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0集:神秘骨 - 史上最牛轮回

第1420集:神秘骨

久远之前,两界之战,九州打败,作为胜者一方,异界底蕴强大,自是不容置疑。诸神中也确实有惊才绝艳之辈,昔日有人以另类的秘法走石人路,不断收集魔城遗迹以及石尸,险些迈出最后一步。 这对萧晨触动很大,他将所得秘法大概浏览了一遍,虽然只是假想中的修炼大道,有很多不足与漏洞,但是却给他无限启迪。 目前,他正处在需要做出选择的十字路口上,看了这篇秘法后顿时有了新的想法。也许,石人路以及无上祖神路,并不是仅有的两条道路,这一点,从江晨给他的传承之中,他已经有所法诀,此刻,从石尸与魔城遗迹入手,更是让他对前路有了期待。 “走吧,继续向前。” 江晨开口,说罢,他自顾向前,对于他来说,这样一座残破的魔城,虽有些价值,但还不足以让他心动。 自真灵觉醒,他这半魂入主原身,才知道,自己究竟有多么浑厚的积累,十二万九千六百主世界,四亿八千万恒沙世界,虽然,只有少数进阶为寰宇世界,但相互组合,诞生出来的诸神世界,磅礴浩瀚,恢宏世界之力,足可冠绝诸天万界。相比之下,一座残破的魔城,实在不足为道。 随着两人不断深入,死亡世界的诸多隐秘,开始展现在他们的眼前,一座又一座的君王城池,分布在大地上,掌握着死亡权柄。 萧晨如今已是祖神强者,江晨更是半步道主,自然不会与这些才不过相当于半祖的君王为难,不过,两人前行间,却也了解到,就在不久之前,有一具邪尸闯入死亡世界,疯狂挑战死界君王,还将其中一个君王打了个半死。 这倒是个有趣的消息。 江晨和萧晨花了些许时间调查,终于了解到,那个险些被邪尸灭杀的君王。手中似乎掌握着一角残破的甲骨图。 邪尸抢走了甲骨图。 这让萧晨感到很是吃惊,他不知道,那甲骨图到底有着怎样的秘密?被君王秘密掌握在手里,必然有其不凡之处。而如今,居然连一个祖神级别的邪尸都如此看重,就更加的不一般了。况且,那还仅仅只是残破的一角而已。很难想象,完整的甲骨图到底会指引向何方?会揭开怎样的隐秘? 江晨如今只是半魂入体,记忆不全,对于这方天地间的奥妙也是一知半解,于是便也有心想要一探其中关窍。 两人一路向前,穿过诸多君王城池,来到了一片更加浩瀚广阔的地域,这里出现的火种生物越发强大了,而且,有时候还经常会出现一些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强横生物,如果没有超过半祖境界的实力,根本无法通这些危险的地域。 “什么声音?” 萧晨似是感应到了什么,心中警兆一起,连忙停了下来。 江晨也似有所感应,口中淡然道:“一点小麻烦而已,对于半祖或许有些威胁,但对你我师徒二人,不足为惧。” 偌大一片死亡平原,一望无垠。前方传来阵阵声响,声音虽然不大,但是却蕴含着一股摧枯拉朽般的力量。 遥远的前方,似有什么无比可怕的东西正在移动,放眼看去,只见大片大片的灰色雾气,如同浪潮一般,汹涌而至。 “轰!” 血色平原上,仅有的三座大山顷刻间灰飞烟灭。 “那是什么?” 萧晨眼中满是惊诧,一双眼,紧盯着那铺天盖地一般席卷而来的灰色雾气,眼中满是惊诧之意。 “沙沙...........” 像是风吹起沙粒的声音,看似微弱,却又清晰无比的传了出来,明明很轻柔,但那种力量绝对无以伦比,似乎可以毁灭一切。 “有点意思。” 江晨也饶有兴趣的看着这一幕。 