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4集:风云对决! - 史上最牛轮回

第1474集:风云对决!

坠魔谷中,古神殿前,风云交汇,王者启战! 对峙的两大高手,还未动,庞然剑意冲霄,刹那间,整片天地仿佛瞬间动荡了起来,浩大的威压瞬间弥漫整片天地,令人无法喘过气来。 突兀! 天地三光冲破长天,无边黑芒遮蔽日月,刹那之间,两大高手身形看似未动,但两道快疾到了极致的流光已经生生的撞击到了一处。 “轰!” 伴随着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以二人交接处为中心点,一道道如水面波纹、涟漪般的剑气“圈”向四周似慢实疾的扩散出去。 有的时候,看上去美丽无比的东西,其实却有着惊人的杀伤力。撕裂大气呼啸着向四周八方的一切冲击而去。 周遭的所有事物,瞬息之间便是被冲击而至的剑气轰个一塌糊涂,紧跟着连锁式反应又引起了前所未有的地裂山崩,要知道,在这两大高手共同锁定的天地虚空之中,空间万物。都已经被彻底禁锢,但是此时此刻,却全都被震动! 残破的虚空之中,那“轰、轰”的巨大响声似乎还在耳边不断回响,一闪既逝的刺目豪光却已经消失,而也在那一声巨响之后。江晨和来人像两个超大号的弹球一般一上一下弹飞了出去。 “砰!” 一声巨响,江晨犹如一颗炮弹般被重重轰进大地之下。虽然看不出他到底陷进山体内部多深,但单看从地面漫延向下足足有近千米深的巨大裂缝,就可能想像出一、二。至于神秘来人,更是直接穿破厚厚的云层,不知震飞到什么地方去了。 一时间,整个战场出现了一种奇特的平静。 可能被整个震飞到无尽虚空以外的神秘来人暂时没有回来。深深陷于大地之内的江晨亦没有反应,使得整个战场被一种奇怪的、充满了压抑感的沉静而笼罩。 不过,很显然,这种沉静只是一种短暂的假像,现在愈是平静、气氛愈是压抑,不久之后既要到来的“暴风雨”便会愈加狂暴! “轰!” 惊闻一声巨响,好似有内里埋藏了核弹一般,大地之下突然爆炸开来,而紧跟着无数抛飞而起的山石碎片,一声长啸,穿云裂石般排空而上,天地人三光汇聚,凝成一道巨大光束,自大地之下冲宵而起。 好似与对手事先约好一般,高空中亦响起另一声长啸,紧接着,另一道深邃的黑色剑光则从九天之上直降而下。 似乎是刚才的一幕又要重演,但却和刚刚又有不同。 无论是江晨,还是神秘来人,他们都很清楚,像刚刚那样的硬拼虽然气势十足,但以二人的实力,即便拼上个千万年也未必能拼得出个胜负。所以,两道剑光就在空中交错而过,而就在两人相互交错的一刹那,江晨和神秘来人双剑交锋,但却又在漫天飞旋的时空碎片内生生的停在了半空之中。 “轰!” 璀璨的光芒如太阳一般耀眼,周遭的虚空,在无尽的剑光之中不断震颤着,最终彻底迸爆开来,偌大个天地空间,都在凌厉的剑光之中不断地动荡,放眼看去,到处都是疯狂涌动的能量暴动。 远古神殿的种种禁忌阵法,受到了两大高手的力量冲击,这一刻,终于被激活了,霎时之间。一道粗大的光柱,裹着二人的剑光,化作一道恐怖的剑柱,呼啸着拔地而起,携无上神威,直冲九天云霄。 “轰!” 风云翻滚之间,那一道剑柱冲天,连封禁起源大陆的古老法阵,竟然都挡不住这道剑柱,这是超越了时间、空间的远古力量,无视诸般阵法,起于未知的远古之前,将冲向未来的未来不知之处。 古老的吟唱之声,自九天之上倾落而下,响彻了周遭的天地寰宇,不住的回荡弥漫,就像是开天辟地的创世圣音,又像是毁灭前夕的末世悲歌,瞬息间便能够闯入人的心灵深处,让人无法抗拒。 