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8集:王者之战,战中惊变! - 史上最牛轮回

第1448集:王者之战,战中惊变!

夺宝之战再升级,莲王、单骏、砺石兽、宋大飞、悬空老祖,五大王者真身降临,恐怖的气势,可以令时空倒转,天地沉凝。 “来啊,相杀啊!” 直面五大王者真身,排山倒海一般的恐怖压力,江晨的脸上不见半点畏惧之色,左手三恒曌世,右手擎岁月轮,两大神兵,同时回应以万千剑鸣,恐怖的气息蔓延,强势一抗五大王者。 “轰隆隆..........” 王者之势,凌驾诸天之上,强者对峙,掀动风云狂卷,场中气势胶着,转眼之间,大战即将爆发。 “死定了,死定了,这次真的是死定了。” 江晨背后,老山羊忍不住的连连嘀咕,他的脸上,满是苦涩,本以为自己动用逆天神通,可以悄无声息的从江晨这个半魂之身手中夺取逆天战宝,却没有想到,自己会被江晨发现,然后跟着他,一步一步,走入五大王者得包围圈。 眼见着江晨与五大王者对峙,他本想趁机逃遁的,可惜,却没能成功:“该死的,四周虚空居然被他们锁定了,这下恐怕很难逃走,就是成功突围,用不了几天也会被他们推算出藏身何地,这几个人联合到一起,也不知道姓江的挡不挡得住。” 他心念未落,前方,江晨已然跟五大王者打了起来,没有丝毫退避的打算,江晨表现的十分强势,抬手间,三恒曌世,分化三光,隔开莲王四人,随即,岁月轮划开时间长河,光阴如梭,岁月如刀,无尽锋芒,直接劈向了五大王者之中的宋大飞。 先前在太阳星附近,江晨就曾斩杀过他的化身,两人之间的仇恨最深,所以,江晨直接把他列为首要针对的目标。 “可恶!” 先前已经领受过江晨的厉害,就算是换了真身,宋大飞也不敢小觑他分毫,当下连忙抬手,虚空之中,水光汇聚,凝成一道凌厉剑光。 “挡得住吗?” 一声冷哼,江晨脚下踏步,瞬息之间,无尽剑光乍现,一股浩瀚如海般地力量狂暴涌动而出,转瞬便是已经劈斩而下,不世的身影,凝重,如山岳,似汪洋,给人以无比浩瀚、深不可测地可怕感觉! “锵!” 惊天动地的巨响之中,寰宇激荡,莫大的威压,瞬息之间,向着整个虚空天宇蔓延而去,一股难以想象的力量正在在奔涌激荡,两大王者,绝世神剑,极致一交锋,迸爆出令人难以想象的可怕能量,如九天雷动,震慑天宇长空,掀起无边惊涛骇浪,层层叠叠,向着周遭连绵扩散开来。 一剑交锋,拉开生死之战的开端,只见江晨身上,透发出无尽神秘莫测的力量,他一步迈出,瞬息之间,越过时间、空间的限制,出现在了宋大飞的身前,抬手之间,岁月轮锋芒流转,以势不可当,无坚不摧之势,直向着宋大飞拦腰斩来。 “嗯?不差!” 宋大飞心念一动,眉宇间,一抹可怕的神光乍现,幽蓝色的光芒,一道如水涟漪般的犀利长剑,顿时撕裂开了虚空限制,悍然迎击而上。 “锵!” 再闻刺耳无比的金铁交戈之声迸爆而出,层层叠叠的剑劲随之怒涌而出,可怕的力量,激荡咆哮翻涌,一时之间,周遭偌大的天地寰宇,随之四分五裂,无尽流光闪烁间,纷飞乱舞。 脚踏虚空,伸手捉剑,幽蓝色的剑锋,闪烁着令人骇然的可怕剑光,伴随着宋大飞目光所向,无尽剑意浩荡,纷纷怒涌向前,似无穷无尽的力量,连绵一片,滚滚剑意翻涌,充塞天地乾坤,转瞬间便是已经达到了极限之境,不世王威,尽展无遗。 江晨脸上随之浮现出了一抹凝重神色,显然,纵然以他的修为,也对这个水王宋大飞的实力,感到了巨大的威胁,岁月轮横天,虚空之中,瞬息之间便是被他划开了一道巨大的缺口。 可怕的力量,自虚空裂缝之中爆出,化作一片混沌,这足以陨灭一切万物的存在,如一张大口,生生的将那贯破虚空疾驰而来的凌厉剑光生生吞没。与此同时,岁月轮剑锋所向,剑气横断苍穹,力斩而出。 