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2集:王者,魔影,赤煌剑道! - 史上最牛轮回

第1452集:王者,魔影,赤煌剑道!

轮回无尽,岁月无情,纵然修行亿万载,破开了命运之河,跳出了轮回六道,成为高高在上的王者至尊,这茫茫天地,无尽世界,诸千寰宇,谁又能自信的保证,自己能够真的永恒不灭? “死!” 近乎完全凝结的空间里,一声冷然话语,响彻乾坤,无尽冷厉杀机,森森然充斥着周遭天宇,震得虚空一晃,霎时之间,风云亦为之骇然色变。 蜕变的天地,扩张的领域,划开生死界限,是致命的一剑,岁月轮锋芒所向,剑气锋锐,撕裂长空,在这股可怕的力量面前,时间失序,空间破碎,庞大的力量,带着不可阻挡的毁灭之能,轰然笼罩而落。 “不好!” 身受重创,战力已经折损大半,面对这逼命夺魂的一剑,饶是强如水王宋大飞这样的逆天战者,亦不禁头皮发麻,他又感觉到了那种熟悉的死亡气息,而且,这股气息正迅速向他蔓延而来。 王者,亡者,王者末路! 生死一瞬之间,忽然,不远处的天空之中,陡然炸起一道惊雷,随之,天风运动,山河变色,无与伦比的庞然威压,不能抗衡的恐怖存在。九天之上,一道苏醒的意识,天地之间,正在急剧凝结规则。 浑浑魔音,连天接地,充斥乾坤,但见高天之上,魔云浩荡,一扇若隐若现的巨大门户显化而出,随即,一条高大魔影,自门内缓缓踏步而出,一步一步,踏在虚空之间,看去时还在千万里外,回神时候,竟已到了近前。 霎时之间,天地乾坤。时间空间,都在这一瞬,彻底定格不动。 “可恶啊!” 江晨口中忍不住的为之一声暗骂,手中岁月轮的剑锋,就凝结在水王宋大飞身前不足一寸之处,然而,这一寸却成了世界上最为遥远的距离。纵然江晨奋起余力,强行出手,依旧不能将之跨越。 “咱们.........又见面了!” 魔影森然开口,言语之间,分明带着几分愤怨:“九州罪土,果然都是心狠手辣之辈,在死界擅杀我界王者不说,现在连天界的王者也不肯放过,交出石钥匙,否则,后果你难以承受。” “是吗?” 乍见魔影,江晨顿时辨认出来,这家伙的气息,与当初他在死界极尽处遇见,异界无上祖神开启神秘门户,召唤出来的那道圣祖虚影一般无二,毫无疑问,这家伙肯定是异派的圣祖,哪怕只是一缕虚影化身降临,亦有着让人难以想象的可怕威能,强如江晨,也不得不尽可能的提升元功。 “轰!” 禁忌神魔之力,毫无保留的全力爆发,江晨身体一颤,内里传出了一阵诡异骨骼爆响,随之,元功冲脉爆体,波散而出,一股庞然气息,如同山岳擎天,浩瀚磅礴,层层叠叠的向着周遭接连不断的扩散开来,一时风起云涌,天地色变。 再次强行爆发出超出掌控极限的力量,生生挣脱异界圣祖魔影禁锢的虚空,冷然肃杀,弥漫天地之间。 “杀!” 冷喝出声,岁月轮锋芒所向,贯穿石体,径直刺穿了宋大飞的身体,禁忌神魔之力,如狂猛的凶兽,顺着剑身侵入宋大飞的体内,肆意吞噬着无上王者的性命。 “放肆!” 眼见着江晨竟然敢在自己的面前动手,异界圣祖脸上不禁浮现出震怒:“倒是没有想到,你的修为居然高深如斯,在只有半魂的状态下还能够做到这种地步,真是不简单!” 他说话间,虚空之中,立时风云汇聚,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遮掩了半边天空,无形的规则,伴随着巨大涡云的缓缓转动隐约浮现而出,恐怖的力量,只在一瞬间就生成,汇聚至涡云中心,化作一道雷霆光柱,倾泻而下! “更不简单的在后面!” 