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1集:阴阳之主,仙王之威 - 史上最牛轮回

第1401集:阴阳之主,仙王之威

惊闻江晨之名,阴阳之主语气惊讶,脸上满是难以置信! 对于这个名字,阴阳之主并不陌生,因为,江晨之名,即便是在界上界高层之中,亦颇有流传。 虽然,界上界自成一体,但也不是和天界完全断绝了联系,许多天界当中发生的大事,都会流传到界上界中来,江晨自从崛起之后,横扫诸天,覆灭了不知道多少天君势力,如此风云,自然难免会惊动界上界的诸多高手。 但即便如此,似阴阳之主这个层次的霸主,仍然不会把江晨放在眼里,因为江晨所做的事情,他们也能够轻易做到,如此一来,又怎么会郑重对待呢?但现在不一样了,阴阳之主已经清楚江晨的实力强大,堪称深不可测,这样的对手,怎么重视都不为过。 “看来,我似乎还算有些名气。” 江晨轻声笑道:“怎么,你害怕了吗?” “笑话!” 回之一声冷哼,阴阳之主冷然道:“我承认,你的实力是有些超出了我的意料之外,甚至足以与我抗衡,但也正是因此,今日你就必须死,我正缺少你这样的高手,来练就我的阴阳法神!” “阴阳法神?” 江晨脸上浮现出几分好奇之色:“你就这么自信,一定能够杀得了我吗?” “修为如我们,谁缺少自信?我相信,我一定能够杀得了你!” 阴阳之主沉声道:“不妨实话告诉你,我参悟阴阳之道,需得阴阳相合,现在我已经练成阳法神,还缺一尊和我同样的阴法神,你就是最好的材料,等炼化了你,我阴阳合一,就可以达到乾坤之主的境界,甚至参悟仙王之道。”说话间,他的脸上露出了势在必得的神色,自信无比。 “想法不错。” 江晨微微点头,他承认,阴阳之主说的不错,修炼到十几个纪元之上的天君,哪一个都是雄霸天下、心中唯我的存在,有这样的自信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不过,我还是不得不说,你真的不该追上来的,招惹我,是你此生最大的不幸!” “大言不惭!” 一声冷哼,阴阳之主抬手之间,催动阴阳二气波动,他脸上的笑容消失了,因为他整个人都已经彻底化为了虚无。 下一刻,永恒未知深处,一道璀璨的剑光,容纳阴阳,变化玄机,突兀地斩杀出来,森冷的杀机,几乎要把江晨生生冻结。 这是玄之又玄的一剑,阴阳之道,化为惊天一剑。 “在江某面前动剑?不得不说,你真是越来越愚蠢了。” 眼见着对手杀招来袭,江晨一声嗤笑,周身顿时涌现出一股磅礴剑意,凝虚为实,化作一道庞然剑柱,赫势冲霄而起。 “轰!” 无上之上,剑界开启! 随即,无边无际的庞然剑界,笼罩在江晨周身,这是他恢复巅峰状态之后,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动剑,尚未显现锋芒,已有无边浩瀚威能,慑服天地万物。 “杀!” 阴阳之主惊天一剑,逼命杀来,恐怖威势,浩瀚的剑气,足以崩碎乾坤,破灭世界,但是,却在进入九天剑界笼罩的范围之后,如同泥牛入海,所有的锋芒,阴阳之力,犀利剑气,都在瞬间消散一空。 “这就是你的剑吗?弱的令我连拔剑的欲望都没有,来,让你领会一下,江某的无上剑道!” 淡然开口,江晨的话音响彻虚空,随即,一股磅礴剑意,自九天剑界之中散发出来,不断扩散,笼罩寰宇。 阴阳之主从茫茫时空中走出来,眼见着江晨周身散发出来的庞然剑意,竟是衍化成了一方大千世界,面色彻底凝重起来,心中更是升起了一股惊悸之感。 “狂妄!” 