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6集:吞噬,邪尸 - 史上最牛轮回

第1426集:吞噬,邪尸

乍然闻言,煞气凝化而成的中年男子,不由得为之神色一沉,两眼透着阴冷,死死的紧盯着江晨:“好强大的躯体,我形体灭亡,这正是我存身的最佳鼎炉!” “哈!” 江晨一声轻笑,缓缓展开双臂,虚空怀抱,如同囊括了一方浩瀚天宇:“口气倒是不小,本座就在这里,看你如何来夺我躯体。” “哼,我虽然没有以往的强大力量了,但是我做为怨的存在,无孔不入,夺你的身体算得了什么!” 说到这里,他满意的点了点头,道:“很好,不枉我等了这么多年,你这具身体已然蜕变至不朽之境,比得上昔年来杀我的天帝了。” “什么?!” 萧晨等人闻言,顿时纷纷为之大吃一惊,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杀死亡天宫之主的人竟是天帝,这一点,着实出人意料。 “天帝还没有死吗?” 江晨淡然出声询问,但很快,他就又自言自语的答道:“应该不至于会死,总会留下一些后手,未来,应有再见之日。” “他死没死我不知道,不过我知道,你马上就要死了。” 中年男子一声狞笑,言语之间,带着一股森森然的冷冽的杀意:“我在你们的身上感觉到了一丝他的气息,这说明,你们应该是来自同一个世界,那就更该死了!” “据说,你曾经深入死亡世界最深处,在一处神秘之地看到过未来,那么,预见未来的你,是否知道自己能不能活过今天?” 江晨脸上神色依旧淡然,只说话间,一股无形无质的气息扩散开来,充斥死亡天宫的每一寸空间,如一座亘古神山,屹立在时间长河之中,永恒不朽。 “我看到的未来,早已成为了历史,在你来到这里的那一刻,所有的一切都已经改变,现在已经走出了既定的轨迹……” 说到这里,他猛的扑了上来,身体化为一团阴影,直取江晨而来。 “不好!” 萧晨、英熊以及三位树人君王不禁齐齐为之大惊,他们深知,若是让这团怨煞夺舍了江晨,只怕他们一个也活不了。只是,眼下这种情况,交手的双方,都是超越了他们的存在,根本没有他们插手的余地。 无能为力,将一切交予他人的感觉真的很不好,萧晨心里再度渴望,渴望变得强大,拥有主宰命运的力量。 “命运,就在我手,可惜,你改变不了!” 直面怨煞侵袭,江晨不见丝毫惧色,口中一声冷哼,无与伦比的浩势神威瞬间倾泻八方,周身窍穴齐齐绽放光芒,四亿八千万个毛孔,开合间,吞吐世上最强大力量,形成了一个巨大漩涡。 “啊……” 一声惨叫,猛然自怨煞化成的人影口中惊叫而出,随即,只见骇世漩涡,缓缓转动,释放出一股庞然吞吸之力,像是鲸吸牛饮一般,将那团煞气吸收了。 这个结果不仅让英熊以及三大树人君王吃惊,就连萧晨也没有想到,自己这位师尊,修为竟然高深至斯,轻而易举的就将那可怕的煞气熔炼吸收。 “轰隆隆..........” 就在这时,弥漫在天空之中的灰色雾霭翻涌下来,如同江河怒涌,也全部都向着江晨身前的漩涡汹涌而去。 这是一幅奇异的画面,漩涡看上去并不大,但是却将一望无际的可怕雾霭快速吸收,让这片天空重新恢复了宁静。 “砰!” 最后,这片死亡天宫坠落在大地上,失去了力量的根源,它所处的次元空间已经崩溃了,再无力承担天宫悬浮在天。 “师尊。” 萧晨走了过来,看向江晨:“那怨煞非同小可,你强行将之吞噬入体,不会出什么事情吧?” “无妨。” 