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7集:朝闻道夕可死矣 - 史上最牛轮回

第1477集:朝闻道夕可死矣

乍然惊变,天葬十三心里还在为方才那看上去毫不起眼的一剑所拥有的威力而吃惊,忽闻江晨的声音突兀无比的从他上方悠悠然传了过来:“现在可不是让你发呆的时候,还是认真点来接我的剑吧。.更新最快” 沉沉话语,带着森森怒意,身形亦在瞬息之间幻灭,不知何时,江晨竟然凭空出现在了天葬十三的背后,抬手之间,一道剑光凌空斩落而下。 “可恶,这怎么可能?” 心中惊诧难言,好在,天葬十三毕竟不是一般人,虽然仓促,但总算还是将这一剑生生挡了下来,不过挡住这一剑,却并不代表他能够顶得住这一剑的威能,剑气迸爆之中,他再一次被轰飞了出去。 从半空之中坠落而下,直到落在一条河流上方,天葬十三方才堪堪稳住自己的身影。不过,还没有等他来得及喘口气。 “呲!” 忽闻一声异响,河水之中,突兀的激射出十数道粗大的水柱,或者可以说是水剑,径直轰在了他的背上,强大的冲击力顿时便是让得他向一个弹球一般顺着原来的方向又飞了回去。 “噗” 口中忍不住的喷出一股鲜血,强行定住身形的天葬十三正在暗暗叫苦,两边的峡谷山壁之上。不知怎么的,突然“砰”的一声爆裂开来,微微一怔,他连忙转头望去,等他看清楚那向他激射而来的尖锐石剑的时候,又忍不住的为之脸色大变。 这些石剑来的如此突然,而且,距离如此之近,根本来不及闪避了,当下翻手之间,掌中利剑破空,虚空之中划出一道天堑,将石剑逐一挡下。 不得不说,这天葬十三着实不愧是超越了道尊境的强者,哪怕江晨先他一步突破,此时想要彻底击败他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在这般连受重击,本身力量不足的情况下,他竟然纯凭一手精妙的剑法把飞击过来的千万石剑全部挡下、磕飞。 好不容易挡下这一连串的攻势,天葬十三一边调息,一边心中暗自吃惊:“这就是真正宇王境的力量吗?果然厉害,竟然能够在极宙具现出自己的世界,面对这样的力量,任何宇王境之下的修者都无法抵挡!” 此刻,他已经从近乎疯狂的状态中清醒过来,他很清楚,虽然不知为什么,江晨的确已经对他手下留情。别的不说,光是第一招的那记御风而成的风剑,既然能在他这无察觉的情况下出现在他十丈之外,应该也能直接紧贴着他的身体出现,那样,仅仅只需要一招,就能够将他击败,虽然这样的力道,还不足以将他击杀,但也可以在瞬息间,令他丧失绝大部分的战斗力。 就算放开这一剑不断,如果不是江晨与他交谈,那么,紧跟着破空而来的第二剑,他也绝对来不及抵挡。 超越了道尊境界,拥有堪比宇王境的战力,终究无法与真正的宇王境匹敌,因为,修行到了他们这样的境界,一线之差,即是天地之别。乍然惊变,天葬十三心里还在为方才那看上去毫不起眼的一剑所拥有的威力而吃惊,忽闻江晨的声音突兀无比的从他上方悠悠然传了过来:“现在可不是让你发呆的时候,还是认真点来接我的剑吧。” 沉沉话语,带着森森怒意,身形亦在瞬息之间幻灭,不知何时,江晨竟然凭空出现在了天葬十三的背后,抬手之间,一道剑光凌空斩落而下。 “可恶,这怎么可能?” 心中惊诧难言,好在,天葬十三毕竟不是一般人,虽然仓促,但总算还是将这一剑生生挡了下来,不过挡住这一剑,却并不代表他能够顶得住这一剑的威能,剑气迸爆之中,他再一次被轰飞了出去。 从半空之中坠落而下,直到落在一条河流上方,天葬十三方才堪堪稳住自己的身影。不过,还没有等他来得及喘口气。 “呲!” 