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3集:炼化乾坤 - 史上最牛轮回

第1403集:炼化乾坤

仙王战场,界上界中,不可测度的凶险之地,不仅在于环境恶劣,更是因为,其中潜藏着诸天宇内,最顶尖一列的绝代强者。 在界上界,乾坤之主是足够强横的存在,几乎是诸天之中第一人,但是在神秘的仙王战场之中,却有着比他更加厉害的存在,在此潜修,或者,效仿诸多仙王,在永生之门前面静坐,他们的修为很有可能会超越十五个纪元,到达十六个、十七个、十八个、甚至十九个纪元的程度。 当一个天君的修为达到了十九个纪元,就可以冲击仙王之道,只要再原有的基础上提升一个层次,便能真正踏入仙王的境界。 仙王战场,是一个比天界还要大的存在。也只有这样的地方,才能够承受仙王级别存在的肆意大战,好比江晨,他无论是在对付阴阳之主、还是在乾坤之主的时候都没有使出全力,因为,他一旦使出全力,产生出的破坏力太过巨大,就是界上界这样的地方都承受不住,在仙王的力量之下不知道要毁灭成什么样子。 仙王之间的争斗,不敢在天界进行,怕毁灭了天界,但是却敢在仙王战场之中进行,由此可见,这仙王战场非同凡响。而且,传闻之中,仙王战场已经不属于这一片天地宇宙,很多年没有毁灭、腐朽了。 在每一个纪元的天地大破灭来临,所有的一切都会被摧毁,天界,界上界,以后都会变化成为一个个全新的位面。但是,这仙王战场,却因为是永生之门元气泄露的一部分,似乎永远都不会毁灭。 这是一个奇怪的现象,也是仙王战场独有的奥秘之所在。 如果有人参悟了这奥秘,就可以进入永生之门中,亘古长存。可惜的是,古往今来,没有人可以突破到达这一重境界。 一步跨出,江晨就真正走进了仙王战场,顿时,无穷无尽的风暴怒袭而来,一道道的风暴,发出鬼哭神嚎的恐怖啸声,撞击在他的护身罡气之上,又一下散开,化为了无形。 不过,就算是这看上去简简单单的一击风暴,也足以等同于是十个纪元修为的天君巅峰一击,没有几个人能够承受得住。 他举目四望,全部都是无穷无尽的风暴,这些风暴是混乱而狂暴的法则,比起界上界最为危险的地方,法则都要狂暴百万倍。 “轰!” 忽闻一声巨响,强大的法则竟然凝聚成了一口神剑,凌空向着江晨斩杀过来,此剑完全是由法则之力组成,锋锐无比,势可斩杀一切! 神剑未至,那刺骨的锋芒已经令人惊悚,江晨手指伸出,一指头点在了那剑身之上,“崩”的一声,金铁破碎之音响起,那一口神剑就被崩碎开来,江晨的手指上出现了一道白印,很快恢复原状。 “厉害!” 江晨心中暗自惊叹,虽然,刚才那一剑没有破开他的防御,但也是非同小可,十个纪元修为的高手在这一剑之下,都要被直接斩杀,没有任何活路,只是这一点就可以看出这仙王战场的恐怖了。 一步步前行,江晨见识了无数险恶,这仙王战场着实太危险了,几乎到处都是恐怖的杀伐之力,无数怪异的法则之力在此地混乱地衍生着,而且随时随地都在不断变化,形成种种杀戮之力,铺天盖地的汹涌而来,简直无穷无尽! 在仙王战场中行走,每时每刻都要承受巨大的压力,举手投足之间,所需要消耗的法力都是一个海量,远远超过在界上界的时候。而且,这里的法则混乱,元气暴虐,想要恢复法力,也变得非常困难,缓慢到一个无法忍受的程度。如此一来,若是实力不够的话,在这仙王战场几乎待不了多少时间,就要法力耗尽而死了。 