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6集:突破,宇王境! - 史上最牛轮回

第1476集:突破,宇王境!

毁灭容易创生难,一招计算失误,江晨变招不及,竟而被天葬十三一剑轰落大地,感受着那一股侵入体内的锋锐剑气,饶是强横如他,也忍不住的为之大吃一惊,连忙暗运禁忌神魔之力,强行压下伤势。 周遭地域,因受两大超越了道尊境界的强者战斗波及,早已经被轰的七零八落,地面上到处是被二人剑气切割出的各种痕迹,残留的灵气与青灰色的岩体相互交错,远远看去。诸般色彩相互斑驳杂处,形成一幅怪异的图画。 布满裂缝的地面之上,江晨落在一块光秃秃的岩石表面,刚刚站稳脚跟,一股磅礴无比的恢宏压力已然如泰山压顶般压到。 “小辈,虽然,你的确很强,但在我的面前,你终究只有认败俯首的份!” 激战至此,哪怕没有丝毫的恩怨,双方皆已不可能罢手,天葬十三口中冷喝,一身气势再度攀升,达至前所未有的极限。 强者对决,彼此间争锋相对的,不仅仅是修为、招数和神兵之力,还有各自的意志,这就是以我道压服你道的说法。 “是吗?” 闻言,江晨自顾冷然而立,瞬息之间的攻防转化,他似乎在这一瞬间又恢复了战前的冷静,丝毫没有因方才一招失利而有半点波动:“贪胜不知输的家伙,我承认用一般的手段要赢你确实不易,不过............既然我想要的东西已经得到,那么,这场战斗也就没有必要再继续下去,你..........准备好承受失败了吗?” 对此,正在步步进逼的天葬十三哂然一笑,看江晨的模样,似乎没有打算逃避,当下掌中剑光更甚,耀眼的剑光呼啸着天地苍穹,似是有着撕裂乾坤寰宇的庞大力量,不过,就在这个时候,忽然之间,他心中警兆大起:“这家伙,究竟在搞什么?” 似他这样已经超越道尊之境、足可堪比宇王的强者,对敌之时,本该心境清明,谨守如一,但此时此刻,既然心中疑惑已经升起,瞬息之间,天葬十三手上的剑光去势,便是不由得为之略略一缓,也正是这一缓,却恰恰救了他的性命。 “怎么会?是什么人?!” 突然间,天葬十三忽觉下方一道强劲的剑气竟然无声无息的轰到了自己的前身,这令得他不由得为之大吃一惊,急忙收剑一挡。 “锵!” 一声脆响,霎时间,天地风云激荡,凛冽的剑光迸爆半空,无穷大力,翻滚着向着周遭层层叠叠的蔓延开来,天葬十三险之又险的挡下这一剑,然后顺势一个后翻远远避了开去,不过,此时此刻,他的心里,却是已经泛起了无边的惊涛骇浪。 “刚刚的是..........什........什么?!” 想知道刚刚袭击自己的是什么,天葬十三第一时间转眼看去,一看之下,却是不由得让他为之大吃一惊。 江晨仍然立在原地一动未动,但在他身边约十余米的地面上,却生起一股地气,凝结成为一道气剑,虽然看上去就像是一把未经打磨的剑胚,但剑就是剑,即便是未经打磨,也用有着杀人的威能! “这、这是什么东西?等一下!难道说这是……” 在这瞬间,天葬十三似是想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猛然之间抬头向着江晨看去,眼中满是不可置信的神色。 眼见着天葬十三脸上那不断变幻的神色,江晨微一挑眉,多少有些意外的道:“哦?看来你似乎已经知道发生什么事了,说起来,你的反应倒是比我想像中要快多了,不过,你既然知道这是什么,那么你也就应该很清楚另一件事........你.......已经败了!” 乍然闻言,周遭诸多观战者皆是忍不住的为之一愣,但很快,他们就察觉到了江晨身上的变化,虽然并不明显,但却隐隐给他们一种难以言说的致命威胁感。 “难道说.........” “他已经跨出了那一步.........” “怎么可能?!” 周遭诸多山峰上,聚拢而来的诸多试炼者,都是极宙各处的绝代天骄,他们的眼力自然不会太差,但在猜到缘由之后,他们却又不约而同的感到难以置信,其中尤以十八骑士为主,毕竟,他们与江晨之间,早有冲突,在场诸人,如果有人不希望江晨获胜,他们肯定排在最前列。 “已经败了吗?也许吧,但是........” 场中,在沉默了半响之后,天葬十三的脸上,忽然之间流露出了一抹淡淡然的笑意,口中亦淡淡然的出声说道:“但是,即便是败了,没有见到那属于最后一步的力量,我又怎能甘心。” “你这家伙........为什么?既然已经知道自己将要落败,为什么还要做这些没有用的事情?难道说,你不敢面对自己的失败吗?” 江晨冷然开口,言语之间,不禁生出了几分恼怒之意,非为自己,而是为了他的对手,一个值得他尊敬的强大对手,一个助他完成了力量掌控的对手。 “面对失败?不,不管面对什么人和什么样的情景,只要我还有一战之力。我就不算战败,想要败我吗?那就过来让我真正的失去战斗能力之后再说吧!” 闻得江晨言语,天葬十三不见任何羞耻,反而口中狰狞一声大笑:“更何况,我还没有真正的体会到那最后一步的力量啊!” 黯然半晌,江晨默然道:“在此之前,我不过只是刚刚领会到这最后一步的境界,但是,经过和你这整整一天一夜的战斗,现在我已经基本上掌握了这最后一步的力量。如果继续认真的战下去,我有把握在最短的时间内战败你,所以,你还是干脆的认输吧。” “也许,你说的不错。” 天葬十三双目微微一闭,但旋即,猛然张开,激射出两道凌厉目光,战意,也随之高涨而起:“不过,这是我进窥最后一步的最好机会,而且,我说过,我绝对不允许你踏入远古神殿,夺走本该属于我的机缘。” “机缘这种东西,不是说是你的,就是你的,即便你守在这里十数个衍纪,也终究更改不了什么。” 江晨下意识的一皱眉头:“况且,我不想跟你再打下去,不是因为你我胜负已经注定,而是因为,你我之间的实力已经有了差距,势不均力不敌,打起来也是索然无味,所以,现在对我来说,与你继续战下去已经没有意义,还是算了吧。”说着,他直接转身准备离开战场,虽是初识,但他以为,天葬十三应该是不会做出在背后偷袭、暗算这类事情的,所以,安然自若的向着远古神殿走去。 但是,令他没有想到的是,这一次,他高估了天葬十三的为人准则,同时,他也低估了天葬十三对远古神殿的执念深重。 “我说过,不允许你进入远古神殿!” 十数个衍纪的蹲守,只为寻得神殿开启的契机,执念早已深入真灵,不可磨灭,所以,即便眼下已经几乎分出了胜负,也无法阻挡他向前的脚步,眼见着江晨竟然向着远古神殿踏去,他口中不顾一起的嘶吼出声,身上迸爆出一股滔天的剑意。 “铮” 高昂的剑鸣之声,响彻天地寰宇,三尺剑锋,不断地震颤着,无穷无尽的天地精气被一股无形无质的力量牵引着,疯狂的汇聚而来,刹那之间,竟然在他的身体周围,形成了一个偌大的灵气漩涡,缓缓地转动起来。 仿佛是来自远古天际的古老吟唱,那介乎于生死之间的冥冥韵律,在这一瞬之间,响彻了整个天际苍穹。 明明已经处在败势的天葬十三,伴随着一剑隔世的剑势彻底爆发,顿时,迸爆出了令人难以想象的璀璨流光,顿时,一道擎天而立的高大魔影,隐隐然浮现其中,暴起一声惊天动地长啸之声,震慑诸天寰宇。 “诸天沉沦,一剑灭世!” 目光凌厉如剑,漆黑魔剑,吞噬了诸天世界所有的光线,凌厉锋锐被催发到了极致,诡异的黑色剑气瞬间蔓延开来,刹那间,整个天空之中,陡然炸响一声天地破碎、寰宇沉沦的毁灭之音。 