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3集:试炼场,坠魔谷! - 史上最牛轮回

第1463集:试炼场,坠魔谷!

“三日之后,日出之时,广场聚会,试炼开启!” 醉仙楼中,眼见着一场冲突难以化消,双方战斗将起,就在这个时候,忽闻天穹震动,降下圣音,响彻在每一个试炼者的耳边。 是皇城之主,再宣达试炼场开启的信息,一时之间,城内的三万多名试炼者皆是忍不住的心中一颤:等了这么久,这一天终于来了! 江晨却是下意识的一蹙眉头,正式消息未出前就有部分人知晓了,看来无论在何时、何地,都会有不公。 众人不欢而散。 黄昏时候,方寒回来了,带回来一个不好的消息:“师尊,你还记得那个被你一剑斩了座下天狼的骑士吗,我发现他在城中四处游说众人,说你就是那个神秘暗杀者,要聚集人手在试炼场中围杀你。” “是吗?” 对此,江晨没有表现出任何担忧之色,他自冷然应道:“若真是如此,那只能说她活得不耐烦了!” “可是,他真的说动了一批试炼者,足有上百人之多,而且,还有一个号称冰王的高手,实力强悍,如果他出手的话,后果难以预料。” 方寒带着几分担忧道:“我觉得,我们也可以聚集一些试炼者,到时候,也免得被他们围攻。” “不用了!” 江晨淡然道:“能走上永恒古路的人没有谁是笨蛋,他们很清楚我是否为暗杀者。如果他们真的联合对我出手,那只能说明是这些人想藉此机会除我,这样也好,早点将对我有敌视的人全都引来,一次杀光!” 方寒面露忧色,为他担心,毕竟,那些可都是走上永恒古路的人,皆是一方天骄,即便江晨再强,独自一人,哪怕再加上他,能否挡得住诸强围杀? 接下来的三天,城里很安静,甚至,连那神秘暗杀者也没有再次出现,所有试炼者都在闭关静修,让自己保持在最巅峰的状态,静等试炼开启。 “咚!咚!咚.........” 三天之后,黎明破晓,突来一阵鼓声大作,声声如同闷雷炸响,像是远古战场之上,神魔大军对垒,敲响了战鼓,声震长天,万界共撼! “时间到了!” 江晨、方寒师徒二人不约而同的起身,走出了自己的房间,向着初入皇城的那座试炼广场走去。 此时此刻,不仅仅是他们,所有的试炼者,全都破关而出,无声的向着试炼广场集合,黑压压的一片,人山人海,所有人都望向广场中心的高台,静等皇城之主的到来。 “嗡.........” 莫名的虚空震颤,高台之上,皇城之主再现,依然身影模糊,所立之地虚空扭曲,很不真实,只有一双眸子神光颤颤,能可堪破诸天万界。 “咚.........” 伴随着最后一道鼓声落下,皇城之主方才扬声开口,道:“今日,便是试炼场开启之日,你们进入其中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参悟古之宙皇留在其中的传承奥秘,若是不能有所收获,那么,你们的皇者之路,将会就此止步!” 一如先前,他的话依然不多,说罢,那一道虚幻的模糊身影,便就自高台之上消失不见,竟是不愿意再多说一个字,不想在这里多停留哪怕一秒钟。 一众试炼者,虽然心中有些不满,可是却也不好抱怨,毕竟,若是惹恼了皇城之主,只怕后果严重,他们难以承受。 “轰!” 就在皇城之主离去后不久,苍穹之上,风云大作,只见一位身着白银战甲的大将,领着上百名青铜甲士来到。 “我名宸光,是你们的引路人,接下来,将由我来引领你们前往试炼场,跟我来吧!” 