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0集:压轴,竞杀! - 史上最牛轮回

第1400集:压轴,竞杀!

“天地玄门!” 最后的压轴拍品终于登场,天地玄门,壮阔恢宏,其中,尤以“玄”字最为巨大,是从永生之门中流传出来的字体,巨大的“玄”字,显现出了无敌的威能,而其余的三个字,也是仙王书写的,铁钩银划,给人一股气吞宇宙、涵盖八荒的庞然气势。 谁也没有想到,乾坤之城如此大手笔,这等无上神物,居然也会拿出来拍卖?上古仙王锻造的无敌神器,掌握玄门的圣器,光是威压,都可以让许多天君感到窒息。 “诸位,这一尊天地玄门,就是今天压轴拍卖的无上神物,大家都知道这是玄门仙王锻造的神物,威力巨大,不容易掌握,谁得到了,都可以成为玄门领袖。” 震离之主看着这天地玄门,脸上也不禁浮现出几分羡慕,这样的无上神物,他自然也想得到,可惜,这只是妄想而已。 在场的所有高手都屏住了呼吸,他们积攒的所有力量,都想争夺这一尊门户,许多霸主,心神激荡,等待着震离之主报上这尊天地玄门的拍卖底价。更有一道道凌厉的目光,紧盯着江晨所在的天字号包厢,一股股恐怖的威压宛如实质一般,疯狂汇聚碾压,就算这贵宾包厢有无数禁法保护,此刻也止不住的“咔咔”作响,许多地方出现了裂缝,仿佛随时都有可能会崩溃。 很显然,江晨已经成了众人的公敌。 “咕噜。” 震离之主下意识的吞咽了一口口水,随即缓缓的报出来了底价:“这一尊天地玄门的底价,一百亿!每次加价不得少于十亿。” “哗啦!” 许多霸主、高手听见了这个数字,一颗心顿时沉寂了下去,一百亿仙王丹的天价,已经不是一般的人能够承受得起的,除非是那种超级巨擘。而且,这才是底价,如果真正的参与竞争,价格会到达怎样的程度?着实难以想象! 短暂的沉默。 居然冷场了。 也难怪,一百亿的底价,足可以压塌九成九的高手。 就在此时,江晨的目光终于落在了天地玄门之上,这一尊门户,非常珍贵,是仙王级别的神物,不比众妙之门差,这也是他必须得到的东西。 他有一种预感,若是能够得到这座门户,炼化融入造化神舟之中,就算不足以让造化神舟完成最后的蜕变,也能得到足够多的积累,所以,这件神物,他无论如何都要得到,就算是把整个乾坤城毁,都在所不惜。 修行之人,既然踏上了修行之路,不能登上顶峰,超脱天地禁锢,总有一天,会迎来终结之日,是为死劫! 对于普通人,江晨向来不会妄加杀戮,但修行之人则不同,弱肉强食,本就是修行界的铁的规则,哪一个强者,不是经过无数残酷厮杀、踏过尸山血海,才能睥睨天下,江晨,自然也不例外。 心下既然已经做出了决定,就在其他人还在为天地玄门的价格震惊失神的时候,江晨已然开口叫价。 “两百亿!” 他一开口,直接就把价格翻了一倍,惊闻此价,顿时间,整个拍卖场中都响起了一片吸气声。 “该死!这家伙到底是谁,他的仙王丹难道多的花不完吗?居然一开口就是两百亿!” 天符公子这一下彻底暴怒了,脸上神情扭曲,心中杀意沸腾,恐怖的杀意满意,直接扩散到了包厢之外。 太虚神铁,他没有得到,“寿”字,他也没有得到,还有诸多神物,甚至,连这最后的一件天地玄门,本来是他的必得之物,但现在看来,江晨身上的仙王丹简直无穷无尽,想要从价格上拼一下,根本没有任何希望。 “哼!不管你是谁,都死定了,天地玄门,注定是本公子的。” 天符公子眼中一片冰寒,他已经决定了,等到离开了这场拍卖会,就把江晨给盯死,只要他一离开乾坤城,就杀人夺宝。 