江晨与神秘来人借力而退,遥相距离近近千丈,对视一眼,彼此之间,剑心、剑意、剑势、剑压、剑气、剑芒.........瞬间形成巅峰对峙。 无尽的气势浩荡,鼓荡起衣衫飞舞半空,江晨一头黑白相间的长发,更是倒竖而起,随着罡风缓缓飘动,配上他现在严肃的神情,再没有任何飘逸之感,有的只是一股说不出的魔道霸气。 “很好,果然不愧是胆敢深入坠魔谷的人,你有资格成为天葬十三的对手。” 巅峰的对峙,不过一个呼吸,只见神秘来人的脸上,涌现出一股疯狂的战意,周身气势,开始不断拔高。 “不错!” 江晨亦是战意昂然:“很遗憾,我们没有早一些遇上,但现在也不晚,你和我,都很清楚,我们都绝不想输,所以刚刚的战斗,根本就没有意义,因为注定你我要真正的战上一场,真正的分出个高下来。” “没有意义?你这么说,却也不尽然。” 说话间,天葬十三用力的扭了扭脖子、耸了耸肩膀,口中森然笑道:“至少,通过刚才的交锋,我们都已经了解到了彼此的剑道修为深浅,不是吗?” “你这么说,倒也没错,只是,修为深浅,终究不是靠了解才能够参透的,这一战,不可避免。” 江晨漠然开口,随之,他的身上,剑意弥漫,剑气冲霄,无尽锋锐剑芒,呼啸着划破天地长空,激荡开来。 “天葬十三.........你,接招吧!” 口中一声长啸,江晨身上的剑意越发凌厉,抬手之间,三光汇聚,一柄战剑豁然凝聚成型,三尺剑身不断震颤着,拖着一道足足有成千上万丈长短的恐怖剑芒,呼啸着划破虚空,直奔天葬十三当头斩落。 这一剑,是江晨蓄势而发,威力之强横,已经达到了一种骇人听闻的程度,剑芒所至,天地都被生生撕裂,耀眼的凌厉剑光,宛若一道天堑,眨眼之间,便是横断天穹,斩到了天葬十三的身前。 “来得好!”坠魔谷中,古神殿前,风云交汇,王者启战! 对峙的两大高手,还未动,庞然剑意冲霄,刹那间,整片天地仿佛瞬间动荡了起来,浩大的威压瞬间弥漫整片天地,令人无法喘过气来。 突兀! 天地三光冲破长天,无边黑芒遮蔽日月,刹那之间,两大高手身形看似未动,但两道快疾到了极致的流光已经生生的撞击到了一处。 “轰!” 伴随着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以二人交接处为中心点,一道道如水面波纹、涟漪般的剑气“圈”向四周似慢实疾的扩散出去。 有的时候,看上去美丽无比的东西,其实却有着惊人的杀伤力。撕裂大气呼啸着向四周八方的一切冲击而去。 周遭的所有事物,瞬息之间便是被冲击而至的剑气轰个一塌糊涂,紧跟着连锁式反应又引起了前所未有的地裂山崩,要知道,在这两大高手共同锁定的天地虚空之中,空间万物。都已经被彻底禁锢,但是此时此刻,却全都被震动! 残破的虚空之中,那“轰、轰”的巨大响声似乎还在耳边不断回响,一闪既逝的刺目豪光却已经消失,而也在那一声巨响之后。江晨和来人像两个超大号的弹球一般一上一下弹飞了出去。 “砰!” 一声巨响,江晨犹如一颗炮弹般被重重轰进大地之下。虽然看不出他到底陷进山体内部多深,但单看从地面漫延向下足足有近千米深的巨大裂缝,就可能想像出一、二。至于神秘来人,更是直接穿破厚厚的云层,不知震飞到什么地方去了。 一时间,整个战场出现了一种奇特的平静。 可能被整个震飞到无尽虚空以外的神秘来人暂时没有回来。深深陷于大地之内的江晨亦没有反应,使得整个战场被一种奇怪的、充满了压抑感的沉静而笼罩。 