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0集:凶案频发! - 史上最牛轮回

第1460集:凶案频发!

突来惊变,震惊了在场众人,飞扑而来的独角异龙,张开的血盆大口,带着腥风煞气,欲要吞噬江晨。 “放肆!” 守城卫士大怒,显而易见,这是有人在他们的面前耍弄手段,瞒过了他们,而且,这一切都太突然了,他们根本来不及阻止。 “噗!” 一声轻响,四下皆惊,众人目光所向,只见江晨抬手之间,一道剑气破空,直接将独角异龙生生劈成了两半,飞向前方。 “你……” 十八骑士大怒,独角异龙的两半尸体就落在他们的面前,血肉横飞,蕴藏着庞大的力量,居然突破了他们的护身气罩,洒落在他们的身上,溅得他们满身血污。 现场的气氛一下子又变得紧张了起来,十八骑士之中,足足有十来个人冲出了队伍,将江晨团团围住,大战一触即发。 “住手!” 守城卫士见状,为首一位青铜甲士当即冷然大喝道:“我警告你们,谁敢出手,就是违反皇城法规,休怪我们将你们当场格杀!” 他们亦是这条永恒古路上的试炼者,虽然失败了,但是曾经走出去很远,比在场众人资格还深,实力自然不弱。 “是他先挑衅我们的!” “没错,他当街阻路在先,又以兽血玷污我们的身体,理应该杀!” 十八骑士纷纷开口,言语之间,满是指责之意,要求以皇城法规严处江晨。 “哼!” 江晨回之一声冷哼:“有人自以为做的隐秘,想要暗中控制他人的坐骑对我出手,实属小人行径,我不过是正当防卫罢了。” “这不关我的事。” 独角异龙的主人脸上满是苍白神色,他连忙解释道:“方才我的坐骑不知怎么的突然失控了,我已经尽力控制,可没能成功。” “我们知道。” 守城卫士也是这样一路走过来的,类似的情况早就经历过不知多少回,自然知道其中隐情,不过好在,现场并无人员伤亡,便也不大想理会:“我不管,之前你们究竟有什么恩怨,所有的一切,都到此为止,大家都散了吧,这样的事情,不得再有下次,否则,一概以违反皇城法规处置,格杀勿论。” 闻言,众人连忙纷纷散去,谁也不想在这档口,招惹守城卫士。 江晨与十八骑士各自深藏杀机,往相反的方向退去。 “真是晦气!” 刚进城,就遇到了这样的风波,试炼尚未开始,一股紧张的气氛已经开始在城中蔓延,所有参与试炼的人都在相互提防,生怕一不小心就被人所乘。 光明正大的厮杀,大家都是来自各方的一代天骄,谁也未必就怕了谁,可要是遭了暗手,不免死的太过憋屈。 江晨回到神隐可摘,自己的房间,开始静修。他很清楚,虽然只是简单的结怨,但他和禁灵十八骑之间,免不了一场生死大战,在此之前,他还需尽快提升修为,尽可能多的掌握自己的宇王境战力。 就在他和徒弟方寒闭关潜修的时候,皇城内,忽地出现了一种秘册在售卖,这秘册上面记录的不是什么神通秘法,而是此次三万试炼者中的一些厉害人物,由此还引发了诸多波澜,一时之间,城内的紧张气息更加浓烈了。 山雨欲来风满楼! 这样的紧张状态,在持续到七天之后,忽地,一则消息轰动全城,一位道尊境界的试炼者陨落了,死在自己的居所中,被人无情袭杀。 “怎么回事?可有什么发现?” 守城卫士将那里包围,以莫大禁法,封印了时空,可是,却没有查到任何蛛丝马迹,在试炼者中惹起了很大的争议。城中市民却道:“没有什么值得好奇怪的,历来开城之时,常有悬案发生,查不到,最终也是不了了之。” “怎么会这样?” 