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5集:寄体重生 - 史上最牛轮回

第1425集:寄体重生

“爆!” 被逼上绝路,陷入疯狂之态的大威冥王,口中一声疯狂大喝,点燃自身命火,想要自爆元神,自毁的同时,也要重创萧晨等人。 一个拥有祖神力量的强者自爆,破坏力之强,自然不容小觑,不过,还没等他彻底引燃命魂,霎时,虚空一滞,一股前所未见的恐怖力量禁锢了这里,令瑞西奥的神识都凝固了,无法思索,像是被定在了时间停滞的虚空中。 “想要自爆?可能吗?” 就在这个时候,赫见江晨踏步上前,一言一行,看似风轻云淡,却蕴含着常人无法想象的强大力量,充塞大殿虚空:“我不让你死,你连想死都不可能。”早在开战之初,他的神念已经封锁了整个死亡天宫,如今他亲自出手,禁锢其神识,同时,强大的神念开始搜索其神识海。 很快,江晨就知道了,大威冥王之所以能够有今日的成绩不是偶然,他在这天宫中被压制了足足五六年万年,不然凭借其自己的修为,早就足以晋升到祖君境界了,如今,虽然未能突破,但他吞噬了原本天宫主人的尸体,获得了无上祖君的无边法力。 “嗯,那是……” 在大威冥王的意识海中,江晨发现了一点奇异神芒,神芒之中,有无穷的信息流转,不是别的,正是末日预言。准确的说,只是末日预言的一部分内容,命运可以改变,没有人可以完全主宰…… 但是,就在他循着刚刚获取的发现,想要深入细看时,那留在大威冥王忆海中的预言烙印,凭空消失了,在这一刻,大威冥王也变得迷糊了起来。 “可惜了。” 一声叹息,江晨方才带着几分不悦开口:“出来吧,你应该清楚,在我的面前出手,根本不可能瞒过我的感知。” 闻言,萧晨、英熊、以及三位树人君王同时神色一动。 “唉……” 就在这时,惊闻死亡天宫之内传出了一声叹息,让现场几人全都感觉毛骨悚然。 太可怕了,这声音似在天外,却又仿佛近在咫尺! 不说英熊和三位树人君王,就连强如萧晨这样的祖神级别的高手,都没有搜索到任何踪迹。 唯有江晨,淡然一声回应:“你来了。” “唉……” 又是一声冰冷的叹息发出,就在萧晨几人的耳畔响起,那阴冷的气息似乎已经触碰到了他们的皮肤,让几人的寒毛全都竖立了起来。 实在让人头皮发麻,浑身冒凉气,阴冷、黑暗的死亡天宫中,似有莫大的凶险! 这样未知的凶险,最是让人忌惮,哪怕,明知有江晨这样的不世强者在侧,依旧难以压抑恐惧自心中涌现。 九天剑域,无声化转,如一片璀璨星空,悬浮在萧晨的头顶上方,将他和英熊以及三位树人君王尽皆笼罩在内。 未知的存在,实力不明,他虽然不是如同江晨那般的盖世强者,却也是祖神七重天的顶尖高手,相比之下,英熊和三位树人君王就差得远了,君王级别的高手,在外界,足以称霸一方,但在这里,却就不值一提了。 “既然来都来了,何必躲着藏着,不敢来见我呢?” 江晨开口,依旧淡然的言语,语气中,却自有一股让人不敢抗拒的霸道,仿佛九天神皇临世,众生臣服,就算是诸神亦要拜服。 “轰!” 蓦然,江晨出手了,只见他缓缓抬起一只手来,霎时,一股澎湃如惊涛骇浪般的巨力凝成一道光束,呼啸冲天而起,伴随着一声巨响,直打的天宫崩碎,雾霭溃散,天穹四分五裂,出现一道道黑色的大裂缝。 “那是……” 英熊露出惊容,他在那裂开的天穹上看到一张模糊的人脸一闪而没。 萧晨也非常吃惊,他也看到了那张模糊的人脸,在灰暗的天空中,非常的诡异,带着一种说不出的妖邪,但仅仅是一闪便消失了。 “那到底是什么东西?” 