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7集:寻秘宝,再被堵! - 史上最牛轮回

第1447集:寻秘宝,再被堵!

为寻逆天战宝奥秘,老山羊回忆过往,陷入久远之前的记忆长河之中,却在无意之间,勾起了自己最深沉的往昔。 曾几何时,他还是一个小小至人的时候,曾有幸见到两位石人王者在一株通天神木下弈棋,遥想那时,神花飘摇,片片晶莹,两位石人王者,出尘绝世,踏着花雨登天而去,但从此之后,却再也没有归来。 “没有归来?” 江晨忍不住眉头一皱,他追问道:“难道,从此之后,他们就再也没有半点音讯了吗?你没有去追寻他们吗?” “唉,那时的我还很弱小,不够资格追寻他们的脚步。” 老山羊叹了一口气,道:“直至三万年后,天界落英缤纷,花雨漫天,片片皆染鲜血,天界震动,我才知道,两位王者在那一日陨落了。” “怎么陨落的?” 王者,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已经超出了大千世界的极限,可以凌驾于诸天众生之上,足以堪称得上是最接近极限的强者。这样的强者,千百个大千世界之中,也难以出现一个,一旦出现,便是近乎不朽的存在,就算是天地毁灭,也难以斩杀,尤其是一次性造成两位巅峰王者陨落。 可以想象,这当中必然发生了某种超乎想象的可怕大变,就算是江晨,也忍不住的为之心生警惕。 “也许当时只有两三位王者知道,我那时修为虽有所成,但是还无法仰望天界巨头,不可能知晓,只明白两位盖世的石人王者真的在那一天永远的消逝了……” 洪荒天界有着很多秘密,江晨来到这个世界时间很短,自然了解有限,此刻初闻古老轶事,越发觉得天界神秘莫测。 “我后来终于修为大成,再回头去探寻往事,却发现昔日的人与事早已一去不返,纵然是当年的几大巨头也都早已是尘归尘、土归土,所有一切都湮灭里在了过去。” 江晨的眉头紧皱不放松,因为隐约与朦胧的往事,脑海之中缺失的记忆似有一些片段浮现,让他望到了一个更加开阔与玄秘的天界。 “纵然我逆天施法,贯古通今,也发现不了任何蛛丝马迹,我所想知道的一切似乎彻底磨灭了,根本不复存在于历史当中,这让我百思不得其解。” 老山羊的话语虽然很平淡,但是江晨却听到了非常不一般的气息,老山羊心中的“结”涉及到了十分可怕的秘史。 “我不知道那两大王者为何会陨落,他们当时的成就已经到了震古烁今的极致境界,纵然我后来成为了同样的王者,也对那两人充满了深深的敬畏,因为他们所展露过的许多手段,至今都没有完全被后人超越。” 已经过去亿万年了,老山羊也达到了等同的高度,但在谈起这段往事时,依然是敬仰与敬畏的,可以想象昔日的两人给他留下了多么深刻的印象。 “我虽然并没有探寻到最终结果,但是,在那个时期,天地之间发生了很多事情,却让人感觉惊疑。” 说到这里,老山羊的眸子突然变得璀璨无比,射出两道夺目的光芒,道:“异世界以及九州源地,先后自万界中出现,像是凭空诞生的两个世界,而后不久便开始旷世大战,让天界都深深震撼……” “那一战,我虽然未曾亲眼见证,但是却听人说起,夕阳如血,王者迟暮……” “那一战,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就在那同一时间,我在天界一株通天神木下静坐,却看到落英缤纷,有染血神花飘零……” “那个地方,正是昔日两位王者最后登天而去之地,他们陨落时也是首先自那里开始出现花雨。” “异界与九州源地大战,王者陨落,我不知道为何引起天界两位昔日的王者登天之地异相纷呈,我想这当中或许有着不为人知的秘密……” 说到这里,老山羊虽然神情漠然,但是明显可以感觉到,这是他心情凝重的体现。 “在那遥远的过去,我忽略了一个重要的线索,那就是石钥匙,当初,两大王者曾经模糊不清的提到过这三个字,可惜,却未能引起我的注意,我甚至误以为他们在说石人王者所炼化的‘石药’……” “亿万年过去了,所有记忆都几乎已经被我封印,直到今天,‘石钥匙’三字,才如惊雷般震醒我,哪里是石药,分明是石钥匙!” “这……仅仅是唯一的一条模糊线索。” “但是,我纵然现在完全知晓是这三字,也不知道当年发生了什么,两大震古烁今的王者究竟去了哪里,他们为何以无敌天界之姿还是陨落了……” 听完老山羊所讲的一切,江晨思索了很长时间,不断翻转这枚石钥匙,脑海之中的再度浮现的残缺记忆,十分模糊,甚至串联不起来,但还是让他联想到了一些什么,只是现在还无法确定。 “走,我们带着这把石钥匙,去那株通天神木的所在地去看看,或许,在那里,我们能有什么发现。” 半响之后,江晨提出了自己的意见,不过,看似在提意见,但言语之间却有着一股不容违抗的霸道之意。 “好!” 没有丝毫的犹豫,老山羊当即点头答应,且不说现在的情况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就是老山羊自己也对这件事情很感兴趣,他迫切的想要知道,自己追寻的那段过往,究竟隐藏着怎样的天大秘密。 “事不宜迟,我们即刻动身。” 江晨二话不说,抬手一拳,直接崩碎了虚空,两人穿梭在无尽的虚空乱流之中,以超乎想象的速度,飞快的冲向洪荒天界最中心地域。 天界浩瀚无垠,无疆无界,纵然,他们直下太阳星,本身就在洪荒天界的中心地带边缘,但距离真正的中心地带,却还有着一段老远的距离,两人足足跨越了数百万里,才终于来到此行的目的地所在。 “就是这里了。” 重回昔日古地,老山羊脸上忍不住的浮现出几分感慨,恍惚之间,他仿佛穿越了时光,回到了久远之前,那时候的他,他还是一个小小的修士,有幸在这里际遇两大石人王者,得到了改变自己命运的契机。 “时间啊!” 老山羊在叹息,叹息时间无情,无尽的岁月过去,昔日给了他无上造化的两位石人王者已经陨落,埋葬在岁月中,甚至,连他自己,也已经开始在生死之间徘徊,最后的难关,闯过去,海阔天空,闯不过,他也难逃死厄。 诸天万界,无限轮回,不管是草木蝼蚁,还是高高在上的神灵,甚至是凌驾在诸天之上的无上强者,修行的道路,永远没有终点,但并不是每一个修行者都能够坚持不懈的走下去,去到更前的远方。绝大多数的人都倒在了半路上,被岁月掩埋,甚至,连一丁点儿的痕迹都没能留下。 “走,过去看看。” 江晨抬手之间,一股庞然力量,将二人的气息遮掩,进入目的地后,明显可以感觉到,天地灵气的浓度增加,周围清新的空气迎面拂来,让人仿佛之间,可以触摸到某种天地生息的奥秘。 这是一片郁郁葱葱的原始山地,古木琳琅,老藤叠绕,一派原始的风光。昔日的通天神木,不可能存在了,亿万年过去,已化为朽土。 不过,江晨还是在这里看到了一截断根,足有山岳般粗细,埋在山地下,可惜的是,却早已失去了生机,变成了坚硬的化石,用手轻轻敲打,会发出清脆的锵锵声。 来到这里后,两人依然是没有收获,直到将要离去,不经意间以石钥匙敲打断根时,奇异的事情才发生。 原本没有任何神力波动的石钥匙,竟荡漾出点点神秘气息,平缓而又淡然。 华光流转,缭绕在江晨与老山羊二人的周围,片片模糊的在花雨在飘洒,而后在他们的上空浮现出朦胧的苍穹。 那里,恍惚之间可以见到,有两道不世身影昂然而立,紧接着,一扇门户自天穹上打开,接着便是神花染血,飘零坠落。 