心思一沉,剑法一变,阴阳之主连续两剑斩杀而出,第一剑重如山岳,震荡了千百次,每一次的震荡,一座虚无的大山就出现在了空中,轰隆的压迫而下,而他的第二剑,则是水一般的柔和,一道道的天河出现了,山山水水组合在一起。 这是阴阳之主的一招盖世绝学,千山万水,一剑之下,演化千山万水。 “嗡..........” 虚空颤动,天地同震,只见无数山水剑光,凌厉无匹,直向江晨劈斩而来,却在斩落一瞬,没入九天剑界之中,转眼之间,便就被磨灭一空。 “这..........” 心中骇然,阴阳之主脸上浮现出几分神色变化,但到最后,终究还是化作狠厉杀意,随即,只见他身躯连连后退,每一步在脚下都衍生处了一尊阴阳太极图,他的长剑闪烁漂浮,宛如白云浮空,飞鸟渡云,白驹过隙,时间法则在他的剑芒之下纷纷被斩破: “天外之天!” 强到不可思议的对手,需以最强之力应对,没有任何犹豫,阴阳之主一出手,就是自己的巅峰剑道。 一剑自天外而来,天外有天,人外有人,阴阳之主的剑术就好像是那天外之外,一山更有一山高,无论是敌人的法力多么强横,遇到了这一招剑法,都是觉得会遇到了天外天人外人,要被压服,要被斩杀。 “好剑法!” 森森剑光击杀下来,江晨眼神微微闪烁,忍不住为之一声赞叹,不得不说,阴阳之主不愧是十四个纪元的无上天君,距离仙王之道已经非常接近了,这一剑,威力之恐怖,十四个纪元以下的修为遇上,恐怕不死都要被重伤。 但即便如此,还是不行,茫茫剑气从天外而来,锋芒夺目,斩鬼杀神,可江晨周身的九天剑界却自壮阔难当,仍凭剑气无边,亦难穿透剑界之限! “阴阳之主,你还有什么手段,全都使出来吧,江某也想看看,你在阴阳之道上,到底都领悟出了一些什么东西来。” 巍然如太古神山,天崩地裂,亦不为所动,江晨淡然开口,语气平静如水,可落在阴阳之主耳中,就仿佛是莫大的侮辱一般。 一连使出几招杀手,可对江晨却没有起到任何作用,全都被江晨张开的九天剑界轻易挡了下来,这简直是岂有此理。 “可恶!” 一声暗骂,怒意升腾,阴阳之主元功再提:“江晨,你太嚣张了,你以为我就只有这样一点修为?也配称做阴阳之主?阴阳法神,天地并出!”沉声一喝,只见他身躯摇晃,一剑指天,阴阳二气冲天而起,居然化为了一男一女,这一男一女,一个暗金,一个洁白,暗金的霸道,大气冲天,洁白的女子婀娜多姿。 “哦?” 眼见着阴阳衍化,造化神灵,江晨眸光一闪,暗暗惊叹,他从这一对阴阳法神之中,感受到了一缕仙王的气息。 而且,他看到了那个暗金的男子,体内深藏着一个字“阳”,而那个女子则是“阴”,显然以“阴阳”二字为魂,以仙王之骨为魄,炼制成了阴阳法神。 阴阳之主到底是无上霸主级别的存在,他的身上也有永生之门中流传出来的无上古字,“阴阳”二字,都是非常强大的字体,比起江晨刚才在乾坤会场上拍卖下的寿字,还要强大的多,这两个字蕴含了阴阳极致的玄妙,几乎是阴阳之道的载体,参悟了这两个玄妙的古字,就可以在阴阳之道上参悟出无上修为! “能将我逼到这种地步,江晨,你足够自傲了,但现在,也该是你受死的时候了!” 被逼着拿出了压箱底的底牌,可见阴阳之主何等愤怒,此时此刻,他一身气势磅礴,盖压天地,有着无敌之姿。 “轰!” 一声惊天巨响,阴阳之主,还有阴阳法神,三个身影一起爆发了,这一刹那,几乎相当于是三个阴阳之主一起展现出了无上杀伐之术,恐怖的神威撕裂了无尽的法则之力,虚空如同破布一般被扭曲撕扯着。 “轰隆隆........” 巨响连连,天地皆动,三道璀璨的神光冲天而起,转眼之间,就杀到了江晨面前。 