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4集:半魂入身,惊起风云 - 史上最牛轮回

第1414集:半魂入身,惊起风云

无尽轮回,岁月悠悠,梦中浮生,尽归前程。 浩荡大势,天地衍变,一劫生,一劫灭,是轮回在交替,文明在毁灭与再生之中,随着命运的车轮,辗转向前。 古老的死城,禁忌的所在,天地交战,玄黄泣血,凝做一方石台,石台之上,一道不世身影,正自静坐,已不知过了多少年月。 “呼........” 蓦然,一声吐息,沉得似地底幽鸣,平复了惊涛骇浪,亦抹去一切山河颜色,只剩一双灼灼的眼,漠视着眼前一切。 “诸天界海,唯一真界,永恒之路,无限轮回,究竟是真实还是虚幻?不重要了,过去的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现在的一切,都将由我亲自来掌控!” 缓缓地站起身来,顿时,一股无形无质的庞大威压充斥了整个死城,历经十数年的沉眠入定,江晨终于苏醒过来了,不世的王者,即将再度踏足红尘。 “鸿蒙,林蒙,我已回归,秦羽我徒,已然前往洪荒天界,联系石尸、石昊他们,做好准备,跨界之争,种族之战,即将开启了!” 江晨挥手之间,两道流光自诸神世界之中飞纵而出,跨越时空极限,消失在了天际尽头,随即,他的目光又自透入双重神城之中:“圣女,我的徒儿,你是否已经成功蜕变了……留给我们的时间,可是真的不多了啊……” 一步一步,如同毫无修为的普通凡人,江晨缓缓地向着死城之外走去。 死城周围荒凉,人迹罕至,巨大的城门紧紧关锁,纵然有阳光洒落而下,但是到了死城上方却化成了一片阴影,那里阴气弥漫。 不过洪荒古村外却有些人类活动的痕迹,江晨大步向前走去,那里竟然有多的纸灰,似乎经常有人来此凭吊烧纸。 荒凉沉寂的洪荒古村,这里成为了一片不祥之地。 远处,古林间火光跳动,又有人来此祭莫,江晨一眼看去,却见到了一个徒弟萧晨的熟人三头黄金狮子王! 动乱大劫的幸存强者,如今已经成长为一个魁伟的青年。满头金发光华流转,如阳光般炽烈耀眼,英姿勃发。正是风华正茂时,高大的躯体充满了恐怖的力量,江晨只远远的一眼看去,便可清晰地知道他已经修成了无上战体。 三头黄金狮子王,强大的神兽之族,其左眼代表回。右眼代表毁灭,可谓禁忌神则。现如今两眼都是睁开的。未像过去那般紧紧闭合,可想而知已经完全掌握了轮回与毁灭的力量,可自如控制。 不过,其额头正中央的那只竖眼却依然紧紧闭合,那是最恐怖的力量,至今没有人知道有多么的强大与可怕 “可惜可叹,诸神尽莽于此,天下再无盖世高手。” 黄金狮子王气势迫人,独自面对死城,似乎心有感嘅,叹道:“世上谁人能不死?任你风华绝代,艳冠天下,到头也是红粉骷髅;任你一代天骄,坐拥万里江山,到头来也终将化成一黄土。” “真是一头可爱的小狮子,让我想起了辛巴。” 闻言,江晨不由得为之一声轻笑:“毛还没有长齐全,就开始感叹人生了,只可惜,有些狂妄自大,若是能够收敛些心性,倒也不失为一个上好的材料。” “什么人?!” 江晨的说话声音并不大,但是,因为未曾遮掩的缘故,即便是距离颇为遥远,黄金狮子王还是清楚地听在了耳中,他冷冷的向着江晨这个方向看来,随即大步踏上前来。 “阁下真是好大的口气!” 一声冷喝,不由分说,黄金狮子王抬手一指向前点来,一道金色的光束,像是一条长虹般绚丽耀眼。 江晨脚不移、身不动,金色光束破空来袭,却如入无物,径直穿过了他的身体,落在了一棵大树之上,瞬间,木体迸爆,化作烟尘消散。 “嗯?!” 