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4集:绝对镇压 - 史上最牛轮回

第1424集:绝对镇压

“上!” 一声令下,三十几个君王气势连成一片,宛若排山倒海一般呼啸席卷而来,直面危机,不得不进行反抗,英熊张开魔鬼双翼,三名慈眉善目的老树人各自拿起一把断裂的战剑,周围更是流传出阴阳二气,黑白阴阳鱼环绕在旁。 虽然,他们都是君王境界的高手,可对手都是同级的存在,以寡敌众,这一战,很难有胜算。 不过,他们的胜负并不重要,因为,唯有萧晨与大威冥王之间的胜负,才能够决定这场争端的真正胜负,或者说,一直没有出手的江晨,才是左右一切的关键。 “死来!” 一声爆喝,大威冥王周身死气翻腾,破体而出,瞬息之间,便就笼罩了半个大殿,诡异漆黑,翻滚起来,宛如活物一般,内中更是有一阵阵的凄厉的嘶吼之声,源源不断的传来,仿佛自地狱之下,爬出来的幽魂恶鬼。 “想要我死,你还不够资格!” 萧晨哈哈大笑道:“来,让我来打爆你!”说话间,他的周身亦有一股高昂战意升腾,抬手虚空一握,上古战剑,浮空乍现。 “杀!” 再无废话,大威冥王口中一声爆喝,滚滚黑气,猛然之间爆裂开来,滚滚雄浑气势,宛若山洪海啸一般,蜂拥而出,向着萧晨铺天盖地倾吞而来。 “想吞我,只怕你的嘴巴不够大!” 战剑在手,天下我有,萧晨剑意暴涨,同样不甘示弱,两人相距百丈,恐怖的气息爆涌而出,瞬息之间,已经形成了对峙! “有意思。” 江晨饶有兴趣的看着这一幕,他对大威冥王的兴趣不大,不过,却对他体内的那个家伙颇有兴趣,“这股气息,虽然隐晦,但可以确定,绝对是祖神级别以上的存在,死中求活,好布局!” “小子,今天我就要叫你知道,大威冥王,不可冒犯!” 伴随着瑞西奥口中一声大喝,瞬息之间,包裹在他身周的漫天死寂黑气顿时化作一片气海,旋搅风云,令天地为之失色。 “铮!” 回应他的,是一声高昂剑鸣,只见萧晨挥手之间,战剑锋芒暴涨,周身上下,爆发出一阵冲霄而起的凌厉剑气,一道耀眼的血色剑气,半空之中扭曲着化作一道长虹,瞬间扑向死寂气海,双方立刻缠斗在一起,你来我往,斗得不亦乐乎,庞然气海漩涡搅动,剑气贯空,纵横狂舞,耀眼的光芒不断闪烁,两股不容于世的庞大力量剧烈碰撞,空气都被震得颤抖了起来,无形无质的气浪,伴随着阵阵的光芒闪烁,瞬间四散开来。 “不好!” 英熊与三大树人君王正和三十几个君王战魂斗得激烈,冷不防,一股庞大无匹的劲风横扫而过,顿时,战局崩溃,四人身上也多多少少都受了些伤,那些君王战魂也被掀飞了出去,一时东倒西歪。 不过,这个时候,英熊四人可顾不得疗伤,连忙关注战局,见得战况,不禁纷纷为之大吃一惊。 大威冥王瑞西奥是何等存在?那可是在五万年前就达到半步祖君境界的顶峰强者,如今,虽经历了一场死劫,但他吞噬无上祖君的血肉,虽然不是祖君,却拥有堪比祖君的强大战力,堪称无敌。 面对这样强大的对手,他们本来都已经绝望了,却没有想到,萧晨竟然如此强悍,能够和大威冥王打的难分胜负,真是有些令人难以置信! “轰隆隆..........” 猩红如血的战剑锋芒,半空之中狂乱飞舞,不断的发出一阵阵尖锐刺耳的轰鸣,那滚滚黑暗魔气,则仿佛来自九幽地狱的恶鬼,阵阵的凄厉啸声让人胆战心惊,仅仅试探交手,但是所爆发出来的威力之前,就足以让人嗔目结舌。 好在,光明大殿看似不大,实则自成一片天地,更有江晨这样深不可测的强者坐镇,否则,早已经墙倒屋塌,成一片废墟了。 