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4集:永生之门 - 史上最牛轮回

第1404集:永生之门

为寻永生之门,追寻超脱之路,江晨一路向前,不断深入仙王战场,伴随着他的脚步,周围的环境越发恶劣,到了最后,江晨的面前彻底成了一片混芒,四方上下皆不见,到处都是可怕的罡风,可以撕裂天君,粉碎神物,一道道混乱的法则纠缠在一起,甚至还有许多仙王残留下来的凶恶念头,裹挟在一团团漆黑的魔风深处,呼啸不绝。 仙王战场存在的时间太长了,不知道有多少个纪元,无数个纪元来,都有仙王级别的强者在此地大战,更有不少仙王在其中陨落,残留下血骨,杀念,恶灵,可以说此地绝对是诸天之内的最为险恶的存在。 如今,江晨已经彻底进入了仙王战场深处,此地人迹罕至,除了仙王,根本不会有人到来,如今迎来了江晨。 “吼!” 走了几步,一声惨烈的嘶吼声忽然响起,紧接着,江晨就看到一尊漆黑如墨的身影从远处的法则洪流中杀了出来,这是一尊模糊的身影,周身笼罩在一团团漆黑的雾气当中,没有实质的形体,但是却散发出令人心悸的气息,一股股可怕的凶残意念潮水一般向着他汹涌而来。 凶魂,残念,决杀随即而至! 只见一只通体漆黑、布满了鳞甲的大手足有千万丈方圆,当空就镇压下来,这一只大手,指甲如刀剑一般锋利,随意一击都可以抓死天君高手,呼啸的罡风发出刺耳的轰鸣声,划出一道道恐怖的气流,令人惊悚。 “好家伙,居然是一缕仙王残念!” 江晨心中一声冷哼,仙王毕竟是仙王,哪怕只是一缕残念,实力之强,也远在乾坤之主之上,几乎可以相当于十七八个纪元修为的天君,可以说,这几乎已经是仙王之下最强横的存在了。而且,这一尊黑影随手一击杀中,带着仙王的意志和法则,几乎可以把他的实力发挥到百分之两百。 毫无疑问,这是一尊堪比仙王的存在。 江晨自恢复巅峰状态之后,也是第一次遇到这样厉害的存在,这让他对仙王战场的凶险有了更进一步的认识。不过,他也没什么好怕的,毕竟,他自己的实力比起这一尊黑影来,还要更加强大。 “来得好,正好可以一试此界仙王的深浅。” 口中一声长啸,江晨缓缓抬手,顿时,白青黑红黄,五道光虹冲天而起,当空盘成一个偌大漩涡,气象恢宏,遮天蔽日。 “逆阴阳,转五行,磨世轮盘!” 阴阳逆转,先天五行催到极致,竟然凝虚为实,五色漩涡化成了一个巨大的五行轮盘,绝世禁器,方甫现世,便有无穷威压溢散,足可镇压九天。无尽的混芒罡风,法则乱流,都在瞬息之间停顿下来。 “昂!” 就天龙吟,至宝神威,一条条阴阳五行之气,宛若苍龙一般咆哮飞出,瞬间之间就把那一尊黑影给锁了起来,至于那一尊漆黑的大手,落在磨世盘上,五行神光只微微一阵流动,就把其中的恐怖力量生生给磨灭了。 “镇压!” 冷哼一声,江晨一道雄浑的法力打入磨世盘中,顿时整个磨世盘光芒无量,“轰”的一声就把那黑影给覆盖起来。 “咔嚓咔嚓.........” 磨世盘深处,无数的禁制爆发,那黑影在其中咆哮连连,却是根本冲不出来,很快就被磨灭成了一团气流,这气流极为精纯,有无数的法则碎片,精气本源残留下来,然后被磨世盘吸收了。 “呼!” 磨世盘轻轻一颤,江晨立时便就察觉到,这件无上禁器的威能,有了些许增长,虽然,只是零星半点,却也着实难得。 “很好,果然,越往深处,收获越多!” 掌托磨世盘,江晨继续向前深入,一路上见识到了种种诡异莫测的存在,时而有仙王残躯浮现,在一股怨灵的支撑下,打出盖世杀伐手段,对他进行惨烈的攻击,他自是无惧,磨世盘威能初展,势可吞没一切,磨灭仙王残躯。 