忽闻一声异响,河水之中,突兀的激射出十数道粗大的水柱,或者可以说是水剑,径直轰在了他的背上,强大的冲击力顿时便是让得他向一个弹球一般顺着原来的方向又飞了回去。 “噗” 口中忍不住的喷出一股鲜血,强行定住身形的天葬十三正在暗暗叫苦,两边的峡谷山壁之上。不知怎么的,突然“砰”的一声爆裂开来,微微一怔,他连忙转头望去,等他看清楚那向他激射而来的尖锐石剑的时候,又忍不住的为之脸色大变。 这些石剑来的如此突然,而且,距离如此之近,根本来不及闪避了,当下翻手之间,掌中利剑破空,虚空之中划出一道天堑,将石剑逐一挡下。 不得不说,这天葬十三着实不愧是超越了道尊境的强者,哪怕江晨先他一步突破,此时想要彻底击败他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在这般连受重击,本身力量不足的情况下,他竟然纯凭一手精妙的剑法把飞击过来的千万石剑全部挡下、磕飞。 好不容易挡下这一连串的攻势,天葬十三一边调息,一边心中暗自吃惊:“这就是真正宇王境的力量吗?果然厉害,竟然能够在极宙具现出自己的世界,面对这样的力量,任何宇王境之下的修者都无法抵挡!” 此刻,他已经从近乎疯狂的状态中清醒过来,他很清楚,虽然不知为什么,江晨的确已经对他手下留情。别的不说,光是第一招的那记御风而成的风剑,既然能在他这无察觉的情况下出现在他十丈之外,应该也能直接紧贴着他的身体出现,那样,仅仅只需要一招,就能够将他击败,虽然这样的力道,还不足以将他击杀,但也可以在瞬息间,令他丧失绝大部分的战斗力。 就算放开这一剑不断,如果不是江晨与他交谈,那么,紧跟着破空而来的第二剑,他也绝对来不及抵挡。 超越了道尊境界,拥有堪比宇王境的战力,终究无法与真正的宇王境匹敌,因为,修行到了他们这样的境界,一线之差,即是天地之别。乍然惊变,天葬十三心里还在为方才那看上去毫不起眼的一剑所拥有的威力而吃惊,忽闻江晨的声音突兀无比的从他上方悠悠然传了过来:“现在可不是让你发呆的时候,还是认真点来接我的剑吧。” 沉沉话语,带着森森怒意,身形亦在瞬息之间幻灭,不知何时,江晨竟然凭空出现在了天葬十三的背后,抬手之间,一道剑光凌空斩落而下。 “可恶,这怎么可能?” 心中惊诧难言,好在,天葬十三毕竟不是一般人,虽然仓促,但总算还是将这一剑生生挡了下来,不过挡住这一剑,却并不代表他能够顶得住这一剑的威能,剑气迸爆之中,他再一次被轰飞了出去。 从半空之中坠落而下,直到落在一条河流上方,天葬十三方才堪堪稳住自己的身影。不过,还没有等他来得及喘口气。 “呲!” 忽闻一声异响,河水之中,突兀的激射出十数道粗大的水柱,或者可以说是水剑,径直轰在了他的背上,强大的冲击力顿时便是让得他向一个弹球一般顺着原来的方向又飞了回去。 “噗” 口中忍不住的喷出一股鲜血,强行定住身形的天葬十三正在暗暗叫苦,两边的峡谷山壁之上。不知怎么的,突然“砰”的一声爆裂开来,微微一怔,他连忙转头望去,等他看清楚那向他激射而来的尖锐石剑的时候,又忍不住的为之脸色大变。 这些石剑来的如此突然,而且,距离如此之近,根本来不及闪避了,当下翻手之间,掌中利剑破空,虚空之中划出一道天堑,将石剑逐一挡下。 不得不说,这天葬十三着实不愧是超越了道尊境的强者,哪怕江晨先他一步突破,此时想要彻底击败他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在这般连受重击,本身力量不足的情况下,他竟然纯凭一手精妙的剑法把飞击过来的千万石剑全部挡下、磕飞。 