不仅是他,此时此刻,另一个包厢,阴阳城的一个少主,也和天符公子的表情差不多,怒吼连连,杀机沸腾。 整个拍卖场中,许多老古董,巨头,都忍不住暗自谋算起来,毕竟,与其倾家荡产的参与竞拍,不如事后杀人夺宝,虽有风险,但与收获比较起来,足可以忽略不计了。 天字号贵宾包厢内,江晨淡然自若,这一刻,他能够感觉到,有无穷的恶意正向他冲击过来,但他却自回之一声冷笑,丝毫不以为意。这也正是他想要看到的局面,所有人都知道他的仙王丹数量太多,根本争不过来,所以索性就全都不开口了。于是乎,天地玄门这件宝贝竟然就只报到了两百亿的价格。 说实话,对于天地玄门这样的仙王至宝,这个价格真的不算多,只是众人已经被江晨压得怕了,不管他们报价多少,江晨都会继续跟下去,如此一来,他们也就懒得继续争了。 此时此刻,所有人想的都是等到这次的拍卖结束之后,杀人夺宝,在他们看来,只要把江晨杀了,不管是诸多神物宝贝也好,还是他身上海量的仙王丹,都可以夺过来,这样才是最划算的。 但是,就在此时,忽然之间,一道宏伟无匹的声音传了出来。 “四百亿!” 这个声音,不是会场里的贵宾包厢中传递出来的,而是直接来自于场外,众人温雅,猛的心中一惊,纷纷转头去看,随即,只见远处一道人影,竟然直接突破了乾坤城的晶壁系,自虚空中冉冉走来,降临拍卖会场。 这人龙行虎步,身穿一件黑白大袍,就连头上的头发,也是一半黑,一半白,脸上显现出来了诡秘的颜色,好像阴阳黑白太极,相互交融。 这人是一个中年人,大袖飘飘,带着无穷无尽的威压,甚至连乾坤城的一些弟子都不敢去阻拦。 就连离震之主的脸上都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神色,过了一会儿才回过神来,“晚辈拜见阴阳之主。” 来人赫然正是阴阳之主,界上界中的一方巨头,就是和乾坤之主相比,也相差不多,是绝对的霸主人物。 这一场拍卖会,他也到来了,而且,他的目标非常明确,为的就是天地玄门这件宝贝。 “八百亿!” 江晨脸上神色不变,他懒散地躺在包厢中的椅子上,淡然开口应声,直接将价格再次将翻了个倍。 八百亿仙王丹。 这个价格,简直能够把人给吓死! 阴阳之主脸色陡然变得阴沉起来,他是谁?整个界上界都是一方霸主,纵横无敌,威严深重,几乎没有人敢对抗他的威严,按照他的想法,只要自己一出价,那其他人势必不敢继续加价了,但却没有想到,竟然有人敢和他竞争,这是他不能容忍的。 “这位道兄?本座对于天地玄门,势在必得,要拿去修炼一件盖世神功,如果和我抢夺的人,恐怕下场凄惨,我现在给道兄一个反悔的机会,收回你刚才所说的话,我阴阳之主,可以给你一个承诺如何?” 阴阳之主背负双手,却并不开价,居然是直接破坏乾坤城之中的规矩,让江晨收回开价的语言。 这种嚣张霸道,溢于言表,却又让人不得不敬畏臣服,这就是属于强者的霸道! “哈!” 回应他的,是江晨口中的一声轻笑:“阴阳之主,你也不过只有十四个纪元的修为,在江某面前又算的了什么呢?如此自负,当真可笑,既然你不加价,这天地玄门就是江某的了,与我为敌,你没有任何机会。”说话间,只见他一伸手时空颠倒,那拍卖场中的天地玄门立时突兀地消失在一个虚空漩涡当中,然后从那漩涡当中吐出了一团仙王丹。 钱货两清,买卖已成! “可恶,你是在找死!” 眼见着江晨如此施为,阴阳之主愤怒之极,阴冷一笑,气势勃发,浑身上下气息吞吐,震慑天地,整个拍卖场都似乎颤抖起来,仿佛随时要崩塌一般,十四个纪元的修为气势爆发出来,绝对非同小可,拍卖场上许多人都心惊胆战起来。 “怎么,想要动手吗?” 江晨淡然道一声:“很好,既然如此,那就跟江某来吧。”话音落下一瞬,只见他霍然起身,一步踏出,破开虚空限制,眨眼之间,便就出了乾坤城。 他的速度太快,而且身形模糊,非常诡异,众人虽然看到他的身形,却根本感知不到他的位置,仿佛相隔着无穷的时空距离,只是看上一眼,就让人心烦意乱,难受不已。 “找死!” 阴阳之主彻底愤怒了,他身躯一动,一股阴阳之力强行贯通了出去,激射到达虚空中,似乎是抓住了一丝气息,直接一个晃动,就已经消失不见。 两人俱都是罕见的高手,很快,就消失在了乾坤城中,而伴随着二人的消失,乾坤城中顿时一片混乱,各方天君高手都议论纷纷,震撼不已,今日这一场拍卖会真是一波三折,跌宕起伏。 不过,议论归议论,在他们看来,有着乾坤之主的镇压,乾坤城就是再乱,也乱不到哪里去。 却说江晨离开乾坤池后,径直向着界上界的更深处飞去,他大踏步在虚空行走,脚步下一道道的法则凝聚成了青天大路。 什么时间法则、空间法则、生死法则.......此时此刻,统统凝聚成了一片大道,在他的脚下臣服,仿佛,他就是这世间的主宰,高高在上,统御天地万物。 这才是真正的大神通! 恢复巅峰之后的江晨,俨然已经达到了一个超乎大千众强想象的境界。 与此同时,在他的身后,有一道长河似的阴阳之气,滚滚激射而来,几乎是在浓缩天地,宇宙在阴阳二气之下,都开始缩小,是阴阳之主的无敌神通,要把江晨直接镇压,气势如山岳一般雄浑伟大。 “雕虫小技,不值一哂。” 见状,江晨淡然回之一声轻嗤,他也是有心散发出一丝气息,阴阳之主才能够把握住他的行踪,否则的话,阴阳之主根本就追不上他,此刻,眼见着阴阳之主出手,他更是不以为意,轻轻一抬手,反掌向着身后拍去。 这一掌,涵盖须弥天地,掌握八荒寰宇,虽然只是江晨随手而为,但本质上并不亚于任何大神通,一掌之下,无数的光芒浓缩,千百道法则之力汇聚,有无限的光辉散发出来,“砰”然一声,便就打碎了无数的阴阳之气,随即,掌风席卷,裹着巨量的阴阳二气,波散四方,如掀无边骇浪惊涛。 “嗯?” 一击突袭失利,反而遭受庞大劲力冲击,阴阳之主在阴阳二气之中缓缓的凝聚成了形体,他的脸色郑重,没有半点轻松之色,刚才只是随意一交手,他就察觉到了江晨的可怕,此人如汪洋大海一般,深不可测,他根本探测不出江晨的实力到底有多强。 是以,此时此刻,他的脸上,再没有一点轻视的意思,取而代之的是前所未有的凝重。 修为到达他这种境界,已经通明澄澈,奴役大道,掌握一切,根本不会迷失,也不会走火入魔,可谓是随心所欲。 “好厉害的神通,界上界中什么时候出现了这样一位高手,我怎么从来不知道,你到底是哪一位复苏的远古高手?” 短暂的惊疑过后,阴阳之主已然恢复了冷静,他站立在虚空中,阴阳二气缠绕在四周,目光所向,直逼江晨。 “在下江晨,不过一介无名之辈而已,你不知道我,这很正常。” 江晨淡然道:“说句实在话,阴阳之主,你真的不应该追上来的。”说话间,他微微摇头,言语之中,带着几分惋惜之意。 “江晨?江晨!你就是江晨?!” 阴阳之主脸上神色瞬间变得凝重起来:“这........怎么可能?!据我所知,你只是这一个纪元中诞生出来的新晋天君高手,虽然在天界之中闯出了不小的名头,但也不该这么厉害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