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5集:剑上争名,剑下争命! - 史上最牛轮回

第1475集:剑上争名,剑下争命!

激战,在不知不觉之间,已经持续了一天一夜! 事实上,在极宙世界,在起源大陆上,根本就没有所谓的日升日落,只是,诸天万界之中,许多地方都有时间划分,久而久之,便就形成了以时、以天、以月、以年来计算时间的方式,所以自然而然就这么认为而已。 超越道尊境界的强者大战起来,想要分出胜负,实在是不大容易,毕竟,一个宇王境的强者想要击败另一个宇王境级别的强者,即便是二人的修为有所差异,也不是那么简单的,更何况是实力相当的两人。 这不,战场上,就算是已经整整拼斗了一天一夜,江晨和天葬十三两人之间仍然没有分出高下。 不得不说,天葬十三的葬天之剑威力着实强横的可怕,纯以破坏力而言,比起江晨的无上剑道前四重还要强上一筹。但尺有所短寸有所长,在速度、招式、战术的运用上,江晨却又比天葬十三胜上一筹,所谓刚不可盈,激战良久之后,江晨非但没有落于下风,甚至反而能略占一点优势。 只是,这天葬十三不愧是十几个衍纪之前就已经成名的绝世天骄,一身能耐大的惊人,虽落于下风,但并不见丝毫惊慌,甚至,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又一点一滴的逐渐扳回了先前的劣势。 虽然不比江晨层穿越诸天万界,但天葬十三也是一步一步杀出来的威名,战斗意识之强,超乎常人想象。经过整整一天一夜时间的激烈战斗,竟让得他把葬天之剑招式中的某些不足予纷纷以弥补、强化,而且,除了招式之外,对于各种包括示弱、诱敌、惑敌等等在内的战术运用也愈来愈精纯! “这种剑势,蕴藏着葬送天地的意志,他该不会是传说中那个在十六个衍纪之前神秘消失在坠魔谷中的天葬十三吧?!” “是他,绝对是他!” “十几个衍纪了,许多人都以为他已经陨落,没有想到,他居然还活着,看来,这十几个衍纪,他一直都呆在这片起源大陆上。” “沉寂了十几个衍纪,他的修为,似乎已经超越了道尊境界的极限,就算没有真正达到宇王境界,怕也差之不远了。” 极远处的山巅,一些底蕴深厚、见多识广的试炼者忍不住纷纷开口,他们已经猜测出了天葬十三的来历,也正是因此,才会引得他们如此惊诧。 道尊,宇王,看似只有一个境界之差,但两者之间,却是天差地别,在极宙世界,每一个衍纪,都会有天地大劫,在劫难中,会有很多的道尊陨落,也会有很多的道尊出现,但宇王不同! 超越道尊,登临王座,宇王境界的强者,即便是在极宙世界,也足以算得上是一方巨擘了,在皇者不出的情况下,堪称无敌。 只是,想要从道尊境界突破到宇王境界,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或许,天资出众的绝世天骄,可以花一个衍纪的时间突破道尊境界,但是,想要再进一步,进入宇王境界,也许,花上十个、上百个衍纪都未必能够做得到。 这..........就是差距! “该死的!” 一众试炼者中,黄石散人忍不住的嫉恨出声,说起来,他也是年纪比较大的试炼者了,跟天葬十三算是同一辈份,但现在,眼见着天葬十三即将破入宇王境,而他却还在道尊境徘徊,难免有些吃味儿。 “哟!怎么?没有想到,昔日纵横千百大陆的黄石大尊,如今竟然也学起女人吃起酸醋来了!” 不远处,虚空一阵轻微波动,但见一道裹在白色衣袍之中的挺拔身影踏步而至,人未至,便有一股狂风呼啸,扑面而至,令人彻骨生寒。 “玄岚,是你?!” 