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5集:金角石人的悲惨遭遇 - 史上最牛轮回

第1435集:金角石人的悲惨遭遇

太古魔城之上,三方混战不朽,来自太古七魔城的七位石人全都遭受了重创,战斗力锐减。来自异界的三大巅峰强者奥古、蛮古以及金角石人,会同来自死亡世界深处的强横生物,一起围攻来自帝城的主人以及那七个石人。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深深感觉到了惊恐,那悬浮在高天上的帝城以及周围的七座魔城,在源源不断的为那道朦胧的身影提供神力。 他的力量仿佛无穷无尽,永远挥霍不完,展现出了堪比石人王的战力,可以说先天立于不败之地! 很多人都已经失去了信心,大战接近尾声,当那个强大亡灵骑着地狱魔龙王第一个飞遁后,其他几个来自死亡世界深处的强横生物也全都败逃而去。 溃散来的如此之快,蛮古、奥古以及金角石人万万没有想到会是这样一个结果,也全都开始飞遁。 “去锁定她!” 来自帝城的朦胧身影,抬手间,屈指点向无上祖神奥古,那七尊石人立刻会意,联手追杀了下去。 而他自己则以无上大神通,在刹那间截住了金角石人的巨城,会同高天上的帝城一同降临而下。 “轰隆隆...........” 一只巨大的石掌拍落下来,下方顿时烟尘冲天,金角石人的巨城被打的崩塌下少半,瓦砾如洪流似瀑布般坠落下高天,直砸的死亡大地猛烈摇颤。 来自帝城的朦胧身影并没有继续展开绝杀,而是带着帝城绝尘而去,因为没有时间灭杀了,他需要去追赶另一个无上祖神蛮古,他觉得这个人才是最大的祸患,所以不想放任其安然离去。至于金角石人,巨城崩毁,已经被他斩灭了石人根基,今生今世恐怕都不能走出石人路了。 当战场安静下来时,三位树人祖神再次鬼鬼祟祟的出现了,三人合力将那半座巨大的石城扛了起来,而后狂奔而逃。 天空中,正在黯然神伤、在半座巨城内疗治伤体的金角石人,感应到大地上的一切后,顿时鼻子差点气歪了,真是七窍生烟。 又是那三个祖神级别的树人,依然如上次那般的明目张胆,居然在他眼皮底下干起了这般勾当。 “恼人啊!” 金角石人肺都快气炸了,当下口中便是一声怒吼:“哪里走!” “你哪也不用走!” 与此同时,高天之上,乍见一道不世身影,巍然降临而下,顿时,一股莫名的气息不断蔓延,笼罩四海八荒。 “嗯?高手!” 惊见来人,金角石人不由得为之一愣,但随即,怒火翻涌,不可遏阻:“那又如何,惹怒了我,谁也别想好过!” “哈!” 闻言,来人不由得为之一声轻笑:“有趣,异界的人从来都这么自大吗?我江晨纵横诸天万界,还真没有几个人能让我不好过。” “那我就是第一个!” 愤怒之火熊熊燃烧,烧掉了所有的理智,金角石人口中一声怒吼,尚未完成蜕变、真正踏出最后一步的本体居然拔地而起,冲出了半座石城,石人根基已断,绝灭了他的希望,但同时也斩断了束缚他的枷锁。 这是一尊高大威猛的石人,胡须根根挺立,犹如刺猬的硬刺,满头长发也非常的密集,头顶一根金角,神武英挺。 “卖相不差!” 江晨轻笑道:“可惜,终究还是未能蜕变完全,踏出最后一步,凭你这点能耐,就想跟我放对,还不够资格啊!” “你...........” 毕竟不是一般的修行者,虽然处在极度愤怒当中,但还保留着一丝清晰,细看眼前之人,金角石人忍不住的为之倒吸一口凉气,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此刻挡在他眼前的,竟是一个不可测度的大高手,似乎不在方才的帝城主人之下。 