三位树人君王,他们虽然都是君王级别的高手,但此时此刻,却都感觉阵阵发毛,根本无法捕捉到对方的气息。 死亡天宫中,恢复了平静,一片黑暗,伸手不见五指。 周围,灰色雾霭涌动,一切都安宁了下来。 但就在这时,英熊大叫了起来。 “啊……一张人脸!” 在这极静而又黑暗的死亡天宫中,突然的叫喊声分外刺耳,他的脸色变得非常难看,胸膛不断起伏,显然方才受到了很大的刺激:“该……该死的!他……一张惨白的人脸,他……几乎贴到了我的脸上,与我不过相距寸许远。” 站在眼前的敌人并不可怕,人总是由于未知而产生恐惧,在这预言之地充满了太多的妖邪,隐藏在幕后的黑手,虽然已经被江晨叫破了行藏,但他只要一刻没有现身,就会带来无形的巨大压力。 “砰!” 萧晨抬手之间,上古战剑锋芒所向,劈开了眼前虚空。 “你……你也看到了?” 英熊忍不住出声问道。 “看到了,与我正面相对,那是一张惨白的脸,上面还沾染着点点鲜血,差点就贴到我的面孔上。” 萧晨皱眉应声,他的神色前所未有的凝重,他知道,对手邪异,绝对是超越了祖神的存在。 “这……” 所有人都倒吸冷气,萧晨已经是祖神级别的高手,那张惨白的脸还敢与他对面,这到底是什么存在? 就在这时,那神识海混乱的大威冥王突然发出一声微弱的呻吟,睁开了双目,不过眼神涣散,精气神非常虚弱。 “啊……是你?!” 他突然大叫了起来,脸色狰狞,双目突起,似是看到了最为恐怖的事情。 在这一刻,几人同时发现,一张惨白的脸刹那在瑞西奥身前消失了,偌大宫殿之中,再度重归黑暗。 伸手不见五指,漆黑而又阴冷的死亡天宫中,气氛紧张到极点。 萧晨一把将大威冥王提了起来,道:“那张人脸……是谁?” “是他,是他!”大威冥王瑞西奥非常的惊恐,不断的大叫着:“是他回来了,他要来索魂……” 一代冥王惊惧到极点,思维散乱,眼神涣散,不断的大喊大叫,装若疯狂。 就在这时,江晨微微一笑,翻手之间,一道绚烂无比的神光照亮了周遭的殿宇,宏伟的巨宫像是雪花般消融。 一张惨白的人脸,沾染着大片的鲜血,自那里一闪而没,消失在了更远处的黑暗中。 这一次,在场众人全都看到了那种诡异而又可怖的人脸,说不出的感觉,非常的邪异。 “索魂者,他是索魂者,真的来了……” 大威冥王在黑暗中呻吟着,惊惧到了极点。 “如果我没有猜错,他就是这片天宫原本的主人,对吗?” 江晨嘴角上邪,勾勒出一抹淡然的笑,言语之间,语气依旧淡然,不见半分波澜:“所谓的末日预言,便是他所留下的,对吗?” “索魂者,是他,就是他……”堂堂大威冥王,此刻竟在颤抖,姣好的容颜写满了恐惧,道:“他早已死了……” “确实死了,不过,对于修为到了顶峰的强者来说,有的时候,死亡未必就是一切的终点。” 江晨淡然道:“你将他尸体吃掉了,他是来找你报仇的……”他这话说的很缓慢,但是却深深的刺激了瑞西奥,脸色顿时变得苍白无比。 突然,大威冥王的背上出现一道尸影,一张苍白的脸颊贴在了瑞西奥的后脑上,像是有一具恶尸爬在了他的身上。 这一次,不独江晨,萧晨几人也都看的清清楚楚,顿时,脊背冒凉气,连他们都没有看清这个人是如何浮现的。 “啊……” 大威冥王顿时大叫了起来,浑身颤抖着,躺在了地上,而他身上的尸影则又在这瞬息之间,消失不见了。 英熊感觉自己的脖子直发寒,下意识的回头望了望,顿时一蹦老高,因为他看到那尸影正立身在他后面惨笑呢。 “鬼吓鬼吓死鬼,我与你无怨无仇,不要烦我,去找那死人妖冥王!” 那道尸影无声无息消失。 事已至此,已经可以确定,那真的是死亡天宫的原主人,此时此刻,他似乎正处于一种奇异的状态。 