灰色的雾气像是潮水一般自地平线上汹涌而来,声音依然很微弱,像是落叶纷飞的声音,沙沙作响,非常的轻柔,看不出一点狂暴的样子,但内中却蕴含着一股可怕的死亡力量,半祖都难以抗衡。 但也仅止于此罢了,无论是江晨,还是萧晨,这师徒二人的修为之高,远非半祖可以比拟,这灰色雾气虽然厉害,却还威胁不到他们。 “走,进去看看。” 江晨说话间,径直踏步向前,萧晨紧跟在后面,脸上有些跃跃欲试的表情,毕竟,先前跟随江晨铲平魔城、诛杀异界石人,他可是得到不少好处的。 灰色雾气区域十分广大,饶是江晨和萧晨二人,一时之间,也走不到中心地带,就在二人前行间,突然: “呼!” 伴随着一道破空声响,一股强大力量自后方传来,猛然向着江晨、萧晨师徒二人的后背重击而来。 “嗯?” 察觉到有人偷袭,萧晨顿时为之一怒,转身一瞬,恐怖力量爆发,直接将偷袭者的重击挡下。 “什么人?!” 怒喝声中,萧晨一展祖神能为,恐怖威压,席卷四方,连周遭汇聚的灰色雾气都被生生冲散,一股庞大无比的力量,顿时将偷袭者生生震飞了出去。 “该死!” 如同高高在上的神灵审判,萧晨脚下一步踏出,二十四柄寒光四射的战剑呼啸破空而出,森然剑阵,遮天蔽日,直接就将那名偷袭者包围在内,一时间,“铿锵”之音不绝于耳,尽是冷冽杀机。 “哈!” 看清偷袭者的模样,饶是江晨也不禁为之一声轻笑,无他,只因这位偷袭者混得实在太惨了,浑身上下破破烂烂,骨体几乎没有完好的部位了,几乎每根骨头上都坑坑洼洼,被腐蚀的不成样子了。 君王,这是一位死界君王,堪比半祖的强者,放眼诸天,修为都不能说差了,多少算得上是一位高手,可惜,这位混得实在是太过凄惨。 “停!住手!同是天涯沦落人,何必刀兵相向?” 破烂的白骨骷髅传出如此精神波动,他想要求饶,没办法,本以为遇见了软柿子,谁曾想转眼间,对方竟然成了大老虎,反将自己陷入了极度危险的死境。 “方才你想袭杀我们,现在你说就停?先拆了你再说。” 丝毫没有停手的打算,萧晨心念一动,二十四柄战剑呼啸盘旋在天,顷刻之间,布置成二十四诸天剑阵,彻底将那君王困在其中。刹那间,剑气冲霄,璀璨夺目的剑芒犹如神虹一般交织在一起,格外的绚烂夺目。 “当!当!当.........” 出乎意料,以上古战剑之锋锐,一时之间,竟然也不过将这名君王的下半身分解了而已这名君王的手中抓着一枚骨片,竟是靠着这件东西护住了上半身。 “那是什么,居然没有碎裂?” 这让萧晨大感惊讶,虽然,他并未动用真力,但二十四诸天剑阵非同小可,如今竟被挡住锋芒,让他十分好奇:“就算是祖神的骨头也没有这么硬吧?”狐疑念头生起的同时,他随手发力,催动二十四诸天剑阵,霎时,阵法运转,一柄柄上古战剑纷纷暴起剑意冲霄,锋芒更加锐利了。 “哧!哧!哧.........” 剑芒冲天,一道道神虹绚烂夺目,发出璀璨的光华,将这名君王彻底淹没在了里面,这一刻,他等若在承受二十四为半祖进攻,再也难以抵挡。 “轰隆!” 一声巨响,元气溃散,君王骨体彻底崩溃,只剩下一颗头骨与一枚骨片,静静漂浮在灰色雾气之中。 “啊!” 离开骨片的刹那,剩下头骨的君王顿时惨叫了起来,头骨内的火种似乎受到了灰雾的侵蚀。他飞快冲到了骨片的近前,如此才又稳定下来。而且,在第一时间选择了远遁,光虹包裹着骨片像是一颗流星一般远去。 “天真,都到了现在这种程度,你以为你还能逃得掉吗?” 萧晨一阵冷笑,足下一步踏出,二十四战剑当即化作二十四道长虹,贯破虚空,眨眼之间,就追到了那君王头骨上方,巍然剑阵,镇压而下,再度困锁了君王头骨。 自他和师父江晨探索灰色雾区,已经有些时间了,如今,好不容易在灰雾中发现一个人,怎么可能会让他逃走呢? “你是自己说,还是等我们逼供?” 