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4集:夺石! - 史上最牛轮回

第1394集:夺石!

三生石,三生石,诸天世界第一神物,涉及三生三世的奇古奥秘,过去,现在,未来,诸般奇妙,尽皆烙印其上,拥有不可估量之威能,不仅可以用来战斗,所向无敌,而且还能够辅助修行。 领悟极端,天地在握,是为天君,天君之上,修行者斩杀前生、今生、来生,超脱无尽因果,则是属于仙王的境界,而且,还是属于那种修为深厚的仙王,一般的仙王,绝无可能斩杀三生。 但是,诸天第一神物三生石就有这个功能! 传闻之中,如果能够得到三生石,在天君境界,就可以斩杀三生,消除自身所有的弱点,将修为提升至不可思议的破碎之境,进而叩开仙王之门,可以想象,这件无上神物该是何等的珍贵奥妙! 此刻,这块诸天第一神物,正如一颗划破虚空落下的流星,携着足以崩碎诸天、毁灭日月的无匹威能,碾压虚空,直向江晨轰杀过来。 饶是强如江晨,此刻,也不禁面色一肃,只见他缓缓抬手,举起无上神剑,岁月轮剑锋横亘天地,一股强大到难以想象的恐怖剑意,巍然冲霄而起,强势一阻天降神石、 “轰!” 神石坠落,剑意冲天,伴随着一声巨响,两股不容于世的强大力量迸爆开来,一击之下,当真如石破天惊,开天辟地,虚空都变成了一团浆糊,无数的光芒在流动,空间生生灭灭,无穷无尽。 偌大三生石,在岁月轮剑意冲击之下,竟尔停下了降落之势,石头表面,有神秘的三色光蕴不断闪烁,似在酝酿一股毁天灭地的强大力量。但还不等它蓄势有成,江晨一剑破空,已然斩了过来。 凌厉剑气,划开长空,本来已经停下坠落之势的三生石,在这道剑气的劈斩之下,猛地向上抛飞而起。 太强了! 此时此刻,江晨展现出来的实力太强了,居然能够一击打退号称诸天第一神物的三生石,这样的能为,令人难以置信。 甚至,就连三生石光芒深处之人也在江晨这一剑之下,被生生震了出来。 “嗖!嗖!嗖!” 庞然劲力波动,席卷八方,一连三道身影从三生石深处飞了出来,矗立虚空中,眼神灼灼的看向了江晨。 这三人,其中两人,一黑一白,气息隐隐相连,气质独特,一身修为高深莫测,足足有十个纪元左右,放眼诸天万界,都足以称得上是最顶尖的存在。 还有一人,一袭轻纱,白衣罩身,身形婀娜,幽香徐徐,面带薄纱,容貌模糊,不过只是看那气质,便是一绝代佳人。 “嗯?没有想到,竟然会是你们三个?造化仙王麾下的黑白使者,还有九天玄女?造化仙王的妃子?” 眉头一皱,江晨冷然开口,只是,他虽然是疑问的语气,但实则心中已经肯定了这三人的身份。 “哼,你就是江晨?胆敢抢夺天葬之棺,破坏仙王布置,真是不知死活,你知不知道,造化仙王已然为此大怒,识相的赶紧俯首就擒,或许还能有一线生机!” 黑白使者中的黑衣使者面容冷酷,煞气森然地开口道。 “不错,江晨,你已经犯了大罪,竟然杀死了造化天庭和起源王朝的诸天天君,就连三十三天至宝你也敢染指,当真是不知死活了,事到如今,你还不赶快认罪,说不定造化仙王仁德,还可以留你一命,否则的话只有死路一条。” 白衣使者也语气冰冷地威胁道。 “哈!” 闻言,好似听到了天大的笑话,江晨森然冷笑道:“两个狗腿子,居然也敢在这里大放厥词,你们大约是以为有了三生石在手,就能对付我了吗?简直是笑话,不过,今日也要感谢你们,竟然带来了三生石这样的神物,为表谢意,我决定杀死你们。” 