那两个阴阳法神如同盖世神灵,伸出了遮天大手,落在了九天剑界的界壁之上,似要把这方世界彻底撕裂。 阴阳之主手持神剑,剑意惊天,撕裂时空,犀利的锋芒随时都要吞吐出来。 很显然,他的目标十分明确,就是要以阴阳法神的力量,撕开九天剑界的防御,然后自己本尊再对江晨进行惊天一杀。 “好!很好!阴阳之主,你的阴阳法神炼制的果然精妙,可惜,你我之间的差距太大了,任你千般后手,底牌无数,在我之前,又岂能翻出多少风浪!” 江晨口中一声长笑,九天剑界巍然爆发,无边剑意浩瀚连绵,伴随着他口中长笑声落,一口奇古异剑,降世而落。 岁月轮,岁月轮! 生死无情岁月轮! 江晨执剑在手一瞬,引动九天剑界,无尽剑意迸爆,万物生灵,虚空法则,转眼化成千上万道凌厉剑意,盘旋一处,形成一个巨大漩涡,“唰”的一下,两尊巨大的阴阳法神就被吞没了下去,进入了九天剑界深处,随即,无数剑意横空绞杀而来。 “轰!” 阴阳法神虽然强悍,但面对九天剑界的强势绞杀,仍然没能挡过一时片刻,只听得一声巨响,竟尔双双破裂。什么仙王之骨,仙王血肉,都化作无穷的精气,被江晨吸收炼化,就连那两个“阴阳”古字也不例外。 如此能为,堪称逆天! 这就是恢复了巅峰状态的江晨,强大的实力,足可以镇压一切不服,诸天之内,再没有几个人有资格与他匹敌。 阴阳之主虽然修为深湛,但对比江晨,依旧差距过大,尤其是阴阳法神被剑界绞杀、炼化之后,他更是脸色剧变,这样的损失,对于阴阳之主来说实在是太大了,已经超出了他的承受上限。 感受着自身力量的不断衰弱,阴阳之主心中一片黯然,同时,他感应到了一股深深的危机,就在江晨目光落在他身上的瞬间,他感应到了死亡危机。 “这就是你的极限吗?真是可笑!你还有底牌吗?有的话只管拿出来,为你自己一搏生机,否则,你唯有死路一条!” 江晨说话间,踏步向前,伴随着他的脚步,周身庞然剑意,聚拢成白青黑红黄五条庞大剑龙,先天五行,轮转之威,衍生出一方巨大的五行世界,顿时便把阴阳之主笼罩在内,随即,一道道法则锁链哗啦啦横贯而出,欲要将之彻底封困。 “江晨,你想要彻底镇杀我?没那么容易,我纵横诸天无数个纪元,距离仙王也只有一步之遥,除非仙王临凡,谁也杀不了我!” 面对江晨杀招来袭,阴阳之主竭斯底里地怒吼起来,他知道,自己现在已经到了最为危险的时刻了,一个不好,他今日就要彻底死在江晨的手上,这个结果是他绝对不能接受的,所以,他要拼命了! 能够修炼到阴阳之主这一步的修行之人,不知经历了多少残酷厮杀,他从来不缺少搏命厮杀的勇气,死劫之前,不先将自己置之于死地,谈何后生? 眼见着五行世界巍然镇压下来,一道道法则锁链呼啸困锁而来,阴阳之主的反应也是非常迅速,他的眉心突然裂开,一枚竖眼凭空衍生出来,这枚竖眼上面散发出浓郁的仙王气息,随后,只听他尖锐的声音裂空响起: “仙王之眼!给我破!” 喝声落下一瞬,竖瞳仙眼,顿时激射出了一道长达千万兆里的白光,白光之中隐隐约约的散发出来了日月潮汐,龙吟虎啸,凤凰和鸣,玄武悲泣,山崩海啸,星球崩裂,宇宙破灭,破茧成蝶……各种各样充满了道韵的声音。 似千军万马刹然浮空,又似滚滚大潮一涌而来。 显然,这是阴阳之主隐藏最可怕的后手,在生死一刻,终于再无保留,他要为自己,杀出一条生路:“江晨,你太自大了,你以为破了我的阴阳法神就可以将我逼入死境?不可能!我还有无数的手段可以翻盘,这一枚仙王之眼,就是我的杀手锏,你的剑界虽强,神通厉害,但在仙王的力量之前,一切都是虚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