银甲大将开口,言语之间,自有一股可怕的威势,他表现的十分强势,他也有这个资格,半步宇王境的强者,纵观在场三万多名试炼者,也找不出几个能够与之匹敌, 在其身后,跟着上百位青铜甲士,每一个皆是道尊境的强者,战衣冷冽,各持长戟、铁戈等,杀气盈野。 虽然,他们之中,绝大多数人都是皇者之路上的失败者,但他们绝非弱者,曾在永恒古路上走出去很远,不知闯过了多少关卡,但最终败落在了同代的无敌人杰手中。 他们一个个都很严肃,将与宸光一起送众人上路,进入试炼场。 “咔嚓!” 天空中,突如其来,一道闪电划过,虚空裂开,在广场上方出现一座特别的祭坛,无比的巨大,即便在场所有人都站上去,也并不显得拥挤,这祭坛,就像是一个小型的世界,蕴藏着无穷奇能。 一众试炼者屏息以待,但见宸光口中吟诵奇古异咒,启动祭坛。 “轰!” 瞬息之间,一道巨大的光束斗射而出,击穿了时间与空间,于无穷天地间撕裂开一条宽阔的空间通道,通向未知的彼岸。 “诸位,该上路了!” 说罢,宸光第一个迈步进入时空通道,三万多名试炼者紧随其后,最后是那上百名青铜甲士,他们在后方压阵。 这是一条特别的古路,不知连通向哪片地域,身处其中,众人可以明显的感觉到,时间紊乱,空间扭曲,像是刹那百年,犹若万古匆匆,偶尔,通道壁透明,能够看到一片又一片的悬浮大陆被抛在身后,他们穿透了诸天万界,来到了极其遥远之地。 也不知过了多久,蓦然间,虚空通道起了变化,一股剧烈的震动感传来,所有人都忍不住的为之身子一颤,随即纷纷冲出通道,来到一片冰冷的虚空中。 这里,就是时空通道的尽头! 没有时间的概念,虚空广阔无垠,众人立身其中,只感觉宛若蝼蚁一般渺小,仿佛凡人置身于仙神世界。 “你们看!” 有人发出了惊呼,就在前方,虚空扭曲,一片大陆悬空,不知多少万里的辽阔大陆上,赫然有着一道巨大沟壑,隐约间,有一股万古沧桑的气息,历经也不知多少浩劫了,横亘于此,留给后人无尽的传说。“三日之后,日出之时,广场聚会,试炼开启!” 醉仙楼中,眼见着一场冲突难以化消,双方战斗将起,就在这个时候,忽闻天穹震动,降下圣音,响彻在每一个试炼者的耳边。 是皇城之主,再宣达试炼场开启的信息,一时之间,城内的三万多名试炼者皆是忍不住的心中一颤:等了这么久,这一天终于来了! 江晨却是下意识的一蹙眉头,正式消息未出前就有部分人知晓了,看来无论在何时、何地,都会有不公。 众人不欢而散。 黄昏时候,方寒回来了,带回来一个不好的消息:“师尊,你还记得那个被你一剑斩了座下天狼的骑士吗,我发现他在城中四处游说众人,说你就是那个神秘暗杀者,要聚集人手在试炼场中围杀你。” “是吗?” 对此,江晨没有表现出任何担忧之色,他自冷然应道:“若真是如此,那只能说她活得不耐烦了!” “可是,他真的说动了一批试炼者,足有上百人之多,而且,还有一个号称冰王的高手,实力强悍,如果他出手的话,后果难以预料。” 方寒带着几分担忧道:“我觉得,我们也可以聚集一些试炼者,到时候,也免得被他们围攻。” “不用了!” 江晨淡然道:“能走上永恒古路的人没有谁是笨蛋,他们很清楚我是否为暗杀者。如果他们真的联合对我出手,那只能说明是这些人想藉此机会除我,这样也好,早点将对我有敌视的人全都引来,一次杀光!” 方寒面露忧色,为他担心,毕竟,那些可都是走上永恒古路的人,皆是一方天骄,即便江晨再强,独自一人,哪怕再加上他,能否挡得住诸强围杀? 接下来的三天,城里很安静,甚至,连那神秘暗杀者也没有再次出现,所有试炼者都在闭关静修,让自己保持在最巅峰的状态,静等试炼开启。 “咚!咚!咚.........” 