好不容易挡下这一连串的攻势,天葬十三一边调息,一边心中暗自吃惊:“这就是真正宇王境的力量吗?果然厉害,竟然能够在极宙具现出自己的世界,面对这样的力量,任何宇王境之下的修者都无法抵挡!” 此刻,他已经从近乎疯狂的状态中清醒过来,他很清楚,虽然不知为什么,江晨的确已经对他手下留情。别的不说,光是第一招的那记御风而成的风剑,既然能在他这无察觉的情况下出现在他十丈之外,应该也能直接紧贴着他的身体出现,那样,仅仅只需要一招,就能够将他击败,虽然这样的力道,还不足以将他击杀,但也可以在瞬息间,令他丧失绝大部分的战斗力。 就算放开这一剑不断,如果不是江晨与他交谈,那么,紧跟着破空而来的第二剑,他也绝对来不及抵挡。 超越了道尊境界,拥有堪比宇王境的战力,终究无法与真正的宇王境匹敌,因为,修行到了他们这样的境界,一线之差,即是天地之别。乍然惊变,天葬十三心里还在为方才那看上去毫不起眼的一剑所拥有的威力而吃惊,忽闻江晨的声音突兀无比的从他上方悠悠然传了过来:“现在可不是让你发呆的时候,还是认真点来接我的剑吧。” 沉沉话语,带着森森怒意,身形亦在瞬息之间幻灭,不知何时,江晨竟然凭空出现在了天葬十三的背后,抬手之间,一道剑光凌空斩落而下。 “可恶,这怎么可能?” 心中惊诧难言,好在,天葬十三毕竟不是一般人,虽然仓促,但总算还是将这一剑生生挡了下来,不过挡住这一剑,却并不代表他能够顶得住这一剑的威能,剑气迸爆之中,他再一次被轰飞了出去。 从半空之中坠落而下,直到落在一条河流上方,天葬十三方才堪堪稳住自己的身影。不过,还没有等他来得及喘口气。 “呲!” 忽闻一声异响,河水之中,突兀的激射出十数道粗大的水柱,或者可以说是水剑,径直轰在了他的背上,强大的冲击力顿时便是让得他向一个弹球一般顺着原来的方向又飞了回去。 “噗” 口中忍不住的喷出一股鲜血,强行定住身形的天葬十三正在暗暗叫苦,两边的峡谷山壁之上。不知怎么的,突然“砰”的一声爆裂开来,微微一怔,他连忙转头望去,等他看清楚那向他激射而来的尖锐石剑的时候,又忍不住的为之脸色大变。 这些石剑来的如此突然,而且,距离如此之近,根本来不及闪避了,当下翻手之间,掌中利剑破空,虚空之中划出一道天堑,将石剑逐一挡下。 不得不说,这天葬十三着实不愧是超越了道尊境的强者,哪怕江晨先他一步突破,此时想要彻底击败他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在这般连受重击,本身力量不足的情况下,他竟然纯凭一手精妙的剑法把飞击过来的千万石剑全部挡下、磕飞。 好不容易挡下这一连串的攻势,天葬十三一边调息,一边心中暗自吃惊:“这就是真正宇王境的力量吗?果然厉害,竟然能够在极宙具现出自己的世界,面对这样的力量,任何宇王境之下的修者都无法抵挡!” 此刻,他已经从近乎疯狂的状态中清醒过来,他很清楚,虽然不知为什么,江晨的确已经对他手下留情。别的不说,光是第一招的那记御风而成的风剑,既然能在他这无察觉的情况下出现在他十丈之外,应该也能直接紧贴着他的身体出现,那样,仅仅只需要一招,就能够将他击败,虽然这样的力道,还不足以将他击杀,但也可以在瞬息间,令他丧失绝大部分的战斗力。 就算放开这一剑不断,如果不是江晨与他交谈,那么,紧跟着破空而来的第二剑,他也绝对来不及抵挡。 超越了道尊境界,拥有堪比宇王境的战力,终究无法与真正的宇王境匹敌,因为,修行到了他们这样的境界,一线之差,即是天地之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