宋大飞抽身后退,从容不迫,挥手出剑,幽蓝色的光幕,半空之中化作一片幽蓝海域,惊涛骇浪随之掀起,水之形态,至柔至刚,剑锋流转之间,与岁月轮几度交锋,顿时剑气迸爆,横飞四野。 “厉害!” 纵使曾经逆天而战,天下无敌,此刻,宋大飞也不禁为江晨的剑道修为之强大感惊诧,赞叹,但也仅仅只是如此而已,并不沮丧与气馁,更没有丝毫挫败感,双目微微一眯,随之,犀利如刀般的光芒,紧盯着江晨的不朽魔神之躯。 此刻,江晨并没有采取进一步的行动,只是面无表情的扫了宋大飞一眼,一双透发着猩红血色的诡异双眸,似杀机,似死气、又似是寒芒,让人一见之下,便是忍不住的为之心胆皆寒! 浩瀚磅礴的禁忌神魔之力,似平静的大海下,那万丈深渊中,在剧烈涌动的能量暗流一般,又似那死气沉沉的活火山下,大裂缝中隐藏地滚滚沸腾的岩浆,渐渐发出了隆隆响声一般,随时可能会大爆发! “惊虹,起浪!” 短暂的对视之后,宋大飞脚踏虚空之上,掌中长剑挥动,幽蓝色的锋芒呼啸着吞吐出一道可怕的蓝色水光,如九天之上倾泻而落的恐怖洪流,滚滚剑气浩荡,如遮拦天地一般,层层光幕绽放,向着江晨笼罩而来。 踏出最后一步,登临王者之境的不世强者,每一个都有着属于自己的无上大道,一念之间,便可开辟大千世界,甚至,就算是造就一方寰宇世界,也并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如宋大飞,在水之一道上的领悟,足可堪称诸天无敌。 惊鸿剑起滔天浪,无边浩瀚力量,铺天盖地一般的席卷而来,快速的冲向江晨的不灭魔神之躯,就在这个时候,一股神秘莫测的力量。突然自江晨的体内爆发而出,挡住了那来袭的滚滚神光,而且霸道无比,瞬间便将之生生击散了! “这.........真是没有想到,这家伙的修为,比我想象之中来得更加强悍,这还只是半魂在身,如果是全盛时期,那...........” 宋大飞将这一幕看在眼里,心中惊诧万分,只是,他虽惊诧江晨的厉害,但却也不至于就此罢手,挥手之间,幽蓝剑光闪烁,无边风浪激荡奔腾,浩瀚力量,眨眼之间,便自席卷浩荡,带着磅礴威势悍然冲击而至。 “不差!” 江晨口中一声冷哼,身上波散出一抹抹的涟漪激荡,无穷无尽的神魔之力浩瀚无垠,似是有不可测度的力量自他的身上闪现,而后,那一双冷森的眸子,射出两道凌厉神光,在刹那与无尽凌厉剑光冲击在了一起,将之崩碎于虚空中,与此同时,他那可怕的魔神之躯上透发出无尽的太初之力。周围的天地元气大受影响,仿佛沸腾了一般,透发出的“势”太过庞大了! “铮——” 岁月轮震颤之间,爆发出一道冲天剑气,随即,江晨人与剑合,剑锋所向,身体在原地留下一道残影,人已瞬间撞破了时空限制,冲了过去,剑上透发出耀眼的凌厉光芒,在刹那间劈向宋大飞。 身为不世王者,宋大飞自然也所悟畏惧,他双目之中神光流转,神色却是越发的生冷,没有任何的情绪波动,身体似幻影一般,化作千万道的迷蒙身影,与江晨大战起来,惊天动地的恐怖厮杀,一切都快的让人无法看清,无法看透! 这两大王者的速度实在是有些太快了,已经超越了光,空间、时间乃至是天地规则的运转,都因为激战的两大王者身上迸爆出来的力量太大,因而出现了剧烈的更变,无尽风暴,翻涌着激荡蔓延。 “骇浪,吞世!” 心知对手是修为达到了王者之境的不世强者,丝毫不下于自己,宋大飞出手之时,再没有丝毫的隐藏,挥手出剑,锋芒所至,方圆万里的虚空生生沉陷崩碎,归于原始混沌中,无穷力量,势若惊涛骇浪,四面八方,向着江晨倾吞怒涌而至。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江晨却自一声冷哼,双目之中神光流溢之间,岁月轮剑锋一颤,万千剑气,瞬间凝聚,一股难以言说的剑意正在弥漫,无声无息,已然笼罩了周遭天宇,禁锢风云; “岁月轮,不问岁月任风歌!” 