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0集:浩劫吞王! - 史上最牛轮回

第1470集:浩劫吞王!

“轰!” 呼喊之声尚未落下,惊见江晨一剑劈出后,紧跟着又猛击了一拳出来,拳劲所向,虚空崩碎,杂着风雷阵阵,直令山河失色,星斗无光,其中一人闪避不及,抵挡不住,竟被生生击穿,浑身骨骼尽断,半截身子都崩碎了。 “嗡.........” 生死一瞬间,好在,六人已经结成了大阵,生命共享,在第一时间,其余五人输送了大量的生命力给他,让他在一瞬之间,修复了所有的损伤,生生扛过了江晨猛烈一拳突袭,保下了自己的性命。 “很好!” 见得这一幕,饶是江晨亦不禁为之一声赞叹:“能够做到这一步,你们这阵法,放眼诸天世界,都算得上是精妙至极了!”称赞的话语说罢,随即语调一转,复又沉声道:“可惜,凭借这般阵法,还不足以与我匹敌!” 他说话间,周身剑意升腾,天地三光汇聚,手中三恒曌世顿时绽放出耀眼光芒,璀璨至极,宛若琉璃色彩,映照四周天宇,霎时之间,诸天世界,俱都沉沦,成了无穷无尽,剑的世界。 “让你们见识一下,九天剑界的力量。” 翻手,运剑,剑中世界,映照诸天,这一刻,天地风云,山河草木,人神妖鬼,万界生灵,无一不是剑,无一不可为剑。 “铮!” 无穷剑意凝结,三恒曌世之上,顿时倾吐出一道足有千万丈之巨的恐怖剑芒,携着近乎无坚不摧的力量,生猛无匹的向着对面六人劈斩而去。 “不好!” 再次面对强势来袭的杀招,有了前车之鉴的他们,明知不可硬挡,但身处剑意锁定范围内的他们却是不的不当,当下,一个个的,连忙奋起全力,再次祭出阵图,六星芒大阵浮空而起,遮天蔽日。 “轰!” 擎天剑柱,破碎虚空,是无可阻挡的不世威能,浮空而起的六星芒大阵遭逢剑力冲击,顿时光芒一暗。 “噗!噗!噗............” 难以承受的可怕巨力,六人当场口吐鲜血,被生生掀翻,倒飞了出去,六星芒阵图再一次被打散,上面裂痕遍布,显然是将要支撑不住了,他们每一个人都脸色苍白,充满了不敢置信的神色。 作为走上皇者之路的试炼者,他们本身也是一方天骄,更有冰王寒应玄的例子在前,可是,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一个人居然能够强大到这样的地步,同为道尊之境,却能够以一己之力,独战他们六人,甚至将他们生生压在下风,就连他们结成大阵,施展禁忌秘术都抵挡不住! “死吧!” 没有任何废话,江晨抬手举剑,三恒曌世再纳天地三光,凌厉之威,撕裂天云,恐怖的杀机毫无保留,这一击,他就要六人性命。 皇道争锋,向来如此,胜负,就是生死! “住手!” 关键时刻,冰王寒应玄终于赶回来了,他吃了很大的亏,虽然及时赶了回来,但一身的狼狈,说明他并不轻松,所以,此时此刻,他的脸上满是愤怒,体内更汹涌浩荡着一股愤怒到了极点的力量。 “逆转源力!” 任何快速获取力量的手段,都是要付出代价的,冰王寒应玄也不例外,可是,已经愤怒到了极点的他,却已经顾不上这些了。 “我说过,在我之前,你谁也杀不了!” 坚定的话语,不屈的意志,在逆转了体内潜藏最深的源力之后,寒应玄已然不负冰王之名,俨然已经拥有了王者之力,来到的瞬间,只见他猛然抬手,天地之间,无穷水流浩荡,诸天万界,尽成水域,涛涛洪流,直奔江晨淹没而来。 破空一剑斩落,万重水浪崩爆,掀起滔天骇浪,更燃起了最激烈的战火,江晨脚踩着一颗大星,与冰王寒应玄极端对峙。 