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9集:战火蔓延! - 史上最牛轮回

第1469集:战火蔓延!

“轰!” 一声巨响,宛若耳边霹雳,五雷轰顶,十方剑气浩瀚如海,与时间长河狠狠的撞在一起,爆出破天巨响,转瞬间,肆虐的飓风带着泛滥的烈焰,如太阳爆碎般八面绽射,呼啸而出,顿时,汪洋震动,四海生波,巨大冰宫被阻在半空,成千上万座冰山齐齐震动,一道道的裂缝密布,已然有了即将崩溃的迹象。 三光耀世,在双方激战之中,激起漫天神火散开,转眼间撞入周遭的无边黑云之中,两相一碰,猛然炸裂开来,神火恒燃不熄,烧得天地一片通红。 庞大的天地之力已然爆发,乾坤震荡不休。地、水、风、火相涌而起,这片由江晨开辟演化而来的天地不住的与冰王寒应玄的玄水大阵相互撞击,激荡出无边巨力,眼见着就快要支撑不下去了。 “可恶啊!” 心知自己面对的是前所未见的恐怖强敌,事关自己的生死存亡,冰王寒应玄功体运转,冲破极限,玄水源力注入掌中长剑之中,霎时之间,气势暴增,剑气劈分天地。同时,停滞半空的巨大冰宫再次浮空而起,携无尽巨力,轰砸而落。 双目精光流转,赫见江晨身形幻灭,一只手反掌挡下巨大冰宫,另一只手擎着三恒曌世逆空划破天地,径直以迎击而上,这一剑看似平凡普通,但是,却另有玄妙深藏,直逼玄水源力。 但只听的一声惊天巨响,轰然砸落而下的巨大冰宫被一只由黑红光明凝聚而成的大手生生抵住。两相撞击,周遭虚空破碎,涟漪层层波荡开来,浩瀚火海与玄水大阵齐齐震动,正在不住溃散。 “锵!” 几乎与此同时,双剑交锋,剑气波散之际,赫见白青黑红黄五色毫光斑斓闪烁,冰王寒应玄不由得为之脸色大变,只觉得自己体内的玄水源力竟然被一股诡异吞吸之力牵引,如同江河入海,滚滚倾泻不停。 逆转五行,北冥吞天噬地! 江晨口中一声冷笑,手中三恒曌世顿时快速疾旋,先天五行之力受到催发,逆转流速加剧,吞吸之力越发强大,宛若宇宙深处的恐怖黑洞,吞噬天地万物,将冰王寒应玄费尽心力凝结的玄水源力生生抽离出来。 “可恶,还我玄水源力!” 冰王寒应玄怒极大叫,高天之上奔腾不休的时间长河,猛然一阵剧烈晃动,爆发出前所未见的恐怖力量,然而,十方剑气,浩瀚如海,翻涌之间,掀起风雷怒卷火海,不住的与之扑杀一处。 玄水源力感应到主人的召唤,剧烈地颤抖起来,如同活物一般长鸣不息,怎奈逆转先天五行吞吸之力何等强大,伴随着江晨不断发力,无穷无尽的先天五行之力四面八方汇聚而来,将玄水源力生生镇住。 江晨心知,冰王寒应玄本身修为不过道尊境界,如果没有玄水源力的加持,要杀他虽然不容易,却也并不困难,是以,既然他已经镇压了玄水源力,又岂能再放手“轰!” 一声巨响,宛若耳边霹雳,五雷轰顶,十方剑气浩瀚如海,与时间长河狠狠的撞在一起,爆出破天巨响,转瞬间,肆虐的飓风带着泛滥的烈焰,如太阳爆碎般八面绽射,呼啸而出,顿时,汪洋震动,四海生波,巨大冰宫被阻在半空,成千上万座冰山齐齐震动,一道道的裂缝密布,已然有了即将崩溃的迹象。 三光耀世,在双方激战之中,激起漫天神火散开,转眼间撞入周遭的无边黑云之中,两相一碰,猛然炸裂开来,神火恒燃不熄,烧得天地一片通红。 庞大的天地之力已然爆发,乾坤震荡不休。地、水、风、火相涌而起,这片由江晨开辟演化而来的天地不住的与冰王寒应玄的玄水大阵相互撞击,激荡出无边巨力,眼见着就快要支撑不下去了。 “可恶啊!” 