当然,江晨是不会出现这个问题的,他的修为足够强横,此地的种种法则之力对他来说并没有太大的威胁,这些法则之力大多是仙王级别的存在战斗留下的痕迹,经久不散,才形成了今日的可怕环境,而江晨本身就是和仙王一个层次的存在,这些混乱的法则自然伤害不到他。 相反,此地的种种法则有许多仙王强者的烙印,江晨在不断参悟之下,对于自身的境界提升也有很大的好处。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任何一种法则,任何一门神通,都有可能是他觉醒真灵的重要契机,不能轻视。 数日后,江晨进入了仙王战场深处,他来到一片法则之力最为浓烈的地方。随即,一步跨出,便就闯入了这一片混乱的法则中间,此地一片混芒,到处都是如刀剑一般的法则之力在冲刷肆虐,恐怖的罡风不断吹拂着,天君来到此地都要被绞死,可谓凶险至极。 江晨所需要的就是这么一个地方,他要在此地炼化乾坤之主。 “轰!” 心念一动,江晨探出手来,虚空一抓,周围的海量法则之力就汹涌而来,然后被他直接炼化,最后形成了一尊通体赤红的神炉,这尊赤火神炉完全是由仙王战场中最为暴虐的法则之力组成的,更是蕴含着诸多仙王意志,神通残留,简直混乱的一塌糊涂,其中各种力量冲击着,地火水风汹涌,形成了一片混沌虚空。 江晨挥手之间,乾坤之葫就直接被他扔到了赤火神炉之内,顿时就像是干柴遇上了烈火,整个神炉都震荡起来。 “该死的,这是什么地方?不好,是仙王战场,这里是仙王战场,可恶,江晨,你竟然要借助仙王战场中无尽的混乱法则之力来炼化我,你这是妄想,绝对不可能成功的,乾坤之葫,乾坤守护!” 身在乾坤之葫的深处,乾坤之主感应到了周围的变化,不由得大声怒吼起来。 致命威胁来袭,他不惜一切的爆发出自身所有的法力,乾坤之葫吞吐不定,整个葫芦都散发出浩瀚的乾坤之力,在周围形成了一片坚固的守护之力,想要抵御来自赤火神炉的可怕炼化之力。 “挡得住吗?” 江晨不屑回之一声冷哼,随即,力量加催,赤火神炉火焰高涨,乾坤之主虽然全力抵挡,但是没有用。此时此刻,他们所在的地方,是仙王战场中一处极为险恶之地,此地的法则之力凝练如山,凌乱不堪,各种力量纠缠在一起,简直是一处无上凶地。 赤火神炉的力量,就是各种天地法则之力,那是仙王残留下来的强大力量,这种炼化,非常非常残酷可怕,一道道凌乱的法则之力直接被江晨以大神通拘拿过来,炼化成法则之火,铺天盖地地向乾坤之葫燃烧过去。 放眼看去,只见虚空之中,一尊神炉悬浮,周围火焰熊熊,一道道法则贯穿火焰,成为燃料,而神炉深处,则有一尊巨大的葫芦正在不断被焚烧着,一重重乾坤之力被焚烧炼化,很快,法则火焰就灼烧在了乾坤之葫的本体之上。 不得不说,这葫芦不愧是造化神器,虽然不在巅峰状态,曾经遭受过劫数,却是非同小可,比起一般的圣品仙器不知道要厉害多少倍,刚一被法则之火追杀,顿时就散发出蒙蒙神光,坚固不朽,把一层层的火焰都阻隔在外面。 特别是那葫芦之上,有两个惊天古字,乾坤,此时更是散发出前所未有的神光,一重重乾坤之力无穷无尽地衍生出来,就算是江晨以仙王战场上的无穷法则燃烧出来的火焰之神威,暂时都奈何不得。 “乾坤二字,果然厉害,可惜,仍不足以抵挡我!” 江晨目光如电,一眼看穿本质,随即,心意一动,伸手一抓,直接落在了那两个古字之上,可怕的力量爆发出来,只听得“刺啦”一声,烙印在乾坤之葫上的两个古字被他直接抓了下来。 “轰!” 失去了乾坤二字,乾坤之葫的威力顿时消散大半,原本被压制的火焰随之膨胀起来,继续先前的烧灼炼化。 “嗡嗡..........” 