这是将毁灭演化到了极限的力量,剑气锋芒所致,天地万物,寸寸湮灭,取而代之的,唯有无穷无尽的毁灭,将一切都毁灭。 感觉到背后汹涌向至的毁灭剑气,江晨不由得为之大吃一惊,一声低喝,原本平静的空中突然波动起来。仿佛凭空出现的剑气流带动空气高速回旋形成一道风剑,瞬时便即挡在了天葬十三的灭世一剑前。 不得不说,天葬十三这倾尽全力的搏命一剑,威力当真是强横到了极点,仓促形成的风剑根本抵挡不住,只是略略延迟了一下便被生生轰碎。 好在,有了这一瞬间的延迟已经足够,足够江晨反应过来,只见他目光所向,虚空一阵动荡,顷刻之间,便自衍生出一道道的凌厉剑光,挡在了那一道分割天地乾坤的凌厉剑气之前,顿时,剑气撞击,迸爆出无以计数的剑光涌动,遮天蔽日。 “轰!” 偌大的空间,顿时被数不清的剑光充斥。一道道的剑光,泛着各色流光。耀眼闪烁不休,一波接着一波的剑气,涟漪激荡,携着不可抵挡的威势,向着周遭蔓延开来,一时之间,乾坤寰宇巨震,浩瀚磅礴。 虚空在迸裂,一道道的巨大空间裂缝瞬息布满天际,大片大片的崩裂开来,飞舞在半空之中,如同飘零下落的雪花,极致的绝美,同样,也是极致的危险,足以将任何宇王境界以下的强者吞没。 江晨虽然挡下了天葬十三一剑突袭,但仓促之间,却也吃不住这一剑的浩瀚威力,一时之间猝不及防,被冲击过来的气流推的向前踉跄好几步,方才稳住身体。 “呃!” 再受震荡,压抑不住体内的伤势,嘴角,一缕鲜血流溢而出,江晨浑身剧颤,适才那一招交锋,他全无防备,虽然勉强挡了下来,仍然吃了不小的亏,毕竟,天葬十三可不是一般的道尊强者。 事实上,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天葬十三完全可以算得上是一个宇王境的强者,哪怕,只是最初级的宇王境,也胜过道尊境不知几何。 反观江晨,在战斗中寻求完全掌握宇王境的修为,事先已经受创,是,他是突破了宇王境,可这也不是说,他已经可以百无禁忌。 宇王境强者又如何?其上还有宙皇境压着,面对超过了承受极限的力量重击,一样会受伤,一样会............死! 霍然转身,江晨双目之中,顿时迸射出了两道凌厉目光,死死地盯着天葬十三,这一刻,他的身上,有一股压抑不住的怒意在勃发,他真的是气到了极点。 “你这不知好歹的家伙!难不成,你是想找死吗?!” 先前的交战,他借助天葬十三的磨砺,叩开宇王境的大门,他之所以收手,是为尊重对手,可却不曾想,对方居然会偷袭自己,这让江晨怎能不怒?他气的全身都在微微发颤,不知是否情绪太过激动,连带的着说话时的声音也有点抖。 “远古神殿.........是我的!” 执念入心,疯狂至极,天葬十三双目猩红,周身缭绕着一股可怕到了极点的毁灭之力,纵使明知将要面对前所未有的恐怖强敌,他也不会放弃。十数个衍纪的等待,他.........已经不能放弃。 “看来,你是打定主意要与我死磕了。” 江晨冷然道:“如果是先前,或许你还有一些机会,但现在,我可以肯定的告诉你,你没有任何的希望!”伴随着他口中话音落下一瞬,一道不停旋转如利锥般的锋锐剑气凭空出现在天葬十三的面前不足十丈处,呼啸破空,疾刺而出。 目光一凝,剑锋在身前一横,磅礴剑意浩荡而出,千钧一发之际,虽然挡下了江晨这突如其来的一剑,但蓄力不足的天葬十三仍然被生生震飞了出去。就在此时,却闻江晨冷笑声起:“别着急,现在才刚刚开始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