江晨淡然开口,言语之间,却自有一股可怕的威严,让人感受到了源自死亡的威胁,不敢抗拒。 “说什么?你们究竟想知道什么?” 君王头骨中的火种明暗不定,双目中冥火森森,怨毒的光芒一闪而没。 “这片灰雾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在这里感受到了超越祖神的气息?” 这是萧晨迫切想知道的,他想要知道,这里有没有什么值得他一探究竟的地方,如果没有好处的话,再探下去,又有什么意思? “没有人知道这片灰雾究竟是什么,除却超越君王的存在外,任何人被它吞没都唯有死路一条。” “难道就没有人能够推测出一二?很显然你没说实话。” 萧晨有些不满的质问道,说话间,他直接伸手将那枚骨片强抢了过来。 “啊!” 离开骨片后,骷髅君王当场惨叫了起来,再次被灰雾侵袭。这样的场面,说出去绝对吓死人,连堪比半祖的君王都无法抵抗灰雾,在这里弱小的如蝼蚁一般。 “这是什么鬼东西?” 萧晨看着手中的骨片,江晨也探出了神念,不过根本没有看出骨片的来历。 骨片通体雪白,温润如玉,虽然没有光华流转,但是能够感觉出上面蕴含着一股特殊的力量。正是它的原因,让眼前这名君王在灰雾中生存了下来。 “还给我!” 君王竭斯底里的叫喊着,看得出来,此时此刻,他正承受着莫大的痛苦。 “这枚骨片是怎么回事?” 江晨带着几分玩味出声问道。 “那是我炼化的至宝,可以抵挡灰雾侵蚀,你们修为深不可测,何必强抢我的骨片呢?快换给我!” “撒谎!” 江晨语气陡然一冷:“凭你这点能为,绝对无法炼化出这枚骨片。” “咦?” 萧晨忽地惊疑开口:“这骨片的另一面上,有图!” 骨片不过巴掌大小,一面平滑如镜,另一面上则刻着一些难以理解的图案。 “这似乎是地图,该不会是.........” 似是想起了什么,萧晨忽地惊起出声:“神秘邪尸正在寻找的骨途?!” “趣味!” 江晨残缺的记忆中,似有关于骨图的记载,只是残破不堪,但却也足以让他知道,这骨图关系重大,非同小可,当即脸色一沉,看向骷髅君王:“我劝你最好识相点,要是不想死的话,就赶紧说实话,否则本座可要强行动手了!” 以他的能为,强行读取骷髅君王的记忆并不算困难,只是,难免不会出现差错。 “我说,我说!” 只剩下头骨的骷髅君王彻底败下阵来,不敢再隐瞒,开始有问必答。 令人震惊的是,这个骷髅君王已经被困在灰雾上千年了,如果不是这枚甲骨图的神秘力量保护,他早已灰飞烟灭多年了。千年的封困让他经是强弩之末,纵然有骨片护佑,也快支撑不住了。 灰色的雾气是死亡世界最危险的物质之一,蕴含着“世界力”,只要被吞没进来,就算是飞天遁地都无法摆脱,像是被封困在了盒子里面一般,会被活活的炼化。 根据某些君王的猜测,这片灰色雾气,如果不是死界开辟时残留的毁灭性阴雾,就是祖神陨落后留下的无意识的阴魂。除却超越君王的存在外,任何人进入其中,都难逃形神俱灭的下场。说到这枚骨片,这名君王也所知有限,只知道这是让超越君王的存在都为之心动的宝图,如果集全散落在各的的骨片会指引出一个神秘之地。至于神秘之地到底有什么,除了超越君王的存在外,纵然是君王也不知道。 “废话!” 江晨一声冷哼,翻手间,一股可怕的力量依然侵入了骷髅君王的深处,确认他没有说谎之后,直接将之度化,然后扔进了诸神世界,任其自由修行,而后挥手招呼萧晨道:“走吧,咱们继续向前,深入一探,这里或许隐藏着一些有趣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