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0集:凶剑! - 史上最牛轮回

第1450集:凶剑!

融合无尽虚空,再纳神兵之利,悬空老祖突破极限,战力飙升,达到一个前所未有的极限,出手之时,乍现王者巅峰姿态。 深知对手实力强横,更兼天地助力,杨逍丝毫不敢大意,周身剑意翻涌,不肯示弱,乍见星蕴黑龙一声咆哮,方圆数十万里地域顿时陷入了一片无尽的森然地域之中,草木枯萎,生命凋零。 “赤煌剑道第二式,引渡轮回!” 天地之判,死亡之决,杨逍倾力一击,开启无上剑道,是更高一层的恐怖力量,席卷乾坤,冲击八荒四野。 陨灭了万物生机,冻结了虚空世界,杨逍再现剑道巅峰,悬空老祖搏命一击,两大王者,极致交锋,战斗终于逼入了最可怕的巅峰极限。 掩盖了天地之间一切事物,仿佛混沌未明,乾坤初判。黑色的死亡,紫色的雷霆,将无边海域,彻底划分开来。 胜负,生死,尽在一线之间,尽在一剑之间。 “嗡........” 鸿蒙造化,玄力加持,虽是独对两大王者,但江晨却展现出了骇人的战力,激战之中,一击迫退水王宋大飞和逆天战者单骏,同时把手往前一伸,五指猛然张开,岁月轮好似被一种莫名的力量托着,悬空浮起。 离离剑音,无则而声,悬空的利剑,流转的剑锋,牵引着周围无穷量得庞大天地灵气,全都注入岁月轮剑身之中。 “铮” 惊闻一声高昂剑鸣,岁月轮震颤不休,晶莹剔透的剑身之上暴起一阵耀眼通透的绚丽光芒,直冲霄汉! 随即,一股股庞大无比的霸道剑压,携无尽威势,如惊涛骇浪,一波接着一波,疯狂的向着四周不断扩散,波动震荡! 水王宋大飞、逆天战者单骏,洪荒天界两大王者,面对这股堪称强横到了极致的剑压,也都感觉难以抵挡,当下,各自提转元功,释放自身剑意,化为一道道耀眼的光柱径直冲上九天。 两大王者一起出手,比之最初时候,宋大飞一人迎战,情势自然大有不同,洪荒天界本就是他们的主场,此刻全力施为,无尽的苍穹之上,似有一股莫名的意识被他们唤醒了,浩瀚威压铺天盖地,从九天之上“轰然”匮压而下,霎时间,天地震动! 感应到来自天界苍穹之上那股莫名的意识波动,感受着那股自九天之上匮压而下的庞大压力,江晨却自一声冷笑:“王者齐天,能够驾驭天地意志,果然非同凡响,但想要凭此来对付我,还不够!” 悬空而浮的岁月轮,不住震颤的剑身,长吟不休的剑声,庞然剑柱越发凝实,径直抵入无垠的虚空九天,庞大的剑压层层叠叠,化为道道涟漪向着四周缓缓蔓延,虚空震荡不休,一道道的时空裂缝越发密集,最后连成一片,形成一个恐怖的剑洞,骇人非常! 王者凌驾诸天,牵引天地意志降临,九天之上,一股股莫大的威压彷如天外银河倒倾,滚滚倾泻而落,原本还在上升的庞然剑柱顿时为之一阻,两相一撞,顿时天地震荡,生成可怕的毁灭爆力,将刚刚突破三恒曌世封锁欲要冲入战场的莲王和砺石兽两大王者,生生挡在了外围。 “这..........” 两人相互对视一眼,均是看到了彼此眼中的惊诧,单骏、宋大飞,无愧逆天战者之名,他们的实力,当真是可怕到了极致,而江晨则更让他们忌惮,以半魂之身,迎战两大王者,打到如此程度,堪称逆天。 “现在怎么办?” 砺石兽传音询问,言语之间,已经没有了先前的锋锐,这很正常,洪荒天界,本就是一个强者为尊的世界,而此时的江晨,毫无疑问,已经展露出了足够强大的实力,值得他们尊重。 “静观其变吧!” 