时而又有战场中的无上傀儡,身坚如神铁,不知疲倦,不知疼痛,如同一尊杀戮机器一般疯狂进攻,江晨亦无惧,岁月轮巍然现世,一剑斩断十方,破灭乾坤万古,横推一切,浩瀚的剑气粉碎了那傀儡的躯壳。 一场场恐怖的战斗,不断在仙王战场深处发生,江晨如同一尊无敌的古神,一路横推进去,没有任何存在能够阻挡他的脚步,距离永生之门也是越来越近。 渐渐的,江晨感应到了一尊可怕的存在,至高无上,横扫无敌,亘古不灭,种种玄奥的气息渗透过来,带给江晨一种极为熟悉的感觉。 “永生之门!” 心中一动,江晨立时便就明白过来,自己现在所感应到的正是永生之门,此方世界最无敌的存在。 也只有永生之门,才会有这么可怕的气息,就算以江晨现在混元境大成的修为,都感到深深的压抑,灵魂都隐隐作痛,这等可怕的威压,完全超越了混元境的仙王,是另一个层次的存在。 江晨心中暗自震惊着,毫无疑问,这永生之门的力量之强大,无法想象,绝对是位处混元境之上的可怕存在。 虽然永生之门本质上是一尊神器法宝,但是他的实力却令人敬畏,此宝的品级,超乎寻常,按照太元的推测,这永生之门,一定是无上至宝的级别的存在,比他陷身轮回之后重铸的造化神舟、磨世盘和岁月轮还要高上一筹。 一步步前行,到了现在,江晨已经进入了仙王战场的最深处,茫茫永生之气无穷无尽,浓郁如海,所有的仙王大战的痕迹都彻底消失了,仙王之间的战斗是绝对不会来到这里的,每一个仙王都非常清楚,在这个地方大战,若是惊动了永生之门,微微一个晃动都是粉身碎骨的下场,所以周围只是一片混芒的永生之气海洋,除此之外,空无一物。 即便以江晨的实力,在这一方区域内,也不能够飞行了,只能一步步行走,不断对抗永生之门的威压,这是一种可怕的磨练,其中更蕴含着深沉的危机,一个不好就要被永生之门的气息震伤,所以江晨半点不敢大意。 就这样,江晨不断前行,忘却了时光日月,在这混芒的世界当中,几乎已经没有了时间的概念,陷入了一种玄之又玄的状态当中,仿佛是在悟道,又恍惚是在印证着什么。 也不知过了多久,江晨只觉得眼前轰然,他目光望去,就看到自己面前出现在了一尊可怕的存在,这是一座高大不知多少量的门户,至尊无上,亘古长存,仿佛已经在此地存在了无穷的岁月,无数个纪元,而且还将一直存在下去,无始无终,通体散发出来的气息苍凉古老,令人心颤。 江晨在看到这门户的第一眼,就被深深地吸引了,这尊门户本身的形体,就是世间第一观想之物,蕴含无上玄妙道韵,深奥无穷。 混沌,阴阳,太极,两仪,四象,五行,种种天地大道的气息茫茫无量,江晨盘坐在永生之门前,眼眸空洞,幽深,似乎有无量星河在其中流动,忽而又显现出世界生灭,混沌虚无的至理,其中变化之复杂,令人难以想象。 几乎就在这一刹那间,江晨陷入了一片空灵当中,心头一尘不染,净如琉璃,印照时空山河,人心红尘,一切种种似有似无,若有若无,清清袅袅,只有一声声玄妙到极点的道音传入心田,不断被他参悟吸收。 诸天万界之中,红尘滚滚,征战厮杀,恩怨情仇,不断演化,花开花落,眨眼就不知道多少岁月过去,无数的天骄脱颖而出,又有大量的天才黯然陨落,显现出了世间苍茫繁复的命运。 而在那永生之门前,仍然是一片死寂,只有这一尊不世身影,面门而坐,周身隐约之间,映照无边华光,华光之中,可以看见,无数的世界开辟,阴阳化生,五行流转,亦或者乾坤崩灭,万物泯灭。 这是诸天宇内最为神秘的大道,触动江晨的心灵,让他几乎彻底觉醒,无尽轮回至深处,有一点灵光乍现,若浮若沉,令得江晨的气息越发空明,整个人变得恍恍惚惚,似在非在,看上去存在原地,却没有丝毫气息,仿佛超脱此界,这是一种惊人的蜕变。 