黄金狮子王强势而又自信,即便眼前的景象让他感到十分的诡异,但还是毫不畏惧的踏步上前,一步十丈,刹那之间便就来到了江晨的近前,举拳就轰,黄金神光璀璨无比。 然而,就在整个时候,让人惊异的事情发生了,黄金狮子王刚猛无比的霸道一拳,击在江晨的身上,径直穿透过去,便如同击在了一片虚无之上,霸道拳劲,足可开山裂石,却无法给江晨带来半点伤害。 “嗯?” 同样是一声沉吟,却与黄金狮子王满含战意不同,江晨的话语之中,带着一丝说不出的轻松的玩味儿:“有些潜力,可惜,潜力终究只是潜力,想要完全化为战力,还需要足够的时间与磨砺。” “是吗?” 黄金狮子王不可置否的开口出声,脚下一步迈出,已经在十丈开外,口中森然出声道:“我送你去轮回。”说话间,他的左眼射出一道乌光,天地间竟然伴随起圣歌与祭祀音,恐怖无比,但是乌光虽然自江晨的身体中穿过,在远处打开了轮回门,但却根本没有奈何江晨分毫。 “这........怎么可能?!” 黄金狮子王似乎大感意外,凝视片刻之后,方才带着难以言状的惊诧出声道:“你到底是人是鬼?!” “哈!” 江晨一声轻笑,随即抬手之间,屈指一弹,将一道精气打入黄金狮子王的体内:“嚣张又自信的小狮子,本座的身份,不是现在的你有资格探究的,努力去修炼吧,等你炼化了这道精气,进窥祖神境界的时候,方才有资格站在本座的面前。” 闻言,黄金狮子王脸上的神色几经变化,他紧紧的盯着江晨看了又看,可惜,他明明看清楚了江晨的面容,但转眼过后,却偏偏一丁点儿也记不起来,但他感应到体内澎湃的精气,当下便是一声冷哼,随即大步离去,口中豪言道:“不关你是什么人,你等着,总有一天,整片大地都将在我的脚下颤票,我将横扫天下诸王,成为大地之主。” 目送着嚣张又自傲的小狮子远去,江晨的脸上不由得为之浮现出了一抹淡然的笑意:“九州新生,新一代需要有新的高手诞生,这个时候,不论亲疏,只要有足够的资质,都要加以培养,未来的九州,九州的未来,都将寄托在他们的身上……” 一声叹息,江晨踏步向着十几里外的黄河走去。走出树林却发现,通往村外的道路被不少军兵封锁了,他们腰间挂着战刀,周身铁甲皆刻有咒符,看样子他们驻扎这里长时间了,似在看守着不祥的死城。 这些人正在议论: “刚才离去那主你们知道是谁吗?号称打遍西域无敌手的黄金狮子王,据说目前没有几人可以作为他的对手。” “无敌?肯定不是它。睚眦、狻、三大龙子威震南疆,无人敢撄其锋。他们当中才最有可能出现一个无敌者。” “我觉得最可怕的是猥琐王金三亿,作为他的敌人最是悲哀。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小人报仇一天到晚,猥琐王不分十年与一天,不把对手折磨崩溃誓不罢休。”对此,这些兵将似乎深有同感,觉得身体有些发冷。 “没有真正对决难说孰弱孰强。”一个老兵抓着酒葫芦喝了一大口,道:“当年死的强者太多了,尤其是这里……”他又猛灌了一口酒,指着前方的死城,道:“你们是否还记得那个萧姓青年,如果他还活着,恐怕在他们那辈中没有人是其敌手,还有他的那个师父,比之传说中的祖神还要可怕........” 往事如歌,辉煌的过去,仿佛就在昨天,但终究一去不复返,江晨踏着缓缓的脚步,前行十几里,来到黄河边,奔腾的大河,黄水滔滔,犹如巨龙在咆哮。 “大战将至,现在这样的状态可不行,我的好徒儿,就让为师来助你一臂之力吧!” 江晨开合双目,流露而出的如水神茫,贯穿了滔滔黄河水流,随之,他一步踏出,整个人随着水波东流,直入东海汪洋深处。 同一时间,瀚海中多修者都感应到了一股极其强大的能量波动,众人全都向着同一个地域汇聚而去。 最近,东海是一个是非之地,经常有强者大战。