没有急着出手,莲王淡然开口,仍凭三恒曌世,化作三才极光,铺天盖地一般笼罩而下,形成一片无边无际的浩瀚星河,挡在了她的身前,将她和砺石兽二人隔在了战场之外。 战场之中,江晨缓缓睁开双眼,赫见他眼中,两道慑人的恐怖神光猛然斗射而出,目光凝练如柱,满头黑白相间的发丝迎空倒竖而起,脸上尽是激昂战意: “道武,辟分阴阳!” 口中冷然一喝,体内剑意迸爆,江晨抬手握剑,顿时,无边剑芒倾吐而出,伴随着他挥手拖动,剑锋所向,岁月轮剑芒暴涨,直有千万丈长短,绵延倾吐至山河尽头,携着分劈天地阴阳的恐怖威能,一击,划破长空。 单骏、宋大飞两大王者不由得为之大惊,无奈江晨动手太快,剑势汹汹,他们也只能被动阻挡。单骏身后冲起一道血河,逆冲天界苍穹,散发无边血光;宋大飞也是提元至极,磅礴法力催动,无边水流,聚成一片汪洋海域,风吹浪起,层层叠叠,遮蔽日月。 血河入海,两大王者的力量连成一气,一时间,到处都是滚滚涌动的刺目血光,层层叠叠,全都往江晨那道庞大的凌厉剑气上抵挡而去。 “轰!” 汹涌澎湃的凌厉剑气,纵横席卷而过,庞大无比的剑压波动荡漾,滚滚如雷,剑气拦空而斩,落在单骏和宋大飞两人的防御之上。 顿时,两大王者齐齐为之一震,身体接连爆退,单骏身后冲天而起的血河陡然一滞,奔流的速度开始的变得缓慢,血光黯淡,已经大不如前,只能勉强将他护住;宋大飞掀起的无边海洋,层层叠叠的浪涛纷纷湮灭消失,再也遮拦不住高处风云。 江晨仗剑而立,满头的黑白相间的长发散乱飞舞,衣衫飘荡,在风中猎猎作响,单手高高举起,虚空一托。一股股浩瀚磅礴的禁忌神魔之力激荡翻涌,径直冲上九天,将那自九天之上匮压而下的无穷威压死死的抵住。 逆天而上,他心中只存自己,天地唯我,存乎一心,竟是半点也不将天威放在眼中。脸上,一片嚣狂战意,与剑意两相辉映,斗射而出的目光全都凝成了实质的森森杀机,口中冷然出声,喝道:“远古时代的逆天战者,今天,就让本座来告诉你们,你们,已经落伍了!” 单骏、宋大飞二人闻言,忍不住相互对视一眼,心中尽皆骇然,眼前这个江晨,明明只有半魂在身,但法力却实在是高深的有些恐怖非常,那一剑之威,他们两大王者联手,再加上天地意志加持,居然也抵挡不住?! “杀!” 惊神一刻,乍见江晨身形瞬息之间闪烁变幻。翻手之间,掌中岁月轮倾吐着一道道犀利无比、霸道非常的恐怖剑气,向着单骏、宋大飞两人劈斩而出,狂猛无比的攻势,竟然全然不顾防守,一味进攻。 若说修为法力,这两大王者加在一起,肯定是要强过江晨的,但是,两个人就是两个人,自然不可能时时联手,而单论个人的实力,却都比不上江晨,再加上江晨至宝加身,堪称不朽,全力强攻之下,两大王者哪里还敢有其他想法,只得奋力抵挡。 “虽然不大情愿,但眼下的情况,我们唯有联手,方能与他抗衡,所以,别再相互忌惮,有所保留了。” 单骏说话间,身形爆退千里,背后血河冲天,直上苍穹深处,血光铺天盖地一般笼罩而出,霎时,一道道血色身影,或人或兽,自血光之中衍生出来,转眼之间,便就已经成千上万。 眼见着单骏爆发,宋大飞也不敢有半点小觑之意,在单骏动手的瞬间,他当即抬手举起手中神剑,无边水光顿时铺天盖地,强势爆发的逆天战者,赫势一击,剑锋所向,卷着足以淹没乾坤的庞大洪流,倾吞江晨而来。 超越了时间与空间的极限,剑诀已经被推到了极限,岁月轮晶莹剔透的剑身,耀眼的光华闪烁不休,一道道凌厉无比的剑气,横如匹练,江晨强势出手,硬撼水王宋大飞,占据着绝对上风。 