心知自己面对的是前所未见的恐怖强敌,事关自己的生死存亡,冰王寒应玄功体运转,冲破极限,玄水源力注入掌中长剑之中,霎时之间,气势暴增,剑气劈分天地。同时,停滞半空的巨大冰宫再次浮空而起,携无尽巨力,轰砸而落。 双目精光流转,赫见江晨身形幻灭,一只手反掌挡下巨大冰宫,另一只手擎着三恒曌世逆空划破天地,径直以迎击而上,这一剑看似平凡普通,但是,却另有玄妙深藏,直逼玄水源力。 但只听的一声惊天巨响,轰然砸落而下的巨大冰宫被一只由黑红光明凝聚而成的大手生生抵住。两相撞击,周遭虚空破碎,涟漪层层波荡开来,浩瀚火海与玄水大阵齐齐震动,正在不住溃散。 “锵!” 几乎与此同时,双剑交锋,剑气波散之际,赫见白青黑红黄五色毫光斑斓闪烁,冰王寒应玄不由得为之脸色大变,只觉得自己体内的玄水源力竟然被一股诡异吞吸之力牵引,如同江河入海,滚滚倾泻不停。 逆转五行,北冥吞天噬地! 江晨口中一声冷笑,手中三恒曌世顿时快速疾旋,先天五行之力受到催发,逆转流速加剧,吞吸之力越发强大,宛若宇宙深处的恐怖黑洞,吞噬天地万物,将冰王寒应玄费尽心力凝结的玄水源力生生抽离出来。 “可恶,还我玄水源力!” 冰王寒应玄怒极大叫,高天之上奔腾不休的时间长河,猛然一阵剧烈晃动,爆发出前所未见的恐怖力量,然而,十方剑气,浩瀚如海,翻涌之间,掀起风雷怒卷火海,不住的与之扑杀一处。 玄水源力感应到主人的召唤,剧烈地颤抖起来,如同活物一般长鸣不息,怎奈逆转先天五行吞吸之力何等强大,伴随着江晨不断发力,无穷无尽的先天五行之力四面八方汇聚而来,将玄水源力生生镇住。 江晨心知,冰王寒应玄本身修为不过道尊境界,如果没有玄水源力的加持,要杀他虽然不容易,却也并不困难,是以,既然他已经镇压了玄水源力,又岂能再放手“轰!” 一声巨响,宛若耳边霹雳,五雷轰顶,十方剑气浩瀚如海,与时间长河狠狠的撞在一起,爆出破天巨响,转瞬间,肆虐的飓风带着泛滥的烈焰,如太阳爆碎般八面绽射,呼啸而出,顿时,汪洋震动,四海生波,巨大冰宫被阻在半空,成千上万座冰山齐齐震动,一道道的裂缝密布,已然有了即将崩溃的迹象。 三光耀世,在双方激战之中,激起漫天神火散开,转眼间撞入周遭的无边黑云之中,两相一碰,猛然炸裂开来,神火恒燃不熄,烧得天地一片通红。 庞大的天地之力已然爆发,乾坤震荡不休。地、水、风、火相涌而起,这片由江晨开辟演化而来的天地不住的与冰王寒应玄的玄水大阵相互撞击,激荡出无边巨力,眼见着就快要支撑不下去了。 “可恶啊!” 心知自己面对的是前所未见的恐怖强敌,事关自己的生死存亡,冰王寒应玄功体运转,冲破极限,玄水源力注入掌中长剑之中,霎时之间,气势暴增,剑气劈分天地。同时,停滞半空的巨大冰宫再次浮空而起,携无尽巨力,轰砸而落。 双目精光流转,赫见江晨身形幻灭,一只手反掌挡下巨大冰宫,另一只手擎着三恒曌世逆空划破天地,径直以迎击而上,这一剑看似平凡普通,但是,却另有玄妙深藏,直逼玄水源力。 但只听的一声惊天巨响,轰然砸落而下的巨大冰宫被一只由黑红光明凝聚而成的大手生生抵住。两相撞击,周遭虚空破碎,涟漪层层波荡开来,浩瀚火海与玄水大阵齐齐震动,正在不住溃散。 “锵!” 几乎与此同时,双剑交锋,剑气波散之际,赫见白青黑红黄五色毫光斑斓闪烁,冰王寒应玄不由得为之脸色大变,只觉得自己体内的玄水源力竟然被一股诡异吞吸之力牵引,如同江河入海,滚滚倾泻不停。 逆转五行,北冥吞天噬地! 