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0集:轮回破封! - 史上最牛轮回

第1480集:轮回破封!

“杀!” 为争夺古之宙皇传承,禁灵十八骑士之首燕盏与森罗狱主二人,联手一抗天荒四绝首领天奇绝,怎料对手实力强悍,超乎想象,面对致命危机,二人心中一惊,当下齐声冷喝,元功提升,迸爆出了难以想象的至强力量,轰然迎击而上。 战局发展到了现在这个地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不管是为了胜负,还是为了古之宙皇的传承,他们早已经没有了回头的路。 高天之上,到处都是强者对决的身影,江晨对决似人非人、似兽非兽的古怪来者,黄石散人大战玄岚...........激烈的战况,浩荡的天威,震动九天十地,外围,诸多观战的试炼者直看得心惊肉跳。 “轰!” 猛然之间,一声惊天动地的庞然巨响,响彻了整个天地,偌大一个坠魔谷,仿佛有什么恐怖的事物出世了一般,无尽恐怖波动,宛如惊涛骇浪,携天塌地陷之势滚滚席卷开来,无尽威压,瞬息之间,便是已经充斥了整个起源大陆,一时之间,在场的所有试炼者,都是忍不住的为之惊骇莫名,神色剧变! “吼!” 惊天动地的长啸,滚滚声浪,势如惊雷,坠魔谷无尽深渊地底之下,有一个无法预测的恐怖存在被惊醒了,一道恐怖的粗大黑色光束,自地底之下拔空而起,瞬息之间,便是已经径直冲上了九天云霄。 大地之上,一道道的巨大的裂缝正在不断地蔓延崩裂,纵横交织,向四周扩散,天地乾坤,像是在不断地崩溃,地底之下,似是有着无穷无尽的力量正在蓬勃爆发,如云雾一般,飞腾而出,密布在周遭的空间之中。 这些力量,来自于坠魔谷,并非是纯粹的天地灵力,而是被打乱了其中运转规则的狂暴灵力,虽然看上去五颜六色的十分绚丽,但是,却充满了暴虐气息,给人的感觉是仿佛一碰上去就会爆炸一般。 “轰隆隆...........” 连绵不绝的巨响声中,无尽的力量,似是受到了什么恐怖存在的催发,连带着周遭的天地虚空,都在不住崩溃,向着四下蔓延推移,无边力量,不住的迸爆,化作庞大无比的凌厉飓风,向着周遭席卷开来,威势之浩大,简直已经达到了莫可抵御的程度,光是看着,便也让人觉得骇然不已。 江晨、玄岚、燕盏、天奇绝、森罗狱主等人,在这个时候,也不得不停下了正在继续的大战,来袭的飓风,携带着无与伦比的强大力量,即便是强如他们,也不得不谨慎对敌。更别说其他的那些试炼者了,值此危机关头,一个个的,全都不遗余力的爆发出了最极限的强大力量,纷纷向后退却。 古之宙皇的传承虽然重要,但是,这破封而出的神秘存在显然是个更狠的存在,面对这样的强人,他们的修为明显不足,留下来,等若是在送死,倘若命都没了,谈何获取古之宙皇的传承?“杀!” 为争夺古之宙皇传承,禁灵十八骑士之首燕盏与森罗狱主二人,联手一抗天荒四绝首领天奇绝,怎料对手实力强悍,超乎想象,面对致命危机,二人心中一惊,当下齐声冷喝,元功提升,迸爆出了难以想象的至强力量,轰然迎击而上。 战局发展到了现在这个地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不管是为了胜负,还是为了古之宙皇的传承,他们早已经没有了回头的路。 高天之上,到处都是强者对决的身影,江晨对决似人非人、似兽非兽的古怪来者,黄石散人大战玄岚...........激烈的战况,浩荡的天威,震动九天十地,外围,诸多观战的试炼者直看得心惊肉跳。 “轰!” 