许多试炼者都为此而大感不满:“难道,连城主大人都不能寻到凶手吗?” “城中聚集了太多的强者,来自极宙诸天,许多都是传承了无数衍纪,传承着许多禁忌秘术,就算是强大如城主大人,也难以寻到线索。” 这样一来,城中的试炼者就更加谨慎了,相互之间,提防更甚先前,几乎对谁都不信任了。因为,不管怎么说,死去的那位可是一位道尊,修行上百衍纪,修为深厚,是三万试炼者之中的顶尖高手,结果却死得不明不白。 一股暗流在涌动,杀机四伏,人们意识到,也许还会有类似的事发生。 就这样,又过去了三天,这一日,忽然城中有人大声呼喊:“凶手被抓住了,大家快来试炼广场看啊!” 诸多试炼者,闻声而动,纷纷向着试炼广场而去,在那里,众人见到了一个死人,是一个披头散发的青年男子,他浑身鲜血淋漓,在刺杀一个试炼者的时候失手,被守城卫士围住,当场格杀。 众人满心以为,伏法的是真正的凶手,可是,待见到尸体后,却又忍不住为之大感失望,因为,有人认出,那个被格杀的青年男子,是一位巅峰道主,虽然神通逆天,却也不可能跨越境界大限,击杀一个道尊强者。 很显然,他不是真正的凶手。 但这件事情的发生,却让试炼者们更加忧患,几乎人人自危,相互提防,生怕遭了暗算,在阴沟里翻了船。 “这可是第一皇城,怎么会有暗杀出现,连城主大人都找不出真凶,如此一来,岂不是很容易会被别人趁机钻空子?” 江晨皱眉,这座城池,本就十分庞大,横亘在虚空之中,宛若一个大型的寰宇世界,而诸强的居所,几乎是一个个的小世界,在这样的情况下,尚且会被人袭击,可见凶手能为,非同等闲。 毕竟,能够杀死道尊级别的强者,代表凶兽至少也是道尊级别以上的存在,这样的存在,即便是在极宙世界,也算得上是一位小高手了。 “啊!” 星辉洒落,如薄烟缭绕,夜深人静的时候,突然,一声惨叫响起,在寂静的夜里,是如此的突兀,让人发瘆。突来惊变,震惊了在场众人,飞扑而来的独角异龙,张开的血盆大口,带着腥风煞气,欲要吞噬江晨。 “放肆!” 守城卫士大怒,显而易见,这是有人在他们的面前耍弄手段,瞒过了他们,而且,这一切都太突然了,他们根本来不及阻止。 “噗!” 一声轻响,四下皆惊,众人目光所向,只见江晨抬手之间,一道剑气破空,直接将独角异龙生生劈成了两半,飞向前方。 “你……” 十八骑士大怒,独角异龙的两半尸体就落在他们的面前,血肉横飞,蕴藏着庞大的力量,居然突破了他们的护身气罩,洒落在他们的身上,溅得他们满身血污。 现场的气氛一下子又变得紧张了起来,十八骑士之中,足足有十来个人冲出了队伍,将江晨团团围住,大战一触即发。 “住手!” 守城卫士见状,为首一位青铜甲士当即冷然大喝道:“我警告你们,谁敢出手,就是违反皇城法规,休怪我们将你们当场格杀!” 他们亦是这条永恒古路上的试炼者,虽然失败了,但是曾经走出去很远,比在场众人资格还深,实力自然不弱。 “是他先挑衅我们的!” “没错,他当街阻路在先,又以兽血玷污我们的身体,理应该杀!” 十八骑士纷纷开口,言语之间,满是指责之意,要求以皇城法规严处江晨。 “哼!” 江晨回之一声冷哼:“有人自以为做的隐秘,想要暗中控制他人的坐骑对我出手,实属小人行径,我不过是正当防卫罢了。” “这不关我的事。” 独角异龙的主人脸上满是苍白神色,他连忙解释道:“方才我的坐骑不知怎么的突然失控了,我已经尽力控制,可没能成功。” “我们知道。” 守城卫士也是这样一路走过来的,类似的情况早就经历过不知多少回,自然知道其中隐情,不过好在,现场并无人员伤亡,便也不大想理会:“我不管,之前你们究竟有什么恩怨,所有的一切,都到此为止,大家都散了吧,这样的事情,不得再有下次,否则,一概以违反皇城法规处置,格杀勿论。” 