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5集:杀局,破局,变局! - 史上最牛轮回

第1465集:杀局,破局,变局!

冷然话语,森然杀机,乍然,虚空波动间,影影绰绰,足足二十九人破空而来,出现在巨人山对面的一座巨山上,那座高峰耸入云霄,壮阔非常,上面有白茫茫的瀑布垂落,气象万千。 巨人峰顶,江晨缓缓睁开双眼,像是两道闪电扫过,没有理会他们,又一次闭上了双眼,崖缝间灵药飘香,让他身心空灵。 “唔,诸位,你们看到了吗,此人何其嚣张自负,真当自己是无敌天下的不世高手了吗?可笑之极!” “那就杀了他吧!” “怎么出手,谁先出手!” 二十九人将此地围住,落在巨人山周围不同的山峰,各个杀气弥漫,眼神冷冽,随时都会暴起出手。 “很好!” 江晨缓缓站起身来:“正所谓,斯人缘浅难救,我们之间本无恩怨,但既然你们赶着前来送死,如果不成全你们,岂不是愧对我自己?” 天狼骑士炎阳眸光阴鸷,口中道:“你屠我坐骑,还说无仇?今日无法善了,你若肯放弃抵抗,我或许会给你一个体面的死法。” “给他一个体面的死法?那肯定不行!” 身穿红衣的女子摇头冷笑,她一头红发,宛若枫叶飘飞,名为红枫,人如其名,冷笑道:“这么多人齐来,兴师动众,直接杀死他岂不是太便宜了。” “我也只是说说而已,对付这卑鄙的暗杀者,怎么可能一剑斩杀?” 炎阳冷然开口,言语间,充满了狠辣之意。 一群人向前逼进,各种流光隐现,诸多神兵法宝,正在复苏,他们来自不同的大陆,在各自的世界无敌,自然都有着属于自己的至宝。 遮天蔽日的战旗,宛若山脉蜿蜒的神鞭,似可擎天的巨柱,撕裂苍穹的战剑,贯穿寰宇的长矛..........俱都绽放光芒,耀眼夺目,杀气纵横。 不得不说,这是一群恐怖到了极点的修行者,几乎可以抹杀宇王境以下的任何对手,每一个人都很强,联合在一起,非宇王临凡,着实难以抵挡。 “给你一个机会,跪下来承认自己暗杀者的身份,磕头求饶,然后自废修为,我们可以考虑放你活着离去,永远不要妄想再踏上皇者之路。” 玄风淡然开口,一身衣衫飘舞,看上去是如此的超凡脱俗,隐隐然之间,流露着几许不可测度的恢宏气势。 “不错!” 炎阳亦冷笑道:“这是你唯一的生路,如果你不想死的话.........” “遗言都交代完了吗?” 不待炎阳口中的话说完,江晨蓦的开口,平淡的语气,如同亘古不化的玄冰,仍凭天地消亡,亦不曾有丝毫波澜泛生。 “你..........” 闻言,众人不由得为之神色一滞,如此折辱,对方都心如止水,让他们不禁心头一寒,未能乱了对方心绪,反倒是他们有些心神不宁了。 “不说话,那就是说完了?来吧,哪一个等不及,只管前来领死!” 冷然开口的同时,江晨立于巨人山顶,一身剑意,毫无保留的释放而出,顿时,气浪生成,宛若汪洋澎湃,横扫苍茫大地。 他黑发如瀑,眸光如冷电,虽是一个人立于那里,却有一股气吞万里的气象,神姿无上,如一尊高高在上的皇者,睥睨天下。 “杀!” 有人意识到了不妙,相互对视一眼,再无二话,纷纷出手,一时诸般至宝腾空,神兵划开混沌阴阳,形成一股恐怖到了极点的洪流,呼啸汹涌,直扑江晨而来。 既然是有心杀敌,每一个人出手都没有保留,甚至,还有几人出手豪奢,居然将祭出的灵宝引爆了,可怕的威力,就算是道尊级别的强者也难以承受,一旦被击中,即便不死,也要半残。 “轰隆隆.........” 毁天灭地的不世神通,层层相叠,盖压而来,这一瞬间,即便是以起源大陆的空间稳固,方圆数千上万里地域,都被生生夷为了平地,大地沉陷数千丈,焦土炼狱,寸草不生,所有山脉都消失不见了。 