强大如萧晨这样的祖神强者都无法锁定他。 “看来.........这个人非常的不简单!” 萧晨想起了江晨先前对他的提醒,越是回想,越发觉得这个人非常不一般,甚至很逆天。 是的,现在仔细思索,萧晨不禁倒吸冷气,这座天宫的主人似乎非常逆天,超乎想象的强大。要知道,昔日这座天宫的主人,曾经集全了甲骨,闯进了死亡世界最深处一个神秘所在,洞晓了未来之事。 这样的事情,绝对不是一般的祖君可以做到的! 而且,他们先前还在这里发现了三把沾染着神血的战剑折断在此。 究竟需要怎样的力量,才可以折断战剑?没有人比萧晨更加了解,蕴有阵图的战剑有多么的坚固,但却被那人折断了三把。杀他的人固然让人胆寒,但是死亡天宫的主人,也绝对是登峰造极的强者,不是一般祖君可以比拟的。 “这是怨的能量。” 江晨微微一笑,为自己的徒弟解说道:“在过往的岁月中,各界都曾有过类似的事情发生,灰色的雾霭是无上强者的灵魂崩散后的产物形成的,死而不灭,当中孕育了一种‘怨’,那张无法被捕捉到的人脸就是那种怨形成的。” “师尊,这种东西强大吗?”萧晨皱眉问道。 “这是一种特殊的存在,说不好强大与否,但却无孔不入……” 江晨摇头叹道:“没有特殊的手段,莫说一般的祖神,就算是无上祖神,也很难彻底磨灭这种力量。” 萧晨顿时一惊,他虽然不清楚自己这位师尊的实力究竟有多么强大,但可以肯定,至少在祖神境界以上,此时,闻得江晨言语,他可以肯定,这个东西恐怕非常不好对付。如果不是有江晨在侧,恐怕他们会很危险。 “别怕,不是还有我在吗?” 江晨复又开口,言语之间的霸道,不容抗拒:“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再不出来,那就再也不用出来了。” 淡然的话语,最可怕的威胁,一股无形无质的势,开始弥漫在死亡天宫之中,毫无疑问,江晨已经决定要出手了。 “砰!” 就在这个时候,灰色雾霭好似有了意识一般,突兀汇聚而来,钻入大威冥王的体内,同时,伴随着一声闷响,让人感觉惊悚的事情发生了。 凌驾君王之上,堪比祖神的强者,大威冥王瑞西奥,他的身体裂开了,从中走出一个死气沉沉的中年男子,带着无尽的阴煞气息。 “这是……” 英熊与三位树人君王顿时瞪大了眼睛,无比谨慎小心的戒备了起来。 萧晨已经看到,那是煞气所凝聚成的,并不是真正的血肉之躯。 “吃掉我的血肉,孕育我这么久,你可以安息了……”森冷的声音在死亡大地上响起,那个完全由煞气凝聚成的中年人,带着滔天的死亡气息,冷冷的凝视着大威冥王,而后又盯住了江晨几人,在他的头顶上方,一望无际的灰色雾霭在汹涌。 “无上祖君的尸体不是那么好吃下的……” 江晨脸上浮现出一抹赞赏:“不过,话说回来,你能够从死亡中复苏,也算得上是有几分本事。” “缪赞了,真是没有想到,死去无尽岁月,居然还有重新觉醒意识的一天,可见上天待我不薄!” 这是中年男子的回应,感叹之中,带着几分疯狂,冷冽双眼,泛着诡异光芒,扫视几人,顿时,无穷死亡气息铺天盖地而出,他口中满是怨愤的道:“那只蝼蚁将我的尸身吞食,我寄生在他的体内谋求复活,你们却杀了他,坏了我的好事,我要吞噬你们!” “大言不惭!” 江晨自顾负手而立,挡在众人身前,自有一股泰然若渊的气度,如同亘古不朽的至高神灵,俯视着诸天万界:“本座就在这里,你要是有本事的话,尽管来将我吞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