经过漫长岁月的参悟,印证永生之门散发出的道韵气机,江晨终于开始觉醒真灵,距离超脱无限轮回的禁锢又进了一步。 他的道行越发高深,心念一动,诸天之内,一切种种,无不了然于心,举手投足之间,都可以颠倒时空日月,这是真正的大神通之道。 他心中暗自感慨,这无限轮回,果然不愧是至强大道,修行者一旦陷入其中,不能觉醒,就得永堕轮回,此次若非他在永生之门前静坐漫长岁月,以永生之门的道韵气机来印证自身之道,想要开启觉醒之门,当真是难上加难。 不过,大危险之中有大收获,此番他叩开觉醒之门,未来,觉醒真灵之后,他的修为必会暴涨,达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峰。 脸上浮现出一丝满意笑容,江晨这才长身而起,目光蒙蒙地看着面前的永生之门。 此时的永生之门在他眼里,气势越发旷野,似乎其中酝酿着最为恐怖的神能,就要爆发出来了。 “侥幸,侥幸,竟然是到了纪元之末,看来此次闭关的时间当真不短了,若是天地大破灭真的到来,我还不曾醒来,那恐怕要被这永生之门直接镇压成齑粉了。” 江晨心中暗道一声侥幸,也是他的运气到了,在这最关键的时刻,终于推开了觉醒之门,清醒过来。 不过,即便如此,他也不敢大意,虽然扣开了觉醒之门,但并不代表他已经觉醒,此时此刻的他,还没有足够的力量抗衡永生之门,所以,他十分果断的选择后退,一步跨出,便就横渡无垠的仙王战场,出现在了界上界中。 以往对他还有些麻烦的仙王战场,此时已经完全不算什么了,叩开觉醒之门后,此时,江晨的修为高深到什么程度,连他自己都不太清楚了,总之是比以往强大了太多,现在的他可以轻松击败没有突破之前的自己,没有丝毫勉强,随手就能够做到,由此可以想象他此次闭关的收获是多么巨大了。 而此时的界上界,却是无比的荒凉,往日里的热闹都消失无踪,一片死寂,仿佛这一方广阔的世界城了一片绝域,显得怪异无比。 “这...........是怎么回事?” 一声惊疑,江晨连忙散发元神,捕捉天地变化,开始演算天机,很快,他脸上的脸色就微微有些变化,紧接着,他又是一部踏出,离开了界上界。 这界上界,此时并不安全,每一次天地大破灭,永生之门都要出来喷吐神物,演化新纪元,而这界上界便是依靠永生之门的力量才形成的,永生之门一动,这一方世界就要彻底毁灭,所以,江晨现在也没有在界上界中停留的意思。 他出了界上界,顿时就出现在茫茫虚空深处,眼光如日月,横扫诸天万界,一切秘密都落在了他的眼里,此时最为显眼的就是虚空深处,两个无比巨大的光球,这两个光球,每一个都是一方浩瀚的世界,就这么悬挂在虚空深处。 这两个光球世界之下,就是浩瀚无边的天界,然后是天界之下诸天万界。 “有意思!” 江晨先是朝着左边的那个光球看去,立时便就看到那光球深处,气息和顺,无数强横的气势在其中酝酿着,其中有一尊的气息最为强大,足足有十九个纪元巅峰的层次,只差一步便是仙王,这人不是别人,正是他的徒弟:方寒! 而另一方的光球之内,气息就有些驳杂,没有那么纯正,其中也有一尊强横存在,散发出诡异邪恶的气息,和方寒的修为相差仿佛,也有十九个纪元的层次,这人正是方寒的死对头:华天都! 命运之轮,已经转动,显然,这注定了宿命相对的两人,即将走向最极端的交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