英熊和三大树人君王修为不够,只能一退再退,直至退到大殿门口,方才能够顶着巨大压力,观摩这场超越了君王级别的祖君大战。 目光所及,只见大殿虚空衍化,无边无际,虚空之中,两道身影激斗不休,到处都是翻滚而起恐怖气浪,虚空都被打破,一道道的大小不一的空间裂缝,闪烁着诡异的银色光芒,幽幽悬浮在半空之中,若隐若现的,还可以透过那一道道的空间裂缝,看到宇宙之中,那无垠的黑暗真空,虽是不见任何神异之处,但是,却也让人毫不怀疑,这些事物的杀伤之力,绝对超乎想象。 “剑一,破!” 猛然之间,但听得一声爆喝出声,萧晨身上,那股凌厉的剑气,瞬息之间为之暴涨,上古战剑发出一声高昂剑鸣,剑锋所向,倾吐剑气,却又爆裂成数十道凌厉剑光,更显狂暴,瞬间就把黑色气海生生击破。 剑道祭起,囊括周遭虚空,无形无质的领域之力瞬间张开,萧晨手持上古战剑,一身黑衣无风自起,半空之中狂舞不休,他的那一头黑发,更是迎空倒竖而起,仿佛一柄柄利剑,直插长空,这一霎,他宛若战神降世一般,无边剑压,浩荡而落! 漫天死寂黑气,宛若江海起浪,翻滚起涌之间,一阵阵的凄厉啸声,穿金裂石般排空而上,内中,传出了大威冥王恼羞成怒的大喊:“可恶,任你剑道通神,我身不死,你能奈我如何?再来!” 伴随着他口中怒喝,弥漫大殿的死寂黑气之中,竟然延伸出了无数的漆黑触手,宛若猛兽的利爪,尖锐的鬼呼声也比之前更为强烈,整个光明大殿,再不见一丝光明,尽都被笼罩在恐怖的气氛之中,这种修为积累上的比拼,吞噬了无上祖君的大威冥王,完全不需要畏惧任何祖神强者。 然而,纵使面对铺天盖地一般席卷而来的死寂黑气,萧晨脸上依旧不见丝毫惧色,甚至嘴角还挂着淡淡的微笑,双足横踏虚空,冷眼目视越来越近的黑暗魔气,那铺天盖地的黑色云层,无数延伸的诡异触手,只一瞬间的功夫,就抗住了倾天而落的无边剑压。 “铮——” 宛若金鼓齐鸣,锐利的啸声暴起,瞬息之间,响彻大殿,在沉寂了片刻之后,萧晨的双目之中,两道金色神光猛然斗射而出,无边杀机森然爆闪,抬手之间,上古战剑当空旋动,剑光笼罩四野,在大殿之中衍化成一片深邃星空。 “千古恒耀,九州剑域!” 仿佛来自悠远古代的低沉吟唱,若有若无的在这一片迷蒙的星空之中响起,那些密布于星空中的无数繁星,伴随着吟唱之声的出现,开始绽放出点点异芒,汇成一道道剑气,呼啸飞旋。 “嘶——” 见得此况,英熊不由得为之倒吸了一口冷气:“虽然早知道萧晨这家伙厉害,却没有想到,他居然厉害到了这种地步,剑域张开,几乎可以自成一片天地了。” “不是简直,这根本就是一个世界的雏形,而且,还不是一般的小千世界,拥有成就大千的可能!“ 一位树人君王忍不住出声,只是,言语之间,不免带着几分酸涩。他们修炼几十上百万年了,论修为,居然还比不上一个修行百年的小辈? 滚滚死寂黑气怒涌着,宛若激流汹涌,与之相比,萧晨剑域之中衍生出来的道道剑气,却似显得如此渺小,可是就在这一刻,惊人的事发生了,伴随着萧晨转动战剑,一道道剑气不断飞旋,在他的身前,构成了一个旋转的剑气飓风,而且,伴随着剑气的流转,剑气漩涡之中,竟然突兀的出现了一股恐怖吸力,中间隐隐有无穷劲气勃发,无数气流朝着剑气漩涡之中疯狂的汇聚。 如此一来,原本就激流汹涌的死寂黑气,顿时变得宛若狂风一般席卷浩荡而起,霎那之间,狂暴的黑色飓风不停的肆虐,仿佛像是受到了什么恐怖力量的牵引,全都向着萧晨身前的剑气漩涡汇聚而去。 “哼!这可是你自己在找死!” 漫天席卷的死寂黑气之中,大威冥王微微侧目,没有人比他更清楚死寂黑气的厉害,这是当初那位无上祖君陨落后留下的怨煞之气,就算是祖君都不敢硬挡,否则,若是被死寂黑气侵袭入体,一样会化为白骨。 