稍显狼狈的身影,浑身流转的暴乱气息,乍然闪现的王者气态,冰王寒应玄进入了前所未有的强大境界,抬手间,诸天水源,汇流而来。 “轰隆隆..........” 虚空之中,再现的洪流,赫然正是时间长河,但不同于先前,这一条时间长河,明显更加宽阔,水流更加湍急,浩浩荡荡,欲要把江晨彻底淹没。 “时间倒流!” 这是诸天万宇之中最难掌控的力量,唯有宇王境界的超级强者才能够做到,但现在,逆转源力的冰王却做到了,他真的已经有了王者之威。 这一刻,他的身躯变得异常高大,如同一座万古不朽的神山,更是天地起始的源头,屹立在无尽星空之中,无边星海,都在时间长河的冲刷下,一点一点,寸寸腐朽,一切,尽皆归零。 隆隆之音不绝于耳,江晨像是被岁月的力量侵袭了,一种恐怖的气息弥漫,不断去斩他的生命,让他的力量倒退,不断向着最弱小的时候倒退。 “大宇宙时间之力?怎么可能?!” 先前跟寒应玄有交过手,江晨深知他的实力,虽然号称“冰王”,但实际上,并未达到宇王境界,可现在,他居然能够动用大宇宙时空之力,真的让他大大吃了一惊。 时间,是诸天万界之中,最为神秘的力量,就算是合身天道的古神,领悟大道的道主,超越道之界限的道尊,也很少有人能够掌控到这种地步。 江晨心神一凛,瞬息之间,逆流的时间长河就已经冲到了他的面前,淹没了他的身体,让他感觉自己正在不断退化。 “轰!” 九天剑界撑开,无穷无尽的剑意爆发,同样不可思议的力量,自江晨的身上爆发而出,天地三光,冲破了时间长河。 “杀!” 一声冷喝,暴起出手,江晨挥动三恒曌世,恢宏剑芒撕裂了天地,强势一斩时间长河,最恐怖的力量碰撞,虽然只是一击,却足以毁天灭地。 剧烈震荡中,时间长河倒卷而回,江晨也在不断后退,那种退化的感觉顿时消失不见,一切都恢复了过来,他的脸上,当即露出了一缕冷漠的笑。“轰!” 呼喊之声尚未落下,惊见江晨一剑劈出后,紧跟着又猛击了一拳出来,拳劲所向,虚空崩碎,杂着风雷阵阵,直令山河失色,星斗无光,其中一人闪避不及,抵挡不住,竟被生生击穿,浑身骨骼尽断,半截身子都崩碎了。 “嗡.........” 生死一瞬间,好在,六人已经结成了大阵,生命共享,在第一时间,其余五人输送了大量的生命力给他,让他在一瞬之间,修复了所有的损伤,生生扛过了江晨猛烈一拳突袭,保下了自己的性命。 “很好!” 见得这一幕,饶是江晨亦不禁为之一声赞叹:“能够做到这一步,你们这阵法,放眼诸天世界,都算得上是精妙至极了!”称赞的话语说罢,随即语调一转,复又沉声道:“可惜,凭借这般阵法,还不足以与我匹敌!” 他说话间,周身剑意升腾,天地三光汇聚,手中三恒曌世顿时绽放出耀眼光芒,璀璨至极,宛若琉璃色彩,映照四周天宇,霎时之间,诸天世界,俱都沉沦,成了无穷无尽,剑的世界。 “让你们见识一下,九天剑界的力量。” 翻手,运剑,剑中世界,映照诸天,这一刻,天地风云,山河草木,人神妖鬼,万界生灵,无一不是剑,无一不可为剑。 “铮!” 无穷剑意凝结,三恒曌世之上,顿时倾吐出一道足有千万丈之巨的恐怖剑芒,携着近乎无坚不摧的力量,生猛无匹的向着对面六人劈斩而去。 “不好!” 再次面对强势来袭的杀招,有了前车之鉴的他们,明知不可硬挡,但身处剑意锁定范围内的他们却是不的不当,当下,一个个的,连忙奋起全力,再次祭出阵图,六星芒大阵浮空而起,遮天蔽日。 “轰!” 擎天剑柱,破碎虚空,是无可阻挡的不世威能,浮空而起的六星芒大阵遭逢剑力冲击,顿时光芒一暗。 “噗!噗!噗............” 