猛然之间,一声惊天动地的庞然巨响,响彻了整个天地,偌大一个坠魔谷,仿佛有什么恐怖的事物出世了一般,无尽恐怖波动,宛如惊涛骇浪,携天塌地陷之势滚滚席卷开来,无尽威压,瞬息之间,便是已经充斥了整个起源大陆,一时之间,在场的所有试炼者,都是忍不住的为之惊骇莫名,神色剧变! “吼!” 惊天动地的长啸,滚滚声浪,势如惊雷,坠魔谷无尽深渊地底之下,有一个无法预测的恐怖存在被惊醒了,一道恐怖的粗大黑色光束,自地底之下拔空而起,瞬息之间,便是已经径直冲上了九天云霄。 大地之上,一道道的巨大的裂缝正在不断地蔓延崩裂,纵横交织,向四周扩散,天地乾坤,像是在不断地崩溃,地底之下,似是有着无穷无尽的力量正在蓬勃爆发,如云雾一般,飞腾而出,密布在周遭的空间之中。 这些力量,来自于坠魔谷,并非是纯粹的天地灵力,而是被打乱了其中运转规则的狂暴灵力,虽然看上去五颜六色的十分绚丽,但是,却充满了暴虐气息,给人的感觉是仿佛一碰上去就会爆炸一般。 “轰隆隆...........” 连绵不绝的巨响声中,无尽的力量,似是受到了什么恐怖存在的催发,连带着周遭的天地虚空,都在不住崩溃,向着四下蔓延推移,无边力量,不住的迸爆,化作庞大无比的凌厉飓风,向着周遭席卷开来,威势之浩大,简直已经达到了莫可抵御的程度,光是看着,便也让人觉得骇然不已。 江晨、玄岚、燕盏、天奇绝、森罗狱主等人,在这个时候,也不得不停下了正在继续的大战,来袭的飓风,携带着无与伦比的强大力量,即便是强如他们,也不得不谨慎对敌。更别说其他的那些试炼者了,值此危机关头,一个个的,全都不遗余力的爆发出了最极限的强大力量,纷纷向后退却。 古之宙皇的传承虽然重要,但是,这破封而出的神秘存在显然是个更狠的存在,面对这样的强人,他们的修为明显不足,留下来,等若是在送死,倘若命都没了,谈何获取古之宙皇的传承?“杀!” 为争夺古之宙皇传承,禁灵十八骑士之首燕盏与森罗狱主二人,联手一抗天荒四绝首领天奇绝,怎料对手实力强悍,超乎想象,面对致命危机,二人心中一惊,当下齐声冷喝,元功提升,迸爆出了难以想象的至强力量,轰然迎击而上。 战局发展到了现在这个地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不管是为了胜负,还是为了古之宙皇的传承,他们早已经没有了回头的路。 高天之上,到处都是强者对决的身影,江晨对决似人非人、似兽非兽的古怪来者,黄石散人大战玄岚...........激烈的战况,浩荡的天威,震动九天十地,外围,诸多观战的试炼者直看得心惊肉跳。 “轰!” 猛然之间,一声惊天动地的庞然巨响,响彻了整个天地,偌大一个坠魔谷,仿佛有什么恐怖的事物出世了一般,无尽恐怖波动,宛如惊涛骇浪,携天塌地陷之势滚滚席卷开来,无尽威压,瞬息之间,便是已经充斥了整个起源大陆,一时之间,在场的所有试炼者,都是忍不住的为之惊骇莫名,神色剧变! “吼!” 惊天动地的长啸,滚滚声浪,势如惊雷,坠魔谷无尽深渊地底之下,有一个无法预测的恐怖存在被惊醒了,一道恐怖的粗大黑色光束,自地底之下拔空而起,瞬息之间,便是已经径直冲上了九天云霄。 大地之上,一道道的巨大的裂缝正在不断地蔓延崩裂,纵横交织,向四周扩散,天地乾坤,像是在不断地崩溃,地底之下,似是有着无穷无尽的力量正在蓬勃爆发,如云雾一般,飞腾而出,密布在周遭的空间之中。 这些力量,来自于坠魔谷,并非是纯粹的天地灵力,而是被打乱了其中运转规则的狂暴灵力,虽然看上去五颜六色的十分绚丽,但是,却充满了暴虐气息,给人的感觉是仿佛一碰上去就会爆炸一般。 “轰隆隆...........” 连绵不绝的巨响声中,无尽的力量,似是受到了什么恐怖存在的催发,连带着周遭的天地虚空,都在不住崩溃,向着四下蔓延推移,无边力量,不住的迸爆,化作庞大无比的凌厉飓风,向着周遭席卷开来,威势之浩大,简直已经达到了莫可抵御的程度,光是看着,便也让人觉得骇然不已。 江晨、玄岚、燕盏、天奇绝、森罗狱主等人,在这个时候,也不得不停下了正在继续的大战,来袭的飓风,携带着无与伦比的强大力量,即便是强如他们,也不得不谨慎对敌。更别说其他的那些试炼者了,值此危机关头,一个个的,全都不遗余力的爆发出了最极限的强大力量,纷纷向后退却。 古之宙皇的传承虽然重要,但是,这破封而出的神秘存在显然是个更狠的存在,面对这样的强人,他们的修为明显不足,留下来,等若是在送死,倘若命都没了,谈何获取古之宙皇的传承?“杀!” 为争夺古之宙皇传承,禁灵十八骑士之首燕盏与森罗狱主二人,联手一抗天荒四绝首领天奇绝,怎料对手实力强悍,超乎想象,面对致命危机,二人心中一惊,当下齐声冷喝,元功提升,迸爆出了难以想象的至强力量,轰然迎击而上。 战局发展到了现在这个地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不管是为了胜负,还是为了古之宙皇的传承,他们早已经没有了回头的路。 高天之上,到处都是强者对决的身影,江晨对决似人非人、似兽非兽的古怪来者,黄石散人大战玄岚...........激烈的战况,浩荡的天威,震动九天十地,外围,诸多观战的试炼者直看得心惊肉跳。 “轰!” 猛然之间,一声惊天动地的庞然巨响,响彻了整个天地,偌大一个坠魔谷,仿佛有什么恐怖的事物出世了一般,无尽恐怖波动,宛如惊涛骇浪,携天塌地陷之势滚滚席卷开来,无尽威压,瞬息之间,便是已经充斥了整个起源大陆,一时之间,在场的所有试炼者,都是忍不住的为之惊骇莫名,神色剧变! “吼!” 惊天动地的长啸,滚滚声浪,势如惊雷,坠魔谷无尽深渊地底之下,有一个无法预测的恐怖存在被惊醒了,一道恐怖的粗大黑色光束,自地底之下拔空而起,瞬息之间,便是已经径直冲上了九天云霄。 大地之上,一道道的巨大的裂缝正在不断地蔓延崩裂,纵横交织,向四周扩散,天地乾坤,像是在不断地崩溃,地底之下,似是有着无穷无尽的力量正在蓬勃爆发,如云雾一般,飞腾而出,密布在周遭的空间之中。 这些力量,来自于坠魔谷,并非是纯粹的天地灵力,而是被打乱了其中运转规则的狂暴灵力,虽然看上去五颜六色的十分绚丽,但是,却充满了暴虐气息,给人的感觉是仿佛一碰上去就会爆炸一般。 “轰隆隆...........” 连绵不绝的巨响声中,无尽的力量,似是受到了什么恐怖存在的催发,连带着周遭的天地虚空,都在不住崩溃,向着四下蔓延推移,无边力量,不住的迸爆,化作庞大无比的凌厉飓风,向着周遭席卷开来,威势之浩大,简直已经达到了莫可抵御的程度,光是看着,便也让人觉得骇然不已。 江晨、玄岚、燕盏、天奇绝、森罗狱主等人,在这个时候,也不得不停下了正在继续的大战,来袭的飓风,携带着无与伦比的强大力量,即便是强如他们,也不得不谨慎对敌。更别说其他的那些试炼者了,值此危机关头,一个个的,全都不遗余力的爆发出了最极限的强大力量,纷纷向后退却。 古之宙皇的传承虽然重要,但是,这破封而出的神秘存在显然是个更狠的存在,面对这样的强人,他们的修为明显不足,留下来,等若是在送死,倘若命都没了,谈何获取古之宙皇的传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