闻言,众人连忙纷纷散去,谁也不想在这档口,招惹守城卫士。 江晨与十八骑士各自深藏杀机,往相反的方向退去。 “真是晦气!” 刚进城,就遇到了这样的风波,试炼尚未开始,一股紧张的气氛已经开始在城中蔓延,所有参与试炼的人都在相互提防,生怕一不小心就被人所乘。 光明正大的厮杀,大家都是来自各方的一代天骄,谁也未必就怕了谁,可要是遭了暗手,不免死的太过憋屈。 江晨回到神隐可摘,自己的房间,开始静修。他很清楚,虽然只是简单的结怨,但他和禁灵十八骑之间,免不了一场生死大战,在此之前,他还需尽快提升修为,尽可能多的掌握自己的宇王境战力。 就在他和徒弟方寒闭关潜修的时候,皇城内,忽地出现了一种秘册在售卖,这秘册上面记录的不是什么神通秘法,而是此次三万试炼者中的一些厉害人物,由此还引发了诸多波澜,一时之间,城内的紧张气息更加浓烈了。 山雨欲来风满楼! 这样的紧张状态,在持续到七天之后,忽地,一则消息轰动全城,一位道尊境界的试炼者陨落了,死在自己的居所中,被人无情袭杀。 “怎么回事?可有什么发现?” 守城卫士将那里包围,以莫大禁法,封印了时空,可是,却没有查到任何蛛丝马迹,在试炼者中惹起了很大的争议。城中市民却道:“没有什么值得好奇怪的,历来开城之时,常有悬案发生,查不到,最终也是不了了之。” “怎么会这样?” 许多试炼者都为此而大感不满:“难道,连城主大人都不能寻到凶手吗?” “城中聚集了太多的强者,来自极宙诸天,许多都是传承了无数衍纪,传承着许多禁忌秘术,就算是强大如城主大人,也难以寻到线索。” 这样一来,城中的试炼者就更加谨慎了,相互之间,提防更甚先前,几乎对谁都不信任了。因为,不管怎么说,死去的那位可是一位道尊,修行上百衍纪,修为深厚,是三万试炼者之中的顶尖高手,结果却死得不明不白。 一股暗流在涌动,杀机四伏,人们意识到,也许还会有类似的事发生。 就这样,又过去了三天,这一日,忽然城中有人大声呼喊:“凶手被抓住了,大家快来试炼广场看啊!” 诸多试炼者,闻声而动,纷纷向着试炼广场而去,在那里,众人见到了一个死人,是一个披头散发的青年男子,他浑身鲜血淋漓,在刺杀一个试炼者的时候失手,被守城卫士围住,当场格杀。 众人满心以为,伏法的是真正的凶手,可是,待见到尸体后,却又忍不住为之大感失望,因为,有人认出,那个被格杀的青年男子,是一位巅峰道主,虽然神通逆天,却也不可能跨越境界大限,击杀一个道尊强者。 很显然,他不是真正的凶手。 但这件事情的发生,却让试炼者们更加忧患,几乎人人自危,相互提防,生怕遭了暗算,在阴沟里翻了船。 “这可是第一皇城,怎么会有暗杀出现,连城主大人都找不出真凶,如此一来,岂不是很容易会被别人趁机钻空子?” 江晨皱眉,这座城池,本就十分庞大,横亘在虚空之中,宛若一个大型的寰宇世界,而诸强的居所,几乎是一个个的小世界,在这样的情况下,尚且会被人袭击,可见凶手能为,非同等闲。 毕竟,能够杀死道尊级别的强者,代表凶兽至少也是道尊级别以上的存在,这样的存在,即便是在极宙世界,也算得上是一位小高手了。 “啊!” 星辉洒落,如薄烟缭绕,夜深人静的时候,突然,一声惨叫响起,在寂静的夜里,是如此的突兀,让人发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