其中,有逆龙王在此邀战九州强者多日,引来了天下不少高手。 踏波而行,江晨目光流转,很快便就发现了龙岛,但是那里似乎充盈着一个强绝的力量,阻止外人靠近,多年来竟然没有龙族出岛。岛内迷迷蒙蒙,看不清景物,只是偶见间会听到惊天动地的咆哮声。没有人会轻视这个岛屿,当有朝一日龙族真正出现,天下势力格局将被彻底改写。 穿过龙岛,江晨继续向着大海深处进发。途中不少高手在御空前进,众人都感觉到了一股恐怖的能量波动。 当江晨赶到的时候,目光所及,立时便就发现,前方的海面上早已满是人影,海外本来就多强大的修者,近来由于风云际会,自然让这片地域有着更多的强者出没。 江晨看到了小倔龙,也看到了九头神蛇,他们在对峙,不过并没有动手。他们的目光不时飘向海面。而聚集来的众多强者也不是因两大强者将要开始的战斗吸引而来,所有人的目光都在凝视着这片海面,恐怖的波动就是从这里浩荡而出的。 凭着以往的修炼经验,很多人都以为此地将要有什么稀世灵宝出世了。 江晨一步一步,缓缓踏上前来,脸上带着一抹淡淡然的笑意,当初他之所以拜托鸿蒙、林蒙他们守护徒弟萧晨的石像,便是为了今日。 “轰!” 就在这个时候,大海起怒波,剧烈汹涌起来,卷起滔天大浪。而后,让人震惊的事情发生了,碧海中一座巨大的石像缓缓浮现出海面。竟然如山岳一般耸立在海中央。 不可思议的场景。大海翻涌,海浪滔天,能量波动震动,竟然自海中升起一座巨山般的石像,其上,有二十四把巨大的石剑,古朴至拙,每一把巨剑都洞穿了石像身。将之牢牢的定在那里。 “这……怎么可能?这是那个人的石像,天啊!真是难以想象,传闻竟然是真的,那件事情........真的存在?!” 一眼看去,但凡认得出的人都忍不住的为之齐齐倒吸一口冷气,当年,萧晨二十四剑穿身挡祖神,几乎无人知晓那件事,但是,他的模样却还是有很多人能够一眼就认出的。 “萧晨!” 如同禁忌一般的名字,虽然,已经销声匿迹多年,但是,依然有着难以想象的恐怖威慑之力。 如山岳般的巨像栩栩如生,仿似有惊天杀意透发而出,不少人心生寒意。 在场之人当中,足足有半数修者都知道萧晨的过去,有些人的师门更是直接与之打过交道,回想往昔的一切,那个横扫天下,血杀千里的凶煞人物仿佛还在心间徘徊,看着这石像不可避免让一些人颤票。 大海上空,密密麻麻,到处都是人影,各方修者汇聚到此,密切关注着这一切。 “铿锵!” 一声高昂剑鸣之音震动天地,金精气息铺天盖地,同时杀伐之气怒卷云霄,腾空而上,更引海中怒波翻腾。 在这一刻,所有人都心中都一跳,如此剑鸣之音预示着有重宝将要出世,必然是绝世神剑。重宝还未出现,但凌厉的剑意已经透发而出,震动整片天空。 这绝对是稀世灵宝,在场每一个人都感觉到了。如此宝物岂能旁落他人手中?这几乎是所有人的想法,多人向前冲去,想要等待灵宝显现,抢得先机。 灵宝当前,但凡强大的修者都知道其价值,皆想据为己有。现场顿时一片混乱,大有大打出手,血流成河的趋势。 然而,出乎所有人的预料,剑鸣响声过后,天地间又安静了下来。灵宝似乎隐去了灵性,再无半点出世的迹象。躁动的人群也因此渐渐平静了下来,所有人面面相觑,不知道为何会如此? “怎么会这样,难道说,那些灵宝隐藏在石像之中,砸开它!” 有些沉不住气的人已经开始叫喊,他们当即就要冲上前去,而那些强大的修者则默不作声,静静观望。 “我看谁敢?” 就在此时,忽见一道黑衣青年身影,呼啸拔空而起,瞬息之间,便就出现在巨大石像身前,冷俊双眸,冷厉目光,睥睨八方:“谁敢损坏石像半分,我逆龙王必取他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