一番交手,萧晨岂会不知死寂黑气的可怕,但他却依旧毫不畏惧,剑势祭起,一往无前,那怒涌而来的滚滚死寂黑气,顿时便是如长鲸吸水一般,以惊人的速度冲进了萧晨身前的剑气漩涡之中, “嗡.........” 颤颤虚空,雄力一震,只见那剑气漩涡,竟然反常的以逆向顺序翻转起来,一道道的狰狞剑气,仿佛凭空出现,逐一的自剑气漩涡之中衍生出来,带着刺耳的破空呼啸之声,爆射而出。 滚滚死寂黑气之中,无数狰狞延伸的黑色触手,仿佛地狱幽魂嘶啸的凄厉吼声,全都被剑气漩涡之中,突然涌现出来的凌厉剑气,生生的绞成了碎片,重新化为一道道的黑色气流,被剑气带动,流转起来。 “算你狠!” 漫天翻滚的死寂黑气之中传来一声厉喝,大威冥王当机立断,瞬息之间,无尽黑气一分为二,仿佛遇到了什么惧怕的东西,另一团黑气快速遁出数百丈外,就算如此还是不够,伴随着萧晨剑势转动,剑气漩涡越转越快,那股惊天动地的庞大吸力,仍然让大威冥王感到心悸,不得不再次后退,但即便如此,还是有无数黑色触手被吸入剑气漩涡之中,生生的绞成碎片,化作一道道的黑色气流,被剑气带动着流转起来,说不出的诡异。 “其实,我还能更狠!” 冷然开口,萧晨身上乍现神魔本源,诡异魔气森森,竟然以上古战剑为媒介,生生将无尽死寂黑气吞噬,紧接着剑域转动,星光汇聚,注入战剑之中,一道更胜先前的冷厉剑芒呼啸冲天而起。 “这..........怎么可能?!” 大威冥王见状,满脸尽是惊恐神色,他满是不敢置信的惊叫出声:“你.........你居然胆敢强行吸收无上祖君陨落后产生的怨煞黑气!” “杀!” 回应他的,是萧晨口中的一声冷喝,随即,上古战剑锋芒所向,凌厉无匹的剑气呼啸破空,径直斩在了大威冥王的身上,在他身上劈斩出一道深可见骨的恐怖伤口,剑劲爆发,直接将他掀飞了出去。 “隆隆隆..........” 再也承受不住,但闻一阵巨响,烟尘弥漫,死亡天宫被撞碎一大片,不过很快破碎的宫殿又重组了起来,这里有神秘的力量可助殿宇复原。 “居然没死,看来,是我小瞧了你。” 萧晨迈步跟进,强大的神识不再掩饰,全面爆发而出,席卷四方。他很清楚,这死亡天宫,已经被江晨封锁,这代表着,他可以肆无忌惮的全力出手。 “怎么可能?!” 身负重创,大威冥王那精致的脸蛋,满是惊骇,出尘的气质荡然无存,再不复先前的自负与高傲:“你的修为,根本不是君王!” “噗嗤!” 剑光过处,血光飞起,大威冥王虽然已经极力抵挡,但终究还是没能挡住,身上再次多出了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 “自以为是,我什么时候说过我是君王了。” 萧晨冷笑着,口中一声轻嗤:“一切都只不过是你的妄测,迷信那所谓的末日预言,熟不知,这不过只是他人布下的局,而你,不过只是棋盘上一枚小小的棋子而已。” “你说这一切都是布局,而我只是一枚棋子?荒缪,可笑!” 闻言,大威冥王不由得为之大怒:“我承认,你的实力确实很强,但你也不该如此羞辱于我!”大怒之后,他整个人好似疯了一般,口中呼喝道:“我知道了,你不过是想从我这里得到完整的末日预言,妄想,我就算是死,也不会告诉你,我.........要拉着你一起陪葬..........” 疯狂的人,疯狂的语,疯狂点燃生命之火,瑞西奥欲要做出今生最狠的一搏,不惜一切代价: “燃命火,祭祖魂,给我........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