乍然闻言,黄石散人转头去看,待得见到来人模样,双目之中,顿时有两道凌厉的目光斗射而出,顷刻之间,便是已经到了来人近前,他的身上,更有森森的杀机弥漫,掀起风云剧变,浩瀚威压,层层碾压而来。 “意外吗?” 面对黄石散人的威压,玄岚却是丝毫不惧,他也是道尊境界的高手,有莫大神通,虽然修行时间没有黄石散人长,但一身实力强横,并不在黄石散人之下。 “哼!” 黄石散人口中一声冷哼,无边威压,瞬息之间,便是已经化作雷霆怒涌,激荡乾坤寰宇,天际风雷起涌,似是有莫大力量充斥其中,压制周遭奇异天象,成诡异莫名之色。 玄岚依旧丝毫不为所动,只口中带着几分戏谑道:“我可听说,你跟天葬十三当年有着不小的仇怨,如今他修为大成,你居然还敢呆在这里,不怕等一下他解决了对手之后,来找你的麻烦吗?” “你?!” 闻言,黄石散人顿时勃然大怒,当初,纵横诸天时,他可没少和天葬十三约战,前前后后架起来,至少有十好几次,奈何,天葬十三天资卓越,实力更强,每一次,他都是饮败而归,这几乎已经成了他人生最大的耻辱,如今,再闻玄岚如此说话,却又怎能不怒。 “找死!” 口中一声低吼,黄石散人愤而出手,只见他抬手之间,五指虚空一握,顿时奔雷怒吼,一道恐怖气浪奔腾,激荡周遭虚空,无尽翻涌的滔天气浪中,一拳,携破碎虚空之威,贯穿寰宇,直奔玄岚迎面杀来。 曾经纵横无敌的绝世天骄,当愤怒被引爆的瞬间,爆发出来的力量是强大的,达到了一个令人为之骇然的程度,又是极招乍现,拳动九天惊雷,威势无匹,破空之际,刺耳的尖锐嘶啸,杂着杀机凛然! “来得好!” 面对来自黄石散人的猛烈突袭,玄岚却是丝毫不惧,也不见他如何动作,周天一阵嗡鸣,呼啸狂风凭空乍现,半空之中,凝聚成一道巨大的虚影,擎天而立,扬手间,便是遮天蔽日之威,当空盖落而下。 “轰!” 拳掌交锋的瞬间,滚滚气劲迸爆,山石崩飞,激战,在不知不觉之间,已经持续了一天一夜! 事实上,在极宙世界,在起源大陆上,根本就没有所谓的日升日落,只是,诸天万界之中,许多地方都有时间划分,久而久之,便就形成了以时、以天、以月、以年来计算时间的方式,所以自然而然就这么认为而已。 超越道尊境界的强者大战起来,想要分出胜负,实在是不大容易,毕竟,一个宇王境的强者想要击败另一个宇王境级别的强者,即便是二人的修为有所差异,也不是那么简单的,更何况是实力相当的两人。 这不,战场上,就算是已经整整拼斗了一天一夜,江晨和天葬十三两人之间仍然没有分出高下。 不得不说,天葬十三的葬天之剑威力着实强横的可怕,纯以破坏力而言,比起江晨的无上剑道前四重还要强上一筹。但尺有所短寸有所长,在速度、招式、战术的运用上,江晨却又比天葬十三胜上一筹,所谓刚不可盈,激战良久之后,江晨非但没有落于下风,甚至反而能略占一点优势。 只是,这天葬十三不愧是十几个衍纪之前就已经成名的绝世天骄,一身能耐大的惊人,虽落于下风,但并不见丝毫惊慌,甚至,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又一点一滴的逐渐扳回了先前的劣势。 虽然不比江晨层穿越诸天万界,但天葬十三也是一步一步杀出来的威名,战斗意识之强,超乎常人想象。经过整整一天一夜时间的激烈战斗,竟让得他把葬天之剑招式中的某些不足予纷纷以弥补、强化,而且,除了招式之外,对于各种包括示弱、诱敌、惑敌等等在内的战术运用也愈来愈精纯! “这种剑势,蕴藏着葬送天地的意志,他该不会是传说中那个在十六个衍纪之前神秘消失在坠魔谷中的天葬十三吧?!” “是他,绝对是他!” “十几个衍纪了,许多人都以为他已经陨落,没有想到,他居然还活着,看来,这十几个衍纪,他一直都呆在这片起源大陆上。” “沉寂了十几个衍纪,他的修为,似乎已经超越了道尊境界的极限,就算没有真正达到宇王境界,怕也差之不远了。” 