在他看来,这黑白使者简直是狂妄自大,凭借着造化仙王的名头,就不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了,竟然还敢威胁他?无疑是在自寻死路。 反正,他现在已经得罪了造化仙王那一群人,索性就把他留在诸天万界中的这些力量给绞杀了算了,造化天庭的几个天君只是一个开始,接下来就是这黑白使者,甚至,就算是那九天玄女,她也没打算放过。 “可恶,江晨,你这是在找死!” 黑白使者闻言大怒,打出一片仙光,那三生石微微一颤,再次被他催动起来,携无穷威能,悍然向着江晨轰杀过来。 巨大的石头横断时空,碾压万古,威力之恐怖,无法形容,刚一震动,整个虚空就一片模糊,不知道有多少时空都被破碎,几可吞灭一切。 “来的好!三生石的威力虽然不差,可也要看是在谁的手上,若是元始魔主亲自使出,我或许还真的要退避三舍,但很可惜,你们终究不是元始魔主,纵有神物在手,又能奈我如何?!” 江晨口中一声冷哼,足下一步踏出,手中所擎岁月轮锋芒所向,一道凌厉剑光,劈开天地长空,赫势迎击而上。 “轰!” 天地惊动,万物哀鸣,虚空寸寸破裂,至强双方交付一击,势可破灭天宇,崩毁世界,纵然是诸天第一神物,也被生生挡住。 “多谢你送上神石,我就不客气的笑纳了!” 长笑一声,赫见江晨抬手,一把抓出,顿时,大手遮天,手掌之间仿佛撑开了一个世界,朦胧的大道法则之力散发出璀璨的玄光,“嗡”的一声,就向那三生石覆盖过去。 方才一击交锋,黑白使者附着在三生石上的法力已经被暂时打算,此时此刻,仅凭宝物自身本能,根本无法抵抗江晨的摄取,只见那三生石本来堪比太古神山一般的大小,此时却在江晨的手掌之中,变成了一块巴掌大小的石头。 “掌中世界!” 对于江晨这样的存在来说,实在是再简单也不过,看似一掌之间,实则其中无边广阔,可以容纳星辰日月,位面山河,三生石的威力虽然强横,可落在江晨的掌中世界里,却也难以挣脱。 “这.........” 黑白使者见到这一幕,不禁为之脸色大变,满是骇然,完全不能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一切,这太超出他们的想象了。三生石是多么厉害的神物至宝,他们自然清楚,但现在却被江晨轻易夺取。 “这怎么可能?!” 相互对视一眼,黑白使者尽皆瞧见了彼此眼中的惊骇之色,不由得惊叫起来,脸色也有些苍白,连忙齐齐转向九天玄女,口中道:“娘娘,这人的实力强大的诡异,居然连三生石都不是他的对手,这该如何是好?” 这九天玄女乃是造化仙王的妃子,所以他们以娘娘称之,却也有几分恭敬,他们和九天玄女是一个阵营的势力,算是造化仙王留下的诸多势力中的一股。 还有造化天庭中的灾难,永恒,混沌,杀戮,雷帝等人也是一股势力,虽然都是属于造化仙王一脉,但却也不是一回事,各种利益的纠葛非常大,派系林立,不过现在造化天庭一脉已经被江晨绞杀了,灾难天君等人也全都被杀死炼化,算是损失了一个派系的人马。 “一起上,一定要把三生石给夺回来!” 九天玄女的脸色也变了,她也没有想到,自己一行人带着三生石而来,都没有镇压住江晨,现在反而落在了下风,连三生石都被困住了,这不由得不让他们心惊。 震惊之下,更是不敢怠慢,当下,三个人连忙一起出手。 九天玄女的修为比起黑白使者要差了一些,不过也相差仿佛,有九个纪元的修为,那黑白使者是十个纪元,这样的三个天君加在一起,力量自然非同小可,尤其是在受惊之后,毫无保留的全力出手! 