江晨淡然道:“他生前也不过是一个无上祖君,修为虽然无限度接近石人王,但还不够资格放在为师眼中,现在他死了,一点怨煞残念,更是不足为惧,倒是他道出的信息,令人意味难耐........” “他说,是天帝杀了他,也是天帝创建了最邪之地……” 萧晨呢喃自语着,这个消息很重要,在那遥远的过去,九州祖神就早已进入了这个世界,也许留有部分后手也说不定。 灰色雾霭与死亡天宫从此消失在了世间,再也不可能出现了。 大威冥王的的灵识已经被抹除,但庞大的魂力并没有溃散,其躯体被萧晨重新祭炼,而后分出一道魂火注入进去。 得自江晨的传承,无限高深奥妙,分身化体,不过只是最寻常不过的一种神通,萧晨虽然劈斩神识,但实际上并没有多少损失,反而得到了一具强大的战体。 不过,仅仅是战祖而已,并非真正的祖神,毕竟,这具身体虽然拥有了祖神级别的强大力量,亦参悟了无尽的神则与本源,但终究不是自己开创的,而且,就算想要提升,都变得十分困难。 英熊与三大树人君王也得到了好处,萧晨将那三十几个君王战魂尽数炼化,炼化成纯粹的魂力,供给他们四人吸收,让他们实力大增,一跃而达到了半祖九重天的境界,距离突破祖神境界、或成就战祖,只剩下一步之遥。 “这里算是彻底毁了。” 萧晨感叹道:“只剩下一片废墟,谁又能够想到,这里曾经埋葬了一位无上祖君,无数君王殒命于此。” “该死的鬼地方,终于毁了!” 英熊倒是很高兴,毕竟,他可是被困在这里足足一万年之久,于他而言,这里就是一座牢笼,如今,这座困锁着他的牢笼破灭,代表着他终于重获自由,自然高兴的很:“我带你们去我的国度,到时候,我请你们喝酒!” “这倒是个好提议。” 三位树人君王当即应下:“被困在死亡天宫无数年岁月,早就想开怀一饮了。” 萧晨有些意动,当即转头看向江晨:“师尊,我们也去吗?” “去也无妨,左右耽搁不了多少时间,不过,眼下咱们却还有另外一桩事情没有了结,倒不急于动身。” 江晨说话间,自顾转头向着一处虚空看去,只见那里,一片漆黑,黑幕中,一道干枯的身影立在那里,一动不动,放佛已经存在无数岁月。 那是一具干尸,干枯的身上,没有丝毫生息,唯有可怕的力量氤氲,微风拂来,带来一股冷飕飕的阴气,干尸头上那乱糟糟如野草般的丝凌乱飘舞了起来。 “咕噜!” 英熊转过身来,看着黑暗虚空之中的那一道诡异干尸,顿时下意识的吞咽了一口口水,虽然,仅仅只是一个照面,但他却在这个干尸的身上,感受到了可怕的威胁,更在大威冥王之上,甚至,比之被江晨吞噬的那股怨煞也只强不弱。 毫无疑问,这是一个强者! 萧晨亦不禁为之心思一沉,双目之中,凝杰出前所未见的光彩,而后迸射出两道如彗星横空般的光芒。 神目开光,这种力量绝对堪称得上恐怖,仅仅余波就让整片天空都在震动,璀璨的光芒,真的仿若彗星撞击大地一般,凝聚了无以伦比的力量。 但是,这突然迸出的刺目光芒,像是被一块遮天大幕一下子盖住了一般,刹那间失去了光彩。 两道堪比璀璨星光束犀利神芒,冲入那黑暗中时,被无声无息的吞没了,而在这个过程中干枯的身影一动不动,没有任何表示。 对于修为已经达到祖神七重天的萧晨来说,这一切预示着极度危险,无视他的攻击,两道神芒如泥牛入海一般,无影无踪,让他不得不凝重无比。 死一般的寂静,黑影仿似段腐朽的枯木,立在那里纹丝不动,又犹如一片虚空,渐渐的,仿佛消失了一般,明明还站在那里,但却让人感觉不到他的存在了。 看似风平浪静,但萧晨的躯体竟忍不住微微颤抖了起来,像是背负着百万神山一般,脸色也开始变得苍白起来,隐约间可以看见,庞然神魔之力在流转,想要抗衡来自邪异干尸的威压。