面对这样的真容,如此恐怖的杀阵,换做其他人,哪怕是得道多年的大尊,此刻都必死无疑了,因为,纵然道尊也抵挡不住如此恐怖密集杀招。但江晨却是一个异数,宇王不朽之身,真的近乎不朽,速度全开之下,时间瞬息倒转,他的身形幻灭,只一闪间,便就让开了所有攻势,出现在万里之外的一座孤峰上。 冷眼环顾周遭,这些对手无疑都不是庸手,不管是神通法宝,都足以位列顶尖,再加上修为深湛,联起手来,宇王之下,鲜少有人能够抵挡。若非这方起源大陆空间稳固,更有大阵固守,绝对会波及的更广,甚至可以将大地击穿,摧毁万物生灵。 “他竟然……没死,在那里!” 众人齐刷刷的掉头,眼见着江晨居然闪过了他们的杀招,顿时心头一沉,一个个的,竟没来由的生出一股惧意。 “我就在这里,可惜,你们就算一起上,也杀不了我!” 冷冽一笑,江晨身上的气势开始攀升,转眼之间,便就达到了巅峰状态,威压虚空,隐约之间,可见杀意暗藏。 “放屁!” 玄风也顾不上自己的风度了,当即口中冷声喝道:“大家一起上,杀了他!”话音落下瞬间,只见他抬手擎出一柄血晶异剑,直逼江晨杀来。 虽然,他不是剑修,但凭一身道尊修为催动,剑力强大,依然非同小可,战剑锋芒所向,竟引得时空一片塌陷,其去势之疾,电光火石间,便已抵至江晨的额前,丝丝剑气,已经触及到江晨的身体。 见状,玄风心中不由得为之暗喜,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这柄血晶异剑的锋芒之利,此刻,他仿佛已经看到江晨的脑袋被剑气生生轰成碎片的美妙情景。 “哼,一个个刚刚突破的道尊,竟然也敢在我面前动剑,真不知道你是哪里来的勇气!”江晨口中一声冷哼,随即微微抬手,默转功体,无视了呼啸破空的凌厉剑气,五指一屈,便就抓住了血晶剑锋。 “这怎么可能?!” 刹那惊变,玄风再也保持不住沉稳风度,不由得为之骇然色变。 不仅仅是他,炎阳,红枫,以及前来围攻江晨的其他修者,皆是忍不住的为之大吃一惊,这柄血晶异剑,一看便知锋芒锐利,再加上道尊催动,即便同为道尊级别的高手,也不能这么肆无忌惮的用手直接抓住剑锋吧? “蝼蚁之力,也妄图撼动山岳,自不量力。” 一声冷哼,随之,赫见江晨抓住长剑的手猛然用力一抖,顿时,一股超乎想象之外的恐怖巨力随之倾吐而出,宛若天河奔腾,疯狂撞击而出。 “砰!” 毫无保留的,澎湃巨力,没有半分缩减的直接透过血晶异剑轰在了玄风的身前,庞大的力量,直接将他的腑脏震碎。 “想要来杀我,就要有承担后果的勇气,你,出局了!” 冷然的话语,是剑道的王者最无情的裁判,恐怖的力量,倾泻如洪流,直接将玄风握剑的手臂生生震爆。 “噗” 口中狂喷出一股鲜血,玄风整个人向后倒跌抛飞而出。 惊恐,惊恐,惊恐!在场的所有人,几乎全都骇然莫名的看向江晨,来之前,他们已然知晓,江晨绝非一般对手,但是,即便再强,也不至于一招就把一个道尊级别的高手打得这么凄惨吧? 前后不过仅仅只是呼吸一瞬,但是,这场短暂的捉对厮杀已然落幕,玄风被夺走了血晶异剑,甚至,连本人也被打成重伤,一条手臂废了,就算是施展不灭之体重塑,短时间内怕是也休想恢复战力了。 不过,事情发展至此,这一场战斗,显然不是打废一个对手就可以完结的,所以,江晨决定..........杀了他! 心念一动,血晶异剑被他握在掌中,剑身一颤,顿时爆发出不同于先前的高昂剑鸣: “铮” 高昂剑鸣,宛若龙吟破空,惊天而起,穿云破月,摇撼山河为之失色,这一刻,血晶异剑竟是绽放出了前所未见的凌厉锋芒。 “受死!” 话音落,剑音起,不则而声,赫然间,江晨身形明灭,于瞬息间,已经逼到了玄风身前,剑光携逼命之势,一斩而落。 