难以承受的可怕巨力,六人当场口吐鲜血,被生生掀翻,倒飞了出去,六星芒阵图再一次被打散,上面裂痕遍布,显然是将要支撑不住了,他们每一个人都脸色苍白,充满了不敢置信的神色。 作为走上皇者之路的试炼者,他们本身也是一方天骄,更有冰王寒应玄的例子在前,可是,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一个人居然能够强大到这样的地步,同为道尊之境,却能够以一己之力,独战他们六人,甚至将他们生生压在下风,就连他们结成大阵,施展禁忌秘术都抵挡不住! “死吧!” 没有任何废话,江晨抬手举剑,三恒曌世再纳天地三光,凌厉之威,撕裂天云,恐怖的杀机毫无保留,这一击,他就要六人性命。 皇道争锋,向来如此,胜负,就是生死! “住手!” 关键时刻,冰王寒应玄终于赶回来了,他吃了很大的亏,虽然及时赶了回来,但一身的狼狈,说明他并不轻松,所以,此时此刻,他的脸上满是愤怒,体内更汹涌浩荡着一股愤怒到了极点的力量。 “逆转源力!” 任何快速获取力量的手段,都是要付出代价的,冰王寒应玄也不例外,可是,已经愤怒到了极点的他,却已经顾不上这些了。 “我说过,在我之前,你谁也杀不了!” 坚定的话语,不屈的意志,在逆转了体内潜藏最深的源力之后,寒应玄已然不负冰王之名,俨然已经拥有了王者之力,来到的瞬间,只见他猛然抬手,天地之间,无穷水流浩荡,诸天万界,尽成水域,涛涛洪流,直奔江晨淹没而来。 破空一剑斩落,万重水浪崩爆,掀起滔天骇浪,更燃起了最激烈的战火,江晨脚踩着一颗大星,与冰王寒应玄极端对峙。 稍显狼狈的身影,浑身流转的暴乱气息,乍然闪现的王者气态,冰王寒应玄进入了前所未有的强大境界,抬手间,诸天水源,汇流而来。 “轰隆隆..........” 虚空之中,再现的洪流,赫然正是时间长河,但不同于先前,这一条时间长河,明显更加宽阔,水流更加湍急,浩浩荡荡,欲要把江晨彻底淹没。 “时间倒流!” 这是诸天万宇之中最难掌控的力量,唯有宇王境界的超级强者才能够做到,但现在,逆转源力的冰王却做到了,他真的已经有了王者之威。 这一刻,他的身躯变得异常高大,如同一座万古不朽的神山,更是天地起始的源头,屹立在无尽星空之中,无边星海,都在时间长河的冲刷下,一点一点,寸寸腐朽,一切,尽皆归零。 隆隆之音不绝于耳,江晨像是被岁月的力量侵袭了,一种恐怖的气息弥漫,不断去斩他的生命,让他的力量倒退,不断向着最弱小的时候倒退。 “大宇宙时间之力?怎么可能?!” 先前跟寒应玄有交过手,江晨深知他的实力,虽然号称“冰王”,但实际上,并未达到宇王境界,可现在,他居然能够动用大宇宙时空之力,真的让他大大吃了一惊。 时间,是诸天万界之中,最为神秘的力量,就算是合身天道的古神,领悟大道的道主,超越道之界限的道尊,也很少有人能够掌控到这种地步。 江晨心神一凛,瞬息之间,逆流的时间长河就已经冲到了他的面前,淹没了他的身体,让他感觉自己正在不断退化。 “轰!” 九天剑界撑开,无穷无尽的剑意爆发,同样不可思议的力量,自江晨的身上爆发而出,天地三光,冲破了时间长河。 “杀!” 一声冷喝,暴起出手,江晨挥动三恒曌世,恢宏剑芒撕裂了天地,强势一斩时间长河,最恐怖的力量碰撞,虽然只是一击,却足以毁天灭地。 剧烈震荡中,时间长河倒卷而回,江晨的身影也在不断的后退,在这过程中,那种退化的感觉已经消失不见,一切都恢复了过来,他的脸上,当即露出了一缕冷漠的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