但,力不从心,萧晨的躯体似乎失了重心,微微地摇摆了起来,最后终于坚持不住,向后退了一步。 这一退,便是宣告此番交锋胜败已分,再也承受不住,萧晨连续倒退,缓慢却有力,每一步都承载着难以想象的庞大压力! 一步、两步、三步……周遭大地不断摇动,伴随着萧晨的后退,巨大的压力倾泻,连天地都承受不住了。 “可以停下了。” 江晨轻声笑道:“虽然大家站在同一阵营,可是,你当着我的面,这么对我的徒弟,似乎不大好吧。”话音落下一瞬,只见他轻轻抬手,虚空一按,顿时,时间、空间,浩瀚天宇,都在瞬间凝滞。 “嗯?” 一声沉吟,邪异干尸身上气息爆涌,瞬息之间,已然冲至祖神九重天顶峰,气势之盛,更是隐隐有超越祖神境界的姿态,随即,伴随着他双臂一震,盖世武力如掀骇浪滔天,强势冲击天地枷锁。 “轰!” 极端交锋,天地交迸,江晨自是纹丝不动,邪异干尸却是身子一颤,接连往后退了数步,他空洞的双眼,看着江晨,似有默默赞叹:“他们说的不错,你果然强大,如果我没有看错,你应该已经迈出最后一步了吧。” “不错。” 江晨坦然回应:“你也不差,在生死之间徘徊,一旦恢复,就可以突飞猛进,王者之境,对你而言没有任何困难。” “一名王者,还不足以彻底扭转战局。” 邪异干尸道:“久远前的战败,异界汲取九州的养分,得到了极大的增长,底蕴深厚,非同小可,他们不止拥有一个王者,更甚者,在异界发源地,神秘的九十九重台阶,后面隐藏着可怕的秘密,就算是王者,也难窥视。” “异界发源地,九十九重台阶,值得一探,但不是现在。” 江晨道:“你来此是为收集甲骨图吧,正好,我们手头上有三块,应该能够帮得上你。”说话间,他看向萧晨,萧晨心领神会,当下连忙取出三块甲骨图递上:“前辈,这是我们收集的甲骨图。” “很好。” 邪异干尸伸手接过了甲骨图,没有任何犹豫,这本就是他的目的,关系到日后九州的命运,不容轻忽。 “告辞。” 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没有停留,邪异干尸转身就走。 “咱们也该走了。” 江晨说话间,自顾踏步向前,不停歇,萧晨、英熊以及三大树人君王,连忙紧跟在后,向着英熊的家乡魔鬼国度进发。 死界广阔,浩瀚无边,众人足足飞行了半日,方才抵达魔鬼国度。这里,是英熊的故乡,他心心念念的地方,但是,眼前的一切却让他感觉格外的失落,曾经盛极一时的魔鬼君王之地,此刻一片萧条,根本看不到任何魔鬼,偶尔会看到几具骷髅在死亡大平原上出没,寂静的有些可怕。 残破的城市,破碎的遗迹,在诉说这里的荒凉,曾经宏伟的君王巨城早已毁灭了,只有残损的地基留了下来。 “没有了……我的国度灭亡了,我的族人都去了哪里?!” 他仰天大叫,而后,化成一颗流星冲向平原深处,他抓住了正在游荡的几只骷髅,喝问道:“魔鬼国度呢,怎么不见了?” 几个白骨生物吓得战战兢兢,道:“早在一万年前,这个魔鬼国度就覆灭了……” 一万年太久,一万年的岁月,足以让强盛的大帝国灰飞烟灭上百次,在岁月的力量下,没有什么能够永恒不朽。在英熊失踪的一万年里,发生了太多的事情,早已物是人非,往昔一切都不复存在了。 “我的妻儿啊……” 英熊仰天悲吼,直接昏死了过去,萧晨几人急忙将他扶住,他们完全能够理解英熊此时此刻的心情。 被困在灰色雾霭中一万载,企盼奇迹发生,想要回归自己的国度,与亲人团聚,但是结果是无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