三天之后,黎明破晓,突来一阵鼓声大作,声声如同闷雷炸响,像是远古战场之上,神魔大军对垒,敲响了战鼓,声震长天,万界共撼! “时间到了!” 江晨、方寒师徒二人不约而同的起身,走出了自己的房间,向着初入皇城的那座试炼广场走去。 此时此刻,不仅仅是他们,所有的试炼者,全都破关而出,无声的向着试炼广场集合,黑压压的一片,人山人海,所有人都望向广场中心的高台,静等皇城之主的到来。 “嗡.........” 莫名的虚空震颤,高台之上,皇城之主再现,依然身影模糊,所立之地虚空扭曲,很不真实,只有一双眸子神光颤颤,能可堪破诸天万界。 “咚.........” 伴随着最后一道鼓声落下,皇城之主方才扬声开口,道:“今日,便是试炼场开启之日,你们进入其中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参悟古之宙皇留在其中的传承奥秘,若是不能有所收获,那么,你们的皇者之路,将会就此止步!” 一如先前,他的话依然不多,说罢,那一道虚幻的模糊身影,便就自高台之上消失不见,竟是不愿意再多说一个字,不想在这里多停留哪怕一秒钟。 一众试炼者,虽然心中有些不满,可是却也不好抱怨,毕竟,若是惹恼了皇城之主,只怕后果严重,他们难以承受。 “轰!” 就在皇城之主离去后不久,苍穹之上,风云大作,只见一位身着白银战甲的大将,领着上百名青铜甲士来到。 “我名宸光,是你们的引路人,接下来,将由我来引领你们前往试炼场,跟我来吧!” 银甲大将开口,言语之间,自有一股可怕的威势,他表现的十分强势,他也有这个资格,半步宇王境的强者,纵观在场三万多名试炼者,也找不出几个能够与之匹敌, 在其身后,跟着上百位青铜甲士,每一个皆是道尊境的强者,战衣冷冽,各持长戟、铁戈等,杀气盈野。 虽然,他们之中,绝大多数人都是皇者之路上的失败者,但他们绝非弱者,曾在永恒古路上走出去很远,不知闯过了多少关卡,但最终败落在了同代的无敌人杰手中。 他们一个个都很严肃,将与宸光一起送众人上路,进入试炼场。 “咔嚓!” 天空中,突如其来,一道闪电划过,虚空裂开,在广场上方出现一座特别的祭坛,无比的巨大,即便在场所有人都站上去,也并不显得拥挤,这祭坛,就像是一个小型的世界,蕴藏着无穷奇能。 一众试炼者屏息以待,但见宸光口中吟诵奇古异咒,启动祭坛。 “轰!” 瞬息之间,一道巨大的光束斗射而出,击穿了时间与空间,于无穷天地间撕裂开一条宽阔的空间通道,通向未知的彼岸。 “诸位,该上路了!” 说罢,宸光第一个迈步进入时空通道,三万多名试炼者紧随其后,最后是那上百名青铜甲士,他们在后方压阵。 这是一条特别的古路,不知连通向哪片地域,身处其中,众人可以明显的感觉到,时间紊乱,空间扭曲,像是刹那百年,犹若万古匆匆,偶尔,通道壁透明,能够看到一片又一片的悬浮大陆被抛在身后,他们穿透了诸天万界,来到了极其遥远之地。 也不知过了多久,蓦然间,虚空通道起了变化,一股剧烈的震动感传来,所有人都忍不住的为之身子一颤,随即纷纷冲出通道,来到一片冰冷的虚空中。 这里,就是时空通道的尽头! 没有时间的概念,虚空广阔无垠,众人立身其中,只感觉宛若蝼蚁一般渺小,仿佛凡人置身于仙神世界。 “你们看!” 有人发出了惊呼,就在前方,虚空扭曲,一片大陆悬空,不知多少万里的辽阔大陆上,赫然有着一道巨大沟壑,隐约间,有一股万古沧桑的气息,历经也不知多少浩劫了,横亘于此,留给后人无尽的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