王级强者,在诸天万界都可以说得上是绝对的顶峰,若是平日,处在巅峰状态的他倒也不怵,但是,如今的他先是被打碎化身,而后又被斩断石人根基,可谓元气大伤,很难说能否与眼前之人抗衡。 “怎么不说话了!” 江晨笑着开口,说话间,只见他轻轻一抬手,周遭天地虚空,瞬息之间,就被生生封禁,随即,一片无边无际的浩瀚星空,替换了原来的死界天地,岁月轮、玄黄印、造化青莲、末日天都.........一件件的无上至宝显化出来,将金角石人生生困在了中间。 “nim!” 这一刻,金角石人有一股想要骂娘的冲动,无尽岁月来,他还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憋屈过,堂堂异界巅峰强者,不逊色石人王者的高手,如今,被人抢去化身后,又要被同一批人夺去石城,等若在一个地方连栽两个跟头,此刻连本体都受到威胁了,实在憋火。可偏偏,他又不是眼前之人的对手。 本身,对方的修为就深不可测,疑似已经将无上祖神之路走到了王者之境,修为上的压制也还罢了,对上已经重伤的自己,居然还摆出了一大堆的无上至宝,摆明了是想要将他完全留在这里。 “可恶啊!” 心中的憋屈难以言说,他下意识的想要逃遁,但却惊骇发现,这片星空宇宙之中,似潜藏着无数可怕的力量,隐隐约约,将他封禁在此。 “逃啊!” 江晨笑着道:“你可以尽力一试,看看自己能否从我这诸神世界之中逃出去,虽然希望有些渺茫,但说不定你就成功了呢?” “你……我……” 金角石人脸上神色大变,顿时变得苍白无比。 神灵,平日里或许高高在上,但面对死亡,有时候还不如凡人,或许因为长生太久,远离生老病死,体会不到那种焦虑,当有一日失去那种优势,才会显得更加不堪。 江晨一步一步前进,那种极其富有节奏韵律的脚步声,仿佛每步都踏在金角石人的心脏上,令他脸色苍白,不断后退。 纵然面对过无尽的挑战,经历过诸多的险难,但此时此刻,面对根本无法战胜的强大对手,他也会感到恐惧,源于对死亡的恐惧,让他那近乎完全石化的身躯在不断颤抖,昔日视众生如蝼蚁,当有一天他也被人俯视时,才真正感觉到了这种压迫有多么的可怕。 这是不对等的交锋,他根本不可能与王者境界的江晨抗衡,陷身诸神世界的星空之中,强大的神念被禁锢了,石体亦失去了无上神力,在这一刻神体化成了一具凡体。 “怎么,害怕了?堂堂异界巅峰强者,最有希望踏出最后一步的天才,居然也会害怕,真是让人大开眼界。” 说话间,江晨的眼眸之中,似有两道锋锐的杀刃破空斗射而出,横在了他的躯体前,让其浑身寒毛倒竖。 金角石人眼中闪烁出凶光,似乎是对于自己如此不堪的恼怒,张嘴想要大吼,但是发出的声音却显得很无力。 “虫子……” “虫子?” 江晨再次踏出了脚步,跨出最后一步的王者,对上没有称王的存在,有着绝对的威压,顿时令得金角石人横飞了出去,张口便是一股 迈了一大步,九重天对一重天是绝对的威压,顿时让前方的异界祖神横飞了出去,张嘴喷出一口精气,脸色更加苍白。他想要反抗,却发现,自己的力量已经被封禁,饶是他奋起所有神念,亦难以掌控。 “挣扎啊,用力点!” 江晨淡然开口,看似淡漠的语气之中,却有着一股森然杀意,在他的世界里,纵然金角石人是近乎踏出最后一步的巅峰强者,也休想翻出什么浪花来,他叹息道:“差是差了一点,但若是提炼提炼,说不定能够废物利用.........” “你……” 金角石人惊怒之极,他下意识的想要破口大骂,但很快他便后悔了,神识与石体都被对方禁锢,此时此刻的他就算是想要自杀都不可能了,在无上王者的强大威势压制下,他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 “让我来收拾他,不能让他自以为死的很光荣!”