黑白使者各自手持长剑,剑光如电,一个眨眼就朝着江晨杀了过来,黑白色的剑光,交相辉映,仿佛阴阳太极,蕴含着世间极为深奥的大道玄妙。 “双剑合璧,杀!” 没有任何保留,一出手就是最强杀招,黑白使者并肩踏步,剑光搅动风云,撕裂长空,瞬间就到了江晨身前。 “江晨,不得不说,你的实力确实超出了我等的预料,不过你现在以一己之力镇压三生石,已经耗费了你不少力量,你以为你现在还是我们的对手吗,识相的赶快放开三生石,否则的话,今日就要你陨落在此。” “道德天君,你们也一起出手,今日务必要把江晨击杀在此,否则的话,他再继续成长下去,除了仙王,无人是他的对手,咱们谁能躲得过他的报复!” 九天玄女口中招呼着,手上也不停,强悍杀招,应运而出。 九天玄女的修为不俗,也是天君中的强者,并不是一个花瓶,否则的话也不会成为造化仙王那样存在的妃子,对于造化仙王那样的存在来说,只是单纯的美貌已经无法打动他了,必须有足够的实力才行。 九天玄女显然就是这样的人,此女一出手,周身霞光氤氲,一尊玄女虚影浮现在她的身后,打出一道道的印诀。 “玄女印诀!” 但闻一声娇喝,九天玄女步踏莲生,千般仙风飘逸,无尽红颜倾城,随着黑白使者一起杀向江晨。 “杀!” 道德天君一群人刚才差点被江晨的三十三天至宝给围杀至死,现在缓过气来,眼见着黑白使者和九天玄女都杀向了江晨,对视一眼,也纷纷冲杀过来。 显然,他们都是明白人,自然明白,江晨的实力强大,非同等闲,若是今日不能将之镇压诛杀,日后,他们势必会被江晨报复,现在,他们人多势众,尚且难以抵御,日后落了单,无疑更加危险,所以,此时此刻,他们已经没有别的选择,只能不惜一切,放手一搏。 诸多天君强者,一起出手,这是何等的气象,顿时,法力如海,剑气纵横,印诀惊天,各种恐怖的攻杀大术,如同怒海翻潮,浪涛惊天,势不可挡的向着江晨吞杀而来。 “等了这么久,就等你们动手,既然如此,那就全都留下来吧!” 眼见着真理圣地的天君又复杀奔过来,江晨脸上并未有任何紧张,口中一声冷哼,乍见天上风云剧变,三十三天至宝,从天而降,化作一片无边世界,瞬息之间,就把道德天君等人笼罩在内。随即,天地一转,造化初始,量劫开启,衍生出无数的造化神光开始绞杀敌人,恐怖的声音如天地发雷,惊天动地。 “不好!” 突来惊变,令得道德天君等人脸色大变,他们方才被九天玄女鼓动,只顾着冲杀,却忘了江晨还有三十三天至宝这件大杀器,此刻,他们反应过来,却已经太迟了,因为他们再次被困在了其中。 黑白使者和九天玄女也是脸色大变:“不好,三十三天至宝威力强大,道德天君等人恐怕不妙了。” 若是刚才,他们有三生石在手,自然可以强行破开三十三天至宝的封锁,但是现在,三生石被江晨夺取,一时之间,难以夺回,因此,想要救出道德天君等人,几乎已经成为了不可能,而现在,他们只能靠自己,一对江晨这位前所未见的可怕强敌。 “哼,你们以为生死搏杀是在过家家吗?哪方人多,就赢定了?确实,镇压三生石费了我一些精力,但这并不代表,我就被你们吃定了,毕竟,对我来说,消灭你们,也用不了太多力气。” 淡然开口,轻蔑话语,是狂妄,是自信,是不容置疑的霸道,言语之间,只见江晨身上的剑意升腾,凝虚化实,如同实质一般的剑柱,拔地而起,直冲九天云霄,撼动天地为之剧变,虚空为之摇颤。 “铮!” 神剑有灵,同时回应以万千剑吟,剑锋轻颤之间,似蕴藏着一股无坚不摧的可怕力量,能可破灭一切,伴随着江晨一剑劈斩而出: “岁月轮,不问岁月任风歌!”