画面很平淡,没有任何强烈的光芒,就这样一闪而过,转眼之间,便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什么都没有了。 但是,将这一幕看在眼中的老山羊却感觉相当的震惊,他口中忍不住的喃喃自语道:“他们居然.......真的打开了一扇门户……可是,那究竟是什么?!” 而江晨却在想,那扇门户的背后,究竟是什么所在,他隐约之间,从脑海之中模糊的记忆碎片,似乎捕捉到了一些画面,可惜,支离破碎,又不清楚,难以确定,唯一可以确定的是,九州源地以及异界,似乎都与那扇门户有着莫大的牵连,这一点,老山羊表示认同,他也是这么认为的。 “我就知道这个老东西在这里!”就在这个时候,砺石兽的冰冷声音传来,与他那如孩童般的躯体很不相符,正立身在天空中。 “看不出这个老家伙还挺怀旧的!”血色光华闪耀,逆天战者单骏在虚无间,俯视着下方山地,那里血雾弥漫,将他完全笼罩。 “嘿嘿……”螺旋形水雾像是两道滔滔大河纠缠在一起,自数万里横空而至,正是那水王宋大飞。 霞光冲天,石莲花朵朵绽放,莲王降临,虽然超尘出世,但是此刻却也带着点点杀机,凝望向老山羊。 “砰!” 一只大手破碎天空,覆盖而下,拍向江晨与老山羊二人,正是悬空岛的始祖.........悬空,他最是直接,直接动手,杀伐明志、 “你们这帮白菜,我老人家如果不是身体出了问题,你们也敢这样藐视我?!”老山羊边说,边向后爆退,躲在了江晨的身后。 “化身不行,这次换本尊上场了啊!” 江晨一声冷笑,抬手之间,一道剑气冲霄,铿然巨响之中,无匹锋芒,径直将天空上盖压而落的巨手生生斩破。 环视周遭,莲王、单骏、悬空、砺石兽以及水王宋大飞,人还是那五个人,不过,这一次他们可是真身降临,威势之强,远非先前的化身可以相比,五大王者站在一起,气息隐约之间相连,形成一股恐怖的威压,浩荡九天十地,压迫的天地虚空都变得凝滞,仿佛间,连呼吸都变得困难了。 相比之前,这才是真正的大场面,化身再强,终究无法与王者真身相比,五大王者亲临,洪荒天界没有任何势力能够直缨其锋。 但即便如此,江晨也没有丝毫的畏惧,是的,他现在只有半魂,无法完全掌控神魔之身,但那又如何?谁也不知道他的底牌,他的体内究竟潜藏着何等可怕的力量,他有信心,可以直面任何挑战。 “我知道你们的来意,不就是为了逆天战宝吗?” 江晨说话间,举起了手中的石钥匙,口中道:“看到没有,这就是你们想要争夺的逆天战宝,不过只是一把石钥匙而已,你们之中,谁要是能够把这东西的来由用途说出一个所以然来,我直接送给他。” “逆天战宝是石钥匙?!”砺石兽第一个立起了双眸,显然有点不相信,道:“我不怎么相信。” 江晨淡然道:“宝物在此,气息不变,你等有何不信?” “不管是什么,你毁我化身,今天纵然杀不死你,我也要让你付出一些代价!”水王宋大飞冷然开口,在他的周遭,无边惊涛骇浪翻涌,显然,他想趁着这个机会,找回先前被江晨干掉一具化身的仇怨。 “不错,要付出一些代价才能揭过!” 单骏也是如此态度,非常坚决,莲王、悬空老祖自然也不例外,他们都想着趁这个大好机会,一探江晨究竟,就算是不能够将他当场击杀,也要将之重创,以稳固天界大局,不再生变。 “哈!” 独对五王,江晨却自回之一声冷笑,生死转动,岁月轮霍然掌中在握,同时,他另一只手虚空一握,凝化三光之力,再现三恒曌世于手:“自以为是,说得我好像怕你们一样,来啊,相杀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