乾坤葫芦之上,无数繁复的符文禁制都浮现出来,然后被可怕的火焰直接烧毁,几百万、几千万的神秘符文都被炼化成一滴滴青色的液体,整个乾坤葫芦逐渐开始变形,软化。 这是一个极为惊悚的过程,江晨居然以自身无上法力,生生炼化了一尊造化神器,这样的能耐,足可以惊天动地。 乾坤之主对自身处境的变化最为了解,当他见到江晨直接把乾坤葫芦上的乾坤二字撕裂下来的时候,就知道大事不妙,果然,很快乾坤葫芦的本体就承受不住了。 这乾坤之葫之所以威能无量,纵横诸天,固然是因为这口葫芦本身炼制精妙,所用的材质都是诸天之内罕见的神物,但这些却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就是“乾坤”二字,这两个古字是从永生之门中流传出来的古字,拥有无上玄机,威能无穷,正是有了这两个古字,才成就了乾坤之葫的无上神通。 但很可惜,正所谓“成也乾坤,败也乾坤”,“乾坤”二字是乾坤之葫强大的根本,也是乾坤之葫最大的破绽,如今,江晨直接把“乾坤”二字给撕下来,乾坤之葫的威力大减,再想要抵挡炼化,根本无法做到。 乾坤之主的预料成真了,乾坤之葫真的被炼化了,很快,他的真身就出现在江晨凝练出来的赤火神炉当中,一团团可怕的法则火焰扑在了他的身上。 这法则之火极端可怕,其中蕴含仙王的力量和法则,威力之恐怖无法形容,即使是乾坤之主这样的存在,十五个纪元的修为,距离仙王一步之遥的存在,都承受不住,当场惨叫起来,声音之凄厉,令人心酸。 “啊!” 惨叫,不停的惨叫,乾坤之主的下场之凄惨,实在是天下少有,作为界上界中的一方霸主,纵横诸天多少个纪元,最后却要被活活的炼死,这个死法实在太悲哀了。 不过,现在乾坤之主早已经没有其他的感觉了,只是不断惨叫,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他的本源,精气,法则,都被一道道的炼化出来,形成一团团精纯的液体,也不知过了多久,乾坤之主彻底消失了。 江晨一挥手,那由虚空凝练出来的赤火神炉消散了,只剩下一团拳头大小的青色液体幽幽悬浮,这液体霞光蒙蒙,流光溢彩,散发出浓郁的精气,其中蕴含的能量无法想象,极为庞大,极为精纯,这是乾坤之主还有乾坤之葫所有的精华汇聚,珍贵无比。 没有任何犹豫,江晨心念一动,直接就把这团青色液体收了起来,打入造化神舟之中,乾坤之主的底蕴到底不凡,他的一身精气所化,自然非同小可,造化神舟通体华光氤氲,似要跨出最后一步,但很可惜,始终无法真正突破。 “到底,还是差了一些。” 一声叹息,江晨不得不继续向前,深入仙王战场,他目光如炬,扫过诸多混乱的法则潮汐,许多隐藏在其中的神物宝贝就都显露出来,只是这些东西对于一般的天君自然算是珍贵,只是对他来说就不算什么了,用处基本没有。 所以,他也不多做停留,直接一路向前。 既然来了,他想要去永生之门附近看看,对于这尊诸天无敌的门户,无上神器,他还是非常好奇的,许多仙王级别的存在,都曾经在这一尊门户前面参悟大道,从中领悟出了无上玄妙,就比如鸿蒙道人曾经在永生之门前静坐九万年,领悟出了鸿蒙天道,拥有了无上神通,江晨自然也想要到这门户附近去看看。 而且,他有一种预感,或许,在永生之门那里,自己能够得到自己想要的收获,无论是觉醒真灵,还是辅助造化神舟蜕变彼岸神器的诸多资源,只要有一样收获完满,那么,他就算得上是不虚此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