江晨口中一声冷笑,手中三恒曌世顿时快速疾旋,先天五行之力受到催发,逆转流速加剧,吞吸之力越发强大,宛若宇宙深处的恐怖黑洞,吞噬天地万物,将冰王寒应玄费尽心力凝结的玄水源力生生抽离出来。 “可恶,还我玄水源力!” 冰王寒应玄怒极大叫,高天之上奔腾不休的时间长河,猛然一阵剧烈晃动,爆发出前所未见的恐怖力量,然而,十方剑气,浩瀚如海,翻涌之间,掀起风雷怒卷火海,不住的与之扑杀一处。 玄水源力感应到主人的召唤,剧烈地颤抖起来,如同活物一般长鸣不息,怎奈逆转先天五行吞吸之力何等强大,伴随着江晨不断发力,无穷无尽的先天五行之力四面八方汇聚而来,将玄水源力生生镇住。 江晨心知,冰王寒应玄本身修为不过道尊境界,如果没有玄水源力的加持,要杀他虽然不容易,却也并不困难,是以,既然他已经镇压了玄水源力,又岂能再放手“轰!” 一声巨响,宛若耳边霹雳,五雷轰顶,十方剑气浩瀚如海,与时间长河狠狠的撞在一起,爆出破天巨响,转瞬间,肆虐的飓风带着泛滥的烈焰,如太阳爆碎般八面绽射,呼啸而出,顿时,汪洋震动,四海生波,巨大冰宫被阻在半空,成千上万座冰山齐齐震动,一道道的裂缝密布,已然有了即将崩溃的迹象。 三光耀世,在双方激战之中,激起漫天神火散开,转眼间撞入周遭的无边黑云之中,两相一碰,猛然炸裂开来,神火恒燃不熄,烧得天地一片通红。 庞大的天地之力已然爆发,乾坤震荡不休。地、水、风、火相涌而起,这片由江晨开辟演化而来的天地不住的与冰王寒应玄的玄水大阵相互撞击,激荡出无边巨力,眼见着就快要支撑不下去了。 “可恶啊!” 心知自己面对的是前所未见的恐怖强敌,事关自己的生死存亡,冰王寒应玄功体运转,冲破极限,玄水源力注入掌中长剑之中,霎时之间,气势暴增,剑气劈分天地。同时,停滞半空的巨大冰宫再次浮空而起,携无尽巨力,轰砸而落。 双目精光流转,赫见江晨身形幻灭,一只手反掌挡下巨大冰宫,另一只手擎着三恒曌世逆空划破天地,径直以迎击而上,这一剑看似平凡普通,但是,却另有玄妙深藏,直逼玄水源力。 但只听的一声惊天巨响,轰然砸落而下的巨大冰宫被一只由黑红光明凝聚而成的大手生生抵住。两相撞击,周遭虚空破碎,涟漪层层波荡开来,浩瀚火海与玄水大阵齐齐震动,正在不住溃散。 “锵!” 几乎与此同时,双剑交锋,剑气波散之际,赫见白青黑红黄五色毫光斑斓闪烁,冰王寒应玄不由得为之脸色大变,只觉得自己体内的玄水源力竟然被一股诡异吞吸之力牵引,如同江河入海,滚滚倾泻不停。 逆转五行,北冥吞天噬地! 江晨口中一声冷笑,手中三恒曌世顿时快速疾旋,先天五行之力受到催发,逆转流速加剧,吞吸之力越发强大,宛若宇宙深处的恐怖黑洞,吞噬天地万物,将冰王寒应玄费尽心力凝结的玄水源力生生抽离出来。 “可恶,还我玄水源力!” 冰王寒应玄怒极大叫,高天之上奔腾不休的时间长河,猛然一阵剧烈晃动,爆发出前所未见的恐怖力量,然而,十方剑气,浩瀚如海,翻涌之间,掀起风雷怒卷火海,不住的与之扑杀一处。 玄水源力感应到主人的召唤,剧烈地颤抖起来,如同活物一般长鸣不息,怎奈逆转先天五行吞吸之力何等强大,伴随着江晨不断发力,无穷无尽的先天五行之力四面八方汇聚而来,将玄水源力生生镇住。 江晨心知,冰王寒应玄本身修为不过道尊境界,如果没有玄水源力的加持,要杀他虽然不容易,却也并不困难,是以,既然他已经镇压了玄水源力,又岂能再放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