轮回几转,岁月无情,江晨一剑劈开天地阴阳,诸天同受震撼,凌厉剑气,强势劈开无边惊涛骇浪,展现出无上神威。 “毁灭众生!” 宋大飞口中长啸不止,惊天动地声浪之中,一道幽蓝色的剑光,带着令人难以想象的恐怖威能,漫天神光呼啸着席卷而至,威势无比。 江晨兀自不为所动,双目之中凌厉神光斗射,贯破寰宇长空,挥手间,再催三分劲力,岁月轮强势一击,怒劈向前。 “轰!” 只听得一声惊天动地的剧烈大响,一时之间,天地震荡,在两大王者的强势交锋之下,周遭的无边虚空彻底崩碎,偌大的天地,顷刻之间,几度生灭,是力量的碰撞,更是大道的交锋。 “该死,这个家伙,怎么会强到这种地步?” 第一个冲破三恒曌世封锁的,赫然是逆天战者单骏,只见他的石体已然近乎完全退却,重新恢复血肉之躯,这并不代表他的细微倒退了,而是在精进,精进到了一种可怕的境界,掌中一口血剑在握,凌厉劈斩,直迫江晨身上要害。 “二对一,我江晨何惧?!” 一声长啸,翻手一掌,江晨爆发出强大力量,可怕的力量汹涌,正是神挡诛神、魔挡杀魔的神魔禁武: “晦阳天灭!” 这是真正的禁忌之道,堪称灭世诛神之技,江晨心中杀念一起,这惊天动地的神魔禁武施展之下,当真是天地失色,风云变换,实在有无法言表之大神通。 不过,单骏显然也不是吃素的,身为亿万年前的逆天战者,重生归来,修为踏上更加玄妙的境界,剑锋所向,道之衍化,可谓极尽刚柔,融合阴阳造化,将水的诸般变化,全都化在剑道之中,极尽道巅! 这就是绝对实力,是逆天战者和禁忌魔神无法揣测的盖世绝学,双方一交锋,周遭所有的虚空都被彻底崩碎了,无尽的虚空全都在这一刻陷入了无尽黑暗之中,天地仿佛将要解体崩碎,从新再造一般! 一对二,无所惧,江晨战意越渐拔升,进入一个前所未有的地步,禁忌神魔之力,毫无保留的爆发出来,岁月轮掌中在握,纵横劈斩,灭世之武,势可吞天! “杀!” 单骏、宋大飞两大王者自是更无所惧,两柄剑,虽然从来不曾合作过,但彼此无需动念,自然而然,便有剑势相连之意,浪涛起时,剑势滔天。 “轰!” 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无尽虚空都被力量洪流生生吞没,三大王者由最开始的试探,到现在的正式交锋,所爆发出来的破坏力之强大,远远超乎常人想象,幸亏此处是洪荒天界的中心,虚空稳固非常,否则,光是这三大王者完全放开手脚,其所形成的破坏力,就足以覆灭方圆数十上百万里的一切。 “我来助你们一臂之力!” 激战之中,忽闻一声长啸,是悬空老祖,只见他雄势踏步向前,抬手之间,一只巨手,遮天蔽日笼罩而下,竟是将下方正在交战的三大王者全都覆盖在内。 然而,就在此时,忽见远方天际,风云翻涌之间,虚空生出一阵诡异波动,蓦然之间风云剧变,赫见一片耀眼金光,铺天盖地一般席卷而来,遮蔽了顶上天空。金光中,衍生无数奇异景象,山川河岳、星辰日月、生火耕种、打渔捕猎、制衣造物、文字传承,更有诸般天人争斗仿佛一片古老的世界,人类的最初起源,缓缓地,由时空的彼岸,跨越千古岁月,来到当今。 “轰!” 无量金光闪烁,赫然,一座庞大的金红色功德金轮从天而降,瞬息之间,大地震动,似是难以承受这无上的王座,恢弘威压,席卷当场,即便是强如王者,亦同受震撼。 “天地鸿蒙三元生,阴阳造化始族成。一攒薪火永不灭,号令燧人道大能!” 仿佛起源自太古之初的浩荡天音,携着不可阻挡的恐怖威势,响彻在众人耳边,直透心底最深处,令人不自觉的涌现出一股莫名的惊悸恐惧。 无尽虚空之上,漫天金光之中,赫见一道不世身影乘功德金轮强势降临洪荒天界,恐怖的威压,直可撼动天地八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