极远处的山巅,一些底蕴深厚、见多识广的试炼者忍不住纷纷开口,他们已经猜测出了天葬十三的来历,也正是因此,才会引得他们如此惊诧。 道尊,宇王,看似只有一个境界之差,但两者之间,却是天差地别,在极宙世界,每一个衍纪,都会有天地大劫,在劫难中,会有很多的道尊陨落,也会有很多的道尊出现,但宇王不同! 超越道尊,登临王座,宇王境界的强者,即便是在极宙世界,也足以算得上是一方巨擘了,在皇者不出的情况下,堪称无敌。 只是,想要从道尊境界突破到宇王境界,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或许,天资出众的绝世天骄,可以花一个衍纪的时间突破道尊境界,但是,想要再进一步,进入宇王境界,也许,花上十个、上百个衍纪都未必能够做得到。 这..........就是差距! “该死的!” 一众试炼者中,黄石散人忍不住的嫉恨出声,说起来,他也是年纪比较大的试炼者了,跟天葬十三算是同一辈份,但现在,眼见着天葬十三即将破入宇王境,而他却还在道尊境徘徊,难免有些吃味儿。 “哟!怎么?没有想到,昔日纵横千百大陆的黄石大尊,如今竟然也学起女人吃起酸醋来了!” 不远处,虚空一阵轻微波动,但见一道裹在白色衣袍之中的挺拔身影踏步而至,人未至,便有一股狂风呼啸,扑面而至,令人彻骨生寒。 “玄岚,是你?!” 乍然闻言,黄石散人转头去看,待得见到来人模样,双目之中,顿时有两道凌厉的目光斗射而出,顷刻之间,便是已经到了来人近前,他的身上,更有森森的杀机弥漫,掀起风云剧变,浩瀚威压,层层碾压而来。 “意外吗?” 面对黄石散人的威压,玄岚却是丝毫不惧,他也是道尊境界的高手,有莫大神通,虽然修行时间没有黄石散人长,但一身实力强横,并不在黄石散人之下。 “哼!” 黄石散人口中一声冷哼,无边威压,瞬息之间,便是已经化作雷霆怒涌,激荡乾坤寰宇,天际风雷起涌,似是有莫大力量充斥其中,压制周遭奇异天象,成诡异莫名之色。 玄岚依旧丝毫不为所动,只口中带着几分戏谑道:“我可听说,你跟天葬十三当年有着不小的仇怨,如今他修为大成,你居然还敢呆在这里,不怕等一下他解决了对手之后,来找你的麻烦吗?” “你?!” 闻言,黄石散人顿时勃然大怒,当初,纵横诸天时,他可没少和天葬十三约战,前前后后架起来,至少有十好几次,奈何,天葬十三天资卓越,实力更强,每一次,他都是饮败而归,这几乎已经成了他人生最大的耻辱,如今,再闻玄岚如此说话,却又怎能不怒。 “找死!” 口中一声低吼,黄石散人愤而出手,只见他抬手之间,五指虚空一握,顿时奔雷怒吼,一道恐怖气浪奔腾,激荡周遭虚空,无尽翻涌的滔天气浪中,一拳,携破碎虚空之威,贯穿寰宇,直奔玄岚迎面杀来。 曾经纵横无敌的绝世天骄,当愤怒被引爆的瞬间,爆发出来的力量是强大的,达到了一个令人为之骇然的程度,又是极招乍现,拳动九天惊雷,威势无匹,破空之际,刺耳的尖锐嘶啸,杂着杀机凛然! “来得好!” 面对来自黄石散人的猛烈突袭,玄岚却是丝毫不惧,也不见他如何动作,周天一阵嗡鸣,呼啸狂风凭空乍现,半空之中,凝聚成一道巨大的虚影,擎天而立,扬手间,便是遮天蔽日之威,当空盖落而下。 “轰!” 拳掌交锋的瞬间,滚滚气劲迸爆,山石崩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