单骏催动血河,血光之中,一道道的血影逐渐凝实,化作一个个或人或兽的强者,竟然都是祖神级别的强大存在,他们口中齐声长啸,然后,各持战兵,卷着无边神光,全都往江晨身上扑去。 听得后背异响,江晨手中岁月轮浩荡起无边剑芒,纵横劈斩,将宋大飞一剑逼了开来,转过身来,却见天际一片耀眼血光,无数的血色身影凌空乱舞,一个个手执战宝的祖神强者从天而降,都往自己身上轰杀而来、 “偷袭?自负逆天战者的单骏,你也不过如此而已!” 江晨口中一声冷哼,掌中紧握着岁月轮,一股浑然剑意,呼啸冲天,震动无边虚空,神兵和绝式,相互加成之下,威势更上一层楼,浩荡九天十地,铺天盖地一般的席卷开来,周遭的虚空,都承受不住这股庞然大力,生生的给挤压成了碎片,化为了一片虚无。 “道武,元初开天!” 一式开天,莫可匹敌,赫见江晨足下一步踏空,岁月轮剑锋震颤之间,耀眼剑光呼啸着撕裂了虚空,沿途的空间,顿时便是如同一张单薄的纸张,彻底破碎开来,附近出现一道道巨大的空间裂缝,不断地蔓延开来,滔天剑气翻涌不休,转眼之间化作无边大海,气浪奔腾,将铺天盖地一般蜂拥而来的漫天神佛尽数淹没。 单手高高擎起,五指旋动,一道磅礴浩瀚的巨大光柱接连天地,江晨身随剑动,岁月轮剑身不断震颤,磅礴的剑气飞速向前推进,瞬息之间,便已来到单骏身前。 致命的一击,凌厉的一剑,夺命席卷而来,饶是单骏王者之尊,亦不禁心生骇然,当下伸手,聚拢无尽血光,一口血剑显化,伴随着无边血光弥漫,凛然一横,划开苍穹,撕成一道天堑。 “轰!” 双剑交锋,瞬息迸爆,耳边暴起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大声响,单骏只觉得一股滔天大力皮面而来,根本就抵挡不住,虎口一麻,身体陡然为之一震,在血光崩散间,连连向着后方不断倒退。 宋大飞见状,连忙抢上前来,神兵挥划间,一道道剑气凌厉,卷着水浪横空席卷,奔涌咆哮,震破虚空。 “滚!” 江晨转动剑锋,岁月轮剑身之上暴起阵阵耀眼辉芒,剑气吞吐,直有成千上万丈,伴随着他口中一声惊雷暴喝,横空斩过,但闻得“轰然”一阵大响,虚空破碎,霸道无比的剑气夹杂着无数的虚空碎片将宋大飞生生的挡了回去。 “单骏,受死吧你!” 一击震退宋大飞,江晨纵身在天,掌中擎着岁月轮,拖着一道绵延千里的凌厉剑光,当头便往单骏身上斩落。 死亡危机扑面而来,单骏向后爆退,才刚刚勉强站稳身体,却见江晨居然已经来到了自己身前,岁月轮那骇人锋芒已经近在眼前,即将落在他身上,连忙荡起血河,连同手中血剑,全都向着前方抵挡而去。 “锵!” 剧烈震荡,岁月轮倾吐着无坚不摧的凌厉剑气,几乎就像是切豆腐一般,直接斩断了冲天血河,然后与单骏手中的血剑交迸,爆发出一道刺耳锐响。 石人王者,体魄强悍,但江晨的神魔之身却更加强悍,两人对比,优劣十分明显,双剑交迸瞬间,单骏只觉虎口巨震,险些把持不住掌中血剑,好悬稳住身形,却见岁月轮上,一道月刃显化,越过血剑,直接劈斩在他肩膀之上,纵然是逆天战者,也难以承受,单骏口吐朱红,身体再次向着后方倒跌飞出。 “单骏!” 眼见着单骏重创,水王宋大飞口中一声惊呼,手中神剑脱手飞出,卷着无边惊涛骇浪,直往江晨席卷而来。 “来送死吗?” 豁然转身,江晨转手运剑,岁月轮锋芒所向,拖着一道巨大剑芒拦空斩过,只听得“铿锵”一声大响,划破无边惊涛骇浪,生生震开宋大飞,口中冷笑道:“别着急嘛,一个一个慢慢来,我不赶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