剑光,死亡,只在一瞬! 诸强纷纷为之骇然,适才江晨展现出来的强横实力,已经足够让他们动容,但现在,这样的表现,已经开始让他们感到害怕了。 “放肆!” 一声爆喝,惊动风云浩荡,神鬼惊怕,赫见一道耀眼的银亮剑光裹挟在一片无匹神辉之中,乍现掌中,出手的赫然乃是一个白衣白发的青年道尊! 银色长剑,凌厉开锋,庞然剑光,瞬息之间,便是出现在了江晨与玄风两人之间,恐怖力量,横陈宛若山岳天堑,不容跨越。 “锵!” 但闻一声刺耳锐响,凌厉一剑,双峰乍然交迸,顿时火花四溅,庞然力量震荡山河风雷,惊起剧变。 “又是一个用剑的尊者?你倒是比他强些!” 一声称赞,江晨另一只手轻抬,看似缓慢,却在瞬息间,跨越了时间与空间的限制,直接抓住了银色长剑的剑锋。 想起先前玄风惨败的那一幕,白衣道尊顿时心中一惊,周身剑意迸爆,同时加催功力,欲要将长剑收回。 奈何,江晨的动作却比他来得更快。 左手抓住金剑的瞬间,一股凌厉剑意,已经自他的手掌蔓延,将之完全包裹,任凭白衣道尊全力争夺也没有一点作用。 即便尚无法发挥全力,但宇王不朽之身,岂有轻渎之理? “一个剑者,若是连自己的剑都保不住,那你,根本就不配用剑。” 冷然喝声,全是斥责,江晨左手紧抓剑锋不放松,右手一翻,血晶异剑横断长天,径直斩向白衣道尊,凌厉剑气,飞驰破空,断开风云。 “不妙!” 自己也是用剑的高手,白衣道尊不是笨蛋,自然知道,江晨这一剑看似来的平平无奇,但是,内里蕴含的凌厉剑意,一旦被伤,只怕是不死也要丢掉半条小命,当下无奈之下,只得放弃长剑,闪身后退。 又是一招,退敌夺剑! 诸强见状,脸色越发难看起来,同时,心中泛起难以言说的恐惧,围攻失利在前,又有两位道尊一招落败在后,玄风且不说,那个白衣道尊,却是一个成名已久的道尊强者,修为之深,战力之强,在道尊境中足可位列顶尖。 可是,就是这样的一个高手,竟然在照面的一瞬,就被人夺走了自己手中紧握着的佩剑,不得不说,江晨表现出来的实力,令他们大感吃惊。 这厮竟然强横到了这般地步?! 诸强皆生出了忌惮之意,彼此对视,皆能看到对方脸上的凝重,一时间,原本信心满满的围杀之举,似乎变得有些不确定起来。 “来啊,你们不是要杀吗,怎么一个个的都不肯不动手了?” 江晨冷笑开口,言语间,手一松,两柄神剑便就一左一右的插在了他身前的地面之上,道尊佩剑,自非凡品,可在江晨看来,这不过只是两把没了剑心的剑而已,一柄没有了自己声音的剑,还能称得上是剑吗?也许,它们已经成为了纯粹的战斗利器,可惜,永远也没有了再进一步的可能。 这一切,都只是因为,持有它们的人,没有剑心! 白衣道尊空着双手,看着江晨身前的银色长剑,满脸皆是阴沉之色:“原来,你是一个剑修!” “不错!” 江晨淡然道:“我是剑修,一个不合格的剑修,但至少比你们强,我明剑心,悟剑道,而你们,虽然握剑在手,练得无上剑诀,大道神通,却连剑者都算不上,剑在你们的手中,不过是埋没了它们的风光。” “明剑心,悟剑道!” 乍然闻言,白衣道尊不由得身子一颤,恍惚间,似有感悟,一道灵光贯通了心中的郁结所在,顿时,周身气息大增,一股庞然剑势,仿佛经历了长久时间长眠的荒古凶兽,终于再度自沉眠之中苏醒过来,冲击天宇,撼动风云为之色变。 “铮!” 江晨身前,插在地面之上的银色长剑似是感应到了来自白衣道尊的变化,剑身不住的震颤起来,一股锋锐剑意,随之波散而出。 剑心,剑道,一瞬通神,战局,平添变数,诸强亦随之而动,隐约之间,把江晨封死在内,欲开杀局新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