江晨冷然一喝,猛地挣脱了天地威压,拔起剑锋,带起一蓬鲜血,是无上石人王者的生命精华,同时催动体内无尽神魔之力,在他爆喝出声的瞬间,完全爆发开来。 在猜出这个魔影很有可能就是异界圣祖的虚影化身之后,江晨就已经做好了大战的准备,一出手,便是至强剑道。 “轰!” 一声巨响,惊天动地,无尽元初巨力,迸爆而出,霎时之间,惊风走雷,玄黄翻覆,似惊涛骇浪,激起磅礴气象。 魔影威压降世,遭遇完全暴走的神魔之力,刹那间的交锋,惊起无边风暴,震荡波散而出,赫然之间,天地巨变,一道粗大的光束自江晨的身上暴涌而出,直冲九天云霄,激荡风云剧变。 “你很强,可惜,凭你一人,还不是我的对手。” 森然开口,魔影身上威压越来越强,远远超越了王者极限,达到了一个全新的领域,连天地都无法承受,寸寸崩裂开来,他一抬手,便是最可怕的杀招,无穷魔气,充斥天地,汹涌席卷而来。 “一个人不行,那再加上我呢!” 就在此时,乍然一道金光耀眼,铺天盖地而来,强行一阻魔气蔓延,随即,一道修长身影,着一身太虚战甲,缓缓踏步而来,他手中提着一口奇异黑剑,似金非金,似石非石,却自有一股可怕威压,扫荡十方世界。 “赤煌?!” 记忆虽然残缺不全,但偏偏,江晨正好记得这柄石剑,他记得,自己好像还曾从这柄石剑中获取过三式剑法传承,现在看来,这柄石剑的真正传承者,出现了。 赤煌,赤煌! 大道圣器,凶剑赤煌,杨逍执剑而来,但听得一声高昂剑鸣,如同弑天凶兽仰天咆哮,滚滚声浪迸爆汹涌,如走雷霆,恐怖剑压,震慑寰宇。 “凶器?!” 魔影见状,饶是他身为大道皇者的虚影化身,眼中亦不由得为之闪烁而过一抹警惕,翻手之间,高天之上,无尽汹涌的庞大涡云,卷着势吞天地山河的恐怖伟力,伴随着一点天地意识的加成,神光如柱,携着毁灭一切万物苍生的至高霸道,碾压而落。 虽然只是一缕化身虚影,但成就大道的皇者,是完全超脱诸天万界之上的可怕存在,哪怕只是一部分的力量,依然强大的可怕。 吞天涡云,惊世雷霆,宛若天罚降世,是无可阻挡的皇道法则,不世之威,能够吞灭万物生灵,势不可挡。 杨逍眼中满是凝重神色,穿越诸天世界,甚至连天道他也曾挑战过,可是,面对超越天道极限的无上皇者,这还是他的第一次,紧紧握住赤煌凶剑的剑柄,人与剑,完全融汇一体,意境,剑道,均都提升至巅峰境界。 在这一瞬,天地之间那原有的波动,无穷无尽的规则,都似在这里完全的沉静下来了一般,但是,就在这时候,天地之间,却隐隐约约的传出了一阵轻微的破碎声响,紧接着,赫见赤煌凶剑之上,暴起一道凶厉的黑色剑光。 黑色,本就是最接近于死亡的颜色! 开启无上剑道,瞬息之间,杨逍便是已然进入了另一个层次,足下一步踏出,就这一刹那,一股足以撼动乾坤寰宇的恐怖威压,铺天盖地一般的瞬间席卷而来,随之,便就听得杨逍口中一声轻吟: “赤焰焚天,煌极贯地,梦里山河破碎!” 赤煌凶剑剑身震颤,可怕的黑色剑芒突然之间延伸了开来,刹那间,整个天空之中,陡然暴起一道恢弘,恍若太古洪荒,开天辟地之极,所爆发出来的惊天巨响! 天地崩溃,山河破碎,视线之中,天地万物,全都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却是一片完全残破的废墟世界: “赤煌剑道第一式,黄泉归引!” 山海狂啸,风云翻卷,这是杨逍能够拿出的最强战力,赤煌凶剑锋芒所向,能可劈斩天地乾坤,叫世界崩灭,尽归黄泉入葬。 与此同时,江晨强行忍下神魂震动,压抑气血爆涌,神魔之躯吞吐风云大势,周身上下迸发出一道恐怖剑意,似惊涛骇浪,怒涌而出,随即,一股庞然气息,如同山岳擎天,浩瀚磅礴,层层叠叠的向着周遭接连不断的扩散开来,一时风起云涌,天地色变。 