就在这个时候,出身魔鬼一族的英熊恶形恶状的走了过来,笑的非常的邪恶。 江晨看了他一眼,没有拦阻,只是封住了金角石人的所有力量。 英熊风骚无比的一甩长发,撸起袖子,嘿嘿笑道:“让伟大的魔鬼祖君来找你谈谈人生理想,让你知道太阳为什么这么灿烂,鲜花为什么这样芬芳,你为什么这么他妈的欠揍!” “砰!” 他上来就是一记重重的侧踹,狠狠蹬在了金角石人腰眼上,当场将之踢飞出去上百米,重重的摔落在一颗星辰的地面上,撞得石屑横飞。 “可恶啊!” 真是龙游浅滩遭虾戏、虎落平阳被犬欺,身为异界巅峰强者的他,何曾想到,有朝一日自己居然会被一个祖君级别的魔鬼痛揍,这是一种侮辱,他心中大骂,下意识的想要爆发,想要反扑,奈何,纵然他眼中喷火,但被江晨封禁压制,丝毫力量也无,不得不被动承受来自英熊的暴行。 “虫子……” “骂我是虫子,你被我踩在脚下又是什么?” 英熊一点也不动怒,懒洋洋的走了过去,一只大脚非常不雅观的踩在了那张尚未完全石化的脸上。 “噗!” 由于用力过猛,他脚上的那只鞋子顿时破裂了,大母脚趾露了出来,好死不死的抵在了脚下金角石人的鼻子上,顿时令其差点当场气晕过去。 “这双鞋子可是我用一只君王级别的鳄鱼皮做出来的,没有想到,居然这么不结实,看来,君王级别的用品以及配不上伟大的魔鬼祖君了!” 英熊一副心疼的样子,非常不雅的曲了曲大母脚趾,顿时将与之亲密接触的金角石人的鼻子压的通红与肿胀起来。 “你这只该死的臭虫!” 金角石人感觉到了一股浓重之极的异味,被熏的险些背过气去,心中更是惊怒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臭?哪里臭了,身为伟大的魔鬼祖君,我每天都有洗脚的好吧,不信你再闻闻。” 英熊说话间,脚上的鞋子被撑得彻底破碎,大脚丫子肆无忌惮的贴在了金角石人的口鼻上,五根脚趾头还一弯一曲的不断动作着。 “呕……” 金角石人简直快被气疯了,他一生中遇敌无数,但是从来没有遇到过这么混蛋的敌手,如果不是身体已经石化,他估计能把五脏六腑都一起吐出来。 “你这是什么表情,很难闻吗?” 英熊见状,当即万分不满道:“作为一个伟大的魔鬼祖君,哥这可是步步生香金玉之足,你少诋毁我。” “你这只死臭虫,我就算是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金角石人尚未完全石化的脸已经绿了,他咬牙切齿,恨不得咬上那只大脚一口,可那味儿实在太重,他就是想咬也下不去口。 “砰!” 英熊稍微一用力,整只大脚踩着那颗头颅没入了地下,只留下金角石人近乎完全石化的躯体在星辰的地面上。 “我警告你,再诋毁我跟你急!” 英熊大言不惭,一点也不脸红,说话间,他更是不断的扭动地下的大脚丫子,也就是金角石人这样已经超越了祖神境界的无上强者,虽然被封住了神力,但石体依然很坚固,不然的话,恐怕早已被踩成肉泥了。 “呦呵!不愧是石人啊,别的不说,单说你这脸皮就了不得啊,踩都踩不动,哥的脚底板都生疼。” 英熊一边行动一边揶揄着:“我决定了,非要扒下你的脸皮不可,拿回去做甲胄,必能刀枪不入,就算是王者神兵都可以抵挡得住。” 遇上这样一个恶形恶状的另类人物,金角石人死的心情都有了,此时此刻,他有一股想哭的冲动,一张石人脸被一只大脚彻底覆盖了,狠狠的蹂躏着。早知会有如此境遇,他宁愿先前战死在帝城主人的手底下,好歹还能保留下自己的尊严。 “好了。” 就在金角石人欲仙欲死的当下,江晨终于开口了,他道:“差不多就行了,别再浪费时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