不过,很显然,这种沉静只是一种短暂的假像,现在愈是平静、气氛愈是压抑,不久之后既要到来的“暴风雨”便会愈加狂暴! “轰!” 惊闻一声巨响,好似有内里埋藏了核弹一般,大地之下突然爆炸开来,而紧跟着无数抛飞而起的山石碎片,一声长啸,穿云裂石般排空而上,天地人三光汇聚,凝成一道巨大光束,自大地之下冲宵而起。 好似与对手事先约好一般,高空中亦响起另一声长啸,紧接着,另一道深邃的黑色剑光则从九天之上直降而下。 似乎是刚才的一幕又要重演,但却和刚刚又有不同。 无论是江晨,还是神秘来人,他们都很清楚,像刚刚那样的硬拼虽然气势十足,但以二人的实力,即便拼上个千万年也未必能拼得出个胜负。所以,两道剑光就在空中交错而过,而就在两人相互交错的一刹那,江晨和神秘来人双剑交锋,但却又在漫天飞旋的时空碎片内生生的停在了半空之中。 “轰!” 璀璨的光芒如太阳一般耀眼,周遭的虚空,在无尽的剑光之中不断震颤着,最终彻底迸爆开来,偌大个天地空间,都在凌厉的剑光之中不断地动荡,放眼看去,到处都是疯狂涌动的能量暴动。 远古神殿的种种禁忌阵法,受到了两大高手的力量冲击,这一刻,终于被激活了,霎时之间。一道粗大的光柱,裹着二人的剑光,化作一道恐怖的剑柱,呼啸着拔地而起,携无上神威,直冲九天云霄。 “轰!” 风云翻滚之间,那一道剑柱冲天,连封禁起源大陆的古老法阵,竟然都挡不住这道剑柱,这是超越了时间、空间的远古力量,无视诸般阵法,起于未知的远古之前,将冲向未来的未来不知之处。 古老的吟唱之声,自九天之上倾落而下,响彻了周遭的天地寰宇,不住的回荡弥漫,就像是开天辟地的创世圣音,又像是毁灭前夕的末世悲歌,瞬息间便能够闯入人的心灵深处,让人无法抗拒。 江晨与神秘来人借力而退,遥相距离近近千丈,对视一眼,彼此之间,剑心、剑意、剑势、剑压、剑气、剑芒.........瞬间形成巅峰对峙。 无尽的气势浩荡,鼓荡起衣衫飞舞半空,江晨一头黑白相间的长发,更是倒竖而起,随着罡风缓缓飘动,配上他现在严肃的神情,再没有任何飘逸之感,有的只是一股说不出的魔道霸气。 “很好,果然不愧是胆敢深入坠魔谷的人,你有资格成为天葬十三的对手。” 巅峰的对峙,不过一个呼吸,只见神秘来人的脸上,涌现出一股疯狂的战意,周身气势,开始不断拔高。 “不错!” 江晨亦是战意昂然:“很遗憾,我们没有早一些遇上,但现在也不晚,你和我,都很清楚,我们都绝不想输,所以刚刚的战斗,根本就没有意义,因为注定你我要真正的战上一场,真正的分出个高下来。” “没有意义?你这么说,却也不尽然。” 说话间,天葬十三用力的扭了扭脖子、耸了耸肩膀,口中森然笑道:“至少,通过刚才的交锋,我们都已经了解到了彼此的剑道修为深浅,不是吗?” “你这么说,倒也没错,只是,修为深浅,终究不是靠了解才能够参透的,这一战,不可避免。” 江晨漠然开口,随之,他的身上,剑意弥漫,剑气冲霄,无尽锋锐剑芒,呼啸着划破天地长空,激荡开来。 “天葬十三.........你,接招吧!” 口中一声长啸,江晨身上的剑意越发凌厉,抬手之间,三光汇聚,一柄战剑豁然凝聚成型,三尺剑身不断震颤着,拖着一道足足有成千上万丈长短的恐怖剑芒,呼啸着划破虚空,直奔天葬十三当头斩落。 这一剑,是江晨蓄势而发,威力之强横,已经达到了一种骇人听闻的程度,剑芒所至,天地都被生生撕裂,耀眼的凌厉剑光,宛若一道天堑,眨眼之间,便是横断天穹,斩到了天葬十三的身前。 “来得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