同时,掌中岁月轮回应以高昂剑鸣,宛若荒古混沌之中的噬天凶兽,一声嘶吼,惊天动地,无尽神魔之力,迸爆而出,霎时之间,剑意冲霄,惊风走雷,无匹剑压森森,直教神鬼惊怕。 “六道同坠,魔劫万千,再起黄泉天灭!” 极致剑音,穿透古今未来,纵横诸界无碍,岁月轮剑身震颤,一道诡异的黑色剑芒倾吐而出,刹那间,偌大的天地虚空,同受剑力震撼,生出无边浩瀚剑域,覆盖诸天万界,震动山河摇曳。 黄泉路开,苍天陨落,灭杀之章,因剑而起,崩毁的六道,浩荡的魔劫,是死亡的象征,是杀戮的开端。 “赤煌剑道第三式,梵天十劫!” 无尽杀戮劫难,尽在一念瞬间,江晨同奏赤煌剑道,虽无凶剑匹配,但岁月轮亦是无上神兵,在禁忌神魔之力的灌注下,是超越了极限的无上剑力,席卷八荒,纵横四海。 一为数之始,九为数之极,十劫天灭,六道魔毁,是破开极限一击,天地万物生机消散,所有一切都在剑气之下,尽数湮灭! 是人在长啸,是剑在长鸣,两个人,两柄剑,同一剑道,双锋合璧,爆发出前所未有的骇世之能,天地震颤间,两道庞然剑柱,逆冲九天而起,势要冲破皇者禁锢,一抗异界圣祖,灭世之威。 “轰!” 逆冲九天的无尽剑气,降世而落的恐怖天罚,两股完全不容于世的恐怖力量,顺逆对冲,轰然撞击一处,顿时,山河崩溃,天地破碎,庞大的逆乱气流,卷着风云呼啸,时间、空间凝滞暴乱,搅得乾坤摇晃不休,整个洪荒天界都动荡难安。 “可恶!” 惊闻一声恼怒大骂,自无尽风暴中心处传出,随即,一股霸道到了极点的恐怖魔气,以不可阻挡之势汹涌而出,浩荡魔气中,赫见一道高大魔影,原本凝实的身躯,再度变得虚幻起来,显然,刚才的交锋,让他受损不轻。 “两个人,居然就消耗了本皇这具化身大半本源,你们..........该死啊!” 愤怒之中,爆发出来的力量,魔气沸腾咆哮,极具无穷破坏力,在魔影含怒一击之下,势可摧毁诸天,破灭万界。 “轰!” 两道狼狈身影,齐齐跌退出来,纵然是不世皇者,古神之体,也难承皇者之威,只一击,便就遭受重创。 “快走!” 交手之前,自信满满,交手之后,才知道皇者恐怖,即便只是一道化身虚影,拥有的力量之强,依旧令人感觉宛若蝼蚁般渺小的恐惧,遭受重创的江晨和杨逍,两人相互对视一眼,不敢停留,连忙卷起老山羊,就向着远处破空疾驰。 “老不死的家伙,这一次算是你赢了,期待下一次的交锋吧!” 没办法,打不过人家,只能放放嘴炮过过赢了,江晨和杨逍两人的速度飞快,眨眼之间,便就已经跨越了数百万里之遥。 “哪里逃?!” 本源受损过半,这具化身存在的时间不长了,魔影愤怒之极,一步踏出,破碎虚空,携着漫天魔气,紧追在后。 “这下子麻烦大了。” 江晨忍不住的为之眉头大皱,他转眼看向杨逍,口中道:“老兄,看你逃命逃得这么利索,在这方面应该很有经验,你说,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别说我,我看你的架势也不差嘛!” 杨逍当即矢口反驳道:“那个老家伙在后面紧追着不放,咱们连疗伤的机会都没有,到时候被他追上了,恐怕连反抗的力气都没有,这么下去,咱们吃枣药丸!” 这真是一个难解的问题。 江晨、杨逍一时都束手无策,却不曾想,就在这个时候,一直被他们夹着逃跑,很没有存在感的老山羊却道:“呃,我说二位,面对这种情况,我或许能有办法?” “哦?” 两人目光齐齐看将过来,却见老山羊沉吟道:“如今,我们似乎只有一个办法可以解决眼前的难题,那就是..........下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