纹的符纸,将罐口严密的封死了。 “封印!”深埋地下,死亡古堡,中天第一重大殿内,一尊石人王者,虽然已经陨落,被练成傀儡,如化石般一动不动,但是强大的石体内所蕴集的力量,依旧让人感觉恐怖,荡漾出的气息,盖压四方。 江晨、杨逍,托身于功德金轮,隐匿行迹,光华一闪,便就悄无声息的穿过第一重宫殿,进入第二重宫殿,竟是直接避开了守护大殿的石人王傀儡。 不过,在他们进入的刹那,第一重宫殿的巨门无声无息的关闭了,而那石人空洞的眸子中更是变得越发的深邃了,他堵在了门口。 第二重宫殿内,非常的空旷,在那唯一的书案上,江晨与杨逍二人发现了一张龙皮图卷,他们都不是一般人,自然看得出来,这不是一张普通的龙皮,而是极为强大的祖龙皮! “这.........” 当看到这张疑似地图的龙皮时,江晨不由得为之一声惊疑,他在上面看到了通天死桥,更是看到了黄泥台,不过上面标注的却是祖龙台三字,不过很显然,通天死桥与祖龙台都是小标记,远远无法跟那些醒目的大标记相比。 “战剑神图,乱地巨宫,九十九重台阶,九州古灯,九面天碑.........” 毫无疑问,这些都是重宝,比如那九面天碑,不说威力宏大,光是上面记载的诸多玄法,若是能够修习完整,便可进窥王者之境。 “这些东西,看似杂乱,但隐约间,好像有着莫大关联!” 祖龙皮地图绘制的很粗糙,但是却将这么多器物罗列在上,肯定不简单。 江晨只一眼,便就已经注意到,天碑、古灯、乱地巨宫、九十九重石台阶等,似真的有某种联系,他们标注的位置很有规律,但是短时间却无法明了其中的究竟,很难找出其中的规律与本质所在。 想到这里,他下意识的看向杨逍。 “别看我。” 杨逍苦笑道:“我只是一个过客,借着赤煌凶剑来到这个世界,有着极大的限制,就算是我想回答你,也无法说出口。” “我明白了。” 江晨点了点头,翻手收起祖龙皮地图,在这第二重宫殿中寻找了一番,再没有其他发现,便向着最后的第三重宫殿中走去。 最后一座宫殿虫,非常的安静,地面上有一层厚厚的灰尘,也不知道多少年未曾有人走入过了,巨大的宫殿很空旷,除了最前方有一座石台,上面盛放着一个破烂石罐之外,其他别无一物。 “这是..........” 江晨踏步上前,拿起石罐在手,眼中神光乍现,无边禁忌神能,顿时笼罩在手中那不过巴掌高、破破烂烂的石罐上。 “嗡.........” 忽然间,那破烂不堪的罐体发生了惊人的变化,上面的裂纹全都不见了,且残缺处也都补齐,灰色的罐体也变成了令人心悸的黑红色,像是以血水混合黑土浇铸而成。而且,在罐口上出现一张密密麻麻、画满了图纹的符纸,将罐口严密的封死了。 “封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